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處時間一久,人便會忘了愛的感覺。
越是親密,心的距離越遙遠。
唯有那微笑,能拉近我們的距離。
請告訴我,通往你心中的那條路,該怎麼走?



寂靜的夜晚,從餘燼中裊裊升空的煙直連到天際。
叢林中一個小湖旁,帳篷內的冒險者早已熟睡,留下在棚外守夜的兩個人。
他們是十二聖騎士中的太陽騎士和綠葉騎士。
「綠葉,這裡並不怎麼危險,你靠著石頭睡一下吧!我來守夜就行了。」太陽轉身對綠葉說道,即使不是在早晨那頭金黃色的頭髮仍閃閃發光。
綠葉不知怎麼地嚇了一下,然後笑著說:「好吧,那等等再換你睡吧!」
「不用,我來就可以了。」
「可是…」
「快睡吧。」太陽笑著催促他,硬是把他壓到一顆大石頭旁。
看著綠葉緩緩閉上眼睛,不久即進入夢鄉,太陽放心下來。
在敷面膜之前,他又凝視著綠葉好一陣子。
草綠色的髮絲少許披在臉頰上,微啟的雙唇不知念著什麼,垂下的雙眼皮有些顫抖。
夜晚果然是人最脆弱的時刻,連平常這麼好人的綠葉也會說夢話。
唉,為什麼你總是任勞任怨的,叫你做什麼都好呢?
為什麼你都不會生氣,總是笑著面對我呢?
太陽欺近綠葉,手指輕輕滑過他的臉頰。
到底,什麼才能惹你發怒?什麼又能讓你驚喜、失望?
突然,綠葉的身體震了一下,太陽趕緊將手縮回去。
他張開眼睛環視四周,確認沒有狀況以後,便疑惑的問道:「太陽,怎麼了?」
「…原來你還沒睡著。」太陽嘆了口氣,然後認真的吩咐:「要是你睡著了的話,記得告訴我一聲。」
「……」綠葉無言了一陣子,又閉上了眼睛,低聲咕噥:「…我睡著了。」
「…晚安。」
太陽說完,便往湖邊走去。
明天,還需要你幫忙趕路呢。

「綠葉!綠葉!!」猛力搖著綠葉橫躺的身軀,太陽幾乎無法呼吸。
「綠葉怎麼會死?」一股痛竄過太陽的全身,彷彿在心的深處出現碎裂的聲音。
「有你們這些戰士擋在前面,後方的弓箭手怎麼會死!」
是故意的嗎?是故意的吧!你們這些…渾蛋!!
倒在地上的戰士公主安突然跳了起來,對太陽尖叫,「你憑什麼怪我們?」
她指著太陽忿忿說道:「在我們奮戰的時候,你在哪裡?在艾梅倒下的時候,你在哪裡、你在哪裡?說啊!你說話啊!!」
聞言,太陽語塞。
是啊,若是自己及時趕到的話,戰鬥就能夠勝利,然後就能順利打敗大魔王、就能救回公主、就能完成任務…綠葉就不會死了。
原來,真正害死綠葉的人,是自己!
他靜靜地看著綠葉那張蒼白的臉,忽然發現他的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放鬆的雙眼也顯得安詳。
難道你連在失去意識的那一刻,都這麼樂天知命嗎?
「第一次看見你,就是如此掛著笑容…」太陽嘴裡喃喃,「我可以笑得比你璀璨、比你好看,卻永遠無法像你笑得如此真心,像那舒服的涼風…」
「但其實,我也討厭你的笑容,你的笑像在諷刺我,我的笑容有多虛假…
「常常被我欺負,你卻不會罵我、打我,即使把你當成傭人一般使喚,你還是一臉笑顏地默默去做…」
你太善良,真的太善良了。為什麼你一定要對我這麼好?太陽流下眼淚。
「我到底…在幹什麼啊…完全枉顧你的一片心……
「在你倒下的時候,我竟然還在某處快樂著…我真是…早該被你的稻草人詛咒弄死算了……
「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啊!在我還沒對你說出來之前,你怎麼可以這樣就走?」
他握緊拳頭。「我不會讓你死的,絕不!你一定要活過來,而且一定要完好無缺!」
除了看見你再次張開眼睛之外,再也沒有別的奢望。
除了看見你再次微笑之外,再也沒有別的企盼。
「我要使用起死回生術,你們三個掩護我!」
「好!」
眼淚和血滴混在一起,太陽緩緩頌出法術的咒語。
求求你,綠葉,回來吧。
回到記憶最初的時刻。
到時候,請你一定要教我,怎麼真心的微笑。
---
「太陽,太陽!」
審判騎士的聲音將太陽從沉思中拉回現實。
「你該不會連耳朵都出問題了?」
「…才沒有。」
靠在窗台上,審判已經得知太陽眼盲的事實,稍稍皺了眉頭。
「眼盲除了看不見顏色以外,還有什麼影響嗎?」
「…分辨不出美醜也算嗎?」
「……」
審判盯著面無表情的太陽,緩緩吐出語句。
「你根本不需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太陽愣了一下子,隨後一笑。
「他為我做得太多,我卻無法回報,能看到他樂觀的繼續活下去,這樣子就夠了…這大概是我唯一能為他做的事情了。」
他眼神一緊。
「為了他,我願意。」
突然感覺到四周有動靜,審判拍拍太陽的肩膀。
「…太陽…」
「審判,你知道…」
愛是什麼顏色嗎?太陽說。
審判往旁邊瞥了一眼:「…我不知道,但是,剛剛的話應該都被綠葉聽到了。」
「什…」
一感知,太陽才發現綠葉站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
綠葉轉身就跑。
「…綠葉!!」
當審判告訴他綠葉的表情只有悲憤可以形容的時候,他追了上去。

「綠葉,不要跑!!」
太陽一把抓住綠葉的手臂,綠葉的背影停了下來。
「…你騙我…」
「綠葉,聽我解釋…」
「你騙我!!」綠葉突然轉過身大吼,是太陽也不曾聽過的吼聲:「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明明就看不見了,為什麼還要隱瞞我?」
「糟糕!」這麼大聲加上聖殿迴廊的音響效果,幾百里以外的路人也聽得見!太陽趕緊把綠葉拉到一間小房間裡,大力關上門。
綠葉掩面哭泣起來。
「為什麼要為我這麼做?我根本不值得你救我!」
「我不想看到任何人在我面前死去。」這是太陽騎士的準則。
「可是,這個代價太大了,你、你看不見了…」
「……」
綠葉激動地抓住太陽的衣襟,顫抖的聲音使太陽難過:「因為我的緣故你失去了眼睛…你應該後悔的,可是你卻沒有,卻仍然像沒事一樣的笑著…你好虛偽,太虛偽了!」
「你想保護任何人的心情,我也有啊!不願自己重要的人死掉的感覺,我也知道啊!我也不想看到你受到任何傷害,一點也不想…
「我想跟你一起完成任務並不是因為受到指派,而是我想!我想、我想保護你、為你做事,跟你一起笑、一起哭,我喜、喜歡你啊……
「只有黑與白的世界,不是很痛苦嗎?再也看不見任何顏色,也看不清任何表情,這樣…
「這樣,怎麼讓你知道、我生氣了呢?」
啊,他生氣了啊。
太陽笑而不答,將哽咽的綠葉埋進自己懷裡。
「我也喜歡綠葉,所以我才這樣做的啊。」
輕輕撫著懷中人的頭髮,太陽摟著綠葉低語。
「我喜歡看見綠葉開心的樣子,每次綠葉笑著的時候,我都好開心,總覺得會被這個笑容融化一樣,會打從心裡笑出來…」
「這雙眼睛還比不上你的價值呢,你給我的已經超過更多。只要你能夠樂天的活下去、讓我欺負、替我分擔工作,我就滿足了。」
太陽的雙手環住綠葉的腰間。
「所以,請繼續笑著迎接我吧。我喜歡你,我愛你。」
然後,他覆上綠葉的唇。
「唔…太、太陽…」
起初只是輕輕的吻著,然而唇瓣間的濕潤感卻催化兩人的情緒,太陽又吻上綠葉。
舌頭悄悄滑入綠葉口中,與綠葉交纏在一起。
「唔、唔…」
閉著眼睛,腦中一片迷濛,許多感情隨著增多的津液萌生,漸成欲望。
緊緊抱住太陽,忽覺他的手滑進自己胸前的衣領裡、脫下隔在兩人之間的那層衣服。
綠葉露出驚恐的神情,試著拉開與太陽的距離。
「太陽,別、別這樣…」
「為什麼?」
「因為、那個、我…」
「你的臉頰現在是什麼顏色呢…」
「什麼…啊…」
被壓在地上,綠葉顫抖地眨著眼。被太陽細細舔著的頸項,充滿綿密的液絲,看起來淫靡可人。
手指撩撥胸前敏感的突起,漸漸變得又紅又挺,綠葉受不住便叫出聲:「太陽、你…不要…再這樣、我…」
「我…我要生氣了…嗯…」
另一隻手緩緩滑向腰間,伸進藍白色的長褲裡。
「只要我叫你別生氣,你就不會生氣的,對吧。」
「嗯…啊、啊!不…」
被套弄的分身已經挺起而濕潤,包裹著愛欲的液體不知羞恥地緩緩流下,將太陽的手掌流的滿滿都是。
太陽用鼻尖輕觸綠葉的臉頰,發覺綠葉正用雙手摀住自己的嘴,以免再發出誘人的喘息。
「綠葉,叫我的名字。」太陽吻著綠葉的眼睫,另一隻手將綠葉的雙手桎梏在上。
「唔…唔…」綠葉緊咬著嘴唇,微睜的眼瞳籠上一層水霧,頰上紅暈一片。
「像剛剛那樣,叫我的名字,好嗎?」
「嗯…那裡不…啊啊…」感覺沾滿液體的手指滑進自己緊密的穴中,綠葉羞赧地流下淚水。
「綠葉…」太陽漸喘的氣息吹在綠葉臉上,好熱,卻蒸著他滿滿的愛。
放入第二根手指,綠葉抓著太陽肩膀的手越來越緊,感受在裡頭的抽摩。
「太陽…啊…太陽…太陽…」
綠葉恍惚的叫著,全身只剩下下體的酥麻感。手指在內部輕輕按摩,緩緩進出,久了便不覺得痛苦,而是想要更進一步,得到他的全部。
穴口在手指抽出的瞬間顫抖,綠葉的臉上發燙,若是太陽的感知能力到達神的境界,或許就能發現,現在綠葉欲罷不能的表情。
「如果…你看不清楚了…沒關係…」
「如果你只剩下聽覺也沒關係…」
兩人的肌膚再次相貼,綠葉緩緩將雙腿張開,纏住太陽的腰。
「我會…盡我所能的…叫給你聽…」
突來的進入使綠葉承受不住,發出嘶啞的叫聲。
「啊…太陽……」咬上太陽的鎖骨,綠葉在他健壯的胸膛上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
「綠葉…綠葉…我愛你、綠葉…」
「啊…嗯…嗯哼…」
在體內發燙腫脹的欲望撫摩著內壁,隨著愛的昇華漸漸加速。來回抽插、肌膚間的摩擦、以及綠葉似樂非樂的叫聲在房裡擴散。
「嗯…嗯啊…嗚…」
「綠葉…你好緊…」
「唔嗯…啊、啊啊…」
將分身收離,隨即用力頂入最深處。
「啊! …」綠葉顫抖地抱住太陽,從喉嚨裡發出最深沉的吶喊。
濃稠的愛液從兩人交合處流洩而出,喘息聲在唇舌纏綿中止住。
「綠葉…我愛你…」
身下的欲望又抽動起來,關於兩人的時間還漫長的很。


愛是什麼顏色呢?
就像你溫暖笑容的顏色、你柔潤髮絲的顏色。
也像那,溫暖如太陽光芒的金黃色。



***
亂寫一通,可是寫得好開心ˇ光是H段就寫了快1000字。幻想太陽和綠葉翻滾翻滾的景象真是美麗又好吃XD
擅自用了一點原作的字句,先說聲抱歉...不過反正這篇也設密碼了,好像也沒差(搔頭)
太陽你這個腹黑攻~老是讓我私心大作啦(大心)一定要繼續和大家LOVELOVE下去唷!←這樣好像他是總攻?
雖然綠葉已經名花有主了囧...那個該死的肌肉女安!裝什麼清純啦(怒)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