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找到的翻譯,加減對照著聽吧= =+


Cast
白石秋羅:保志総一朗
櫻阪水樹:斎賀みつき
鬼龍院蘭:石田彰
二階堂留依:櫻井孝宏
堂島美聖:樸璐美
沖田愛:甲斐田ゆき(這個是跑龍套…哎…)
麗子  …完全龍套…
木寺桃子
湯淺慧
成瀨熏
保健室醫生:新條真由= =|||||



譯者言~
相比起來,DRAMA的節奏比漫畫裡的快些,所以,看過漫畫的人對於某些情節理解起來要快些,但是,這個和漫畫又是不一樣的!

基本上包子這邊的護衛隊是石頭和13,而另一邊的護衛隊…偶只知道有甲斐,另兩個龍套不知道是誰…也米找到…對女聲優8熟!至於朴JJ的那個跟班…我就更不知道了…其餘的女聲…我一律以甲乙丙丁代替…= =||||
默…

還有,( )裡的是角色心裡描寫…[ ]是偶的插花…
偶會儘量少說廢話…但是…偶很想說的時候就請大家…忍耐一下下好了…

文中有些地方我自己也米搞清楚…所以我會大概意義上翻譯下,基本上…不會偏差很遠…(我希望…)
儘管我是忠實自己的耳朵的…但因為是處女作…肯定會有不盡人意的地方…請大家指正…在這裡發這東西…有那麼點汗…偶膽子好大…= =(好佩服我自己…)

Booklet↓
http://www.thelinkup.com/c7500750/001.jpg
http://www.thelinkup.com/c7500750/002.jpg
http://www.thelinkup.com/c7500750/003.jpg
http://www.thelinkup.com/c7500750/004.jpg
http://www.thelinkup.com/c7500750/005.jpg
http://www.thelinkup.com/c7500750/006.jpg
http://www.thelinkup.com/c7500750/007.jpg
---
01 初めでのデート

白石秋羅:啊~好可愛啊~
櫻阪水樹:…秋羅……這裡到底是?
白石秋羅:就像你看到的…洋裝店啊!
櫻阪水樹:今天不是出來看電影的嗎?
白石秋羅:是啊,可是,難得找到一家可愛的店子,就進來看看啦!
櫻阪水樹:但是…這種輕飄飄的衣服…誰穿啊?
白石秋羅:當然是水樹啊!
櫻阪水樹:等一下….我不適合這樣….
店員:歡迎光臨!這邊的裙子現在正好是穿的季節哦~
白石秋羅:啊,是嗎?哈,這邊的也好可愛~這邊的也…這個也是….好可愛~~
店員:客人!為女朋友選衣服怎麼細心,男朋友做的真不錯呢!(小聲~)
櫻阪水樹:呃?
為女朋友選衣服………
女朋友….女朋友……
櫻阪水樹:(我是秋羅的女朋友…)呵呵,是嗎?
店員:這邊的裙子怎麼樣?和客人很和稱呢!
櫻阪水樹:這個…是不是有點可愛過頭了?
店員:那這件,這個可是今年的新品哦!
櫻阪水樹:這個碼子是不是小了點?
店員:那麼就這個!這個真的再合適不過了!
櫻阪水樹:不行啦…
店員:沒關係,就比下看看?
櫻阪水樹:是嗎?比一下的話…
店員:看啊…….[跑遠的腳步聲….= = ] 和這個客人很和稱呢!
櫻阪水樹:呃?
白石秋羅:我?
店員:啊!真的很可愛,超級和稱哦!你男朋友也是這樣想的吧?
櫻阪水樹:男…..男…..男朋友?我是男朋友???
白石秋羅:我是女朋友??
合:不是啦!!!![抓狂中….]
白石秋羅:我是男朋友,她才是女朋友!!!!
店員:啊?….那麼…這個個子高高像美少年的…是女孩子….而這邊小巧玲瓏又可愛的的…才是男生???
櫻阪水樹:嗚!!!!!!(氣….)

(我叫櫻阪水樹,16歲,身高176釐米,體重55公斤,性別……….女……這個….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約會…. )
[這裡有句不太確定,我認為這樣理解也是可以的!]
(我組織的女子樂隊:藍色薔薇,因為主唱熏要退隊的原因,我面臨了解散團隊的命運,也就是在那散團演唱會的的時候,認識的他…)

白石秋羅:讓我加入藍色薔薇!!!
櫻阪水樹:不行!我沒有打算和熏以外的人組團隊!
白石秋羅:為什麼?就因為我是男的??
眾:啊?男的?????????

櫻阪水樹:(因為秋羅長的比我們任何人都要可愛….)
(之後….在散團演唱會當晚…)
甲:不行,不要熏!
熏:別拉…
乙:啊…
熏:啊…
櫻阪水樹:熏掉下去了…熏,快抓住我的手!
熏:我的腳…扭了…
櫻阪水樹:那我現在就過去…
白石秋羅:不行,不能去!連你也下去,場面會變的更加混亂的!
櫻阪水樹:你怎麼在這裡?
白石秋羅:我是粉絲啊,當然是來看演唱會的,你就這樣繼續演奏!
櫻阪水樹:你在說什麼啊,應該是先讓客人安靜下來,再這樣下去,熏她…
白石秋羅:會安靜的!
櫻阪水樹:怎麼做?
白石秋羅:我來唱!
櫻阪水樹:(最後…秋羅的歌聲讓藍色薔薇新生了!)

音樂…

櫻阪水樹:(但是,再美麗的玫瑰也是有刺的![這話我一直米明白,看了漫畫才知道…]熏去了紐約的那天,我哭了,在秋羅的肩膀上….我哭的時候..)
白石秋羅:對不起,水樹,我今天到這裡來,並不是為了來送熏…我是為了水樹來的…安慰會難過的水樹…
櫻阪水樹:(這樣說著的秋羅奪走了我的初吻!當然,這雖然是他很強硬強制的時候,但是,他也有很可愛的時候…)
白石秋羅:如果,水樹的樂團是女子樂團的話,那麼我就以女孩子的身份參加,這樣,你就沒有怨言了吧??
櫻阪水樹:(穿上輕飄飄的裙子,還化著妝的他這樣說….)
白石秋羅:水樹是我找到的屬於我的藍玫瑰…什麼的..呵呵……[注意…某聲線變鳥…]這次不要逃,不要想從我這裡逃走… [貌似新條這句臺詞很多啊…她的漫畫裡…] 讓我著迷的不是藍色薔薇,是你哦,水樹,我喜歡你!
櫻阪水樹:(從什麼時候開始….我…)
白石秋羅:比起去歌唱愛,不如和我一起沉溺愛河![這話我一直很苦惱怎麼翻譯,在漫畫上看到,覺得很不錯,又點題…就挖來了…這裡幾段把漫畫裡好多話場景拼在一起了,可真節省啊… = = ]
櫻阪水樹:(我已經沉溺了…)



02 女子校の王子、男子校の姫

白石秋羅:比起去歌唱愛,不如和我一起沉溺愛河!

櫻阪水樹:哎!
木寺桃子:水樹,她怎麼了?
沖田愛:昨天約會的時候被人認錯成男人了!
湯淺慧:那不是經常的事情麼?
櫻阪水樹:反正我不管怎麼看,外表上、性格上都像是男人!而且比男人還要受女生歡迎……可是…秋羅真的很可愛,像女孩子一樣,在男生女生裡都很有人氣,眼睛黑黑的很有靈氣,像洋娃娃一樣…皮膚雪白雪白的,又很細膩…但,打架又很厲害,很靠的住,看起來又好帥……
湯淺慧:啊…聽起來像是越陷越深了…還是我多心?
櫻阪水樹:...怎麼看我都……
沖田愛:我說你啊…沒有察覺到自己的魅力嗎? [某大姐…那個怎麼說呢...咳!]
櫻阪水樹:啊?
沖田愛:為什麼你會成為聖薔薇學院的王子,擁有絕大人氣這回事!
櫻阪水樹:因為像男人啊! [看樣子…某人怨念不小啊…]
沖田愛:不是這個…我是說…你很美……
木寺桃子:愛!快趴下!!
沖田愛:哈?唔………哇!!!這…這…這忽然飛過來的帶著強勁破壞力箭是怎麼回事??
木寺桃子:很明顯是沖著你來的!
湯淺慧:從旁邊男子高飛過來的樣子…[好強…= = ]……好像還有信?
“離水樹遠點!”
木寺桃子:是秋羅!
湯淺慧:是秋羅啊!
沖田愛:那個混帳小鬼!!!!!下次讓我遇上你,小心我侵犯你!![最後這句不清楚怎麼翻譯的…這是從漫畫上挖的…]
湯淺慧:愛…冷靜點…
沖田愛:你給我出來,你個表裡不一腹黑的傢伙!!!你可是全黑啊你!!!!!!!

~另一邊~

白石秋羅:切!射偏了! [你想射中麼?= =||||||]
二階堂留依:秋羅!!
白石秋羅:啊,留依!
二階堂留依:你怎麼跑到射箭部來?還這個樣子,太可愛了~~~~~ [13在這裡是個准變態…= = ]
白石秋羅:看了就知道了吧?練箭啊!
二階堂留依:對著學校走廊?
白石秋羅:不行麼?
二階堂留依:完全不會!!啊,是嗎,你加入了射箭部啊,那麼以後我就可以看到秋羅射箭的身影了啊~~~~
鬼龍院蘭:秋羅不是射箭部,而且問題不在這裡! [鏘鏘!石頭出場~~]
白石秋羅:啊,蘭! [貌似,喜歡就是喜歡裡是包子叫蘭的?= =]
鬼龍院蘭:喂!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對13!)
二階堂留依:對了,秋羅,你啊,最近是不是和隔壁女子高的人混在一起啊?
白石秋羅:是啊!
鬼龍院蘭:秋羅,你再沒有自覺的話,我們會很困擾的!
[聽著石頭叫AKIRA我也有點困擾…= = ]
白石秋羅:什麼?
鬼龍院蘭:你是我們這個陰鬱男子高,這個:男海山高中獨秀的華麗的玫瑰,是夢想、希望,而且……還是公主~~
[這裡我笑抽了…前面一本正經的講什麼夢想我都已經受不了了…最後還用變態[= =|||]的口吻說“公主”…我我我我…不行了……]
白石秋羅:惡!我可是男人,才不要這樣呢!
鬼龍院蘭:喂喂!你千萬別把我和旁邊那變態混為一談!
二階堂留依:我變態?
鬼龍院蘭:我不是喜歡男人!!!我只是很喜歡漂亮的東西而已!![有什麼不同嗎 = = ]
二階堂留依:等等,我也不是喜歡男人!但是,你看看這傢伙,怎麼看他都比隔壁女子高任何一個女人可愛!不是我不好,只是秋羅太可愛了!!
白石秋羅:無聊的妄想對話,你們倆做就好了!
鬼龍院蘭:所以說啦,要你不要和女子高的人來往了!
二階堂留依:你就這麼想受女生歡迎麼?
白石秋羅:不是那樣,我在做她們女子高中的主唱,所以在女子高中部那裡練習的話也方便一些不是麼?
鬼龍院蘭:那麼為什麼要穿** [不知道石頭說了什麼…]
二階堂留依:是裙子!呆子!裙子!
白石秋羅:那是練習的制服,大家都有的,為什麼只有我是裙子……說起來,這事和你們沒有關係吧?
鬼龍院蘭:秋羅!
二階堂留依:我要去曝光!
白石秋羅:啊?
二階堂留依:我要去女子學院曝光你是男人的事!這樣你就做不成了吧?你是我們男子高的公主,明白嗎你?
白石秋羅:留依……[可愛秋羅模式啟動……默……]拜託了,不要和別人說!(抱!)
二階堂留依:哎?
白石秋羅:和我們學校的學生也這樣說,在這個學校裡能反抗留依和蘭的傢伙不存在,對不對?拜託了,只有留依才這麼可靠~
二階堂留依:秋..秋羅?
白石秋羅:唔… [模式高峰…]
二階堂留依:別擔心!我會想辦法的!!! [哎…]
白石秋羅:真的??
二階堂留依:恩!!!!
白石秋羅:[模式關閉!]那以後就拜託你了!
二階堂留依:就交給我吧!!我是你的同伴哦!!!
鬼龍院蘭:又一次漂亮的上當了!……真是的,完全看不出來是關東最大惡勢力龍牙組老大的獨生子啊!
二階堂留依:啊?你說什麼?蘭,你不也是警視廳總長官的兒子嗎?你去找個人好好看著秋羅啊! [黑白二道…吃的真開啊……= =]
鬼龍院蘭:別說讓人為難的話。我們公主的任性還是那樣讓人困擾啊,總之,還是先把秋羅是男生的事對那女子高中的人瞞下來,讓學校的學生都別出手,看看狀況在說!
二階堂留依:我也這樣想!


03 君のとなりは僕のモノ

白石秋羅:水樹!
櫻阪水樹:幹嗎,別忽然偷偷溜進來!!
白石秋羅:這次休息日有空嗎?我們再去哪裡約會吧?帶你去你想去的地方,遊樂園?水族館?啊,買東西也不錯啊![秋羅貌似很喜歡買東西!]
櫻阪水樹:(和秋羅去約會……肯定又回被人認成是男人…那種樣子…不想被秋羅看見!)
白石秋羅:對了,你晚上吃什麼?我請客!
櫻阪水樹:啊…
白石秋羅:難道你有什麼要緊的事?要是有也沒有什麼關係的 ,等你辦完了…
沖田愛:真是可惜啊,那天不行!
白石秋羅:為什麼啊!和愛你沒關係的啊!
沖田愛:那天我們全體一年級要去娛樂地!
[後三字是照漫畫搬的…我實在搞不清楚她在說什麼…..]
櫻阪水樹:啊,我忘了!
白石秋羅:啊?什麼娛樂地?那是什麼?
沖田愛:聖野薔薇每年的預計要外宿一晚的聯歡活動!
白石秋羅:聯歡活動?
湯淺慧:我們和前輩們的宿舍是分開的,平時遇不到面對不對?
木寺桃子:所以每一年會找場地招待一年級和姐姐們一起增進關係!
[上面幾句大概是可以這樣理解的!]
沖田愛:游泳,溫泉,和姐姐們一起赤裸相呈增加友情的絕好機會!這是只有有錢的女子高中生才能享受的奢華,和貧窮的某位男子高的某人的級別是不一樣的!所以,你就一個人在旁邊失落的落單吧!
白石秋羅:哦!是嗎!
櫻阪水樹:啊…秋羅…對不起!
白石秋羅:沒有關係…水樹要玩的高興哦,反正我們有很長的時間啊!
櫻阪水樹:秋羅…

~出門~
白石秋羅:可惡!什麼聯歡會!讓人不爽!

堂島美聖:聯歡會是這周吧?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今年的一年級?
麗子:今年的水準很高啊!
白石秋羅:(三年生嗎?)
麗子:特別是藍色薔薇的吉他手櫻阪水樹,她可不是一般級別!
堂島美聖:那孩子俺[= =|||||]也知道!
白石秋羅:(俺?明明是女孩子…為什麼…)
堂島美聖:再沒見過那麼漂亮的人了,今年的目標就決定是她了!
白石秋羅:哎?

沖田愛:啊,好天氣,真是很適合做聯歡會的天氣啊~水樹!…水樹?
櫻阪水樹:啊?
沖田愛:怎麼了,老發呆?忘東西了麼?
櫻阪水樹:沒…
甲:水樹,愛,就剩你們沒有上車了哦,快點!
沖田愛:啊,對不起,馬上就來,快點啦,水樹!
櫻阪水樹:哦…
櫻阪水樹:(那傢伙察覺到了嗎?我在猶豫和他約會的事…該不會現在正在生氣?但是……其實我也很想和他在一起……)
白石秋羅:水樹,吃香蕉嗎?
櫻阪水樹:不,不用了!
白石秋羅:啊,那就吃薯片好了!給!
櫻阪水樹:都說不……啊!!!
白石秋羅:哇!薯片掉下來了!
櫻阪水樹:那種事無所謂啦!你怎麼會在這裡?
白石秋羅:當然是去參加聯歡會啊!
櫻阪水樹:不是這個!你怎麼會在巴士上的?
白石秋羅:看,我不是被女生們設定成經常光顧保健室的孱弱美少女的麼?
櫻阪水樹:……美…少女…
白石秋羅:所以…大家:

~回想~
眾:好可愛啊~
甲:秋羅,你要參加聯歡會嗎?
乙:身體沒問題了嗎?
秋羅:[秋羅可愛模式全開…]其實秋羅很想去的,可是有點擔心,秋羅一直沒有參加過這樣大家一起的活動,要是一直能在水樹的旁邊的話秋羅就可以安心的和大家一起去玩了的…
丙:啊~~~安心吧,秋羅,我們會幫你的,讓你像平常那樣呆在水樹大人的身邊,我們對老師保密,你就偷偷坐上我們的巴士,以後只要躲在房間裡就沒事了!
眾:對啊!對啊!絕對沒有問題!

~回想結束~
白石秋羅:就這樣!
櫻阪水樹:這些傢伙…
白石秋羅:水樹,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嗎?
櫻阪水樹:…可是…(這個和在學校的狀況不一樣,要秋羅是男生的事暴露了,就真的不能在一起了…)
白石秋羅:沒關係,我不會做讓水樹擔心的事的!
櫻阪水樹:(這傢伙,好像能看透我的心一樣…)
白石秋羅:無論怎麼樣,我想和水樹在一起!
櫻阪水樹:呃?…笨蛋…
白石秋羅:水樹…
櫻阪水樹:秋羅… [= =]
沖田愛:好了好了,到此為止,別在繼續下去了!(我打!)
白石秋羅:好痛!
櫻阪水樹:秋羅!
白石秋羅:愛,你幹什麼妨礙我們女生增進美好友情啊?
沖田愛:什麼女生?瞞著我們自己做些任意妄為的事!
師:白石,從剛剛起,你很吵哎!
白石秋羅:啊,是愛欺負人!
沖田愛:別胡說八道!
櫻阪水樹:(果然還是讓人擔心…但是,說實話,還是有點高興…難得秋羅來了,要是能快樂的在一起就好了!)


04 女湯でドッキリ

招待:歡迎光臨堂島**賓館。[米聽懂!]
白石秋羅:啊~~好豪華的地方啊,真的是免費的嗎?
湯淺慧:好像是三年級的前輩堂島美聖的父親經營的樣子!
白石秋羅:堂島美聖?
沖田愛:那個前輩的話,我知道,是個大美人,三年級的王子大人!
櫻阪水樹:怎麼了秋羅?臉色很難看啊?
白石秋羅:沒事……
招待:客人,我來幫你們把行李搬去房間吧?
櫻阪水樹:麻煩你了!
白石秋羅:麻煩你了!
木寺桃子:之後怎麼辦?離聯歡會還有些時間!
湯淺慧:去泡溫泉怎麼樣啊?
白石秋羅:有溫泉?那秋羅也去!
沖田愛:笨蛋,又不是混浴,你就在房間浴室裡乖乖呆著吧!
白石秋羅:水樹,我們一起去泡溫泉嗎!
櫻阪水樹:(我打!)哎!
白石秋羅:好痛啊!
櫻阪水樹:愛,桃子,慧,我們走!
白石秋羅:等等我,秋羅也要去泡溫泉!

二階堂留依:聽到了嗎?蘭?
鬼龍院蘭:當然了,留依!
合:和秋羅一起泡溫泉的機會出現了!!! [= =||||||]
二階堂留依:啊~~~~~~~~剛剛沒有懷疑消息的真實性真的太好了!
鬼龍院蘭:這也是托私用公權打聽消息的福啊~
二階堂留依:你啊,又私自動用員警廳專用情報網了?
鬼龍院蘭:你不也是動用了地下世界的人脈了嗎?
二階堂留依:這種事就不要介意了~好了,我們也趕快去泡溫泉吧!和秋羅一起泡溫泉~和秋羅一起泡溫泉~和秋羅一起泡溫泉~
鬼龍院蘭:等等!
二階堂留依:什麼?
鬼龍院蘭:我們那任性的公主能像個男人那樣用男人的身份進去嗎?
二階堂留依:嚇?
合:該不會…

~溫泉~
沖田愛:啊~~~~~悠閒真好啊~~~~~~~水樹,啊~~不變的好身材啊~~呵呵,手指劃過水靈靈的肌膚……
櫻阪水樹:喂!別用那麼奇怪的說法!
沖田愛:水樹,大胸部~
櫻阪水樹:你才是比我更有胸部吧?好了~~~~讓我看看~~~
沖田愛:喂,住手,水樹,討厭啦~~~ [某大姐…也能發出這種聲音啊~~~咳!]
甲:水樹大人好漂亮啊~
乙:像是活著的藝術品啊~
丙:真的呢!******* [米聽懂!逃~~]
櫻阪水樹:別用手擋啊,拿一邊~
沖田愛:住手啦!討厭!
甲:水樹大人,愛大人,秋羅不來泡溫泉嗎?
櫻阪水樹:呃?
沖田愛:啊……那傢伙……他…生理期!! [某偷笑~~]
櫻阪水樹:啊,是啊,是啊,我想起來了。
合:呃,呵呵~~
甲:啊?真遺憾。
乙:還想一起泡澡的說~
白石秋羅:這個月已經完了哦! [= =]
櫻阪水樹&沖田愛:哎?
甲&乙:秋羅!
櫻阪水樹:……你…
沖田愛:什麼時候……
甲:秋羅,生理期已經完了嗎?
白石秋羅:恩,這個月提前了!
乙:是嗎,這種事的確很常有啊!
白石秋羅:所以沒事了!
櫻阪水樹:(這傢伙在想什麼啊……男生的事要是被暴光了怎麼辦啊!!)

二階堂留依:雪白的身體!
鬼龍院蘭:圓潤的肩膀!
二階堂留依:濕潤潤的黑髮!
鬼龍院蘭:粉紅可愛的臉蛋! [= = 石頭……]
合:怎麼這麼可愛啊~我們的秋羅~~
[再次聽到AKIRA…詭異…= =||||||]
二階堂留依:可惡!難得一次頭看女生洗澡,結果卻被秋羅吸引的離不開眼睛…真是罪孽深重的傢伙啊!!
鬼龍院蘭:這麼說來,搞不好沒有一起進去泡才是正確的啊,這樣也不錯,我不會馬上想到秋羅是不是男人這件事…
[這裡和下面石頭的兩句話我反復聽了好幾遍…還是不太肯定…貌似可以這樣理解…]
二階堂留依:你在說什麼啊?我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希望自己是女生,我要是是女生的話,現在就想去摸摸秋羅,啊~~~~~~~想想就興奮!! [幸好你不是……]
鬼龍院蘭:哼!不能體會偷窺這件類似犯罪的事刺激與好處,你果然還差的遠呢!
二階堂留依:那種事不是在學校裡經常做嗎?
鬼龍院蘭:學校裡秋羅會這樣洗澡嗎?
二階堂留依:所以才會想一起洗啊,你這個呆瓜!(我打!)
鬼龍院蘭:別把我和你這個單細胞混成一談!(我打!)

……
沖田愛:什麼聲音,是山貓嗎?
甲:秋羅,你是飛機場呢!
白石秋羅:大家真好,大胸部!
櫻阪水樹:(哎?)
甲:呵呵,那當然啦!
乙:這人就只有胸部可以自豪了!
白石秋羅:但是秋羅的很小,胸部沒有一點女人味兒,真是好討厭~~
櫻阪水樹:(果然……秋羅……是喜歡有女人味兒的……怎麼辦?這種男人一樣的身體……會被大家區別出來的!!!!!)
甲:我把我自豪的東西拿給秋羅看吧!
櫻阪水樹:(啊????)
甲:像往常一樣,要來了哦!!!!!鏘鏘!!!!! [= =||| 好豪放啊…]
櫻阪水樹:(不要看!!!秋羅!!!)
甲:看,很大吧……啊?怎麼了?水樹大人?幹嗎把秋羅的眼睛遮起來?
櫻阪水樹:啊?呵……哈哈…沒…我只是想…巨乳對秋羅來說會不會太刺激了點…什麼的…
白石秋羅:水樹,真過分,秋羅很在意的啊!
甲:秋羅……真的這麼沒有胸部?
白石秋羅:經常被人說是像男人一樣……秋羅的平板…要看嗎?

二階堂留依&鬼龍院蘭:噗!!!!! (鼻血…) [= =]

櫻阪水樹:秋羅!!!!!!!(把某的頭往水了按……) [默…]
甲:水樹大人……你做什麼?
櫻阪水樹:喂!秋羅!!!要好好的把身體洗乾淨啊!!!!!!!!!!!!!!
白石秋羅:?%¥—*(—#*—……(¥%?
甲:與其說洗……不如說已經把頭全部都按進了水裡……
櫻阪水樹:這樣做…就可以讓秋羅變成他?最喜歡的巨乳?了啊……[咬牙切齒…]最近這陣子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對吧!!!
白石秋羅:?%¥—……(*¥%#……%%¥—

二階堂留依:我這邊…也很受刺激啊…
鬼龍院蘭:秋羅…好可怕…
[華麗倒下…默…]

沖田愛:啊…那我們差不多也洗完了…走吧!
甲:哎?可是…
沖田愛:好了,好了,在秋羅還沒死之前…
甲:啊?愛大人?
沖田愛:水樹,秋羅,你們慢慢來啊!
櫻阪水樹:哎……
白石秋羅:哇!!!你幹什麼啊,想殺我啊?
櫻阪水樹:你才是,想暴露自己是男人嗎?
白石秋羅:我只是想裝女人裝的徹底一點而已,要是彆扭的去藏不是反而會引起懷疑嗎?
櫻阪水樹:那你為什麼要跟到澡堂來?
白石秋羅:呃?這個…
櫻阪水樹:你其實是以這個為目標才跟來參加聯歡會的吧?
白石秋羅:你說什麼啊…
櫻阪水樹:做出這種事情,腦子裡除了H的想法外沒有別的了!!!!
白石秋羅:啊!!是啊,H啊!可我是男人啊!
櫻阪水樹:啊?
白石秋羅:水樹…
櫻阪水樹:別過來!
白石秋羅:什麼意思啊,那警戒心!
櫻阪水樹:(要是這個疑點都沒有女人味兒的身體……)別過來,去那邊!
白石秋羅:你這樣只會引起反效果!
櫻阪水樹:(不想被秋羅看見…)不……不要,拜託,不行!
[啊...她的聲音原來也可以性感的啊……= =無視偶吧…]
白石秋羅:水樹……
櫻阪水樹:秋羅…怎麼了,忽然坐進水裡?
白石秋羅:水樹,你先出水上岸!
櫻阪水樹:你先來的啊[貌似是這個意思…= =|||||||],也該是你先出去!
白石秋羅:就算我是先來的,這個樣子出去會被人發現是男人的!
櫻阪水樹:哈?……什麼啊?
白石秋羅:行了,你先上去就好,我跟在你後面!
櫻阪水樹:怎麼了,你臉好紅啊……該不會身體哪裡不舒服吧?
[某…你慢慢接近重點了…= =]
白石秋羅:別管我了啊!!(揮開某的手!)
櫻阪水樹:你這是什麼態度啊?我在擔心你哎!
白石秋羅:夠了!……別…別在煽動我的欲望了!
櫻阪水樹:啊?…哈?…欲望……該不會…
白石秋羅:唔…
櫻阪水樹:你……你……你……勃起了嗎?
白石秋羅:啊…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討論這個問題啊!!!
櫻阪水樹:真不敢相信!H,變態,色鬼!!!
白石秋羅:水樹…如果忽然站起來的話…
櫻阪水樹:啊…怎麼回事…忽然…
白石秋羅:水樹…!

……
白石秋羅:水樹,水樹!
櫻阪水樹:唔…
白石秋羅:水樹!
櫻阪水樹:啊…我…
白石秋羅:太好了,你終於醒了!
櫻阪水樹:我…在哪裡?
白石秋羅:休息室!
櫻阪水樹:(對了,我剛剛暈過去了……啊!!!我…我什麼都沒有穿…)秋羅,你……你看見了?我的…身體?
白石秋羅:呃..看…是看見了…
櫻阪水樹:我…被世界上任何人看到,也不想被你看到的!!![好傷人…= =]
白石秋羅:啊…
櫻阪水樹:啊…
白石秋羅:是嗎…真對不起!那個…你不多喝點水,好好休息的話…是不行的…
櫻阪水樹:(被秋羅全部看到了…幻想破滅了吧…這個像男人一樣的身體…)


05 百合の花舞う親睦会

三年 眾:啊…是美聖大人啊~美聖大人來了~是美聖大人~
堂島美聖:麗子!
麗子:美聖,****那邊怎麼樣了?[逃走狀……= =]
堂島美聖:啊,已經OK了,到是這邊呢?
麗子:很正常啊,就是藍色薔薇之一的櫻阪水樹到現在還沒有出現!
堂島美聖:這可有點為難啊!
三年 甲:喂,你看那邊的一年級的很帥吧?
乙:什麼啊,你不知道嗎?她們就是有名的…
沖田愛:前輩們!
眾:哇!
沖田愛:初次見面,你好,我是藍色薔薇的鼓手:沖田愛!
木寺桃子:貝司手:木寺桃子!
湯淺慧:吉他手湯淺慧!
白石秋羅:主唱,白石秋羅!
沖田愛:對於這次招待我們一年級生
合:萬分感謝!
眾:啊~~~~~~~~
甲:怎麼辦?大家都好棒啊~
乙:主唱那孩子還可愛啊~
丙:藍色薔薇的成員不是有5個嗎?還有一個呢?
沖田愛:對不起,程式上出了些問題![不確定…]
木寺桃子:他馬上就會出來打招呼了!
眾:好棒!~
白石秋羅:我說,愛,打擊都是穿普通制服,為什麼就只有我要打蝴蝶結,穿成這樣啊?
沖田愛:把我們王子惹怒的人是誰啊?
白石秋羅:呃!
沖田愛:好了,好好去做些讓姐姐們高興的事!
白石秋羅:(切!現在根本就沒有這種心情…)姐姐們,今天的聯歡會大家一起來照張相好嗎?
眾:我照,我照,我照!

鬼龍院蘭&二階堂留依:我照,我照,我照!
鬼龍院蘭:那什麼啊,完全出乎預料的可愛的身影?
[我必須懺悔,這個DRAMA裡不知道為什麼13和石頭的話我總是聽不懂…下面的是我根據直覺和印象翻的…錯了的話什麼雞蛋番茄儘管來,我有菜籃子,我接!= =]
二階堂留依:想藏起來,想藏起來,想把他裝訂著藏起來……
鬼龍院蘭:****
二階堂留依:*****
[上面兩句聽的很模糊,反正大意上是蘭提議要幹類似偷拍偷窺之類的事情,留依贊同…我再接…= =]
某女:啊…對不起…招待先生?
二人:什麼事,小姐?[立馬變紳士了…= =]
某女:那個午間休息室在哪裡?
合:休息室嗎?啊~包剪錘,快的贏!快的贏!快的贏![我倒!]
二階堂留依:嚇!…我…我帶你去,走這邊…[貌似很不甘心!]
鬼龍院蘭:好了,我就可以好好的參觀秋羅了~恩?那是?

櫻阪水樹:對不起,我遲到了!我是一年級的櫻阪水樹!
甲:啊,那就是傳說中的一年級的王子啊?
乙:好棒,好帥啊~

鬼龍院蘭:好漂亮的女人啊![變心鳥…= =]

沖田愛:已經沒事了嗎?
櫻阪水樹:啊…已經喝了很多水,也休息夠了,呐…那個…秋羅呢?
沖田愛:那邊,和桃子他們一起做姐姐們的偶像呢!
櫻阪水樹:那…我也去露個臉…(剛剛說了很過分的話呢,秋羅幫了我,我卻那樣做…不道歉的話…)
堂島美聖:水樹?你…就是藍色薔薇的另一個吉他手,櫻阪水樹?
櫻阪水樹:是的!
堂島美聖:很高興認識你!我是三年級的堂島美聖,多關照~
櫻阪水樹:(好漂亮的人啊~這個人就是三年級的王子啊?)失禮了,堂島前輩,初次見面,被您到招呼很是榮幸!
堂島美聖:叫美聖就可以了!
櫻阪水樹:可是…
眾:哇!
堂島美聖:水樹,你可以接受這個麼?
櫻阪水樹:(百合花?)
[看漫畫就知道,這裡還真全啊…BL,百合,LOLI,正太…= =,大雜燴嗎?逃…]
甲:美聖大人把百合花…
乙:果然今年的對象是她啊…
甲:好羡慕!
櫻阪水樹:(啊?什麼?這花還有什麼別的意義嗎?)
堂島美聖:今晚住我房間吧?
櫻阪水樹:啊?
堂島美聖:讓我們一起製造一個美麗的夜晚…好嗎?
[大姐…也可以是大尾巴狼啊…可憐的小綿羊…]
白石秋羅:等等!姐姐!
櫻阪水樹:(秋羅?)
白石秋羅:美聖前輩的物件不可以是秋羅嗎?
櫻阪水樹:(哎?)
堂島美聖:你?
白石秋羅:是啊,秋羅一直憧憬著學姐…
櫻阪水樹:(這傢伙!這才是他跟到聯歡會的真正目的吧?盯上美麗學姐的色男!)這樣不行哦!前輩,你的對象是我才對,對吧?
眾:呀~~~~
白石秋羅:喂,水樹,你幹嗎對這事這麼努力啊?
櫻阪水樹:這話我可以完整的還給你!
白石秋羅:你現在生氣也好,但是,現在…
麗子:美聖,這個可愛的孩子可不可以讓給我啊?
白石秋羅&櫻阪水樹:哎?
堂島美聖:可以啊,麗子喜歡就行!我……就要水樹就好!
白石秋羅&櫻阪水樹:怎麼可以!
麗子:那麼…我們走吧!小秋羅~
白石秋羅:水樹,不是這樣…
櫻阪水樹:真好啊,秋羅!啊,前輩,我們也走吧!
白石秋羅:不行,水樹,水樹!!!

堂島美聖:這個房間除了我以外就沒有別人了,不用這麼緊張也可以的!
櫻阪水樹:是!
堂島美聖:喝什麼?
櫻阪水樹:呃…水就可以了!
堂島美聖:你等著!
櫻阪水樹:(哎,美聖前輩果然是和我不一樣的美人…果然…我比較像男人…秋羅…)幻想破滅了吧?(本來還想直率的和他道歉…)
堂島美聖:怎麼了?
櫻阪水樹:沒有…
堂島美聖:請!
櫻阪水樹:謝謝!
堂島美聖:那麼…就為我們的相遇乾杯!
櫻阪水樹:(喝!)(可惡!既然這樣,就在今天晚上和前輩比個高低!)(啊…啊嘞…怎麼身體忽然…)
堂島美聖:呵呵…
[= =拜託…怎麼又是藥啊…米創議…8過最有效…這個世界啊…= =]

白石秋羅:呀~[這個“呀”真的是粉可愛啊~~包子啊~~心~~]你在做什麼啊,前輩!秋羅要哭哦!
麗子:呵呵…你…真可愛…
白石秋羅:(糟了!引起反效果了!)
麗子:不知道怎麼的…想讓人把你弄的亂七八糟的…呵呵!
[……我也知道…很拙…偶…的翻譯…]
白石秋羅:啊…[好性感…真的…](唔啊!被女人襲擊可真的是預定外的!可又不能對她動粗…可惡!既然這樣…)前輩…其實……秋羅…是很喜歡玩SM遊戲的!
麗子:啊?
白石秋羅:那個…可以綁前輩嗎?
推門!
白石秋羅:別怪我!
某女:唔唔!
白石秋羅:1415室,1415室,1415室,水樹,希望沒有發生什麼就好了…

櫻阪水樹:你……你要做什麼?美聖前輩?
堂島美聖:我會留給你比男人更好的回憶!
櫻阪水樹:(一起製造回憶就是這個意思?)
堂島美聖:水樹啊~恩~
櫻阪水樹:(被女人奪走初夜???但是…怎麼做?啊……不想想啊…)住手,前輩!(使不上勁兒…救命啊……AKIRA!)
開門!
鬼龍院蘭:好像很有趣啊!可以讓我加入嗎?
[AKIRA真的來了…= = 這裡讓我小小的Y下…]
櫻阪水樹:(這誰啊?)
堂島美聖:你是誰?是怎麼進來的?
鬼龍院蘭:啊…只是說了下我爸爸的名字而已…話說回來…能讓我加入嗎?還是不能?
櫻阪水樹:(加……加入??)
鬼龍院蘭:我啊,喜歡漂亮的東西!只要是漂亮的東西,不管是男人女人,甚至是3P也完全OK哦! [= =|||| 石頭……]
堂島美聖:哎?這一點…我也贊同!
櫻阪水樹:(怎麼可以有這種事?)
堂島美聖:可以啊,一起享受這件藝術品!
鬼龍院蘭:還真是謝謝!
櫻阪水樹:(真的假的?)
堂島美聖:那麼我就先進攻了…[貌似…]
櫻阪水樹:呃!
鬼龍院蘭:(小聲!)要我救你嗎?
櫻阪水樹:恩?
鬼龍院蘭:不過是以做我的公主為前提!
櫻阪水樹:公主?什麼啊?
鬼龍院蘭:就是說做我的女人![呀~~~~~~~~~~~~~~~~~~~~~~]
櫻阪水樹:啊?開什麼玩笑!我可不想被你…
堂島美聖:不行哦!水樹,好戲才剛剛開始啊!
櫻阪水樹:啊…(只要說我做他的女人這句話,我就可以得救,可是…)
鬼龍院蘭:啊…你怎麼辦?
櫻阪水樹:(我…我…我…)開什麼玩笑!
堂島美聖&鬼龍院蘭:啊?
櫻阪水樹:我的心和身體都是屬於秋羅[再次聽到AKIRA…詭異…= =||||||]的東西,你們要用蠻力來搶隨你們,這個身體被弄髒也沒辦法!但是,心我不給!絕對!!(不管秋羅怎麼想,這個,是我的心意!)
堂島美聖:呵呵,好像終於下定決心了!那麼…就先從你這可愛的紅唇開始好了!
鬼龍院蘭:哎…(拿手銬!)
堂島美聖:你…這個手銬是什麼意思?快打開!
鬼龍院蘭:你先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裡!
堂島美聖:啊!你把我銬在床上幹嗎?[這話怎麼聽怎麼有歧義…還是說…偶的思想有問題?= =]
鬼龍院蘭:水樹,我們從這裡出去了!嘿![好帥!!!!]
櫻阪水樹:你幹什麼這麼自顧自的抱我?
鬼龍院蘭:你一個人站不起來吧?
堂島美聖:等等,你給我把手銬打開!
鬼龍院蘭:你使勁也是打不開的哦!這是真的,鑰匙在這裡,你隨便找個什麼人幫你開吧!
堂島美聖:喂!等等!喂!

櫻阪水樹:放開我!放我下來!你這個四眼!放我下來!!
鬼龍院蘭:別亂動啊!真是的,還想著讓你哭著來求我救你,結果什麼也沒發生,真是大誤算啊!
櫻阪水樹:那你為什麼幫我?我可沒有拜託你!
鬼龍院蘭:越來越中意你了!
櫻阪水樹:哼!
鬼龍院蘭:在那種地方被毀掉太可惜了…可以的話,希望是用我的手…
白石秋羅:水樹!
櫻阪水樹&鬼龍院蘭:啊!
櫻阪水樹:秋羅…啊…(襯衣下來…那..那麼多的吻痕…)
白石秋羅:為什麼蘭會在這裡?[冷冰冰!]
鬼龍院蘭:啊?…這…這個……
[石頭啊,雖然你也不良…但是你至少可以比美聖正大光明些…不需要那麼心虛啦…雖然你是要心虛…黑暗秋羅…可怕…]
櫻阪水樹:笨蛋!!!在你和前輩纏綿的時候,我遇到很過分的事情了哎!(怎麼想怎麼做明明已經決定了的…)那個時候就是這個眼鏡兒來救我的!(怎麼辦…我停不下來!)你…就和前輩隨便愛去哪裡就去哪裡吧!
白石秋羅:水樹…
櫻阪水樹:我們走,眼鏡兒!快把我送回房間!
鬼龍院蘭:啊?……哦……
櫻阪水樹:再見!!
白石秋羅:呵!(砸牆…= =)


06 黒秋羅発動!

~廁所~
二階堂留依:…好舒服,哼哼~~(哼歌…)秋羅的房間也調查清楚了,藏身之處也是完美,之後,就只剩下等晚上到來了~~
白石秋羅:留依!(冷冰冰!)
二階堂留依:啊?……啊!!!!!!!秋羅????
白石秋羅:我正找你呢!
二階堂留依:不是這樣的,我擅自跟來,潛入賓館,在溫泉偷窺,準備偷拍這些全部都是因為很擔心你[汗…全招了…= =]……啊?找我?
白石秋羅:碰到蘭了,所以就想留依也一定來了!
二階堂留依:該不會是……告白?
白石秋羅:(我打!)我有個請求![有這麼求人的麼…= =]
二階堂留依:啊?
白石秋羅:1415室的,叫堂島美聖的女人…我要你抱她!
二階堂留依:啊?
白石秋羅:龍牙的惡徒,強暴女人,不算難事吧?
二階堂留依:那個…是女人的話還比較高興啦…什麼啊?這是?
白石秋羅:如果…你實現我的願望的話,之後…你想對我怎麼樣都可以哦![哇~~~~]
二階堂留依:真的??
白石秋羅:恩!我有對你說過謊嗎?
二階堂留依:說的太多,記不清楚了!
白石秋羅:呃…是麼?
二階堂留依:是你的拜託的話,什麼都可以的啦……秋羅?你怎麼了?
白石秋羅:……我想不開!

鬼龍院蘭:如你所願,已經把你送回房間了,公主!
櫻阪水樹:我不是你的公主!
鬼龍院蘭:那麼誰是?
櫻阪水樹:呃!
鬼龍院蘭:呵呵!
櫻阪水樹:囉嗦!快點給我滾!
鬼龍院蘭:哎呀,哎呀!秋羅還真是愛上一個不得了的女人啊!
櫻阪水樹:那傢伙才不是愛我呢…不…是已經不愛了,被其他女人那麼一比…
鬼龍院蘭:這麼生氣,太破壞你那張美麗的臉了!
櫻阪水樹:囉嗦,不是要你滾了嗎?
鬼龍院蘭:(我抓!)
櫻阪水樹:放手!
鬼龍院蘭:秋羅的確是個像女人一樣可愛的傢伙,但是,很遺憾,他的內在可是百分百的男人!
櫻阪水樹:那又怎樣?
鬼龍院蘭:就是說,他不是那種我的女人有危機的時候還能和別的女人鬼混的人的意思!如果討厭對方,他會用男人的方式清清楚楚的說出來!
櫻阪水樹:啊?
鬼龍院蘭:嘛!你討厭秋羅就表示我就有機會了,當然,你要是被秋羅甩了,我可是可以接受你的哦!
櫻阪水樹:你個變態四眼!
鬼龍院蘭:呵呵~

櫻阪水樹:但是…他沒有來救我,我希望是他來救我的…被秋羅救…他在其他前輩那…還那種樣子…對了…他也應該遇到和我一樣的事才對…難道說…[你才反應過來啊?拜託…= =]秋羅…那剛才吻痕也是…哎…我到底在做什麼啊?(光想著自己的事情,秋羅的事一點也沒有注意到,也不聽他說…)
沖田愛:啊,水樹已經回來了啊?
櫻阪水樹:呃…
沖田愛:水樹?你還要去哪裡啊?
櫻阪水樹:…去找秋羅!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 重頭戲開始了啊~~~~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
堂島美聖:可惡,那男人怎麼回事?把我這樣關著!(門鈴!)終於來了啊,我等了很久了,門開著的…剛剛電話裡說的,快幫我把手銬…啊?…你?
二階堂留依:哎…蘭這傢伙,做了很有趣的事啊…
堂島美聖:你不是我這的人,你是誰?
二階堂留依:客房服務啦…用男人的身體![……= =……]
堂島美聖:哎?
二階堂留依:乖一點哦~
堂島美聖:你…你要做什麼?住手!
二階堂留依:亂動的話會很疼的哦!
堂島美聖:住手,我討厭男人!!!
二階堂留依:那今天就個你變成最喜歡!
堂島美聖:放開我!

白石秋羅:可怕嗎?
堂島美聖:你…是…一年級的…
白石秋羅:水樹也應該像你一樣說過住手!
堂島美聖:我…我沒有想過要傷她的,只是…水樹那麼漂亮…就很想去觸碰…
白石秋羅:那麼…你就親自體驗一下,水樹體驗過的同樣的恐怖…
[包子……好可怕…]
堂島美聖:哎…
白石秋羅:我啊,美聖前輩…為了水樹,我什麼都做的出來的!

櫻阪水樹:秋羅,你去哪裡了啊!
(堂島美聖:住手,放開我…)
櫻阪水樹:什麼?

堂島美聖:放開我…住手…
二階堂留依:你也給我老老實實的放棄別亂動!
堂島美聖:不要,放手,別碰我!求你了,不要做這種事…拜託…我道歉…
[讓我想起某名言:道歉有用要員警做什麼?]
白石秋羅:留依,把她嘴堵上,聲音太大了!
二階堂留依:是,是!
白石秋羅:有人被她的聲音招來就麻煩了!

櫻阪水樹:秋羅?
白石秋羅:呃?
櫻阪水樹:秋羅…你在做什麼?美聖前輩?
堂島美聖:唔!!!!
二階堂留依:哎![他正忙…]
櫻阪水樹:你在做什麼啊?快點救她啊!
白石秋羅:為什麼?
櫻阪水樹:秋…羅?(好冰冷的眼神…)
白石秋羅:我只是對她做應該做的事,沒必要救她!
櫻阪水樹:你…主謀的?你對前輩做…
白石秋羅:是又怎樣?
櫻阪水樹:怎麼這樣!

堂島美聖:不要,住手,救命啊!
櫻阪水樹:前輩!
白石秋羅:別管她!這叫自作自受,這傢伙,很早前就瞄著你,沒能阻止的我當然也有錯,但是,傷害到你的傢伙,我絕對不原諒!
櫻阪水樹:秋羅…原來你最先就知道了?(那麼跟著來,和我搶美聖前輩的點名也是為了保護我?秋羅…為了我…為了我居然這樣做…)

二階堂留依:你給我乖一點!
堂島美聖:不要!!

櫻阪水樹:(但是…這種事…)前輩!(推秋羅!)躲開!!!(對留依!)
二階堂留依:哇!
櫻阪水樹:前輩,沒事了!已經沒事了!
堂島美聖:水樹…(哭!)
白石秋羅:為…為什麼要維護她?她…
櫻阪水樹: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不想看到你做出這種事!
白石秋羅:水樹?
櫻阪水樹:(那有冷冰冰眼神的秋羅,我是第一次看見…雖然很高興他會為了我而生氣…但是,我不想看見你變成那樣子的臉…)
白石秋羅:……留依…已經夠了!
二階堂留依:啊?秋羅?


07 あなただけの姫

櫻阪水樹:秋羅!
白石秋羅:水樹!
櫻阪水樹:你在這裡啊?
白石秋羅:美聖前輩怎麼樣了?
櫻阪水樹:冷靜下來了,我請其他前輩照顧她了。
白石秋羅:哦…
櫻阪水樹:那個…秋羅…我…
白石秋羅:我…好像沒有做一件像樣的事!
櫻阪水樹:啊?
白石秋羅:到最後也沒有保護好水樹…還被蘭搶走了還鏡頭,要懲罰那女人,卻又被水樹擋下來…我……真的好遜啊!
櫻阪水樹:遜?…你…在想這種事?
白石秋羅:不行嗎?
櫻阪水樹:秋羅…(為不能保護我…秋羅居然這麼不甘心嗎?)
白石秋羅:把這件事和水樹說…就更遜了!
櫻阪水樹:(啊…這傢伙…)(抱!)
白石秋羅:水…水樹?
櫻阪水樹:你…你很帥的啊…很靠的住,能保護人,你一直都是我的王子啊!
白石秋羅:…可是…你討厭我吧?
櫻阪水樹:啊?
白石秋羅:因為你說你只不想被我看見你的身體…
櫻阪水樹:啊…那個…對不起,那個時候…我無心的。我…害怕被你討厭…
白石秋羅:啊?
櫻阪水樹:因為…男人不都是喜歡胸部大,身材好的女人嗎?但是…我即沒有胸部,身材又像塊板…所以就想…如果被看到了…就完蛋了…
白石秋羅:呵呵…那是什麼啊…
櫻阪水樹:你笑什麼!!
白石秋羅:有能力把我的理智打飛的人,還真能說這種話啊!
櫻阪水樹:啊?
白石秋羅:水樹也知道啊…那個時候…我不是有反應嗎?
櫻阪水樹:但是…那不是因為前面的那個…
白石秋羅:不是…是因為…水樹那個時候…那麼美…
櫻阪水樹:美?我?
白石秋羅:美,因為太美了…所以,讓我有感覺的,是水樹哦!
櫻阪水樹:這種事…你不說我怎麼知道???[汗…這個要說的嗎?= =]
白石秋羅:那種情況下應該很容易明白的啊!
櫻阪水樹:我不明白!…不明白…因為…我…不管什麼…都是第一次…
白石秋羅:水樹...對不起,讓你不安了!我一開始就說清楚就好了!
……
白石秋羅:喂!水樹!我真的…很帥嗎?
櫻阪水樹:…恩!(怎麼了?這水潤潤的眼睛?)
白石秋羅:比蘭還帥?[我比較喜歡蘭…雖然他有點奇怪…]
櫻阪水樹:當然!(怎麼…秋羅一下子變的好可愛!)
白石秋羅:我最靠的住?
櫻阪水樹:唔!
白石秋羅:真的?絕對?
櫻阪水樹:絕對!絕對![= =]
白石秋羅:那麼水樹…就是我的公主了!
櫻阪水樹:呃?(我是公主?)
白石秋羅:我喜歡你哦…因為是水樹…
櫻阪水樹:秋羅…(不知道為什麼…好高興好高興…謝謝你…我會一直都是秋羅的公主的!)
……
櫻阪水樹:呐…秋羅,一起睡吧!
白石秋羅:哎??水樹???可以嗎?
櫻阪水樹:呃…難得一起來旅行…
白石秋羅:是啊!是啊!水樹…一起睡吧![興奮中…= =]
……
櫻阪水樹:呼…
白石秋羅:真的睡著了……[哈哈……拍桌ING…]喂…水樹…我們做點H的事吧?喂!我想做H的的事啊~~水樹…水樹啊~~~[撒嬌…包子…撒嬌是對的…說的東西有問題啊…感覺好怪異啊……]
櫻阪水樹:唔…秋羅…要一直在我身邊啊……呼…
白石秋羅:水樹…[注意,變聲了…]還是一樣的毫無防備啊…現在你好好睡吧,今天遇到了不好的事…所以這次就放過你…但是,你不要忘了,我…是支狼的事…[偶知道…看漫畫的時候就知道了…包子這個算保守了…= = 畢竟是新條嗎!]呵呵……
櫻阪水樹:那天…我做了一個夢…關於秋羅的…被鮮花圍繞著的秋羅的夢…
白石秋羅:水樹~~呵呵~~~[天使笑~~ = =]
櫻阪水樹:啊…像個天使…可愛、純潔[你確定是在說睡你旁邊的那支?= =]我最喜歡的你了…秋羅…要一直一直呆在我身邊啊,比誰都要更喜歡我的人…一直都這樣…


08 本当のキミ

店員:歡迎光臨!
櫻阪水樹:怎麼會事?這裡?
白石秋羅:什麼怎麼回事啊?洋服店啊!
櫻阪水樹:你說約會我才來的啊!
白石秋羅:SHOPPING也是約會啊!
櫻阪水樹:但是這家店…

~回憶~
店員:看啊……[跑遠的腳步聲…= = ] 和這個客人很和稱呢![最終跑向了某包子… ]
櫻阪水樹:呃?
白石秋羅:我?
店員:啊!真的很可愛,超級和稱哦!你男朋友也是這樣想的吧?

櫻阪水樹:(這種回憶不想再來一次)總之,我不適合裙子,別再做多餘的事了!
白石秋羅:行了啊!(對店員)不好意思,這個、那個、這個還有這個我拿來試下!
店員:請慢慢試!
櫻阪水樹:等等!
白石秋羅:脫衣服!
櫻阪水樹:哎?
白石秋羅:行了!快脫啊!
櫻阪水樹:哎?啊!!!!!
白石秋羅:好了好了!!快脫快脫!!
櫻阪水樹:別碰那裡啊!!!
甲:啊!!!!!店員,有個女生在換衣間裡被襲擊了!
乙:我看見有個男人進去了!
店員:誰…誰去找警衛來?
警衛:怎麼了?
店員:我的客人…在換衣間裡被混進去的男人襲了!
警衛:什麼??
警衛:你們已經被完全保衛了,老老實實的出來!
櫻阪水樹:哇!!!!!!!!!!!
白石秋羅:什麼騷動啊?
店員:啊?客人,你沒事吧?
白石秋羅:什麼事啊?啊,水樹,你出來吧!
櫻阪水樹:不要啦…這樣子…
白石秋羅:不要害羞啊!
櫻阪水樹:(反正,肯定又會…)
眾:哇…好漂亮~
甲:她是誰啊?模特兒?
乙:女演員吧?
丙:哇…身材好好!
櫻阪水樹:這是什麼?
白石秋羅:全是在說你哦!
櫻阪水樹:秋羅…
白石秋羅:很漂亮的…水樹!
甲:模特兒來了啊…
乙:我想要那衣服!
店員:她穿的衣服現在還有很多存貨…[奸商…]
櫻阪水樹:(像騙人一樣…我被像一樣女生讚揚…不知怎麼的…有點不好意思…)
店員:謝謝惠顧!
白石秋羅:太好了呢!衣服被店裡當禮物送給我們!
櫻阪水樹:恩…但是,有點涼涼的…很空…輕飄飄的也很礙事…
白石秋羅:那是裙子啊…啊,有好多耳環啊!
櫻阪水樹:真的哎!
白石秋羅:水樹是短髮啊…所以適合戴穿洞的耳環!
櫻阪水樹:我…沒打耳洞!
白石秋羅:啊?為什麼?
櫻阪水樹:很痛…有點怕!
白石秋羅:呵呵…水樹居然怕這個…膽小鬼!
櫻阪水樹:什麼啊!
白石秋羅:可是…很可愛!
櫻阪水樹:(秋羅…他摸我的耳朵…)
白石秋羅:那麼…水樹適合這樣的耳環,我進去選一對和水樹相稱的當禮物,你等等我!
櫻阪水樹:可愛的…是你吧!(說起來…我看起來像是秋羅的女朋友了嗎?)
某男:那邊的女生!
櫻阪水樹:呃?
某男:唔哇!大美人啊!難道是模特兒?
櫻阪水樹:呃?我?
某男:除了你,這裡還有誰啊?喂,一起去哪裡玩吧?我今天有車哦!
櫻阪水樹:(這個…難道是…搭…搭訕??)[預期很搞笑!]
白石秋羅:水樹!!
某男:呦!還可愛啊,你和你朋友起來玩吧?我也叫上我的朋友,他們一定很想見你們!
白石秋羅:是男朋友!笨蛋!(我打!)
某男:啊!!!
白石秋羅:水樹,我們走!
櫻阪水樹:哦……

櫻阪水樹:嚇了我一跳…我從生下來到現在,被男人搭訕還是第一次啊…怎麼說呢?旦角像是打開了一扇新門的感覺…可以說,發現新的人生那樣的!
白石秋羅:唔!
櫻阪水樹:秋羅,今天真的謝謝你了…因為你我…
白石秋羅:水樹還是沒有變漂亮的好!
櫻阪水樹:啊?
白石秋羅:水樹是很漂亮、可愛的女人,這種事在這個世界上,我一個人知道就好了!
櫻阪水樹:喂!你幹嗎忽然撲過來?
白石秋羅:水樹是我一個人的東西…因為我變的漂亮,因為我成為女人,所以,只有在我面前才可以帶上女人的色彩!
櫻阪水樹:恩……(我也不想被別人知道,比女人還可愛的秋羅其實是個強制的,很有男子氣概,又很靠的住比任何人都要帥的人!)
白石秋羅:所以,脫下來!
櫻阪水樹:哈?
白石秋羅:行了!快脫下來!
櫻阪水樹:是你讓我穿的啊?
白石秋羅:所以,我要你恢復原狀!
櫻阪水樹:怎麼這麼任性啊你!
白石秋羅:啊!!快脫啊!
櫻阪水樹:喂!住手!這裡是公園啊!
白石秋羅:哪裡都一樣!
櫻阪水樹:那怎麼行!…你在碰哪裡????
白石秋羅:但是…那就在手邊…
櫻阪水樹:笨蛋!!!…你…秋羅你個色鬼!!!!!


09 イクナイ~アブナイ~保健室

醫生:好了,你自己給我趴好!
白石秋羅:唔…醫…醫生
醫生:呵呵~你真敏感啊~
白石秋羅:嗚…可是…
醫生:可是什麼?
白石秋羅:可是~~可是聽診器真的很冷啊~~ [巨汗一把的某沙子…]
醫生:給我忍著點!你是男生吧?好了,完了,果然是有點感冒呢!
白石秋羅:怪不得早上起來頭很暈…
醫生:我要離開保健室一會兒,下午的課就在保健室裡休息吧,課別上了!
白石秋羅:是~

新條真由:與其去歌唱愛,不如和我一起沉溺愛歌!

~不可以去的的危險的保健室~

砰!!!!(沖進來…)
二階堂留依:秋羅!!
鬼龍院蘭:你沒事吧??
二階堂留依:我聽到你在上課時倒下了,我555555555555555

白石秋羅:呼…

鬼龍院蘭:看樣子不是很嚴重,睡的很好的!
二階堂留依:太好了…55555555秋羅,安心吧,從現在開始,我們兩個人會好好的看護你的!!
白石秋羅:唔~~~
二階堂留依:是嗎,是嗎,你很高興?
鬼龍院蘭:那只是他的夢話?
二階堂留依:但是,說起看護的話,果然還是要可愛的人來做護士啊,要是保健室裡也有的話…~如果這樣的話~~

(妄想中…)
白石秋羅:好了,留依,是要打針的時間了哦~
二階堂留依:打針?那也要給你打~~…秋羅…打針…秋羅…打針(重複中…)吼~~~
鬼龍院蘭:你啊,到底是看護還是來找麻煩,選一個吧!
二階堂留依:啊~~~哈哈哈~~~~(又跑、又跳、又撞,暴走中!)
鬼龍院蘭:啊,笨蛋先放一邊!恩…好可愛的睡臉啊…在睡覺的時候也是魅力無邊啊…
二階堂留依:等等~(撞!)
鬼龍院蘭:什麼啊!
二階堂留依:你,在別人考慮事情的時候,偷偷的做什麼啊?
鬼龍院蘭:我只是要幫他換汗濕的衣服!
二階堂留依:躲開,我來!(心跳)來了哦~秋羅,我沒有什麼可疑的心態,我可是為了你…啊…扣子~我揭開扣子了~~~~!!!!
鬼龍院蘭:吵死了,(撞!)冷靜點,他可是男生哎!這個時候啊,就應該這樣“噗嘰噗嘰”的解開扣子~(流依:哦!!)這樣“哢嚓哢嚓”的解開皮帶~
[石頭,你到底是來幹嗎的?= =]
白石秋羅:(我打)居襲擊一個睡覺的病人?你們打的什麼主意?
二階堂留依:等等,是誤會。
二階堂留依:我們只是想做你的看護而已!
鬼龍院蘭:真的是很單純的心情!
白石秋羅:真的嗎?
二階堂留依:真的!
鬼龍院蘭:相信我!
白石秋羅:真的真的嗎?
二階堂留依&鬼龍院蘭:真的真的!
白石秋羅:啊……我口渴了!
二階堂留依:ok,交給我!(狂奔!)呐,水!
白石秋羅:肚子有點餓了啊!
二階堂留依:(電話~)聽著,外賣,牛肉麵一份!
白石秋羅:啊……肩膀好酸啊~
二階堂留依:啊~呵呵~`客人還滿意嗎?
白石秋羅:好無聊哦,去買本雜誌回來吧!
二階堂留依:好的~跟高興為你服務~(奔0)
鬼龍院蘭:我開始擔心龍牙的將來了![為什麼石頭可以在這種、時候摸魚?]好了,秋羅,來量下體溫!
白石秋羅:哎?我沒事啦!
鬼龍院蘭:你說什麼呢?只是碰了一下就感覺這麼熱…(啊…這個,還不會是光明正大的…可以額頭貼額頭的機會?)咳…咳咳……來…秋…秋羅…讓…哥…哥哥來試試溫度…[石頭你沒說留依的資格啊…= =]
二階堂留依:給我等等!!!!!!(急刹車!)那件事,讓我來做!
鬼龍院蘭:哼,真是辛苦你了!累了吧?你站到邊上休息一下也沒關係了!
二階堂留依:為了秋羅,這點辛苦不算什麼,到是你啊,要試溫度的話,你的眼鏡很礙事吧?
鬼龍院蘭:哈,為了秋羅,眼鏡這東西什麼時候都可以拿掉!
二階堂留依:讓我來做!
鬼龍院蘭:不, 是我!
二階堂留依:我來!
鬼龍院蘭:我!
二階堂留依&鬼龍院蘭:唔!!!!!

白石秋羅:37.9度啊?
二階堂留依&鬼龍院蘭:秋羅…
二階堂留依:你怎麼自己量了啊?
白石秋羅:有點升溫了!
鬼龍院蘭:那很糟糕啊!
白石秋羅:又是誰的錯呢?
鬼龍院蘭:放心吧,秋羅,你的燒我一定會把它壓制下去的!
二階堂留依:你說什麼,能幫他退燒的是我!好了,秋羅,我帶你去看醫生,這個醫生我能保證,我們經常“關照”他…
鬼龍院蘭:你給我閃一邊,反正是不知道哪裡的蒙古大夫!比起這個,還是去看我們家的醫生,他是是世界級別的癌症專家…
二階堂留依:這個和他沒有關係吧?退燒最快的方法還是要出汗…**************
鬼龍院蘭:把這個愚蠢的單細胞動物放一邊!要出汗的話還是要用***!我馬上去找**
二階堂留依:***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俺也不知道…哭…]
鬼龍院蘭:這是韓國的民間療法!
二階堂留依:什麼民間療法,根本靠不住!秋羅,還是用我的方法!
鬼龍院蘭:你想要損害秋羅的健康嗎?
二階堂留依:你才是要把病人怎麼樣?
鬼龍院蘭:什麼,你這混蛋!
白石秋羅:頭好痛啊!
二階堂留依&鬼龍院蘭:沒事吧?秋羅?
白石秋羅:你們兩個安靜一點…咳~~~~
二階堂留依:最終還是開始咳嗽了!
鬼龍院蘭:感冒的話還是傳染給我最好了,用嘴唇!
二階堂留依:來吧~
鬼龍院蘭:來~
二階堂留依&鬼龍院蘭:唔~ [變態….= =石頭啊…]
白石秋羅:你們…也給我差不多一點!!!!!!!(一頓暴打!)
二階堂留依:秋…秋羅…
鬼龍院蘭:啊~~已經夠了~~(俺已經很久沒有聽到石頭…咳!那什麼…的聲音了…)

醫生:哎呀~奇怪~!記得剛剛明明有一個病人在這裡的~

鬼龍院蘭:不…不愧是秋羅…
二階堂留依:就算是發燒,身手也沒退步啊…
(又一次華麗倒下!)

醫生:變成受傷的兩個人了!

白石秋羅:果然還是聖薔薇的保健室安靜!
櫻阪水樹:喂,秋羅,身體不好在家裡休息不是更好嗎?
白石秋羅:不,我就要在這裡!
櫻阪水樹:為什麼?
白石秋羅:我想被水樹看護的話會好的很快的!
櫻阪水樹:秋羅…
白石秋羅:水樹,喂我吃粥啊~
櫻阪水樹:真…真沒辦法呢…呃…把最嘴張開啊!
白石秋羅:恩~啊~~偶爾感個冒好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