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騰騰的蒸氣瀰漫斗室,溫度稍高的水淋濕了身子。
水珠凝結在皮膚上,晶瑩地閃閃發亮。
擠了一些乳液在手心,隨即搓揉,抹上全身,然後仔細按摩每一處肌膚。
頭髮也輕輕的搓揉過,銀色的髮根沾染許多晶瑩的泡沫。
將控制水的旋鈕往右轉,讓漸大的水柱直接從上沖下。

掌心貼上佈滿霧漬的磁磚牆壁,用指尖在上頭隨意移動。
盤起被水浸濕的髮絲,把肩上殘留的泡沫抹去。
無意間觸到那淡紅的印痕。
「可惡!」奉邪啐口。

水聲持續,溫熱的蒸氣讓頭腦暈眩,舒服地令人放鬆。
但奉邪的心情卻是暴躁而複雜。
被解開手銬的那一刻,感受到舒展筋骨的幸福,卻也明白這只是短暫的自由。
再過幾天,他會被送到那個變態手中。
「該死的,之前御靈門都會隨便出現,現在這個關鍵時刻卻千呼萬喚也不出來…」
想逃,逃離野獸之眼。
然而留在後頸的吻痕,如商品標籤貼在奉邪身上。
淺在表面,卻深深沁入身體裡,在其中吶喊:你是我的,你逃不了的。

為什麼世界上就是有人可以熟練地對別人上下其手?
而且還是對男人!
似乎不是因為他長得像女人的緣故,畢竟衣服已經換過、聲音也恢復原狀。
望向鏡中,在頸上的痕跡非常顯眼。
想逃,逃離野獸之眼。
不想成為犧牲品,不想被佔有。
自己,才有權利支配自己。
奉邪想著,用毛巾擦拭身體上的水漬,綁起頭髮,披上浴袍走出浴室。

絳蛇坐在小茶几前,把兩個塑膠碗拿出來放在桌上,「喏,吃這個」
「…這什麼東西…」奉邪指著裡頭裝的東西,黏稠的湯體和細到不行的麵條。
「…蚵仔麵線」
「什麼??」
「蚵仔麵線」
「不會有奇怪的東西加在裡面吧?」
「不想餓肚子就別多嘴」
拿出兩雙筷子,絳蛇不耐煩地說話。
而奉邪則是盯著筷子發呆,再看向動作很老練的絳蛇。
只見他把塑膠套拆開,用手指扣住兩根竹棍子往碗裡掏,將麵吸入嘴裡。
奉邪試著模仿他的動作,卻怎麼也握不好。
「…你不會用筷子啊?」絳蛇邊吃麵線邊問。
「…這叫筷子啊」
「……」
奉邪偏著頭嚴肅思考的模樣,讓絳蛇差點噴麵。
放下手邊的食物,絳蛇隨性地使弄手中的筷子說明:「用拇指食指和中指夾住,無名指頂在這裡,試試看」
奉邪照著指示做,笨拙的樣子配上嚴肅的表情讓絳蛇想笑。
就是怎麼也夾不起麵。
「……」
「…算了,我餵你」
絳蛇露出一副“果然是小狗(還是外國種)”的神色,移動到奉邪身旁夾起麵線,示意奉邪打開嘴巴。
奉邪看見他的舉動就生氣。
「我自己吃就好了啦!」
「看你這樣子夾不知道要民國幾年才吃的完」
「……」
困窘的奉邪語塞,食物的香味又使他的五臟廟不斷抗議,只好妥協。
「只有這一次」
「…真是倔強…」
細細的麵線滑入口中,伴隨黏稠的湯體,甜而不膩的滋味讓奉邪訝異。
雖然嘴上沒說,但是絳蛇看得出奉邪很喜歡這種味道。
「你喜歡吃這個啊」
「也不是,只是沒有吃過…」
絳蛇放下見底的碗,回到自己的位置吃完自己的麵線,然後他驚訝地,看見奉邪微揚的嘴角。
那是一個喜歡的微笑。
「...那我下次再買吧」

「再過幾天咲翎大人就會來拿你」
「…可以說不要嗎?」
「不行。」
吃完晚餐,絳蛇拿出梳子,替奉邪梳理銀白的長髮。要不是咲翎下了最後通牒,他不可能自願這樣做。
在日光燈的反射下,銀帶紫的長髮閃閃發亮。
頭髮下的面容突然冒出了一句話。
「…我不想要被他帶走」
想到自己可能像野獸身下的小羊一樣,被折磨、虐待。
「那天我看到了…你把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DISN0309X。絳蛇放下梳子。
「…要是我也被那樣當成玩具…我一點也不想當玩具…」
「咲翎大人是不會那樣做的。」
奉邪轉頭望著絳蛇。
「他是個極度喜歡漂亮東西的傢伙,在他手下的人都有很好的待遇,你不用擔心。」
「比較讓我驚訝的是,之前他根本不會來探望商品,下午居然一聲不響就來」
絳蛇揚了一下眉毛,「真是幸運,被他愛上的男人」
「有這種…不分性別的愛嗎?」
「嗯?」
「男人也可以愛男人嗎…」
鋪上兩方被墊,然後放上枕頭棉被,絳蛇答了一句:「他喜歡就好,管那麼多幹嘛」
「對我來說,」坐上軟軟的白被子,心情複雜的奉邪喃喃說道:「同性相悅的愛,太沉重了」
這種愛,太沉重了。
但情不自禁,就會想要懂得這份愛呢。


╳ ╳ ╳
慢慢學習BL吧~yokoちゃんXD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