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坐在椅子上,試圖想要睡去,卻怎麼也無法入眠。
下午的記憶仍殘留著,那一巴掌的回音在腦中久久不散。
再怎麼說他也不會答應臣服於莉莉歐佩之下的,即使她將成為下一任攝政女王。
但是不當她的未婚夫,就必須離開月島。
永遠離開。
「...達夫南。」屋子的門被推開,說話的那人走進來,倚在門邊便停住了。
「......」知道是"劍之祭司"奈武普利溫到來,達夫南卻連應生的心情都沒有,只是呆滯的注視著某一點。
屋內相當昏暗,沉默伴隨月光,自小小的窗戶流瀉進來。
「...我真是沒用。」許久,達夫南吐出了第一句話。
「居然拒絕一個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同時破碎了好多人的期待...傑洛爺爺的心願、戴斯弗伊娜的關愛、歐伊吉司、依索蕾...我全都違背了...」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要來到這裡了,就不會...辜負您。」
湛藍的眼瞳悲傷地眨了幾下,達夫南沉入過往的思緒。
那時自己叫做波里斯,獨自背負著冬霜劍的枷鎖,快要喘不過氣的時候,他遇見了奈武普利溫---那時叫作渥拿特。
培諾爾城堡練劍的時光、雷米的旅行,到如今月島上的一切,都是奈武普利溫陪著他一路走來。
一切都是他所賜予的,若是沒有在人生之路上遇見他,活下來只有奇蹟能形容。
在交叉點上遇見他後,達夫南打從心底認為奈武普利溫是世界上最愛的人,因此決定將剩下的生命交給他,並跟隨他到月島來。在得知奈武普利溫活不久的事實之後,達夫南更是希望臨終前能夠守候在他身旁,或是至少達成他的心願也好。
但,這段美麗的歷史在明日即將劃上句點,並且沒有再續寫的可能。
達夫南的嘴唇顫了一下。難道就這樣永遠分離?

奈武普利溫搔了搔頭,走近達夫南說道:「雖然這是事實,但如果當時你答應這樁婚約,我應該會更生氣。我討厭那種不經大腦就屈服的人,但是...」
「我也喜歡有你在。」
達夫南先是睜大了眼睛,隨即恢復灰藍而冰冷的眼神。
一聲輕嘆,奈武普利溫繼續說下去:「因為你的緣故,我的人生產生了目標。很奇怪的事吧?在那段我稱為叫"浪費"的時光裡,你處在比誰都絕望的狀態,而我卻因為遇見你才感受到什麼叫做希望。」
經歷風霜的手輕輕撩過達夫南黑青色的長髮,奈武普利溫露出微笑,「我可是第一次像這樣,直截了當地表達我的感情呢」
是啊,這樣全盤傾訴的機會不會再有下次了。
玩弄著達夫南的頭髮好一陣子,奈武普利溫的雙手輕輕的握住達夫南的手。
「因為你,我不想再當偽君子,不想再後悔,錯過每一件事活下去。我應該要感謝你吧...」
「感謝讓我碰到你,你彷彿重新賦予了我第二生命。」
「......」沉默的同時,達夫南緊緊握住奈武普利溫的手,而後者的眼眸卻沒有注視著他,反而投向更遠的彼方。
「如果我可以的話,也想和你一起離開大陸呀,再度回到旅行的光陰,如果可以回去的話...」
「...我只是個無法帶來幸福的人,您沒有必要為我這樣做...您看,」達夫南的手往前伸,撫摸奈武普利溫額上,一條條由歲月刻出來的痕跡,「還沒變老就有這麼多皺紋,都是我害的。」
「開什麼玩笑!哪有年輕人長皺紋的,你這小鬼真令人討厭。」
達夫南的頭狠狠被推了一下,嘴角浮起的淺笑緩和了些許僵化的氣氛。
清了清喉嚨,奈武普利溫嘮嘮叨叨地叮嚀:「聽好了,現在我要講的都是正經話。離開月島之後,你不只再也不能回來,即使在大陸偶然和島民碰面,也不能相認。所有在島上學習的劍術魔法也完全不能使用,否則會受到月女王的報應...你懂嗎?離開的人一定要完全忘掉月島的一切...」
說到這,奈武普利溫認真的表情沉了下來,「乾脆把人也忘了吧。我大概沒有機會再去大陸了。」
那一瞬間,達夫南的感情全部湧上來。
他突然起身抱住奈武普利溫,額頭枕在他的肩上一邊大喊:「我,不想離開啊!我不想去沒有你的地方!這幾年因為有你,讓我好幸福,真的...」
「雖然我不喜歡感情用事,但是您對我來說,不只是一位老師...也是朋友,更是...從一開始,我第一次遇見你的一開始,我就...我就喜歡你了啊...」
淚水沾濕奈武普利溫的衣裳,他知道這種沒有敬語的喜歡代表什麼意思。
他是他的第一個戀人。
「沒有你,我不知道該如何活下去...即使長久過著和平的生活,沒有你又有什麼意義?有誰可以愛呢,有誰可以真心傾訴呢?...」
往昔的時光歷歷在目,為什麼那個時期無法繼續。
無論是哽咽的達夫南,還是默言的奈武普利溫,兩人的心情都是一樣的。
心好痛、好痛,痛到無法呼吸。

「生命中最美好的瞬間往往是短暫的,稍縱即逝,就像我們終究無法抓住夏日午後的美好時光,讓其停留。」奈武普利溫緩緩摟緊達夫南,在他耳邊輕聲低語,「既然不能擁有瞬間,那就化剎那為永恆吧」

「讓我的心,與你同行。」

微光下兩人唇舌交纏,慢慢褪去衣物,達夫南臥在床上,泛紅的臉頰暈著渴求的神情。
奈武普利溫的指尖輕輕滑過達夫南的每一寸肌膚,細細挑逗著、品味著,只屬於他的達夫南。
說是只有慾求的感情也不為過,如今兩人的心中都強烈的想擁有對方的全部。
肌膚相貼,達夫南試著從內部感受奈武普利溫炙熱的溫度,以及濃烈碩大的愛慾;而奈武普利溫也回應著達夫南所渴望的,好幾次觸到敏感地帶都使達夫南發出激烈的呻吟。
「呼...呼...伊斯德...」
「波里斯...你真美,波里斯...」
互相叫喚自已最喜歡的名字,唇瓣又貼在一起。伊斯德的靈舌悄悄滑入波里斯口中,奪走每一處的蜜津,向波里斯索求深處、再深處的愛戀。
「呼嗯...伊斯,德......」來不及吞嚥的津液順著唇邊滑下,被伊斯德舔去。
波里斯彎曲而抬高的雙腳纏上伊斯德的腰,雙手環住他的脖子,俊俏的臉龐不同於平常的沉靜冷酷,反而更加甜美可人。
「我...真的好喜歡你,伊斯德......乾脆就這樣長眠不醒,讓明天不要來臨...什麼都不用發生、什麼決定都不要做,永遠做著你的夢...」
所有的時間都停留在這一刻就好了...伊斯德...」
「...波里斯......」
伴隨急促的喘息聲,伊斯德桎梏住波里斯的腰間,身下的慾望加快速度,不停衝撞著。
「嗯哼啊啊...伊斯德,伊斯德...」
肌膚與肌膚黏膩的摩擦、拍打,所發出的聲音使湛藍眼瞳留下羞赧的淚水。
「伊斯德...伊斯德...」
用近乎柔軟的啞聲喚著愛人,波里斯感覺不到痛楚,只覺得一股無法言喻的情愫在心中翻騰著、燒灼著。
「嗯...嗯...伊斯德...」
「波里斯...我愛你,波里斯...」
「嗚嗯...啊...伊斯德,慢點...啊..啊......」
夜晚將兩人的世界達到最高潮,縱使它短暫無比。

然後,天還是亮了,日子沒有改變地照常來臨。

_______________To be continued?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