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也看不見。
還是什麼也看不見。
一片黑色布簾,一個斗室,一個我。
在明亮之處的一角,蜷縮。


「你好,我是那個…」
「社會局派來的對吧?」
「…是的。」
「請稍等。」
一個中年男子在服務台跟護士小姐對話,身上穿著一件白袍。
不久,一個女人從對面的長廊走來,對男子笑了笑。
「請這邊走。」

「讓我再問一次,您是做心理輔導的,沒錯吧?」
緩緩上升的電梯內,女人問。
「是的」男子推了推眼鏡,回答。
「嗯,」電梯門開了,女人帶領男子進入一間病房,「那麼請您善盡您的職責。另外,我是這裡的護士長,我叫瑪麗亞」

「好大…怎麼這麼大?」
不同於一般的病房,房內連一張病床也沒有,只有一套辦公桌椅和先進的音響設備,還附有麥克風。
根本像是一間隨時可以放音樂唱卡拉OK的辦公室。
「由於需要做長期治療,院方特地為您準備了一間專屬辦公室」瑪麗亞說,並沒有開啟門口的日光燈開關,反而拉下牆上的百葉窗。
「不開燈嗎?」男子問,對瑪麗亞的舉動感到疑惑。但後者只是笑著走到前方,拉開一片巨大的黑色布簾。
一個小孩彷彿被嚇到似的,將放在玻璃壁上的手掌縮回。
男子愣愣地看著小孩,良久終於開口。
「…難不成他就是…」
「您猜得沒錯。」
「小孩?要輔導的人是個小孩子?」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男子整個腦袋裡都是問號。
「我還以為是哪個精神受創的瘋子…」
「看來只要是心理醫生都會這樣說呢~」瑪麗亞涼涼地開口,抓起身旁的麥克風,開起開關。
「但是這個孩子卻比任何精神病患受的傷還要嚴重。」
小孩看到瑪麗亞開了麥克風,竟也轉身拿起放在床邊,同樣款式的麥克風按下開關。
「午安,小遙」
「午安,瑪麗亞姊姊」
不知為何他們要這樣溝通,男子只能靜靜地聽著瑪麗亞和清脆的孩童嗓音一來一往。
「早上安排的活動都做完了嗎?」
「嗯,都做完了。今天的書好好看喔,跑步也跑得很累呢。」
「好棒!小遙真乖。來,給你介紹新的醫生喔!」瑪麗亞邊說,邊將男子拉過來。
「他叫…欸你叫什麼名字?」她把麥克風遞給了他。
「…我叫安德爾」
「安醫生你好!我是駱遙,叫我小遙就可以了。」
「你好,小遙」
暗室中看不見小遙的臉龐,只有鮮紅的雙瞳特別顯眼。
「安醫生也是像其他醫生一樣,來陪小遙玩的嗎?」
「?...」
「那我們要玩新的遊戲喔!不要像上次的羅醫生、上上次的李醫生、上上上次的蘇醫生都玩問答遊戲。」
而且問的問題都一樣是吧,安德爾想。
「我有點睏了,瑪麗亞姊姊,我可以睡午覺了嗎?」
「嗯,去睡吧」
把麥克風關掉,瑪麗亞把布簾拉好,開了燈。
「這孩子到底有什麼問題?看起來很正常啊」安德爾問道。
瑪麗亞噗哧一聲笑出來。「正常?」
隨即轉為怒顏,「如果他真的正常的話,為什麼我們要千方百計地請那麼多醫生來?」
安德爾默然。
「…如果一生都無法接觸世界,那會有多痛苦?」
「嗯?」
抬起臉,瑪麗亞的表情就像是看著遙遠的另一端。

******
挖坑中…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