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望著你。
心底的聲音說,這樣就夠了。
但,還是有一股衝動。
想起了以前寫給你的,詩。


看著你的舉動,哪怕只是她一時坐在你的大腿上也好、你逗弄她的下巴也好,
都使我掩面,一度想要哭泣。
雖然我們只存在三步的距離,我卻只能遠遠望著,你和她。
這樣的親密使我哽咽,並不是喜悅的淚水。
充滿憾恨、不甘的,熱淚盈眶,你問我,怎麼這麼難看的臉色。
怎麼回事,我只能苦笑著面對你。
想起了以前寫給你的詩,想起直到今日撰述的小說。
總是有一個角色屬於我,那個在背後默默守護的人。
我總是鼻酸地問著自己,“我…不行嗎?”
卻沒有勇氣問你。
每當不經意看見,她攫取你的笑容,心就像被刺了一刀那樣。
喉頭似乎有什麼梗著,叫不出聲。
臉頰發燙,幻想著你眼前的她,是我自己。

當我的淚滴在這行字上,我又知道,這即將化為昇華的妄想。
我知道,你未來眼中的瞳人,不會是我。
但,我仍在背後望著你。
你看見了嗎?我愛的人。

我唯一愛過的人。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