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晚,酒杯與酒杯的脆音響起之刻,伴隨著兩個人的笑聲。
自天南聊到地北,從朝廷敘至民間,總到三更半夜李煜才回到樓裡。
蓋上薄被,天色是接近黎明的灰藍氛圍,李煜躺下身子閉上眼。
總覺得只有在夜深時分,自己才能離哀愁遠一點。
趙匡胤的每一席話,都使他更能淡忘那些國破家亡的慘痛記憶,定睛在如今的朝代裡,不在是活在過去,而是享受現在。
從容大方的笑容與談吐,讓自己能夠放下心裡的重擔與其應對。
有時鬧個彆扭看他一副對自己關心的反應,也覺得有趣;偶爾取悅他說些好聽話,看他高興,不知為什麼自己也感到高興。
漸漸從心中產生一股奇妙的,對他的感覺。
不好也不壞,只有一種期待。
抓緊枕頭,李煜作了一個薄薄的夢。

「你在幹什麼?」
「…嗚哇?!」
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趙匡義突然低下頭說話,嚇得李煜冒了一身冷汗,雙手反射性地遮住小桌上未乾的墨跡。
「晉王大人,您嚇著臣了…臣、臣只不過在練習書法而已…」李煜勉強擠出字句搪塞過去,要是被人看到自己正在寫悼國的詩詞,後果可是承受不起的。
趙匡義眼睛一亮,露出很有興趣的樣子。
「書法?介意讓我看看嗎?」
「這個…臣粗陋的手法怎麼可以…」
「一代詞宗怎麼可能會有粗陋的手法呢?」
趙匡義邊說,邊將李煜的手輕輕挪開。
隨心神所至,顫動的筆跡如寒松霜竹般的細瘦,遒勁瀟灑如金刀交錯,而在凜冽之餘仍不失柔美。
如此自出一格的書法,趙匡義甚是驚訝又是激賞。
「好美的字型!我從來沒見過這麼特別的筆法!」趙匡義讚美道。而李煜則是因為他的目光不是放在內容鬆了一口氣。
趙匡義坐了下來,興致勃勃地拿起毛筆,「能教我怎麼寫嗎?別看我這樣,我也喜歡碰紙筆墨硯的。」
「晉王大人也喜歡填詞寫賦嗎?」
「是啊!」
「那麼…」李煜拿出另一支毛筆摹出“永”字,細心地指導趙匡義:「這一劃的筆力稍微強一點,點與撇壓輕些…」
「再斜過來…對,就是這樣…」
起初只是口頭指導,後來李煜索性移到趙匡義身邊,握住趙匡義的手慢慢臨摹。這個動作在旁人看來只是師生互動,趙匡義的心卻跳地飛快。那股投注在書法上的認真眼神,令他看的癡了。
只離李煜咫尺之間,便從他身上感到一股馨香的氣質,散滿整個斗室。握住自己右手的肌膚在晨光的照耀之下更顯白皙,俊俏的側臉凝視桌上的宣紙。
好漂亮…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男人!
「請問臣的臉上有什麼嗎,晉王大人?」看到趙匡義一直盯著他看,李煜問道。
「…沒什麼,」將視線轉回紙上的墨跡,趙匡義說:「看我寫你的名字!」
拿出一張新的宣紙,趙匡義在其上揮灑,寫上“李煜”二字。
看著那不純熟而生硬的字體,李煜淺淺一笑:「那我也來寫晉王大人的名字吧。」
「好,我叫匡義,趙匡義。」
「趙匡義…和陛下的名字相似呢…」
模仿趙匡義歪歪扭扭的字體,“趙匡義”躍然紙上。
「這…」趙匡義皺了皺眉頭。
李煜露出畏懼的神色。
「…您不喜歡嗎?」
「啊,不,不是這樣…很、很好看的…」不知不覺就慌起來,怎麼會這樣呢?
「如龍蛇活動的挑撇,也別有一番風味的…」啊,是想再看到他美麗的表情啊!
像他的書法的柔美神韻,愁眉苦臉的太可惜了!
就在趙匡義思索怎麼讓李煜破涕為笑的時候,身旁的人先哈哈笑了出來。
「您果然和陛下是一家人,」李煜看著傻住的趙匡義,有些調侃地說話:「陛下也會有這種招架不住的反應呢!恕臣直言,真的很有趣,哈哈哈…」
趙匡義嘴角牽動了幾下。
居然,被耍了!善用心機的自己居然也有這麼一天!!
這李煜,只用神情就騙倒了自己…奇怪,自己什麼時候這麼容易上鉤了?
不過他的笑靨真可愛,比冷漠的表情好多了。
真是…服了他了。趙匡義苦笑。
「抱歉,臣失態了,您別生氣,臣再替您寫一帖就是了…」
「李煜。」
趙匡義忽然捧起李煜清秀的臉龐,讓後者一時愣住。
「多笑,你笑起來很好看。」他說。
眼前的趙匡義眼神溫和,爽朗的外表與趙匡胤相似,卻無一絲居高臨下的氣息,讓人很容易親近。
被這樣稱讚感覺怪異,臉頰卻熱得發燙。
這溫柔的聲音似曾相識,在心裡縈繞不已的聲音,與那一天重疊交錯。
李煜微微一笑。
「謝謝您。」
門邊的紫藤花,不知何時又多了幾枝。


***
開始煩惱要怎麼寫這些人...人多也是個挑戰= =|||
總之,我想充電!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ゆき
  • 噢噢
    這是弟弟要和哥哥搶男人的前兆嗎?
    我已經聞到了大戰前夕的火藥味啦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