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喜歡男人的傳聞不知何時已在宮中漸漸傳開。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一次的宴會中開始,仍然是酒杯交錯,歡聲四起,舞姬在中央的空地窮妖極麗地舞著,身旁的嬪妃也搔首弄姿著討他歡心,但趙匡胤仍是一副乏味的表情,雙眼總是飄向空蕩蕩的,李煜的座席。
「原本以為陛下不喜歡妾身的表演,沒想到陛下看畢第一句的評語竟然是“若是能由違命侯來跳這支舞便更甚好了”…這話根本有蹊蹺。即使妾身跳得如此賣力,陛下的心神早就飛到九霄雲外去了,白費我的力氣!」
「陛下看起來心有所屬,而且好像還是個男人…」
「原本還想讓陛下開心點的,可陛下滿腦子都不知道在想什麼,老是念李煜、李煜的…陛下根本、只寵幸那個男人嘛!」
「難不成現在的男人也會用美人計?那李煜不會是狐狸變的吧…」
「他到底哪一點讓陛下如此傾心哪?也不過是個俘虜而已,真下賤!...」
深感嫉妒的寵妃們討論著這起緋聞,滿腹牢騷的抱怨不堪。後來,上至皇帝的親信大臣耳裡,下至掃宮門的僕役口中,無一人不知此事。但誰也不想去挑戰皇帝的銳氣,傳了一陣子的緋聞便不了了之。
直到今日的早朝又再一次如火如荼的興起。

「陛下,臣弟以為向遼求和為上上之策,對遼動兵只會增加國家的財政負擔。」
「你的意思是,要朕向遼屈服?」
「臣弟並非此意,只是戰爭所需用的軍餉甚多,人民的負擔會加重,況且…」
「開什麼玩笑!」趙匡胤大力的拍著御座的扶手,大發雷霆。
「無法收復燕雲十六州,豈能叫做統一天下!」
「……」趙匡義無奈地閉口。
趙匡義明白,自己的兄長武的性格本來就比較重,要勸諫需花多一倍的時間,然而今日無論進什麼建言,趙匡胤二話不說便駁了回去,也不管是否對於國家有益有害,簡直就是將自己視為眼中釘一般地反抗。
因為前些日子的事情而遷怒到現在,未免也太不明智。
「容臣弟直說,北方的遼為胡人所治,擅騎射又強兵,氣勢凌人,跟他們對峙只會對大宋不利;並且北漢在旁虎視眈眈,欲趁我方被遼削弱之時進攻。臣弟以為,應先除去北漢這個禍患,暫且與遼結盟,以保大宋疆土。」趙匡義上前,小心地陳述心中的策略,沉靜的應對與慎重的言詞使兩旁的大臣點頭稱是。
但在趙匡胤眼裡,所有的字句就像是造反似的,銳利的眼神瞇起。
「大膽,連這時候也跟朕作對!」
「……」
連這時候?大臣們不解這句話的意思,紛紛竊竊私語了起來。
趙匡義絲毫不動怒,仍舊恭敬地說:「陛下,請別把公事與私事混為一談。臣弟只是提出意見,至於是否要執行還是由陛下您決定。」
「哼,誰不保證你心裡正盤算著要怎麼讓朕聽從你。」
「…陛下!!」
趙匡義忍怒不住,終於站了起來,與趙匡胤四目相對。
文武百官頃刻覺得殿中火藥味瀰漫,有一股醞釀已久的情緒快要爆發開來。
「…那一天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陛下您誤會了。」
「別以為你能逃過朕的眼睛,你在暗地裡跟李煜幹什麼朕都一清二楚。」
「……現在不是談這種事的時候,陛下!」
互相瞪視的眼神間,夾雜著千百道電流,氛圍也漸轉凝重。
「好!」他突然自座位上起身,「你強,就交給你去處理!」
然後他面對著全殿的官臣號令:「與遼的交涉朕全權交給晉王發落,所有軍部的相關人士暫時受命於晉王,不得有議!」
只要調開你,讓你忙得不可開交,你就不會有時間能去會面李煜,也不會惱到朕。
朕根本,不需要怕你這區區晉王。
「沒辦好,不准來找朕!早朝結束!」
語畢,趙匡胤離開正殿。

「陛下?…」
李煜凝視著沉默寡言的趙匡胤,感覺今天的他一反往常。
似乎沒有聽到李煜的叫喚,他心不在焉地灌酒下肚,臉上的表情非常悶悶不樂。
「陛下,有什麼不愉快的事請說出來,悶在心裡是會悶出病來的。」李煜一邊替趙匡胤倒酒一邊說。
但趙匡胤只嘆了一口氣。
豈不知朕如此煩悶全是因為你?他用手覆住額頭。
「朕現在心思很亂,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你做些什麼給朕開心開心吧。」
「那李煜唱首歌給您聽。」
拿出一張琴,李煜撥絃奏曲,唱道。

櫻桃落盡春歸去,蝶翻輕粉雙飛。
子歸啼月小樓西。玉鉤羅幕,惆悵暮煙垂。
門巷寂寥人散後,望殘煙草低迷。
爐香閑裊鳳凰兒。空持羅帶,回首恨依依。


音調嘹亮而宛轉,李煜悠揚的歌聲帶出這首充滿愛情相思的詩章,描繪著初夏時節的景致,淡淡的離恨哀傷溢滿層層音律。
趙匡胤微微一笑,果然還是他最能幫助朕,早晨一切的不悅已在歌聲中消翳。
才方定了心神,望著李煜的他又陷入沉思。
他突然問道。
「李煜啊,在你的眼中,朕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呢?」
「什麼樣子…」
突然問起這個,李煜一時語塞。
「朕想知道,你怎麼看朕。」柔情似水的眼神流露期待,趙匡胤說。
「…陛下您,非常老謀深算,是個具有威信的帝王。但是脆弱的時候又比任何人都脆弱,有時候讓我覺得您總是逞強著性子,不想被人看見隱藏起的那一面。然而這卻是陛下能令人依靠的地方,懂得調整輕重,大宋帝國有您這樣一位皇帝實在是太好了。」
聽李煜這麼一說,想到早上自己在朝上亂發怒的趙匡胤有點慚愧。
「雖然我總是不知道陛下在想些什麼,但是我唯一知曉的是,陛下您擁有一顆溫柔的心。」
當秋水般的雙眼如此形容他的時候,他真的好高興。從心頭湧出的愛順著趙匡胤的口中流洩而出。
「只有你最了解朕,朕真的好喜歡你。」
如此肉麻的話語入耳,李煜害羞地發窘。
「…可我是個男人…」幾乎聽不見的聲音伴隨瑟縮的身子,李煜講話結巴起來,「連、連隨便一個宮女也比我漂亮,比我…好抱…」
發覺到李煜的窘態,趙匡胤大笑幾聲。
「哈哈哈…」
「陛下,這不好笑,我真的…一點都不值得您重視。」
李煜低下頭,露出哀傷的眼神。
「我不過,只是個俘虜而已。」
他也聽見了那個傳聞。
只是被太祖召命入殿,路上便受到宮女們指指點點,她們所流露出來的,盡是奇異、恐懼,甚至是鄙夷的眼神。
“只是個俘虜卻明目張膽地勾引皇帝”這種謠言令他生氣,他無法苟同,卻也無法反駁。因為這是個不爭的事實,陛下不該對他如此溫柔,如此關心。
即使心裡很清楚,自己對陛下的感情耿耿於懷,然而那不是屬於自己的,永遠都不是。
容得下自己的位置,只有孤寂與臣服。
對於那些流言蜚語,陛下您仍如此直接地向我表達您的愛,我不瞭解啊!
皇宮中好多好多的美女佳人,為何你選上我,每晚陪在你身邊?
我、配不上你啊…
「李煜。」
低沉的嗓音喚回出神的意識,李煜抬起頭,趙匡胤溫潤的表情正對著他。
「在朕眼中,就是連皇后的美貌也比不上你,更別提那些妃子。」那聲音,似水聲、似鐘響,在耳中竟是如此好聽,「你是朕惟心所愛,不論你是什麼身分。
「朕說過,你是朕的,並非你是俘虜的緣故。你的出現,每每讓朕感到歡心,與你談話,令朕覺得愉快。這些…皇后也好妃子也好,她們都做不到。」
他摟住李煜的肩膀,將他納入懷中。
「遇見你之後,朕身旁的人都失去了顏色,連後宮的女人也不足以使朕傾心。當朕的心感到空虛疲乏的時候,朕才漸漸明白,自己所愛的是誰。
「每日見你,總是令朕的煩惱一掃而空,也讓朕能輕易地敞開心房。久而久之,朕竟然發現…我已離不開你。
「不論何時滿腦子都是你的身影、你的笑、你哀傷的臉。朕的心,原來早就屬於你了啊…」俊美的臉龐只離李煜咫尺之間,紋形的嘴唇猶如開啟愛情大門的鑰匙,誘惑著李煜去打開。
「我愛你,即使你是個男人。」
淚水自眼角滑下,融入無法言喻的情愫。
趙匡胤輕輕地,吻上李煜的唇。
「請你以後,繼續留在我身旁…讓我能繼續愛你,擁有你。」
李煜闔上眼,倘佯在趙匡胤舒服的親吻之中,感受他唇上的紋理撫過臉頰,移至脖頸,反覆在上頭吮咬。
「陛、下…」
李煜的臉紅到要滲出血來,雙手抓著趙匡胤的肩膀。
「叫我匡胤。」他柔聲說道。
「匡胤…」像個被迷醉的孩子,聽話地叫喚著他的名字。
是啊,我怎麼這麼笨呢?
無論是什麼,都不可能阻斷我對你的情感啊!身分這種東西又算的了什麼呢?
如果我能早點兒明白的話,或許我早就對你說…

夏蟬鳴叫的夜晚,春天又悄悄地回來了。

***
每一篇都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興奮的開始ˇ
寫一個平時高高在上,暗地卻脆弱的男人真是好玩(雖然一點都不符合史實|||)
話說我竟然無師自通的,洋洋灑灑就寫了一大篇的情書文字←?
天哪!!!我的腦袋壞掉了(抱頭)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