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世界,分成光與影。
那裏有屬於光世界的種族REI,與屬於影世界的種族SHIN。
兩個世界分別由4位國王統治著,他們存在的目的,就是讓光與影繼續保持平衡。
光不侵犯影,影也不越界到光的範圍。
已經是法則的事情,卻讓我牽掛不已。
自從遇見了他,我竟然打從心裡妄想,跨越影的藩籬,永遠待在他身邊。
自從遇見了我的另一半。

绚紅的夕陽映著城市的相貌,緩緩自地平線西下。
只有在這白晝與黑夜交替之際,我才能和他碰面。
「劉黑…」
被風吹起的飄逸長髮,深黑的顏色染上夕陽的紅,襯在翻飛的白色斗篷上。
劉黑聽見我叫喚他的名字,火紅色的眼眸對上我的視線。
隨即,他嘴角浮現一抹笑容。
「是你,白銀。」
倚在欄杆上,具有王者之風而不失溫柔的眼神與我交會,他招呼我到他身旁。
「那邊好嗎?影世界」
「…事實上,我跟焰緋都在吵架。」
眉頭皺起,我說:「我還是無法習慣他的作風,什麼事都不先問我就獨斷獨行,好歹我也是另一個國王…」
「那傢伙根本沒把我放在眼裡。」
而且我發現,最近他有越來越囂張的趨勢。
「你呢?光世界那邊怎麼樣?」
「我啊…」
他將手抵住下巴,偏頭看著我,「另一個都替我管理好了,我還有什麼要擔心的?」
「如果影世界引起騷動的話,光世界也會遭殃。平衡被破壞,我也不可能坐視不管。」凜然的雙眸轉回遠方的市景,他認真的說著。
「你可要好好管管他才行。」
「我知道。」
渲在天空的晚霞漸被黑藍的夜色吞噬,夕陽就只剩下一丁點即沒入地平線。
不知怎麼,我竟然說出了這句話。
「即使平衡被破壞,又有什麼關係呢…」
「白銀?」
劉黑非常訝異地看著我,一時不知所措,我結巴起來:「啊、那個、其實就是…沒事…」
不知該如何回答,我只能把視線放低。
但是心中的想法是真的。
如果平衡能夠破壞就好了。
這樣我就可以不照世界的法則,到你的身邊去。
但是我明白,這是個永遠無法實現的夢。
光與影個是獨立的存在,為我倆所掌管,為了保護世界不受崩潰。
日復一日的工作,幾乎沒有時間再去思考別的事情。
但我還是想著,想得幾乎要死。
多麼想無時無刻,都陪在你身旁,像這個時候和你閒話家常,看你對我微笑…
多麼想成為你的影子,在你的背後守護著你。
從哪一天開始呢,你就已經擄獲我的心了?
「劉黑,我們是在哪天認識的呢?」
「…我忘了,好久好久以前了吧…會不會是這個世界還沒誕生以前呢…啊啊,煩死人了,應該是當上國王的時候吧…」
看他抱頭苦思的表情,我笑了起來。
「呵呵,所以如果你沒當上國王的話,我也就不會出現囉?」
「啊?好像也不能這樣說…」
如果你不是光之王就好了。
我也不是影之王就好了。
如果我們彼此都不要知道有對方的存在就好了。
如此一來,我才不會感覺到痛苦,只能在短暫的時間與你相聚的痛苦。

「要進入夜晚了,你快回去吧,否則力量會被削弱的。」灑在地平線上的餘光消失殆盡,宣告我們必須分離的時刻。我催促著他,然後轉身要離去。
手臂突然被拉住。回頭一看,火紅的眼瞳正凝視著我。
「白銀,你今天的說辭很奇怪…我很擔心你。」
「什麼話?我這個國王還需要你操心嗎?」我笑道:「與其擔心我,還不如回去管理光明之界…」
「我真的很擔心你。」身子被往後一拉,轉眼間已在他懷裡。
「我沒事。」想甩開他的手,卻被他越拉越緊。
「看就不像。」
他用另一隻手撫摸我的臉頰,擦乾我濕潤的眼角。
但這樣的舉動更止不住我的淚水,撲簌地從臉上滑下。
「為什麼哭?」
你感覺得到嗎?我對你…
「難道是…」
你察覺到了嗎?
「…壓力太大嗎?」
我差一點暈過去。
這傢伙少根筋的腦袋經過了幾百年還是沒變…
他舉起食指:「有什麼不開心的事一定要說出來,悶在心裡會生病喔!唉唉,我也知道被一大堆事情煩,久了一定會不爽的,統治者的辛酸嘛…」
「嗯…」我苦笑。
「好啦,我回去了,要好好的啊。」天空悄悄罩上夜幕,劉黑朝我揮了揮手,轉身就消失在道路盡頭。
「…劉黑…」
無法說出口的感情,你知不知道呢?
畢竟,你是我的另一半啊。

「焰緋,不行!」
「為什麼?」
看到焰緋那股調戲般的眼神,我就一肚子火。
「說過多少遍了,我們的目的是要維持和諧,並不是要統治世界!」我大吼,但他仍輕浮以對。
「有什麼關係嘛!只有影子的世界太無聊了,要是連另一邊的世界也變成我們的話,」他挑了挑眉,「這樣不是很好嗎?」
「你!」
我大力的拍桌子,瞳孔張的斗大。
「這世界不需要像你這樣的獨裁者!」
「是嗎?那這個世界就需要你這樣判若不明的國王嗎?」
坐在椅子上的焰緋起身,向我走來。
「而且我這樣也為了你好呢~」
「什麼?」
他傾身向前,在我頰邊耳語。
「如果同時兩個世界,你不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嗎?」
腦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斷裂,我拔出刀就往焰緋身上砍。
「呀~好危險。想打架?」
「你說的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的。」我憤怒地瞇起眼,「破壞平衡的下場只是會讓兩界混亂不堪而已,更糟的話還會發生預料之外的事…」
「你是這麼想的嗎?」我握緊鐮刀,盯著朝我走來的他。
離我不到十公分,焰緋用他長長的指甲抵住我的額頭。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去找光之王的舉動…」銳利的眼神看透了我的心,他的臉上浮現一抹邪笑。
「這不是你的願望嗎?」
我突然愣住。

猛然回神,焰緋的指甲深深插入我的胸口。
「你…!?」
「老早就看你不爽了,一直阻撓我行動的你…」他狠狠地抽出指甲,痛楚隨著血的噴濺一起湧出。
「影之界,只要有我一個人統治就行了!」他幾近瘋狂的俯視著我,掌中已召喚了為數不少的蠱畸,手下的“孩子”們也向我逼近。
「你就好好的,在別的地方看著我怎麼成功吧!」
「...怎麼可能讓你得逞!」
運起鐮刀往襲來的蠱畸一劈,第一隻斷成兩半。往前一躍閃避後方蠱畸的攻擊,再往前突刺,被命中要害的影獸旋即瓦解。
捲起黑色暴風,將上方的攻擊擋住。
「冰瀏,凍住他!」
「是,我的主人。」
一瞬間的冷冽感自腳下蔓延,在我忙於對付包圍住我的蠱畸群時。
「糟!!」被冰縛住而動彈不得,眼中只見焰緋的訕笑逼近。
指甲突地伸長,刺穿我的手臂。
「啊!--」我痛地大喊,無力地跪在地上。
「你,太弱了…不適合當王呢…」
他的指甲在我頸項上遊蕩,隨時就要殺死我。
「可惡…」
我閉上眼睛。
「渾蛋!!!」
「嗯?」
一股風聲掃過,另一把鐮刀揮過。
但那把刀的顏色,卻是透明如玻璃的顏色。
「劉黑!」我大驚。
他怎麼會…?
「唷唷,請問現在什麼時候,光之王竟然親臨影之界…」焰緋似乎很快樂地笑著:「難不成你也想征服影之界嗎?」
「少說廢話!我可不想眼睜睜地看著平衡被一個笨蛋給破壞!」
「真幽默的笑話…不過…」
焰緋忽然笑的很誇張。
「你挑錯時間了!」
更多更多的蠱畸包圍劉黑,他也不是省油的燈,站在我前方將其一一解決。
「劉黑,小心…」吐出的虛弱的氣息,我叮嚀他。
「別說話。」
腳下的冰霜漸漸溶解,融化的雪水浸濕了一大片地板。
劉黑突破蠱畸的包圍,跳到焰緋的前面與他對峙。
「快住手!你認為這樣很好玩嗎?!」他大吼,刀鋒對上焰緋的指甲。
「唔…那得要看你有沒有讓我玩的價值。」
幾次激烈交鋒,劉黑的身影漸變緩慢,焰緋壓倒性的棘手,整個情況就是對劉黑不利。
果然還是黑暗環境影響的關係嗎?
可惡!
「劉黑!我現在就來幫你!」
「笨蛋,別過來!」
正要起身,一條鞭子從後方綑住我。
束縛的緊密感從皮膚侵入,流入神經,將我所有的力氣吸地乾淨。
「唔啊啊!!」
「我想,為了讓我們專心好好玩,礙事的傢伙得先退場才行…」
笑咪咪的焰緋面向劉黑:「你說是吧?光之王。」
「放開白銀!!」
散亂的意識中,聽見劉黑憤怒的低吼。馬上又一堆蠱畸纏上他,使他無法脫身…
「一切都結束了~」聽見焰緋的笑聲,他的手往上舉,然後快速落下---
「唰!」
鮮血四濺,濺得我滿臉都是。
卻不是我的血。
顫抖的瞳孔中,劉黑的身影慢慢倒下。
「劉黑!!!!」
焰緋的眼神充滿驚訝,有好幾秒恍神。
「嘖!好不容易能玩個痛快的…玩具壞掉了要怎麼玩呢?」他一副不在意的樣子,抓起劉黑的衣領把他懸起來。
「算了,我也玩膩了。」
「住手,焰緋!」
接過劉黑的鐮刀,焰緋二話不說往劉黑的肚子貫穿而去。
大量的鮮血從劉黑的口中噴出。
畫面彷彿暫停了幾秒鐘,只有焰緋冷冷的笑聲。
「這就是自不量力的下場,白癡。」

「劉黑!!!---」
什麼都好,求你不要死。
不要死。
不要死!!!!…
「…快…逃…」
顫抖而虛弱的聲音從劉黑口中吐出,夾雜嘴邊的血腥味。
「不!我怎麼可以丟下你!!」
誰會丟下自己喜歡的人逃走!
「我已經…咳…」
「別這樣說,劉黑!你不會死的!你還必須統領光之界,你不能死!」
「閉嘴…」
他微微偏頭望向我,眼神中的火焰彷彿隨時都會消逝。
「與其和我一起送死…還不如趕快想辦法…維持平衡…我盡了一切力量…保護你…你可…別讓我失望…咳咳…」
「劉黑…」
「拜託你…」
他微微一笑。
「…逃走吧」

「啊啊,斷氣了呢」焰緋將滿身是血的劉黑放開,心情很掃興。
突然他又一副樂不可支的模樣,咧嘴大笑。
「哈哈哈,啊哈哈哈!我殺了他,我贏了啊!!」
心中的種種情感衝上腦門,仇恨在眼中翻騰,蔓延到焰緋身上。
儘管身體已疼痛不堪,我仍逞強身子,起身朝焰緋奔去。
「啊啊啊!!我要殺了你,焰緋!」
「還有能耐啊...」
他一隻手就把我彈開,打在地上。
「遊戲早就結束了,白銀。」他抿嘴奸笑著。
「唔...」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勉強支撐著身子,我的視線停在橫躺的他身上。
「劉黑…劉黑…快醒醒…」
爬到劉黑的身邊,淚水已縱橫我的臉頰。
全身疼痛不已,只剩下移動手掌的力氣。
視線被濕潤模糊,我握住他漸冰冷的手。
我…我都還沒死…你怎麼能死…
我還想跟你說好多話…你怎麼可以沒聽完就走…
什麼都來不及說,來不及讓你知道,我怎麼會甘心?
腦海裡的回憶不斷湧現那個溫暖的笑顏,隨著淚水的滑落,凝聚,又散開。
我對你…其實我對你…我一直…
我仍舊一直懷抱著那遙不可及的夢想生存著啊!
「喂。」焰緋收起爪子,背對著我。
「我沒心情玩了,想逃就逃吧。最好像個孬種逃到天涯海角,記得帶他一起啊!處理屍體不是我的興趣。」
「啊~若是你想跟他一起死,我可以幫你。」
轉身,他用一種幸災樂禍的表情睥視我。
「滾吧。沒用的傢伙。」

「早安~昶君ˇ」
「哇啊啊!!你這傢伙怎麼會在我床上?」
不知過了多少歲月的今天,我終於找到了你。
儘管身處於不自覺之中的你尚未覺醒,我還是能從你的身上感受到當年的餘溫。
快回來吧,我仍一直想著你。
快想起來,我仍一直愛著你的事情。
所以,在你想起我之前,我會一直等待著,盡我所能的保護你。
然後和你一起攜手,守護這個世界的平衡。
不會在分離了。我的另一半。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因為,我是你的另一半。


***
呀呀~又是私心同人一枚
誰叫白銀你在漫畫裡(非常受的)對主角說"你是我的另一半"!
搞到我現在冒出了這個靈感,一直打到10點,功課都還沒做!!←還被媽媽罵=皿="
快四千字啊我...
總之,期待原作ˇKAIRI老師加油啦!不要一年只出一集單行本啦嗚嗚囧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葛莉芬
  • 為什麼......
    為什麼是白銀...........!?
    為啥不寫劉黑?
    至少我以後不會看到他...= =
    害我只要看到白銀就想起這篇文..(噁..雞皮疙瘩)
    白銀~~!!!!!!!!!TOT
  • 劉黑他是個死人,不需要人稱~
    只需要回憶就夠了XD

    c7500750 於 2008/04/22 20: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