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秉晉王,陛下邀您至明德樓一趟。」
聽見臣子的稟報,匡義轉身看去。
「皇兄有何事?」
「陛下將在明德樓召見南唐的俘虜。」
沒想到這麼快就收服南唐啦?他嘴邊一笑。
「幫我回話皇兄,我會盡快過去。」

一瓣櫻花滴落在水面上,將李煜的意識拉回。
“這…原來不是夢嗎?”
駛往汴京的水路上,被麻繩綑綁的大臣們、宮娥們,哭泣聲在耳邊繚繞不絕。
已經離岸邊有好段距離,李煜的心也漸漸離回憶越來越遠。
從前那富貴榮華到哪裡去了呢?那對酒觀花、欣賞樂舞的生活。
宮女身上的錦綺綾羅像褪了色般,只有單調的白襯著。
小周后的忸怩丰姿,如今也被禁錮在麻繩之中。
自己,曾經威風一時的南唐君主,也成了宋的俘虜。
長嘆一聲,轉眼船已駛至江心。
李煜轉過身,凝視他生活了將近40年的古城金陵。
城中坐落的鳳閣龍樓、宮中擺放的玉樹瓊枝,絲毫沒有戰爭的氣味。
牆上掛著閃爍的燈籠,人車絡繹不絕。
一瞬間,就像大夢初醒一般。
宮闈冷落、台殿荒涼,所有輝煌的歲月在周圍消逝。
殘餘的火焰搖曳在風中,彷彿嘲弄著沒有危機意識的南唐。
如果當初自己能精明一點兒,不聽信奸臣間諜的話語,國家的太平就會回來了吧,就會永遠長存了吧。
他仰望天空,想起了李仁肇。
「李仁肇啊…若是朕當初沒有誤殺了你,若是朕當初聽你的諫言…」
若是你沒有侍奉一個這麼失敗的君主,你的經歷應更多彩多姿,而不是靜靜地躺在棺材裡度過下半生。
不只李仁肇,30年來他到底錯怪了多少人?數也數不清哪…
結果就是國家葬在自己手中,後悔也來不及。
江南江北的人民啊,你們是不是對朕大大的失望了呢?
因為你們擁戴的不是一代帝王,而是花間詞人。
對不起。
不管是誰。
對不起。
並不知道除了對不起之外還能說些什麼…

陰鬱的天空飄下綿綿細雨,淋在李煜身上。
絲絲水珠自李煜頰邊滑下,與醞釀已久的淚水溶在一起。
就好像天空也在哭泣一樣。

「…下雨了啊」匡義喃喃說道,緩緩步上城樓。
宋太祖趙匡胤已在樓上御坐,等待大將曹彬凱旋。
只聞一聲「南唐國主駕到!」的諷刺話語,穿著白衣的40餘人進入明德樓下。
匡義眼睛一亮。
「…那就是李煜!」
往下俯瞰的視線中,身穿素白紗衣的李煜站在臣子前方,被雨浸濕的長髮草草紮在後方,少許披在乾淨的臉旁。衣下的皮膚在朦朧的雨中竟顯得白皙無比,英挺的細眉和烏黑的雙眼在俊俏的臉上,表情卻與四周的氛圍相同,沒了顏色。
這就是皇兄和他商論出兵之事時提到的唐王李煜。昔聽皇兄如此這般形容他的帝王之相,如今親眼看見更是驚為天人。
匡義看得出神,未發覺宋太祖也站了起來。
見太祖立身,樓上的士兵打開詔書大喊:「聽詔!」
煜君臣立刻叩首於地待罪。
只聽樓上宣詔道:
「上天之德,本於好生,為君之心,貴乎含垢。
自亂離之云瘼,至跨據之相承,諭文告而弗賓,申弔伐而斯在。慶茲混一,加以寵綏。
江南偽主李煜,承弈世之遺基,據偏方而竊號,惟乃先父,早荷朝恩,當爾襲位之初,未嘗稟命,朕方示以寬大,每為含容,雖陳內附之言,罔效駿奔之禮。聚兵峻壘,包蓄日彰,朕欲全彼始終,去其疑間,雖頒召節,亦冀來朝,庶成玉帛之儀,豈願干戈之役?蹇然勿顧,潛蓄陰謀,勞銳旅以徂征,傅孤城而問罪。洎聞危迫,累示招攜,何迷復之不悛?果覆亡之自掇。
昔者唐堯光宅,非無丹浦之師,夏禹泣辜,不赦防風之罪。稽諸古典,諒有明刑。朕以道在包荒,恩推惡殺,在昔騾車出蜀,青蓋辭吳,彼皆閏位之降君,不預中朝之正朔,及頒爵命,方列公侯。爾戾我恩德,比禪與皓,又非其倫。特升拱極之班,賜以列侯之號,式優待遇。
盡捨愆尤,今授爾為光祿大夫檢校太傅右千牛衛上將軍,封違命侯,爾其欽哉!毋再負德!此詔!」

詔令宣畢,李煜惶恐地接受,俯伏謝恩。
太祖趙匡胤走下樓到李煜身前,將跪下的他拉起,「李煜,朕念你之前對朕有恩,特此大赦,現在只要是你的子弟一併授官,臣子亦能在朝廷中獲得一官半職,你可要好好珍惜。」
「是,謝陛下。」顫抖的嘴唇中冷冷地發出話語,匡胤眨了眨眼。
「至於你的妻子,朕封她為鄭國夫人,盼她能為朕多得子嗣。」
「...什麼?」
還沒來得及會意的李煜,愣愣地看見小周后被一位將士從人群中拉到一邊,與他們分開。
他大喊,並努力上前:「等等!求求您陛下,不要把我和愛妻分開!求求您!」
「哼!俘虜還有資格說話嘛?」在太祖開口之前,將士冷諷一句。
「求求您,陛下!!小周后是我的生命,請您讓她留在我身邊!」
「立刻遣送鄭國夫人回宮,朕賜違命侯一座城中小樓,未經朕批准,所有人不能前往私見,親人密臣亦同!帶走!!」
不通情理的太祖把手一揮,兩邊的將士拉著俘虜各自往反方向走。李煜整個嚇傻了,小周后也驚慌地花容失色。
「愛妻!愛妻!!」無論怎麼拉扯。
「夫君,不要離開我!!夫君!」無論怎麼吶喊。
「陛下我求求您!求求您將小周后還給我…」無論怎麼泣求。
「夫君!我所愛的夫君李煜啊!...」無論怎麼叫喚。
春天都不會再來了。
所愛的人也不會回來了。
一切,在此時復得,也在此時消失。
眼中只映著太祖鄙夷的神色。
「違命侯,你可不能違命哪」

***
T_T越寫越覺得他好無能啦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