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看了一本介紹外國風景的旅遊雜誌。
書上的圖片好漂亮,藍藍的天空、綠綠的草地,真令人感到舒服;還有好多可愛的小動物,在樹上、在草地上活躍,看起來好快樂。
看著牠們快樂的樣子,我也覺得好快樂。
可是沒辦法與牠們一起快樂,我有點傷心。
用肯塔基藍草舖成的的廣大草原,因為清晨的緣故綴滿了水珠,幽藍的天空染上一片旭紅。棲息在樹幹上的昆蟲已經醒來,代替公雞的早起鳴叫醒沉睡的大地。
接著,動物們開始活動,接著,人們開始來到這裡慢跑、散步,接著…
我好想親自到那裏去。
想親自到那裏去,在那裡奔跑、在那裡追逐玩遊戲。
玩累了,就張開雙臂躺在草地休息,看著美麗的白雲游來游去。
書上把這些地方都比喻成人間天堂,但是那根本不只是比喻吧。
那是真正的天堂啊!
瑪麗亞姊姊說過,因為我生病,所以需要一直待在這裡接受治療,不能活動自如。
醫生,等我病好了以後,你可以帶我去那個地方嗎?」

「昨天我一整晚都沒睡,很厲害吧!
其實我只是想看看,夜晚是什麼東西。
圖畫書裡面,黑黑的天空總是會閃爍著星星,還有一顆大大的月亮掛在左邊,好美麗啊!
配上寂靜無聲的背景,以及瑪麗亞姊姊,那樣的景象光想像就好快樂。
但是只能用想像的,有點“遺憾”。
遺憾這個詞是在今天看到的書上學到的,好像跟不快樂有點類似吧。
我的夜晚,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床上睜眼睛閉眼睛。
我希望有人陪我一起睡覺,但只有冷冰冰的東西在四周陪我,還有一隻有消毒水味的小熊。
當身邊只剩下沒有生命的東西,心裡就有一種空虛的感覺。
這也算是悲傷的同義詞嗎?…」

「醫生,我今天看了一本小說,裡面是寫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的戀愛故事。
當看到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結局,我好開心。
瑪麗亞姊姊曾經說過我長得很好看,她很喜歡我帥帥的臉,被她喜歡真的很快樂呢!
只是我完全沒看過自己的樣子。
有的時候我會趴在玻璃牆壁上,像鏡子一樣看自己的臉。但是我的眼睛非常不好,不僅看不清楚,微弱的光照到玻璃的時候眼睛都會有點痛。
醫生,總有一天我會從這裡出去,我也會遇到我喜歡的女孩子吧?…」

「醫生…」

所有聲音在腦中戛然而止。
安德爾在半夜醒來,背部被大量的汗水整個浸濕。
這幾天的對話,竟然出現在夢中了,而且…
都是他回答不出來的問題。
在與小遙互動的過程中,他了解到一件事,這孩子真的很聰明,許多知識光靠自學就能吸收。
也因此,小遙的問題,他一個也無法回答。
「……」為什麼呢?為什麼當他問出那些問題的時候,只能用同情的眼光回答,卻一個也無法解決?
---因為他所問的問題,都是他無法得到的啊。
腦中突然有東西斷掉,安德爾張大眼睛。
是啊!他一直在夢想做不到的事情,夢想那些正常人習以為常的事情。
夢想與更多人親近,夢想看見外面的世界。
可是,沒有人幫他,也幫不了他。
對於他的“妄想”,只投以同情的眼神。
「可惡…」安德爾咬緊嘴唇,他知道問題在哪了。
先前的心理醫師判斷的沒錯,小遙是一個心理正常,純潔的孩子。
但是,他們並不了解,小遙好多好多的期待。
一直以為完善的照顧,就是給他幸福。
但是…

“我好像什麼都有了,又好像什麼都沒有”

這不是他想要的。

“醫生,每天每天這樣過著,有什麼意義呢?”

這不是他喜歡的。
對他而言,這不是幸福。

「小遙…」安德爾順手抹去眼角的濕潤,對一切感到憤恨。
就算小遙坦白說出所有的期盼,也只會被丟在一旁。
他想起那堆被丟進垃圾桶的衣物。
總有一天,那些“期盼”會越堆越高,築成一道牆。
當他知道再也無法得到什麼的時候,那道牆就永遠也打不破了。
然後,再也沒有任何高興的事情,因為不值得高興。
再也沒有任何悲傷的事情,因為不值得悲傷。
就這樣死去。

“每天每天這樣過著,到底有什麼意義呢?”
“到底有什麼意義呢?”
“沒有意義,對吧”
“其實,這些都是,我在作夢”
“所以,以後就不要在作夢了”
“這樣,醫生就不用回答這些問題了吧?”

「不!不可以!!」
我能回答你嗎?我應該用什麼方式回答你的問題呢?
安德爾將頭埋進膝蓋裡,抓緊手臂流淚。

忙亂的醫院,寧靜的14樓,突然發出東西掉落的聲響。
「你說什麼?!」
瑪麗亞的眼睛睜得很大,臉上盡是驚愕的表情。
安德爾撿起掉落的檢查報告,嚴肅的看著她:「嗯,你沒聽錯,我想讓他出來。」
「你瘋了!你以為這很簡單?」
瑪利亞吐出機關槍般的字句:「我應該告訴過你了,這孩子連一丁點的細菌都不能碰,外界的空氣那麼髒,怎麼可能讓他生存?況且他有重度近視…」
「關於這些病症我有去查了一些資料,先天免疫缺乏聽說可以用骨髓移植或是基因治療的方式治好,以現在的科技絕對沒問題。眼睛嘛,頂多戴個矯正近視用的墨鏡、出門擦防曬,多注意一點就好了。」
「你以為骨髓移植、基因療法花費很少嗎?光是這些占了我薪水三分之一的照護費就讓我頭痛,他父母也不願出面來幫助他,你又有錢可以出嗎?」
「難道能給這孩子的,除了同情之外沒有別的了嗎?!」
安德爾一句話,就讓瑪利亞住嘴。
「小遙他現在最欠缺的,就是讓他的夢被完成,」安德爾的聲音顫抖的發出,「如果沒在這時候滿足他,以後絕對會發生更嚴重的問題。」
「上天給他如此乖舛的命運,照理說一般人是不可能感到希望的,但是小遙,他天天在希望啊!」
眼鏡底下深黑的眼眸,泛起新星璀璨般的激情。
「他現在只能期待我們,要是連我們都抹煞掉他的希望的話!」
溫室的花朵,就再也開不出花兒了。
「可是,我們真的…無能為力啊…」瑪麗亞小聲說道。
「我就只是…只是一個護士而已啊…」
低頭看著地板的瑪麗亞眼神搖盪,眼眶好像有什麼東西留下來。
「每天工作壓力很重,我還是每天照顧他…就算家裡還有老人家要養,我還是把薪水抽出來付他那些設施的費用…即使醫院裡需要的病人很多,我還是第一個來看他…」
「我也想幫助他,可是我並沒有龐大的財力,也無法從內心去體會他的感受…他畢竟不是我生的孩子啊!給他這些已經超越了我的極限,我已經不知道還能給他什麼了…」
「我也,很痛苦啊…」
安德爾輕輕地,將瑪麗亞摟在懷裡。
抹去她流滿臉頰的淚水,安德爾緊緊握住瑪麗亞的手掌,讓她在自己懷裡哭泣。
然後,安德爾輕輕地在瑪麗亞耳邊說道。
「如果你是他的母親,你會怎麼做呢?」

***
啊啊~這章字數真多~~沒辦法,想趕快把他完結去挖新的坑...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