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春誰更飄香屑?
醉拍闌干情味切。
歸時休放燭光紅,
行踏馬蹄清夜月。


趙匡義拿著一大疊書卷資料匆匆往尚書部走去,準備一大早就開始著手前日未完成的工作。
幾天的忙碌下來,讓他完全沒有時間去會面李煜。
"不知道他是否想著我呢?"他想,臉上洋溢幸福的笑容。
經過御花園外的長廊,一陣歡笑聲讓他停下腳步。
怔怔地望著,他竟然看見趙匡胤和李煜在花園嬉鬧。
所有的書卷瞬時在地面灑成一片。
「啊哈哈哈…」
「等等我啊,李煜!」
趙匡義的笑容僵住,取而代之的是難看的面容。
他靠在柱子上遠望著處於歡樂之中的兩人。
李煜和趙匡胤在太陽花叢間奔跑,金黃花瓣上殘留的水露像極了晶瑩的淚珠。當趙匡胤抓到李煜,兩人一起跌在地上翻了好幾圈,李煜的臉上並無一絲惱怒,卻綻開了陽光似的笑靨。
為什麼一看到那幸福的表情,心就好痛?
輕輕拂過的、涼爽的風,吹到臉上都覺得躁熱,夏蟬的鳴叫在耳中也成了噪音。
瞬間,五官好像失去了知覺,寒冷的陌感貫竄全身。
他忽然覺得,自己與李煜的距離,好遠。
「唔…」腦中一片雜亂,早已沒有一處空間容得下政事。
所有的心早給了李煜。而如今,心像是被酒浸泡過,好苦,好痛。
為什麼,在那裡和李煜玩耍的那個人,不是我?
為什麼我無法與他見面?
猶如被遺忘了,彷彿被拋棄了。
看著自己親哥哥的背影,拳頭顫抖地握緊。
那應該是我的位置…那應該是我的位置!
趙匡義心裡痛的淌血,他用手掌貼住自己心口,表情糾結在一起。
濛濛間好似看到趙匡胤挑釁的眼神。
「皇兄…」他啐口。

「晉王大人,好久沒看到您了,您最近好嗎?」
下午終於有空出的時間,趙匡義的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到李煜的小樓去。
「皇兄把外交的差事交給我去辦,天天忙得團團轉,害我想要來見你都沒辦法呢!」趙匡義笑著回答,看著李煜將紫藤花束插在花瓶中,眼中流露一絲欣慰。
「我還在想,什麼時候你才可以和我去晉王府呢…」
「嗯…這陣子請恕我無法與您同行。」
趙匡義愀然改容,但說話的語氣還是和先前一樣爽朗。
「沒關係,等你有空的時候我們再去都行,反正我最近也忙得很。」
「謝謝您體諒,您人真的很好。」李煜笑著,望向窗外北方的位置。
「晉王大人,我終於知道喜歡是什麼感覺了。」
「…嗯?」
「似如火能燒乾水,又如水能融化火,痛在心底,卻也愛在心底,是不是這樣呢?」
「……」趙匡義默了,他看見李煜的嘴角正幸福的上揚。
「我喜歡陛下。我…好喜歡好喜歡他。」
像天打雷劈一般,李煜的話刺穿趙匡義的心。
「我甚至能為他做任何事。那種迷醉的感覺嚐起來是多麼甜美…」
李煜逕自說道,完全沒有注意到趙匡義的表情。
此刻在他臉上,只有與心一樣寒冷的悲傷。
就算現在告白也無濟於事,李煜的心已完全屬於趙匡胤。
心裡的痛苦沒人能說,很想立刻離開這裡,但雙腳仍不聽話地釘在地上。
「明天,陛下要我陪他去騎馬。好期待外頭的世界呢,早就與世事隔絕的我明天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
如今李煜的每句話都像針像劍,一一扎在他的心上,令他無法呼吸。
「是嗎,那…」
心裡深深的絞痛,表面上卻還必須裝出祝福的樣子,這就是與心相違背的感覺嗎?
“你只是區區晉王,也敢和我做對?”他突然想起皇兄。
是嗎?原來這一切都是皇兄你用手段得來的嗎?
把李煜的心奪走,把我的至愛給奪走!
痛苦在心中轉成仇恨,顫抖的眼眶沒有淚水,只有滿腔的憤懣。
李煜是我的,他的愛都是屬於我的,本來應該是這樣才對!
什麼時候,他已經成為你腳下的玩具?
「晉王大人,您的臉色好難看…我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嗎?」李煜仍不知情地問著趙匡義,在趙匡義的眼中這舉動就像在同情他、憐憫他。
李煜突然被趙匡義壓在牆上。
「…晉王大人?」眼中出現了一個不苟言笑的趙匡義,他感覺不對。
「看來皇兄已經把你的心給奪走了啊,我該祝福你們嗎…」趙匡義抓住李煜的雙臂抵在牆後,眼中嶄露佔有慾的鋒芒:「不,我要讓你成為我的,你只能是我的,即使是皇兄也不能跟我搶!」
「在你的全部被皇兄奪走之前,我就先抱了你!」
既然你贏了他的芳心,那我,就先下手為強取走他的身體!
「晉王大…」李煜尚未說話,嘴唇便被趙匡義強行撬開。
強硬的舌頭在口腔裡大肆翻攪,大聲的粗喘在耳中迴盪,他低下頭想離開趙匡義的唇舌,卻又再一次被強迫地吻上。
“怎麼回事?不應該、不應該是這樣!”思慮還反應不過來,箝制他雙臂的手粗魯的扯開他的衣帶,撕碎他的衣服,下體就這樣袒露在眼前。
「晉王大人,不、不要!」他驚慌了起來,雙手推著趙匡義的胸膛,卻被他的左手抓住。
「哼,等會你就會舒服的唉唉叫了。」仍是不改顏色的說,趙匡義的右手握住李煜的性器粗魯的揉捏,突如其來的敏感使李煜禁受不住。
「嗯、唔…」被上下套弄的感覺未盡,唇舌又旋即被佔據,趙匡義幾近瘋狂的吻著他,無法呼吸,也無法抗拒,無力的唾液自嘴邊流下。
下身受著不斷的愛撫早已羞赧的脹大,李煜小小的喘息與趙匡義的粗喘交融,眼眶積滿了水霧,泫然欲泣的模樣讓趙匡義更想得到他。
「求求您、晉王大人,不…啊…」
「跟了我吧,我會讓你全身上下舒舒服服的,皇兄根本不足為奇,不是嗎?」
「嗯…不…嗚嗯…」臉上的紅潮一波一波漾起,迷亂的神情在趙匡義眼裡看起來更甜美可人,他不禁加速手上的柔撫,讓李煜敏感的挺起。
濁白的溫熱漸漸從頂端流洩而出,順著炙熱的輪廓沾滿趙匡義的手掌。李煜緊緊閉上眼,羞怒的忍受著。
「舒服嗎,李煜?」趙匡義用舌輕輕舔拭李煜的眼皮,細細銀絲在雙睫上顫動,「我可以給你更多…」
「求求您、我不要嗯…」知道自己灼熱的地方即將釋放,李煜哀求。
他不想這樣,而且還是他,自己曾經看重的人、曾經尊敬的人!
為什麼這份感情就得昇華成愛情?我還想和他一起討論詩文、談笑閒話,彼此相安無事就好了…
那些快樂的日子到哪裡去了?當前映在瞳裡的,是一頭欲望強烈的野獸!
胸膛的起伏漸漸加速,李煜的腦袋沒有頭緒,記憶忽然回到那一天——————
「住手!!!」
不知從哪來的力氣,李煜大力推開了趙匡義,後者撞到桌子上的花瓶,紫藤花和破碎的聲音灑滿一地。
早已忍耐已久的液體緩緩滴下,李煜拉緊衣服,害怕的瞪著趙匡義。
「那天…是不是你幹的?」擦去唇邊的細絲,李煜睜大的眼神透露懼色。
趙匡義沒有說話,眼睛睜的斗大,像在思考著什麼。
他抬頭望向李煜,卻發現李煜全身都在顫抖。
「李煜,聽我解釋…」
「我不想聽!!」
回應他的,卻是李煜高分貝的怒吼。
「你出去…你現在馬上出去,不要讓我再看到你…」
「李煜…」
「隨意踐踏我、羞辱我,你覺得很好玩嗎?出去!我不想、我不想再看到你,卑鄙無恥下流的傢伙!」
李煜害怕的發吼,眼淚不住的流下。
知道再說什麼也無法挽回,趙匡義心情複雜地離開了門邊。
“我剛剛在做什麼?”他詢問自己,腦中只迴轉方才,一切失去理智的景象。
我竟然想傷害他,我…

喘息漸漸和緩,卻怎麼也無法使心情平靜下來。
思緒不斷在那一夜走馬燈,與強暴的今日重疊。
一直以為那天是個夢。
身體不斷被蹂躪、抽插,不曾敏感的胸前也堅硬的突起,愛撫過度的男根腫脹,所有的一切隨著流出的液體而崩潰…
李煜筋疲力盡的屈坐在床上,蜷縮著身子,將頭埋進膝間。
一直以為那天是個夢。
但就在隔天清晨,他一翻開棉被,卻發現身上的衣服雜亂不堪,大腿內側殘留著黏膩濕滑,還有斑斑的血跡玷染在床褥之上。
力氣就像是被誰吸走了一樣,疲倦無力地撐起身子,臉頰脹紅的發燙。
想把一切忘記,腦海中卻噩夢般地烙印所有記憶。
心像傷口般撕裂開來,他無法相信趙匡義竟然是那天的兇手。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還想要你每天來看我的時光,每天與我歡笑的日子…
左手覆上頸邊的吻痕,李煜放聲大哭。

***
...又寫到H了(抱頭)
發現H真是個好充字數的東西(喂),這樣寫一寫又快3000了+
= ="果然是一章比一章長耶~以後全H的時候看我怎麼辦...(因為不會寫,字數會減少很多)(巴死)
傷害是堅定愛情的第一步←一直很相信這句話ˇ
往後應該會更高興吧(大笑)
能看到我家兩隻小角在床上翻滾,那是更高興的事情XD
現在弟弟的賠率比哥哥高囉~
然後,我決定以後H還是要鎖一下|||(以防傷害某些人的小小心靈?)不過這種小過癮的微H就不會鎖了,大家請安心使用(個屁!)
以上是今天的怨念。

留伏筆留的好辛苦...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ゆき
  • 阿拉拉
    全H啊呵呵呵(晶晶)
  • 你高興個什麼啦(捶打)

    c7500750 於 2008/05/03 12:08 回覆

  • 鄧鄧
  • 恩~恩~
    H~H~(點頭)
  • ...你們這些人...就只對H偏好嗎!!

    c7500750 於 2008/05/04 21: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