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鈴…」
「喂…嗯,好。5樓有狀況,我去工作了。」
「…慢走。」
安德爾送走,抱怨了一個早上的瑪麗亞護士長。
他深深地了解到,其實最需要輔導的人是她。
他懊惱地撫著額頭,嘆了口氣,視線重新拉回桌上的戶口資料上。
一定有辦法能夠找到他的親人的,只要能說服他們,或許就能拯救小遙的未來。
大家一起出錢,大概也能湊5個零出來。他想。
於是這幾天的工作,大都是不停的打電話查資料、打電話查資料,就算是小遙的遠戚也要得點線索。
但是不管是近親還是遠戚好像都不太想提到這件事情。

「小遙,起床了嗎?」
「很早就起來了喔!安醫生。瑪麗亞姊姊又來了對吧?這陣子她來幫我弄早餐的時候我都覺得她快樂地要飄起來了,而且有一天她竟然拉下口罩在我耳邊說悄悄話耶!我終於看到瑪麗亞姊姊的臉了,好漂亮喔!!」
「她說了什麼?」
「不告---訴你!這是女生的秘密!!」
「…你是男生吧?」
又聊了一下之後,小遙去踩跑步機,安德爾繼續他手邊的工作。

「呵啊~」安德爾伸了個懶腰。
「今天就到這裡好了…」
他收起公事包,將戶口資料疊整齊,走出房門。
「唉呀,糟糕…」摸了摸口袋,赫然發現沒有鑰匙的存在,「一定是忘在家裡沒拿出來,去瑪麗亞的辦公室拿好了…」
安德爾邊敲著頭,邊搭往2樓的電梯。

有人鬼鬼祟祟地推開房門。
輕輕地、躡手躡腳地,拉開了黑色布簾。
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臉,只微微聽見語句自她上揚的嘴邊發出。
「小遙…你睡了嗎…太好了…小遙…」
她雙手貼在玻璃壁上,遠遠看著小遙熟睡的臉,眼角邊好像有什麼撲簌流下。
房內的日光燈突然亮了開來。
「------!」
她猛地轉身,驚恐地注視門邊的男人。
「妳是誰?」

眼前的這個女人,約20來歲,飄逸的長髮披在愁顏之上,目光總不會高過安德爾胸前。
「對、對不起…我要走了…」她朝門口跑去。
「慢著,妳還不能走。」左手卻被安德爾抓住。
「隨隨便便闖進來,簾子也沒拉回去,怎麼能夠這樣就走?」
「……」
她走回玻璃牆壁旁,輕輕把黑色簾子拉上。
又輕輕喚了一回。「小遙…」
「為什麼知道他的名字?妳到底是誰?」安德爾問,女人全身一震。
她緩緩轉過頭,帶著畏懼的神色。
「…我是駱雪,是駱遙的母親。」
安德爾瞠目結舌。
聯絡了幾百天連絡不到的人,居然會出現在他眼前。
「我、我只是想來看看小遙…我放心不下他…」駱雪的眼神顫抖。
「我定期都會來看的,畢竟…他是…是我生的…」
「既然這樣,為什麼不堂堂正正把他接回去?」
「我們…沒有錢…父母知道這件事以後,也不肯給我們錢…」
「當我在醫院生產的時候…當醫生告訴我,這孩子要是沒有這樣的設備就活不下去的時候,我…我當場痛哭。哥哥他…他是為了我好吧,等我生產完就抱著我離開醫院,連戶口也幫我改好了…我並沒有想要拋棄小遙,只是我們之間的愛已經被家人唾棄,我不想連小遙…也被唾棄…」
「況且…」
哥哥他工作很辛苦,賺的錢大概也不能養孩子。駱雪越說越小聲。
「……」安德爾怒火中燒。
「既然這樣…為什麼當初還要生孩子?」
「我愛哥哥,我愛他啊!我想要跟他共組家庭,就只是這樣而已!!」
「你們無知的想法造出了這樣的罪孽,結果還要別人來承擔,現代的年輕人難道都這麼沒有責任嗎?!你們難道一點也沒愛過小遙嗎?!」
「我愛他啊!他是我生的,我怎麼可能不愛他!」
「愛他,卻沒有考慮到他的心情,這算是愛嗎?!」
安德爾握緊拳頭,聲音隨著怒意爆發。
「他所需要的,他所渴望的,我們都無法給他,只有妳才能給他!我們並不是他的母親,他的父親!」
「結果反倒我們愛他,比你們愛他愛的還要深!」
「妳可知道他有多少渴望,妳可知道他需要多少…」
「你們卻全然不知,還在某處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還有臉來見他!!」
「你們,」安德爾憤恨地瞪著駱雪,「你們根本不配當小遙的父母!」
這不是一個醫生該說的話,但安德爾就是想說出來,讓眼前的女人了解到真正的愛並不是這麼輕浮。
斗大的淚珠從駱雪臉上滑下,聲音也開始哽咽。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只是……」
「還想當他的母親而已…嗚…」
「如果你們不想要我來看他…那也可以…就求你…好好照顧他…」
「就算我求你…當他有一天綻放出怎樣的花朵的時候,至少…」
至少,曾經孕育過的泥土會存留他的芳香。
駱雪掩著面容跑離病房。

「醫生…」音響突然出現小遙的聲音,讓安德爾嚇了一跳。
他剛剛都…?
「小遙,怎麼還沒睡??」
「我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因為瑪麗亞姊姊說醫生工作很忙,我一直都不敢跟醫生吵說要玩遊戲呢…」
「那就現在說吧,好嗎?」
「嗯。」

「或許上天看我生這麼可憐的病,就賜給我很好的聽覺和聰明彌補我吧!很小的時候,我常常要接受健康檢查,到現在都還要,改天應該讓醫生陪我去。
不過穿那個衣服真的好重呢!包得緊緊的、胖胖的,背後還有人幫我提一個很像滅火器的東西。瑪麗亞姊姊說那個叫做“無菌衣”,像滅火器的那個叫“氧氣筒”,這種衣服我一點也不想穿,好不舒服。
在健康檢查的時候,我有時候會聽到瑪麗亞姊姊和其他醫生說話,應該都在說我爸爸媽媽的事情吧,因為我老是聽到駱什麼的…
瑪麗亞姊姊有時候都會跟我說,爸爸媽媽很快就會來接我了,要在這裡好好養病,健健康康的他們會比較高興。於是我每天按照行程,努力讓自己健康,但是掛在床邊的月曆已經不知道換了多少個,爸爸媽媽從來都沒有出現。
我好難過。
瑪麗亞姊姊應該是不會騙人的,我一直都相信她,於是我自己推測,我應該…
我應該,早就已經沒有爸爸媽媽了吧。
或是有,可是他們不喜歡我。
他們喜歡沒有我的存在而活著,他們認為這樣比較快樂…?
如果他們真的很快樂的話,那我也會很快樂的。
是不是因為,我會讓他們不快樂?...因為我很麻煩?
那為什麼醫生,你們還要花時間來照顧我呢?你們並不是我的爸爸媽媽啊!
如果世界上沒有我的存在,會不會變得更美好呢?...」

麥克風另一端的醫生,早就已經哽咽到說不出話來。
「有沒有人啊!有沒有人!!」一個值夜班的護士發現明亮的病房,急忙朝這裡匆匆奔來,「醫院附近的那條大馬路上出了車禍!有人、流好多血啊!!!」
砰!麥克風從安德爾手中滑落。

***
沒想到也快1萬字了…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