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蟬的翅膀斂起,初秋悄然降臨。
寒山凝翠,長笛一聲,樂師吹奏著悠揚的曲調,頌讚楓紅的季節。
從晉王府出發的一行人,浩浩蕩蕩走在前往大殿的路上。
一陣風拂來,把小周后的衣襬吹起,婉約的姿態在風中搖曳,紅潤的臉蛋迷人無比。
「終於開始起風了呢,這季節。」邊走著,小周后呢喃。領隊的趙匡義沒有答話,默然踱步。
千載難逢的機會,這是她第一次被獲准與李煜見面。
想起夫君溫柔的臉,心臟就噗通噗通地跳個不停。
分離的這些日子以來,他過得好不好呢?會不會瘦了,有沒有生病??
是不是現在也在想著自己呢…
她不經意的抬頭,望見遠方的樓臺上,一對情侶擁吻的身影。
“夫君,一定也這樣愛著我吧?”她淺淺一笑。
視線轉回前方,她跟上趙匡義的腳步。

大殿附近的樓臺上,李煜被趙匡胤吻著,雙眼微微顫抖。
輕觸李煜的舌尖,趙匡胤啄著李煜的唇,酥酥的癢意使李煜感到舒服。
接吻的縫隙間,李煜問:「真的要走?」
「朕也很捨不得,但若保護不了國家,怎麼能保護的了你?」
有些失落的低下頭,李煜抓緊趙匡胤的衣襟。
「匡胤要給我的,到底是什麼人呢?」
來不及得到回答,嘴唇又被趙匡胤密密貼上。
「你猜。」
「…陛下,晉王趙大人已在大殿門口等候多時。」
依依不捨地離開李煜,趙匡胤轉向面色尷尬的士兵點頭。
然後牽起李煜的手,「走吧,去見朕給你的人。」他說。

「夫君!」
「嘉、嘉敏?!」
陪送的隊伍映入李煜眼簾,隨即而來的是小周后的容顏。
小周后忍不住自己的情緒,朝李煜奔去抱住了他。
「夫君,我好想你!!」
「太好了,嘉敏,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撫摸小周后的頭髮,李煜疼惜的說。
趙匡義眼角微微一瞥,一旁的趙匡胤樂的摸著下巴,彷彿看見李煜的笑容自己也開心的不得了。
「喜歡嗎,李煜?」
「非、非常喜歡!」李煜感動得快要哭出來了,他朝趙匡胤躬身一跪:「謝謝陛下!」
小周后也跪了下來,淚水止不住地從眼角滑落。
趙匡胤嘆了口氣,甩甩手:「唉,別跪了,起來起來!好像朕從來沒大發慈悲似的。」
李煜站起身,欣喜的表情映在趙匡胤眼裡。
趙匡胤說,聲音宏亮而爽朗:「以後,鄭國夫人就歸給李煜你了。」下一句,他靠近李煜耳邊說:「你就好好生活吧,等朕回來。」
「謝謝你,匡胤。」
互相磨蹭了臉頰一會兒,趙匡胤轉身離開李煜,和一名禁衛兵走進大殿裡。趙匡義見沒他的事兒,掉頭就要回晉王府。
「啊!等等,晉王爺。」
小周后的呼喚讓趙匡義回身望著她。
只見她微笑著:「謝謝您這些日子來,對妾身的照顧。」

「我不在的這些日子裡,嘉敏都在做些什麼呢?」
通往小樓的小徑上,話語與踩踏的聲音交錯。
路邊的楓樹褪下綠色的衣裝,抹上暖色系的脂粉,艷紅得似火燃燒。
小周后興奮地和李煜對話,臉上又恢復了起初時光的笑靨。
「我啊,當然是每天都想著夫君你囉!」
「啊?這樣不會太無趣了一點嗎?」
「才不會呢!!」小周后嘟起嘴:「況且有晉王爺陪著我,我也不怕寂寞。」
「…晉王大人?」李煜睜大眼睛,「嘉敏妳,不是在陛下那裡嗎?」
小周后搖搖頭:「我今日才是第二次見著陛下呢!過了這麼久,陛下的態度竟然變得溫柔了,令妾身好驚喜呀!」
李煜垂下眼神,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我們到了,這就是陛下給我的住處。」
「嘩!很別緻呢…」
進入內室,兩人在桌前坐了下來。李煜取了清酒來,替自己與小周后各酌一杯。
「晉王大人他…對妳還好吧?」許久沒見面,李煜擔憂地關心自己的愛妻。
「夫君您真是太不了解晉王爺了~從小他待人就很溫柔了!」小周后豎著一根指頭說:「我還聽過他兒時的事情喔!」
「喔?說來聽聽吧。」
「晉王爺他啊…小時候是個膽小鬼!」
「啊?」李煜傻眼的瞧著小周后俏皮的笑容。
小周后說道:「小時候陛下就很厲害了,又是打架又是結拜的,常常和兄弟們玩在一起,勇猛的很。晉王爺雖然和陛下長的酷似,性格卻是完全不同,是個典型的讀書人。他常常躲在陛下寬闊的背後,和著他們一起玩耍,之前都自個兒關在房間讀書的他,後來才知道打獵是件多有趣的事情呢!
「文靜又機伶的個性,讓晉王爺很受朝中賞識,年紀輕輕就做了大官,在弱冠之時就是御前供奉官了呢!陛下則是做了大將,兩人皆為後周效力。陛下一步步建立大宋的時候,晉王爺常常與陛下討論征服的策略…可以這樣說,大宋一半的藍圖事實上是晉王爺建立起來的呢!
「晉王府裡的奴婢或是妻妾,都很喜歡晉王爺,他總是溫柔的對待她們,溫文儒雅的談吐也深受喜愛。啊!晉王爺房裡書香氣息濃厚,充棟的書籍堆滿了一整面牆壁,他常常吟誦詩詞給我聽,也自己書法、作詞,很厲害呢…」
酌飲著酒,小周后滔滔不絕的分享,一直到月亮出來了還沒有停止。
「妳一直都跟晉王大人在一起?」李煜問。
「嗯。」
「那他…有沒有對妳怎麼樣?」轉了語氣,他焦急地問道。
小周后先是驚訝,然後笑開了嘴:「怎麼可能,晉王爺對我可好著呢!供給我吃住,還給我漂亮的衣服穿,一點兒也不把我當成俘虜看。怕我寂寞,還常常陪我聊天,說些宮中軼事逗我笑,讓我有一陣子都忘了哀傷這個感情呢!」
「他是個好人,真的很好。」
聽著小周后如此稱讚他,李煜總算放心下來。
「為什麼這麼問呢,夫君?」
「啊?因為…因為我沒見過他幾次,印象不太好…」
「真的?」小周后好奇的眨眨眼,「可他在談話時常常提起你呢!」
李煜心頭一震。
他拋開煩雜的思緒,起身整理床褥:「妳累了吧?我陪妳睡。」
「嗯!明天我再講更多更多有趣的事給夫君聽!」
看著小周后快樂的談笑,李煜不禁猶豫了。
趙匡義,這個重視我又傷害我的人,對我…到底是怎樣的感情呢?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ゆき
  • 嗯????
    這是代表弟弟要翻身了嗎= =?
  • 嗯...這是個好問題= =+

    c7500750 於 2008/05/26 17: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