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哪一種人,有資格給人痛苦?
到底要有什麼條件,才有資格給人痛苦?
同樣是人,為什麼有些人就必須痛不欲生、求死不能?
不幸地,這就是這個世界…?

房門後方黏貼許多紙條,紙上的文字多半都是一條英數組成的字串,以及醒目的紅色筆跡。
其中的一張黃色小方紙紅色筆跡還沒乾,看來是早上才剛畫上的。
「DISN0309X 確定售出
幾天後,女人被交給一位證券公司的董事長,從此沒有下文。

「沒想到…」絳蛇一邊自言自語,一邊進入房間。
奉邪由於整晚都沒睡,只是稍稍瞥了他一眼。
而接下來的語句卻使睡意完全飄散。
「你竟然被“他”給看上了…!」
還是來了嗎…奉邪心裡暗罵了一會兒。
絳蛇臉上是一陣喜色,也不管奉邪曉不曉得“他”是誰,自顧自地說道:「竟然是咲翎大人,我發財了」
「……」
「不過我怎麼從來不知道他有這樣的癖好…算了,沒事也別去探他人隱私,誰叫他是擁有黑市權力的傢伙…」
黑市?奉邪愣了一下。
絳蛇樂在其中一陣子,然後慢慢轉過頭,以鄙夷的眼光注視奉邪。
「沒想到你這小狗還滿有魅力的,在他來審視商品之前,我得把你養好一點。」
「……」奉邪怒視回去,不發一語。
「怎樣?高不高興?你馬上就要被賣了,而且還是個千載難逢的大人物…」
「……」
「喂…說話。」
「……」
「說話。」
仍舊不發一語的奉邪,使絳蛇火冒三丈。
「啪!」「我叫你說話!」
他打了奉邪一巴掌,力道足以讓奉邪倒在地上。
奉邪靠著牆坐起,充滿怒意的眼神仍然不變。
「你和他…都一樣。」他說,同樣不管絳蛇是否認識那個“他”。
「就這樣隨隨便便讓別人痛苦,自己還樂在其中,看了就不爽…和札諾,那傢伙一模一樣…」
「左右別人的命運,真的有那麼快樂嗎?」
暗金色的雙眼瞪大,隨即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你以為我以前就是這副德性嗎?」
臉上的表情突然扭曲,絳蛇說道:「要不是那個臭婊子把我的命運搞得一團糟,我今天也不會淪落到這種地步!自己去當妓女被人家幹很爽,為什麼要把我生下來?生下我也不養我,就把我賣到別人家去,讓我在那裏每天做苦工被挨打、受盡歧視,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
「她很高興吧!每年還會寄生活費到這裡,以為這樣就可以證明她還在乎我,幹!」
他用大拇指抵住自己心臟的位置,「長得漂亮有什麼用!這裡面、這裡面根本就是醜陋無比!既然她能這樣搞砸我的命運,為什麼我不能把其他人的命運給搞砸?」
「有多少漂亮的美女我就賣多少!怎樣把她們凌虐到痛哭流涕我也會!我要讓全世界的人知道,」絳蛇露出幾近喪心病狂的表情,瞳孔都在顫抖。
有漂亮臉蛋的人根本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所以你也別期待我會對你多好,要不是咲翎大人中意你,我會毫不猶豫地蹂躪你。」收起瘋狂的眼神,絳蛇冷冷地說道。
奉邪沉默了一陣,突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
「哼,你的心也一樣醜陋,」奉邪似笑非笑地諷刺著,「只不過沒他們漂亮而已。」
「如果你母親真的是那種行業的話,她早就為了工作而不會讓你活在世上,你這個笨蛋卻不懂得珍惜,還做出那些人對你做過的事情。」
「我也是在悲慘的命運下長大,但我跟你不同,有夥伴陪在我身邊、有人愛著我。即使悲劇必須重演,但又有什麼關係呢?至少我曾經幸福地跟他…他們在一起」
「可想而知,是你自己毀了自己的命運呢…」
金黃色的瞳孔放大抖動,映出的影像是奉邪鄙夷的笑容。
「真可悲,沒人愛的傢伙
電話響起,絳蛇心情複雜地衝出房間。

「…腳痠死了…」絳蛇遲遲沒有回來,奉邪抱怨著已經麻痺的雙腳。
突然門開了,門後的人看到房內的奉邪先是驚訝的表情,隨後帶著45度的笑容進房。
旁分短髮下有一張漂亮的瓜子臉,烏黑的髮絲遮住一眼,男子的瞳色黑中帶紅。配上微微上揚的嘴角,在奉邪看來就像是個——變態。
「你好啊」
「……」
他在奉邪身旁坐下來說道,奉邪不搭理他,逕自面向牆壁。
感覺自己被人抱住。
「……!」
奉邪轉頭一看,那傢伙的雙手環抱自己的腰間,細眼盯著自己的臉瞧。被銬住的奉邪完全無法抵抗,驚恐地任由他發落。
「放、放手!你…」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把背對著別人是很危險的?」
「什麼…你到底是誰…!」
暗紅的眼神下移,雙手將奉邪上半身的浴袍褪去一小部分,露出白皙的肩膀。
他將頭枕在奉邪的後肩,被呼吸吹拂的皮膚感到酥癢。
「…告訴我,你的名字…」
「再問別人的名字之前應該要先講…」
一陣濕滑的感觸在耳際徘徊,男子用舌頭舔舐奉邪的耳垂,不時吹出氣息。
敏感的神經使奉邪的臉直紅到脖子。
「你…你…嗯呃…」
「名字…」
男子的雙手漸漸往上撫摸,在頸項和鎖骨間游離。奉邪禁不住愛撫,顫抖地吐出字句。
「奉…奉邪…」
「奉邪?好名字」
男子笑笑,在奉邪耳邊悄聲說,「不知道身體是不是也和名字一樣好聽?」
語畢,他移動到奉邪細緻的頸子旁,輕輕咬了一口。
「啊…住…」
奉邪顫抖著閉上眼,臉頰全染上潮紅。
「好誘人的聲音,我很開心呢…」
「唔…」
「不知道那裡是不是也同樣誘人…」
手指伴隨淫靡的話語,順著奉邪的胸口緩緩下滑———
「咳」
忽然,男子停止了動作,眼神射向門邊,絳蛇的身影。
「抱歉打擾了,咲翎大人…您覺得如何呢?」
「很不錯的貨色啊!不管是膚質還是什麼都超乎我的想像」
被稱作咲翎的男子將掃興拋在腦後,換上一抹滿足的笑。
「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絳蛇」
「謝謝誇獎」
先前的傲氣完全轉為恭敬,在咲翎面前的絳蛇唯唯諾諾地回話。
這讓奉邪更看不起這個男人。
「但是…」咲翎細眼微瞇,食指點上奉邪紅腫的面頰,「你好像沒有好好照顧我的東西啊…」
絳蛇有些慌亂地躬身。
「實在是對不起,因為他很不聽話,老是給我惹麻煩…」
「噢,是嗎?我就喜歡這種倔強又傲嬌的性格,越是難馴服的小狗越有馴服他的價值。」
語畢,暗紅色的雙眼警告絳蛇。
「這次因為我沒有事先告知你我要來,就放過你一次,要是下次讓我發現不對的地方,你就試試看。」
「…是」
咲翎起身收起眼神,親切地對奉邪說:「啊啊,還沒自我介紹呢!我是咲翎,是買下你的人喔!」
「以後請讓我們好好相處吧!」

咲翎臨走前,囑咐絳蛇:「解開他的手銬,讓他洗個澡、睡軟軟的棉被,有必要的話給他吃好一點…我可不希望我來領商品的時候帶著掃興的心情。」
「我知道了」
絳蛇一直瞪著咲翎的背影,直到他離去。
然後聽見奉邪鄙視的言語:「嘖,真符合你的生活方式啊,到最後還不是一隻忠心耿耿的狗罷了」
「這不是你以前的生活嗎?」

╳ ╳ ╳
變態出現了變態出現了變態出現了變態出現了囧囧囧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