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進去看他?」
「嗯,其實是…」
聽見安德爾的要求,瑪麗亞非常吃驚。
「可以啊,中午我去幫他料理午餐的時候,你也跟著進來吧」她說,語裡帶著欣慰。
他是第一個這麼做的醫生。

「只不過挺麻煩就是了。」辦公室裡,瑪麗亞遞給安德爾一雙手套、一雙鞋套以及口罩,「你剛才沒有去過任何病人的房間吧?」
「…沒有…?」
「沒有碰過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吧?比如說髒衣服、垃圾之類的…」
「沒有。」
「嗯,那就不用洗澡了。」
「……嗄?」
對於這樣的問答,安德爾傻眼。
瑪麗亞不理會安德爾的反應,逕自套上手套及其他裝備,然後打開角落的置物櫃,從裡面又取出了兩套衣物。
同樣的塑膠手套和無菌鞋套,還有一件綠布實驗衣。
「喏,戴好那些以後再穿這些上去。」
「要穿兩層?!」
「我就說很麻煩嘛…」
全身包得緊緊地,連頭髮也用頭罩包住,臉部只剩下眼睛露在外面,安德爾感到很不舒服。
難怪,小遙會說從來沒看見瑪麗亞真正的樣子。

踏進玻璃門內,安德爾環視四周。
一堆擁有鮮豔色彩的設備映入安德爾眼簾。
室外微弱的光線順著黑色布簾穿入,照到中央的圓桌上,牆邊一排排的置物櫃子整齊地擺放物品,絲毫沒有凌亂感。離兩人最近的是一個長方形的流理台,大概占了整個牆壁的三分之二,旁邊還有個冰箱。床鋪在靠左邊地方,小遙正坐在床上看書,床頭的後方擺放一架跑步機。最右邊的地方裝設一個門,裡面是廁所以及浴室。
抬頭看了看天花板,貼著眼花撩亂的壁紙,與左方床上的棉被被單是同一款。
「啊?你對壁紙很好奇啊?」瑪麗亞不等安德爾問話,便喃喃說道:「那個是為小遙的眼睛設計的,白化症的孩子通常需要一些視覺刺激,以免視力越來越退化。通常一個月會換一次。」
「真是…有效的刺激方法啊」
如此景象,簡直就和一般的公寓沒什麼兩樣,只不過到處都有通風口,不僅在天花板上裝設,連流理台下方都感覺的到空氣的流動。
「看起來真乾淨啊…」安德爾涼涼地讚嘆,走到離自己最近的通風口感受吹來的無菌空氣。
瑪麗亞從冰箱中拿出食物放到微波爐裡面,趁在加熱的時候,將碗筷擺上圓桌。
小遙發現瑪麗亞的來到,便闔上書跑了過來。
「今天吃什麼,瑪麗亞姊姊?」
「你猜!」
鮮紅的眼珠子和一頭軟白及肩的頭髮,白淨的臉龐有著俊美秀氣的氣息。如果是一個正常的孩子,一定很受女生歡迎,安德爾想。
「醫生…是安醫生嗎?」坐在圓桌前,小遙與安德爾的視線對上。
安德爾笑道:「是啊,因為小遙想要看我的樣子,我就來啦!」
看著眼前的醫生瞇成一條線的雙眼,小遙只是失望的揚了揚嘴角,便將注意力轉到瑪麗亞正在處理的食物。
果然…包成這樣還是看不到吧…一股遺憾在安德爾心中徘徊。
他走到小遙身旁,輕輕撫摸小遙的頭。包著兩層塑膠的手掌沒有一絲真實的觸感,令他感到悲傷。
感受到寵溺的撫摸,紅色的眼眸又對上安德爾的視線。
「…對不起,我沒能讓你看到。」
既沒有哭也沒有笑,小遙只是搖了搖頭。

飯後小遙照著作息計劃睡午覺去了,瑪麗亞和安德爾也離開無菌室。
熟練地將實驗衣拖下掛在牆上,然後將頭罩、口罩、手套和鞋套統統卸下塞進垃圾桶裡,瑪麗亞又恢復成原本漂亮的模樣。安德爾也照做,只是在丟垃圾時猶豫了一下。
「真的很不舒服,對吧?」瑪麗亞手插在腰間,偏著頭說。
「……」
就這麼乾脆地,丟進垃圾桶裡。

「今天醫生你來看我,我很快樂呢!
今天的飯很好吃喔,瑪麗亞姊姊說是咖哩飯,鹹鹹甜甜的,我很喜歡。
醫生看過我的房間了,不知道你怎麼想…是不是覺得床單和天花板很花俏,那都是我挑的喔!
最高興的事情是,醫生摸我的頭。
第一次,被人這樣摸頭呢。
覺得很舒服很舒服,但是…醫生穿了兩層塑膠手套呢。
感受不到醫生的感覺,我好難過。
有時候半夜我都會偷偷地觀察瑪麗亞姊姊,她總是全身包地緊緊地進來,還拿著一個瓶子,在地上、流理台上亂噴,那個味道好臭,是清洗廁所完會聞到的味道。
可是我不懂,廁所是髒了才要洗,而地上連一點髒東西都沒有。
我有時候會想,應該是自己曾經走過,所以才要弄乾淨吧。
不管是人還是東西,好像被我碰到就要清洗,就連剛從冰箱拿出來的食物,都包著好幾層保鮮膜。瑪麗亞姊姊也總是包得緊緊的,光線又很弱,我想要看清楚她的臉也不行。
好像自己…就是髒東西一樣,被隔離著、被排斥。
就連風口的空氣,也有消毒水的氣息,嘲弄地吹著我對我說,你不一樣。
「醫生,我到底哪裡不一樣呢?」

***

挖坑挖的好難過T_T

有人問說這是不是真實故事,我想說的是...這是用真實資料去編造的故事|||
資料很重要啊~~生物課認真上果然有好處+

看來小煜文要拖很久了...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