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報!急報!」一個士兵匆匆忙忙來到正殿,單腳跪在地上低頭大聲稟報:「宋朝的大軍已在城外待命,好多好多的戰車馬兵啊!」
「你說什麼?」
朝中不見君王的蹤影,回答的是在旁侍立的大臣徐鉉。
終於還是得吞沒南唐嗎?北方的宋朝。
徐鉉心知肚明,早在南漢被宋滅了的時候,他就知道總有一天宋軍的爪牙也會伸向南唐帝國。即使一味的俯首稱臣、送金供糧,仍然改變不了趙匡胤想要“合為一家”的決心。他還記得自己隻身到宋朝求和的時候,趙匡胤是怎麼回答他的。
“世界上可有父與子分家的道理嗎?”
徐鉉抿緊嘴唇,心中只想著一件事。
得趕快告訴陛下才行。

「櫻桃落盡春歸去,蝶翻輕粉雙飛。子規啼月小樓西。玉鉤簾幕,惆悵幕煙垂。…愛妻啊,妳看下闋接什麼好呢?」
「唔…寫些春色花鳥吧,這個時節櫻花開得漂亮呢!」
「愛妻說的是,就這樣寫吧!」
華麗輝煌的寢宮中,依然春色爛漫。
在如此交迫的時刻,南唐國主李煜與小周后仍然在房裡戲笑玩樂。
突然,宮門被用力地打開。
「陛下!!」
「大膽,為何在這時破壞朕的興致?朕的詩還沒做完呢!」
「臣不敢,只是…」徐鉉馬上跪下俯伏於地:「大宋的軍隊已濱臨城外,即將攻破首都啦!」
說到此處,李煜的眼神顫動了一會。
「…張洎不是告訴朕說宋軍跨不過長江天險嗎?」他放下毛筆起身問道。
「張洎是有那樣說呀,可是就臣來看,他一點兒也不懂兵法呀!」
「怎麼可能…不可能!」
李煜的表情轉為驚恐。
「陛下…」
「愛妻,我到樓上看一會兒,去去就回來。」
他袖子一甩就往高聳的城樓走去,長長的金色龍袍匆匆拖過直上的樓梯,一轉眼就登上最高處。
他扶著欄杆往下俯瞰。
一面面印著“宋”字的旌旗映入南唐國主的眼簾,遍滿金陵城外的野地。
如山如海的兵馬在牆邊蓄勢待發,只要將軍一令,他們馬上會變成貪婪的蝗蟲群排山倒海而來,攻破、肆虐整個城池,將金陵毀於一旦。
感覺有什麼梗在喉頭裡,李煜半晌說不出話來,腦中是雜亂無章。
求和?投降?還是…李煜不停地顫抖,明白現在做什麼也無法挽回時局、無法改變即將崩毀的王朝。
他望向身旁侍衛腰間的配劍,一把抽了出來。
銀白的劍尖反射日頭的光芒,刺眼地像大宋帝國的旗幟。
“不如死了吧! ”他將劍架在頸邊一抹---
「陛下!!!」

「匡啷」一聲,長劍從李煜手中滑落。
大口的喘息著,李煜睜大眼睛,心跳跳得飛快,無力的雙手已經握不住任何東西。
「不、不行…我豈能死…愛妻…」
這時只聽見城外,宋國的大將呼道:「衝!!---」
瞬間,數十萬士兵、馬車撞毀了城門,自其傾洩而入,男女老幼尖叫著四處逃散。
房舍被燒毀、宅院被破壞、柵欄被折斷,種種悽慘的景象在金陵裡浮現。
此時,李煜抓住徐鉉的肩膀,仍然提出無用的意見。
「國庫裡有多少黃金就送多少、有千萬絲綢就給千萬,一定要快點求和、一定…」

開寶八年,宋朝大將曹彬率領宋軍攻陷金陵城,南唐政權宣告滅亡,歷史翻向新的一頁。

***
開頭真難開…怎麼樣都會寫成懦弱無能的君主= =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ゆき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生...生出來了!!(顫抖)
    終於讓我等到了啊!!
    爾靈你實在是一代奇才!!
    馬上就把有模有樣的第一章生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