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早晨,萬里無雲的藍空宣告晴朗。
陽光潑灑在大地上,穿過枝葉的縫隙,留下數枚可愛的光點。
我們漫步於一道油綠色絨毯之上,栽在草間的花朵搔首鬥艷,各有不同的風姿;四周杉木環抱,上空交織成密麻的墨色絲網,欲捕捉每一位過客的視線。
伴隨鳥語蟲鳴,然後,步入吵雜的商店街。
許久不見的店面,架上陳列許多新品,應有盡有,琳瑯滿目。挽著身旁淑女的纖纖玉手,逛著一間又一間整齊的商店,我突然感覺自己升格成貴婦一般,字典裡沒有「節制」這個名詞,喜歡什麼就買什麼———

其實我們也不過是從科博館的綠園大道一直逛到SOGO百貨而已。
「奉邪,這套衣服不錯耶」
「…」
「嗯嗯,這套呢?」
「……」
「奉邪你再不講話我要你去試穿了喔~」
OX的!聲音變成這樣要我怎麼出聲!!
看到奉邪那個屎臉我就知道,他一定是這樣想的。
「…太貴了…」終於勉強擠出一句。
「唉唷百貨公司的東西本來就便宜不到哪裡去,而且最近也不是跳樓大拍賣的季節嘛~反正偶爾一次,爸媽不會罵的啦!奉邪“小˙姐”~」
「我說過不要叫我小姐!」
「小聲一點啦!你現在是個淑女耶!!要微笑、微笑!!」
「我…」奉邪語塞。
我、ゆき還有阿狗爆笑出來。
「對了,」ゆき靈機一動提出意見:「最近這附近開了一個夜市喔!有好吃的也有好玩的,要不要晚上一起去?」
「…我說…」
我馬上舉雙手贊成:「那就這麼決定了XD奉邪我們走吧」
「……」
唉,我怎麼感覺在這裡我完全沒有發言權啊?奉邪汗顏。

我左手拿著珍珠丸子串,右手提著裝鹽酥雞的塑膠袋,嘴巴塞滿5分鐘前買的醃漬芭樂…唔唔,好久沒來夜市吃東西了,雖然比不上逢甲的好,但是這個還有這個都好好吃啦!
景色是越夜越熱鬧,人潮洶湧,把我們擠得像餅乾裡的夾心一樣。
自從國小和家人逛夜市以後我就再也沒有來過了…唉,我的童年到哪去了?
「奉、奉邪,你好強!!你真的是第一次玩嗎?!」
「呃…有這麼難嗎?」
我嘴巴裡的珍珠丸子差點掉出來。
亂弄的?我看著奉邪手中裝水的袋子裡面滿滿都是魚,而另一手上那種一碰到水就超級無敵容易破的A錢網子竟然還完好如初的擺在眼前!!
…別撈了,再撈下去這攤要倒了…
「小姐、不用再撈了,我看妳也養不起這麼一大把魚…你把全部的魚跟我換獎品好了…」長得不錯帥的男老闆乾笑著對他說。
「可是牆上的獎品我都不需要。」
「…啊…不然我請你吃飯,這樣呢?」
「啊、啊?」
老闆突然握住奉邪的雙手,用非常少女漫畫的亮晶晶眼神望著他。
「牛排合你的口味嗎?還是關東煮??章魚燒也很好吃喔…」
因此,這讓我們享用了一頓免費的宵夜牛排。
感謝奉邪你的大恩~我一定會好好的謹記在心的。

「唉…這個世界真可怕…」
奉邪撫著額頭,非常懊惱地喃喃自語。
而我邊大口嚼著牛排,邊聽見奉邪的嘆息聲。
是沒錯啦!這個世界離札諾是遠的要命,完全沒有威脅可言。
但是所謂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險的地方呀XD
等一下,那我們不是比札諾還可怕了嗎?!(ゆき大吼:只有你吧!)
之前被ゆき稱作大魔王,現在…唔,我的身分又被提高了呀?
下次請稱我為比札諾還可怕之大魔王是也。
當我們吃得正高興之際,老闆突然拿了一罐上面寫著“麥香綠”的汽水笑笑走來。
…我很懷疑為什麼要叫做麥香綠…
「美麗的小姐~這罐就算我請你們吧!是最新的汽水品牌喔」
「不、不用了啦,你都付牛排錢了…」
「…不然我去買關東煮和章魚燒來好了,搞不好你比較喜歡日式風味…」
「……我喝,不要再浪費錢了…」
奉邪硬著頭皮喝了一杯。
「…好奇怪的味道…辣辣的這是什麼啊?」
「啊?奉邪你沒喝過汽水啊?也對,那個世界有汽水才有鬼…」
「我也要喝啦!吃牛排嘴巴乾死了」
「…不行!!」
就在我和阿狗要拿汽水罐的時候,奉邪一把搶了過去,還用非常狠的眼神瞪我們。
「給我說故事情節我才給!!」
「嗚…」
我和阿狗同時瞄向ゆき,非常無辜的眼神。
「那個…真的要講?!」ゆき整個被我們的眼睛嚇到。
「沒關係啦,反正到最後還是要講~」
「我們也很期待啊」
「好吧,就是米…」ゆき搔搔頭,預備要說出來———
「ゆき小姐,等、等一下…」
一個非常著急的聲音傳來。
奉邪有些尷尬的說,臉上露出奇怪的神色。
「我、我想先去廁所一下,可以待會再講嗎?」
「啊?喔…那快點回來喔」
「老闆,請問一下廁所在哪裡?」
「一直走到底左轉就是。」
「謝謝你。」
「我會趕快回來的。」
奉邪說完就提著裙子慌張跑走,我們三人無言。
…怎麼剛好到高潮就尿急啊?真是掃興。
「喝汽水會長痘痘喔~要不要喝果汁??」
轉頭看向老闆,笑容可掬的他的手上拿著奇怪名字的汽水問。

「可惡…穿裙子好難走路…」
「靠…我以後再也不要穿高跟鞋了…(也沒有以後了吧)」
夜市附設的廁所,不知為何目的建設在陰暗的角落,只有小小的日光燈在天花板上,旁邊還有數隻飛蛾圍著光源迴旋。
奇怪的是,就像是沒用過似的,整個煥然一新的感覺。
「糟糕,我該往男廁走還是女廁…」奉邪猶豫著這種奇怪問題…
突然,他感覺到有人拉住他的手。
兩個人。
「小姐,請您跟我們走一趟吧…」
邪佞的笑聲從後方傳來,奉邪一驚。
「誰?...」
猛地轉身,正要拿出鐮刀,被抓住的左手突然被反轉扣住,硬生生扭了一下。
奉邪吃痛地大吼。
「放開我!有沒有人啊!救命!!」
「請您聽話一點,睡一下吧…」
「唔…」
非常厲害的身手,另一人輕巧地用手帕捂住奉邪的口鼻。一股迷濛的香味自鼻間竄襲而入,使他不得不昏厥過去。
兩名男人將奉邪抱起,互相邪笑了一下。
「快走吧,老大還在等我們呢」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