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給我錢。」
「?」
「我想吃草莓蛋糕。」
紫水晶般的眼眸眨呀眨的,水靈靈又帶點撒嬌看著666,後者無言地轉過眼神,良久才說。
「兔,我們沒錢了。

為了躲避追捕,格子兔和666將身上的衣服換下,購買精細挑選的龐克系套裝。
綴滿骷髏和銀鍊的暗紅色衣褲、鑲有蕾絲滾邊和蝴蝶結的襯衫、網裙加上內搭褲,和原來的風格大相逕庭。666還特地買了一個眼罩,將綠色的左眼遮住,只露出寶藍色的右眼。
在服飾上就花了大手筆,再把日常的伙食費(譬如說早中晚各一次蛋糕大餐)算進去…就變成現在,666口袋裡只剩下幾枚銅板,打五分鐘的電話都還不夠。
「666不能回家拿錢嗎?」格子兔問。
666眼中閃過一絲痛苦,敷衍地隨口說道:「…我的家很遠…在山上,所以…」
「那要怎麼辦…」格子兔失望的皺眉。
正在666思考之際,眼角突然瞥到電線桿上的求職廣告。
他靈機一動。「有了!」
「我們去找工作賺錢,就可以吃蛋糕了。」

「匡啷!」「…對不起…」
嗯,第198個破盤子,只要再兩個就突破200大關了,666盤算著。
「唉呀~又打破了嗎?」笑容可掬的老闆從廚房走出,滿地的盤子碎片和砸了一地的蛋糕映入眼簾,旁邊還有一臉無辜的格子兔。
因著可以省下伙食費的理由,兩人決定到蛋糕店打工,當一位年輕漂亮、臉蛋姣好的女士來迎接他們的時候,他們簡直不敢相信,往昔風聞那位手藝巧、待人好客、脾氣非常和善的蛋糕店老闆就是她!
「沒關係、沒關係,只是一片蛋糕而已,不會扣薪水太多的…」
老闆一邊微笑一邊轉身去拿掃帚,脾氣好到能讓666流淚,畢竟格子兔不只有打破盤子的記錄,還有偷吃蛋糕的記錄。
只是她臉上的溫和笑容也能讓人流淚。
「喔呵呵…不過那個盤子就比蛋糕要貴個兩三倍了呢…得再減上這一筆才行…喔呵呵…」老闆娘依舊是滿面春風,卻令666不寒而慄。
原本就不高的薪水總是被扣到所剩無幾,不過至少還有三餐供應;但666怕的不是沒飯吃,而是那抹陰到可以殺死人的微笑。
表面上不計較的甜美笑容,卻似乎暗示著什麼,形成一股壓力壓在666身上,讓他無法直視老闆的臉,渾身起雞皮疙瘩。
簡直比直接責罵還要可怕。
「嗯~乾脆在破200的時候來慶祝一下好了…」
一不留神被666聽見了這句話。
隔天便像是逃難似的辭掉工作。
「…謝謝您的照顧。」
666不想在那天領教老闆的淫威,一點都不想。

「歡迎光臨!」
小小的木門被推開,格子兔馬上招呼前來的客人。
從小受公爵教育的666,多少學過一點調酒。有這項專長加持,666選擇的第二個工作地點,就是薪水豐厚的酒吧。
「來兩杯琴湯尼!」「好的。」
666在吧檯理將酒倒進調酒瓶裡,然後如舞般耍起瓶子,瓶子便如玩具似的在空中翻滾,用左手接住,又見右手握一瓶即將調入的酒。透過丟、甩、搖、晃等技巧呈現,眼前彷彿就是一段表演。
「喲!這位小姐很靚喲!」一位坐在吧檯前翹著二郎腿,兩隻眼睛卻直盯著格子兔的客人說道。
不知道自己被稱讚的格子兔不解,沒有加予理會。
突地,後腦勺的兩條辮子被拉扯,格子兔重心不穩直往後跌。
「咦?」跌在那人懷裡。
「這身材真不錯…嗯?不介意我摸一下吧…會額外給小費的…」客人邊說邊將手伸向格子兔的細腰,甚至得寸進尺地往臀部——
「噗唰!」頭上一陣濕冷,客人濕漉漉的髮梢滴下酒露。
只聽見666冷冷的聲音。
「你的琴湯尼。謝謝惠顧。」

「討厭!666真討厭!」
走在大街上,格子兔生氣的走著。
「竟然把酒倒在客人頭上!這樣當然會被炒魷魚的啊!為什麼要放棄這個工作嘛!現在又要重新找了啦!666是大笨蛋!!」
走在後頭的666默默說了一句:「只不過不想你被摸而已。」
「被摸一下又不會死!!」格子兔停步轉身怒道:「可以拿小費耶知不知道!」
666聽見這話開始不高興。
「不可以用身體換錢!」
「那你也不可以把酒倒在人家頭上!」
「我是在保護你!」
「把工作丟掉的人不可以狡辯!」
「那之前又是誰一直摔破盤子,把工作丟掉的?」
「那、那是因為…」
「是誰每次都偷吃蛋糕,害老闆娘生氣?」
「……」
「好!就這樣決定!」格子兔憤憤地指著666喊道:「從現在開始,我不會不靠666做好一份工作!我一定能賺很多很多錢,不需要666,一.點.都.不.需.要!」
「要是我找到並且沒有被當成魷魚炒,666要請我一年份的蛋糕!!」
格子兔丟下這句話之後便自個兒跑走了。
留下在街上的666。

「笨蛋!666是大笨蛋!」
格子兔快步走在街上,嘴邊喃喃念道。
「兔兔不是那麼沒用的人,兔兔要證明給666看!」
「…誰怕誰嘛!」
「哼…」
假如666沒有辭掉工作就好了,不僅錢多事少,666調酒的樣子也非常的帥氣…兔兔想。
事到如今也不能挽回什麼,一定要找一份比666更好的工作,讓他對自己刮目相看!
格子兔激動得出神,沒注意前方十字路口的來車。
「叭—!」「!」
喇叭忽鳴,格子兔猛然回神,車子卻近在三尺之內。
他下意識的喊道。
「666救命!!!」
後方出現一人,快速將格子兔抱起,帶到街道的另一端。
車子駛去,安然無恙的格子兔抬頭望向救命恩人,高興地喊:「666...」
「你沒事吧,小娃兒?」「咦?」
一位穿著黑色長裙的女士映入眼簾。

「謝、謝謝妳救了我,阿姨…」
「…不會,下次要小心點喔。」
女士一臉和善的說,一面用手撥了撥黑色短髮。
「我剛剛就看你一直走一直走,是要去哪裡呢?」
「兔兔在找工作。」格子兔握拳。
「工作?工作又不是人,一直走就可以“找”到嗎?」
女士開了個小玩笑,但格子兔獨自沉入自己的思緒。
「…之前都是666幫忙找的,不知道是怎麼弄的…」
「666是誰?」
「…666就是666。」想到就氣,自己不是不需要他了嗎?幹嘛還提到他!
「咳,其實啊,」女士看格子兔的臉臭了起來,趕緊轉移話題:「找工作的事情,問我就對嚕!」
格子兔眼睛一亮。
「真的嗎?」
「開玩笑!當老娘是什麼人!」女士的眼睛閃過一絲精光,她指著天熱血地說:「老娘可是介紹工作的仲介人呢!喔呵呵呵呵呵呵~~~」
「哇!真的可以幫我找到工作嗎?」
「當然沒問題!」
「謝謝妳!阿姨!!
格子兔開心地笑了。
但是後者卻馬上蹲到電線桿後面畫圈圈,頭上飄鬼火加藍藍一片…
「嗚…為什麼我這個未滿30歲的妙齡女子會被叫做阿姨...我明明就是妖嬌美麗、走氣質路線的淑女,每天也都有擦保養品呀…難道是我長得太操勞了,不要…」
「…對不起,姐姐…」

「姐姐,妳幫多少人找過工作?」
「之前的案子是一個失業8年的叔叔,上上一個案子是像你這種要打工的小孩,上上上一個是…總之,最後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了。」
「嗯…那我也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嗎?」
眼前是一片茂綠,不知不覺兩人已走到森林深處。
「這是姐姐的車嗎?」格子兔指著停放在灌木叢間的一台車,心裡滿滿都是疑惑…
一個走氣質路線的淑女姐姐為什麼會開這麼粗糙的小貨車?
「你知道童話裡,幸福快樂之前都會發生什麼事嗎?」
女士笑著說。
「那就是…“災難”」
一切只發生在轉眼之間。貨櫃忽然打開,裡面蹲著兩名彪形大漢。女士一把抓住愣愣的格子兔就往裡丟去,然後兩名大漢躍出貨櫃,立刻關起來鎖上。
「成功啦,夏麗朵大姐。」
「哼,在老娘手下的事情有任何事是不能辦的嗎?」
被稱為夏麗朵的女士脫去黑色長裙,修長的身軀穿著獵裝,從肩膀一直到手臂繡有黑藍色的蝶形刺青。
「走啦!」她跳上駕駛座,臉上一抹邪笑。
「該是我們實現他的願望的時候了。」

「好痛!姐姐,你在哪裡?」
「為什麼要把我丟在這裡?!」
「放我出去!姐姐,放我出去!」
沒有人聽見。即使再怎麼大吼也無人回應。
「…求求妳,放我出去,我還要找工作…」
敲打牆壁的手漸漸滑下,格子兔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流下淚來。
「…不行…兔兔…不能哭…兔兔要…堅強…」染上灰霧的紫瞳不斷滴下淚珠,格子兔哽咽地自言自語,但什麼也做不了。
「…666…」
666…果然還是需要666吧。
如果666在的話,也許就會保護天真的自己。
自己才是個笨蛋,這麼容易就中了壞人的圈套。
「666…你在哪裡…可不可以來救我…」
好想你。
好需要你。
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格子兔蜷縮成一團,低聲哭泣。
「…666…對不起…」

對不起…
金黃的夕輝灑滿大地,將666的左半身染色。
實在是沒什麼心情再去應徵,和格子兔吵架之後。
在心中不斷默默地責怪自己,竟然把格子兔氣跑了。
打工難免出事,有什麼好生氣的?
不應該那麼兇的,不應該。
走到公園的長椅坐下,666看著噴水池發呆。
好想你。
好需要你。
沒有你,歡笑便從這世界上消失。

「兔…你在哪裡……」
不知何時,長椅上多坐了一人。
666輕輕偏頭望去。
他戴著一頂高帽,整齊的短髮之下有兩只白絨絨的長耳,兩顆眼珠子如血色的寶石發光。服裝分外奇異,襪子不但樣式不同也長短不一,褲子後方有一撮白毛。
左手握著形狀怪誕的杖,右手捧起繫在胸前的懷錶端詳…只是這個錶和臉一樣大。
666凝視高帽上的胡蘿蔔和蔬菜許久,悄悄將頭轉回來。
這…應該是隻兔子吧?666想。
不對,怎麼會有那麼像人的兔子?!
666正打算要詢問,旁邊的那人卻先開口了。
「命運將我們的時間合而為一,若不是必然,我與你無法在世界中的洪流相遇。」
一開口就是如詩如歌的話語,令666一頭霧水。
「掌管命運的女神今日告訴我,在你身旁之人會遭受厄運蹂躪。」
「…你是說兔?!」
「是福是禍、是緣是孽我無法告知,但女神使我們的時間相交,我在此以心發誓,願祝你一臂之力。」
只聽得懂最後一句話的666問:「兔發生什麼事了?」
血紅的眼眸沒有說話,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一面鏡子,遞給666。
「鮮血將會指引你的道路。」他如此說。
注視鏡中自己的倒影,666二話不說咬破手指,讓血滴在鏡面上。
不想丟下你不管,所以,回來吧,我的兔。
鏡面一和血液碰觸,立刻泛起漣漪,將666的思念溶解…
鏡中緩緩浮現影像:一台小貨車奔馳在林間,後方的貨櫃透明化,裡面躺著一團有辮子的蜷縮狀物。
「兔!」666睜大眼睛,緊抓著鏡子直盯著鏡中格子兔的身影。
原來自以在這裡乘涼發呆的時候,兔正身處在危險之中。
該死!
「人口販賣集團。就在這附近。」身旁的人站起,從口袋掏出一副撲克牌。
「走吧。好戲就要上演了。」

「乾杯!!」坐在貨車裡的三人一面開車一面打開香檳,溢出的液體將椅墊整個浸濕。
「要是這次能賣個好價錢,我們一定會被升職的!」
「再也不用開這種破車幹活!」
「哼!老娘手下的貨色每次都是上等,那小娃兒至少也能賣個三打鈔票!」
「還是大姐英明!」
「大姐萬歲!!」
正當他們如兒戲般慶祝之際,夏麗朵瞧見路中央站著一人。
「喂!閃開別檔路!小心撞死你腦袋!!」
夏麗朵搖下車窗大吼,絲毫沒有減速的意圖。
但那人也沒有離開的打算,只是提起胸前的懷錶喃喃念著。
「這麼想死?成全你!」早就把人命當錢看的夏麗朵加速行駛。

疾馳的時間之流 緩慢的時間之流
遽變的時間之流 靜謐的時間之流
我用思念的鑰匙將你解放 使祢脫離童話的牢籠
與我同行 成為神話


如頌地吐出字句,懷錶上的指針隨著言語流轉,開始逆向轉動。一股灰流自他腳下蔓延,瞬間凍結了時間。
「奇、奇怪?怎麼開不動?!」離五尺之遠的地方,貨車的引擎聲突然消失,止在斜坡上。不論怎麼使勁地踩油門,車子就是無法前進。
周圍的景象全部染上灰色,一隻正在飛翔的鳥兒靜止在半空中,枝葉間也失去風的搖動,顯然只有跟“人類”沾的上邊的生物才有資格行動。
除了方才的驚呼,沒有任何聲響破壞灰色寧靜。
「他媽的!」夏麗朵和兩名男子下了車,怒視前方的擋路者,「居然敢擋老娘的路,又弄壞老娘的車,你還想怎樣?!」夏麗朵用非常臭的臉對著前方罵。
「把格子兔放了!」666從旁邊走出。
「格子兔?你是指後面的小娃兒?」
夏麗朵涼涼地笑了笑。「可以啊,當然是…」
「不行!」
說時遲那時快,夏麗朵從腰間掏出手槍,扣下板機就往長耳發射。
「砰! —」後者只是偏頭就避了開。
然後給了一抹從未看見的笑容。
「讓你們見識,童話的力量。」掏出完好的撲克牌組,撥弄了撥弄,隨即如散花似的將牌一張一張灑出去。
怪異的是,撲克牌們猶如中了魔法一般,一碰到地變長出手長出腳,拿劍提矛,立正成隊…
難道是“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撲克武士?!666大驚。
「紅心騎士們,助惡魔的子嗣一臂之力。」
血瞳高舉權杖下令,一面使給666眼色。
666馬上狂奔到貨車後方,13張紅心牌也列隊跟去。
「開玩笑!你以為老娘會讓你得逞!」夏麗朵轉身開槍,卻被黑桃A擋下,白色的牌面被穿了一個洞。
「什麼嘛!只不過是紙而已!兄弟們,上!」
「包圍他們,騎士們!」
夏麗朵和男子紛紛掏出手槍迎擊,而撲克騎士則接受血瞳的指揮,握緊武器圍成圓圈進攻。
槍聲不斷響起,騎士身上的洞一個多一個,而夏麗朵三人也不斷受皮肉傷,雙方不甘示弱的對峙著。
另一邊,紅心騎士努力破壞貨櫃的鎖鍊。
「兔,撐著點,我馬上救你出來。」666說。

「有沒有聽過,“抽鬼牌”?」
血紅色的眼眸看了一下懷錶的時間,晚上6點整。
夏麗朵他們是筋疲力盡,但也有好幾張撲克牌躺在地上。
血瞳眨了眨,從牌盒內取出剩下的兩張牌。
「夜深了,該回家睡覺了,就讓“他們”來做你們的惡夢。」
兩張牌落到地上,並沒有長出手腳。
似乎什麼事也沒發生,但夏麗朵卻感覺到——
「唰!」的一聲,夏麗朵的左手臂噴出一條血花。
「大姐!」男子驚呼。
再次露出微笑,血瞳對著三人躬身說道:「如疾風無形的斬刃,暗夜使.ONI,拜見!」
「暗夜使?!」
還未從惶恐中脫出,兩名男子在肩膀及腰間各中了一刀。
「嗚哇啊!!!」「吵死了閉嘴!!!」
兩隻…有兩隻,藏匿在包圍的撲克牌中,夏麗朵暗想。
她迅疾起身朝前方開了一槍,恰巧命中桃心。
「不是這張喔~」血瞳看好戲似的看著黑桃2倒下。
「聽我說,兩個笨蛋!給我全部命中心臟,聽到沒有?」
「是,是…可是大姐,撲克牌的心臟在哪裡?」
「給我閉嘴!!!」
一定偽裝在什麼地方,夏麗朵暴怒的大吼。
「嗯~不是。」「也不對…」「呵呵,到底是哪張呢?」
就像在玩抽鬼牌遊戲一樣,血瞳玩弄地導著這齣戲碼。
一張張的牌倒下,三人也分別在胸口、臉頰、背部受到傷害。
「呼、呼…可惡…怎能讓到手的鴨子飛走…可惡…」
充滿仇恨的眼睛瞪視著血瞳,彷彿一條大蛇想把一切吞吃掉。
只要你死!
「喝啊啊啊啊啊!!!」夏麗朵露出猙獰的表情,對準擁有血色瞳孔的人的心臟發射最後一枚子彈。

“抽到兩張鬼牌,就輸了喔”

一切都在這時停止。
夏麗朵的眼神往下飄,猛然發現從景色中溶出兩名小丑,貼近她的胸前,雙刃短劍劃向她的心口和脖子——
「!!」血色的眼眸睜的很大,眼神下移,望著胸前——的懷錶被子彈穿裂
剎那,靜止的時間收了回去,周圍恢復正常,引擎依舊燃著的貨車順重力加速衝向下坡。
「糟!」血瞳翻身跳開,瞄到貨櫃的鎖並未敲開。慌張的666朝車子飛奔而去,卻跟不上車子的速度。
「兔!!!...」他大喊。
「騎士歸隊!」血瞳馬上下令。「化為紅心女王之器!」
與速逝的時間賽跑,所有的撲克牌手腳縮回,接成一串。
血瞳嚴肅地將撲克鞭子朝遙遠的車子甩去。
繞住貨櫃三圈,強大的重力卻不得不使他移動位置。
「暗夜使,幫忙…一下…」
聽見血瞳吃力的聲音,小丑隨即現身,拉住長鞭。
貨櫃與車身驀然分開,車子繼續狂奔,貨櫃在路上摩擦了數尺,才緩緩停下。
「兔!!兔!!」666猛地撿起地上的騎士矛,往貨櫃的鎖就是一刺。
「鏘!」鎖頭斷成兩半,格子兔發覺自己的視線變為光明。
「兔!!」「666!!」
躍出的格子兔馬上被666摟在懷裡。
「好痛,666…」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擦去格子兔的眼淚,666輕聲道歉:「對不起,我不應該丟下你…」
「不,兔兔才要跟666說對不起!」
格子兔將頭埋進666懷中。
「要是兔兔不跟666賭氣,就不會發生這種事...兔兔自以為很強,但是遇到危險的時候還是什麼都做不了…兔兔害怕的時候,卻沒有666在身邊…無助,兔兔好怕,好怕這種感覺…」
「我也是啊…兔不在的時候我真的好寂寞…我不喜歡沒有歡笑,沒有兔的世界。」
「對不起!我需要666!我需要你!!」
講到這裡,格子兔又大聲的哭泣起來。
666只是微微笑著。
豈不知,我也需要你?

看著小倆口甜蜜的世界,血瞳轉向身後不知所措的三人組。
「大姐!快醒醒,大姐!」
兩名大漢抱著血泊中的夏麗朵哀嚎,耳中卻傳來腳步聲。
一抬頭,便對上紅色的瞳仁。
「嗚啊啊啊!!」「你、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男子像看到鬼似的發抖著。
只見他脫下帽子,朝他們一鞠躬。
「我乃森林中的兔子店主。無名亦無姓,但你們最好別和外人提起我。」
語畢,始了個兇狠的眼色。
「還不快滾。」
「是!!!!!」

「666,我們重新找工作吧!為了要吃草莓蛋糕!」
「哈哈哈…這次不可以再打破盤子囉!」
「討厭!666取笑人家!!」
格子兔嘟起嘴巴,鉤了鉤666胸前的銀鍊子。
「那個,」666抱住格子兔起身,「這次真的很謝謝你救了兔,我該怎麼感謝你才好?」
兔子店主沒有答話,只是逕自收著牌,喃喃自語:「糟糕,竟然破成這樣,女王陛下肯定又要罵人了…誰叫這東西的出租費天殺的值三個金幣…還有我的懷錶,我唯一的懷錶啦…真麻煩…」
666的臉綠了起來。
兔子店主望了望666,純真的一笑。
想不想到我店裡工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END


...對不起情人節已經過了(跪)

話說一邊寫一邊聽Lamento的原聲帶感覺真讚!XD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