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狄注視如此激動的男孩麗芙,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不過,感覺自己和他真是同病相憐。
「其實,我的處境跟你有點像耶…大家練功的時候都不想組詩人,好像帶了一個累贅在身邊似的…他們需要的是攻擊強、敏捷又高的獵人;可是,」小狄擺出堅定的表情繼續說道:「我卻相信,詩人有勝過獵人的長處。」
雖然這樣說,小狄卻不自覺得回想當時考詩人的慘狀…
那個時候考了N次就是過不了,最後還用作弊的方式才勉強過關;轉詩人之後又沒人要,到現在不知道死了幾次,甚至一度認為死亡比生存還要容易…我在說謊吧?沒天賦當詩人的人竟然說詩人有比獵人厲害的地方…

從心靈的頹廢回到現實,小狄微笑著說:「雖然我什麼都不如獵人(Orz),但我會彈琴唱歌,給大家快樂。既然不能改變命運,那就創造機會去努力。」
「我…」聽完小狄這番話,麗芙低下頭苦思著,努力尋找自己的長處。
「我…我還有其他技能..」「這就對啦!」小狄將雙手放在麗芙肩上,「找回自己的感覺很好吧? 以後不管別人說什麼,做自己就對了。」
「…嗯!」麗芙思考許久,然後用力地點頭,臉上盡是剛毅的表情。

被小狄觸摸的肩膀突然顫抖了一下,他才發現原來麗芙的手腳被寒冷的天氣凍得透紅。
「唔,薑餅城很冷吧?」不忍麗芙凍僵到發抖的身子,小狄將麗芙擁進懷中,緊緊地。
「這樣就不會冷了。」
好溫暖…感受到小狄的體溫,麗芙想著。
已經多久沒有感到如此…懷念的感覺?
沉浸在過往的麗芙,心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小狄…」麗芙拉了拉小狄的衣袖,使小狄注視他。
麗芙吞吞吐吐的吐出字句:「謝、謝謝你…我不知道要怎麼報答你…我想,你,你可不可以…」
當我的主人? 說到這裡,麗芙用幾近認真的神態與小狄相視。
當你的主人? 小狄從沒想過一個生命體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不,擁有男性生命體的鍊金術師都已經被嘲笑到什麼都不是了,那有一個男的麗芙坐陪(?)的詩人是什麼碗粿啊?!?!?!?

乾笑三聲,小狄溫柔的撫摸麗芙的頭。「我不要這樣的報答啦,當朋友比主僕關係更好吧?」
「那…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嗎…」麗芙純真地問道,低下的臉頰有些羞怯的泛紅。
「嗯!」小狄陽光地微笑,並伸出手,「我們要做永遠永遠的好朋友唷!」
這一笑,永遠映在麗芙心裡。
那是個超越職業限制的微笑,也是個橫跨主從關係的微笑。
麗芙淡淡揚起嘴角,握住小狄的手------

有人味。

突然,麗芙的小手迅速抽回,表情很驚恐。
「…麗芙?」小狄不解為什麼麗芙要拒絕他。

好久,沒有狩獵的快感。

麗芙伸手指向小狄背後,「後面!」
轉身一瞥,小狄的貓耳驚嚇地豎起,臉色鐵青。

今日,將是你們的忌日。

就在小狄轉身之際,一隻巨大的狼型魔物撲過來。
麗芙飛快地將小狄的斗篷扯下,往狼的方向一丟,然後抓著小狄輕捷移動到遠處,迴避魔物的擊殺。
下一秒,斗篷被撕裂,殘破的布影後方伏著一隻巨型冰狼。碩大的身軀插滿如刺的冰錐,額前的牙月與銳利的靛色眼瞳襯托,任誰撞見皆會震懾得魂不附體。經過寒光的折射,冰狼全身上下散發出冷藍的氣息。
「卡、卡崙…」小狄的顏面神經失調到支吾的地步,心裡暗罵自己的祖先怎麼這麼帶衰。
現在是怎樣?手無寸鐵,雖然身旁有輔助型生命體卻不會使用治癒術…

又只有「逃」一個字能解決了。
「麗芙,你的移動速度很快吧?」小狄輕聲說道,仍望向前方。
「我有一個加速技能,不用擔心我。」聽見麗芙的回答,小狄吞了吞口水,眼神與逼近而來的銳眼四目相交。
不求戰勝,只求自保,眼睛的餘光瞥見西北邊遙遠的薑餅城門,小狄二話不說,示意麗芙往西北方跑。
卡崙危險地瞇起眼,長嚎一聲,隨即加速狂奔緊追。
爾後,數隻咬著奶嘴的迷你型卡崙隨著卡崙的步伐追上來。
「天!它把它的小孩都叫出來啦!」麗芙一面奔跑,一面注意身後的狀況。情況一直都不是很好,惹得麗芙呼天喚地的。
根本就是憑著弓箭手時期鍛鍊出來的敏捷再跑,嗚,要是早知道有這一天,即使廢寢忘食小狄還是會重轉獵人的啦~~
眼看城門還遠在天邊,身後的卡崙群仍窮追不捨。
更糟的是因為後方總會突然有數道冰凍光束襲來,所以小狄只能用不規則跑法來閃躲攻擊,代價是消耗更多體力及時間。
要是被冰住的話就完蛋了…小狄不敢想像被卡崙分屍的樣子。
不過就這麼一個「冰」字啟動了小狄的對策裝置。
「麗芙,我們來玩冷笑話接龍。」已經跑到有點喘的小狄對麗芙說。麗芙偏著頭,不解的問:「冷笑話?那要怎麼玩?」
「就我講一個冷笑話,然後換你講一個。」一方面是增加娛樂效果(?),另一方面則是趁卡崙結冰的瞬間拉開一點距離…
「你先開始吧,麗芙,要快一點喔。」
「嗯…有一個人叫小菜然後他就被端走了」
雖然是已經使用過的技倆,但果不其然地,卡崙的結凍狀態持續了0.5秒。不過為什麼麗芙的冷笑話攻擊有用小狄也沒花多少心思去想,反正在這種情況下逃命至上啊~~~
「換我囉,小菜有一天愛上了楊桃他就變黑面蔡了」
「小菜放了高利貸以後就變成高麗菜了」縱使不太知道黑面蔡是什麼東西,至少麗芙還能將高麗菜和高利貸扯在一起。
原來這傢伙有天份啊…小狄暗笑。
「聾子聽到啞吧說瞎子看到鬼」
「…肉包跳樓變刈(掛)包」
「再來一個,綠豆泡湯泡久了變綠豆湯,再泡久一點變紅豆湯」
「…因為溫泉泡太久會流鼻血? …」
「嗯啊,然後泡爛就變薏仁湯,因為失血過多,臉色蒼白快死了」
「……」
不曉得是不是笑話太冷的關係,從剛剛到現在,每一次的冷笑話攻擊竟然都中。
然而小狄知道絕不能掉以輕心,一旦鬆懈,卡崙又會以迅疾的速度追上他們。
拉開至少有五公尺的距哩,小狄開始發出比較長的冷笑話…
「嘻嘻和哈哈是好朋友。有一天哈哈死了,嘻嘻就到他的墓前說:『哈哈,你死了』」
「……」麗芙似乎接不下去了,這些沒有爆點的笑話搞得他心情非常複雜。得不到麗芙的回應,小狄決定再講一個爭取時間。
「有一個牧師到某戶人家做訪問,那戶人家的老太太一打開門就說:『我信佛』牧師就說:『佛太太,我可以進去嗎?』」

「咔!」結冰聲大大地傳進耳裡。啊呀,卡崙又結冰了,而且城門就在不遠的地方。
「麗芙!麗芙,換你接了,麗芙?」小狄欣喜地呼喚著麗芙,只是後者完全沒有動靜。
回頭尋找麗芙的身影,卻只望見一個麗芙形狀的冰塊插在雪地上。
三條黑線從小狄的額頭落下…完全忘了,這項技能連人也會受影響…(可是為什麼生命體也會啊?)

「可惡!又必須重拉距離了!」迅即抱起人型麗芙冰塊,小狄繼續他的逃亡,不過因為負重增加的關係,速度有減慢的趨勢。而此時卡崙又帶領卡崙寶寶們追了上來。
因為這個趨勢,小狄陷入自言自語的狀態,而且變得有點驚慌失措。
「巴風特被燒死了就變成『焦阿巴』(台語)…波利不小心吃掉刺錘變成榴槤…」
已經不管有沒有爆點,小狄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卡崙…卡崙很容易跌倒的原因是『卡輪』…」
最後一個笑話沒有使卡崙結冰,反倒激怒了它。
怒吼一聲,卡崙的周圍急速襲捲冰雪。
這風雪越來越大,立刻形成暴龍捲的景象。
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向小狄。

不會吧…沒成功?!連後悔都來不及,小狄被暴風雪騰空捲起,冰雪的割裂撕壓沁入身上每一寸皮膚,傷口的血不斷流出又不斷凍結。
然後,小狄重重地摔在地上,伴隨一聲慘叫。

麗芙驚醒了,不祥的預感籠罩著他的內心。
直到失去意識的小狄靜靜地橫躺在卡崙的勝利眼光之下的這幅畫面映入他的眼簾。
絕望的淚水溢出眼眶。

「不!!!!」
(漸漸籠罩 永不折翼的千羽鶴 漸漸 融化在思慕之中)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