至少 等待著你的那個人 一定不會令你感到寂寞
至少 你將遇見的那個人 一定不會令你感到寂寞
愛是邂逅 是離別 是透明的布片
漸漸籠罩 永不折翼的千羽鶴 漸漸
融化在思慕之中

- - -
沁骨的寒風呼嘯而過,吹上墨綠色系的林冠樹梢。
皚皚白雪疏薄地覆蓋大地,使寧靜的薑餅城外原野更添一層淨白的氛圍。
冰冷的空氣裡,微微瀰漫著歌聲。
浮在雪上的歌聲,來自詩人的天籟之口。

金黃色髮絲柔順地貼在臉頰兩側,細嫩的皮膚在白雪的襯托下,顯得更為白皙。他的雙眼輕閉,似乎陶醉在歌聲的懷抱之中。
伴隨琴音迴盪,微啟的雙唇再度唱出蘊含深遠的詩句。
他是小狄,一位追求浪漫與自由的貓族詩人。

「至少,等待著你的那個人,一定不會令你感到寂寞…」又一陣襲來的朔風,翻飛著小狄的斗篷,同時將小狄的歌聲帶向遙遠的彼方。

這是小狄習以為常的一天,處處被人拒絕組隊的一天。
儘管使出渾身解數苦苦地哀求,仍然免不了無情的對待,有時臉都快貼到地板上了,結果不是被當成沒有獵鷹的獵人,就是直接回絕。
這個世界是殘酷的,只有大眾眼中的強者才能得到財富、得到夥伴、得到價值;而那些得不到認同的弱者就被拋棄,成為永遠的弱者。
在無人的地方獨自唱歌消磨日子的方式,已經不知持續了多久。
什麼時候大家才會需要真正的我? 誰會需要我?
受過無數次打擊的小狄認為,這些問題沒有答案,也不需要答案。

「漸漸籠罩永不折翼的千羽鶴…」「哇啊啊……」
頭頂上兩只貓耳忽然豎起,歌聲與琴音頓時停止。
打斷小狄思緒的,是一陣非常微小的叫聲。
不,這叫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接近------
「哇啊啊啊啊啊!!!!!!」
「怎麼回事…?!」起初小狄還納悶著,但是當一個小孩和一隻熊出現在小狄眼前的時候,他知道事情大條了。
「救命啊~~~」一名亮綠色長髮,穿著薄紗裙的女孩倉皇的逃跑著,後面跟著一隻比小狄高兩個頭、充滿怒意的雪熊。
有別於高分貝的女性尖叫,女孩的求救聲帶著略微沙啞的孩童嗓音。
「大哥哥救救我!」二話不說,女孩自動躲到小狄身後。
這時小狄才從混亂中清醒過來。狂冒冷汗、嘴角抽搐,小狄望了望慢慢逼近的雪熊,那種凶暴的神情令他為之一顫。
靈機一動,小狄用非常誇張的動作指向雪熊後方:「啊!有巫師!」
突如其來的驚叫使雪熊轉身一探。說時遲那時快,小狄快速地抽出一支箭矢架在琴弦上,瞄準雪熊的腳跟射了出去。
「嗚吼!---」雪熊發出痛苦的低吼,小狄馬上拉著女孩的手往後跑。
「快,跟著我一起逃!」

沒逃多遠,暴栗狀態的雪熊已經追了上來。小狄再度射出一支箭矢,藉由傷害減緩雪熊的速度。
沒想到雪熊還是狂奔而來,並無受到一絲影響。
「完了,他有霸體技能!」發覺的時間已經太晚,小狄的冷汗是越來越多,他只能祈禱自己和女孩能再跑快一點。

人與熊的打帶跑戰持續了很久很久,直到小狄發現自己身上沒有箭矢的時候…
「○╳的!偏偏在這時候給我用光!!」幾乎是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逃命著。說也奇怪,人家屋漏偏逢連夜雨的衰事,就發生在小狄身上。
一不小心,女孩被纏在雪裡的樹根絆住,拉著小狄一起往前倒。
「唔…糟了…」撫摸疼痛的腿部,小狄愣愣注視跌倒的女孩,然後欲哭無淚的望著刻有十字疤的熊掌朝他們揮過來。
平常自己練就一直死,和別人出團的時候也常趴,現在連做善事也會馬上升天…媽呀,我的十八代祖宗究竟造了什麼孽啊~~~小狄心裡無聲的吶喊。
眼看下一秒就要成為熊掌下的亡魂,小狄的反射神經忽然啟動------

「有一個人叫小菜然後他就被端走了」

霎時,簡潔有力的一句話使熊掌攻擊停止。
微微睜開因害怕而緊閉的翡翠色眼瞳,一頭結冰的大熊凍在眼前。
這就是詩人最好用的技能---令人渾身發抖的冷笑話,不管是人還是魔物,只要在一定範圍內就會有機率變成大冰塊。
了解敵人是處於無法攻擊的狀態之下,小狄起身,握緊樂器,眼睛嚴肅的瞇起,腦中計算動作的時間點…
三、二、一!
逃!!!!
快速地抱起女孩,小狄踩著如飛的步伐,奔向前方的樹林深處。
(至少 你將遇見的那個人 一定不會令你感到寂寞)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俺是葛利芬啦!!
  • 這是神麼鬼東東呀= =
    這個冷笑話已經過時咧~~
    怎麼覺得...這好像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