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罡正先生,你願意讓向若紫小姐做你的妻子,無論何時都愛她、保護她嗎?」
「我願意。」
「向若紫小姐,你願意讓白罡正先生做妳的丈夫,無論何時都愛他、尊重他嗎?」
「我願意。」
「那麼,我在上帝和眾人面前見證,這對男女現在結為夫妻,永永遠遠在一起,直到白頭偕老!」

如雷的掌聲在大禮堂裡響起,包圍中央的一對男女。
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給雪白紗裙的女子一個深吻,眾人見狀即歡呼不止。
多麼美麗的早晨、美麗的畫面,讓身在親友席上的我也不禁激動了起來。
沒錯,終於、終於------

這些拉哩拉雜的儀式終於結束了,我可以去吃喜宴啦!!!

「小曉,不要吃太快,小心噎到啦!」
背部被人大力一拍,我差點把含在嘴裡的肉統統吐出來。
我回頭瞪了一眼老哥,「唔…泥熱(你這)…」
很想當場罵他的我,眼角瞥到站在他旁邊的溫雅女子,只好把話連同肉吞進肚子裡。
臉上總是掛著聖母般的微笑,身材又凹凸有致,簡直可以去拍模特兒廣告的大美女,向若紫小姐,在剛剛已經成了我哥的老婆。
你猜的沒錯,這是我哥、白罡正的結婚典禮。
我露出諂媚的笑容:「啊~老哥,你今天還真是帥氣到家,臉色不失紅潤頭髮不失油光,一套西裝讓你俊俏無比呢!瞧旁邊的向小姐都嬌羞到臉紅了~」
「向小姐的美貌也不是蓋的,古人的“沉魚落雁”說得真好,我們家的白先生竟然甘願沉到妳的石榴裙下,還真是不簡單啊!那我就祝福你們…」
還沒說到祝賀詞那邊,我的頭上就被一記大暴栗。
「…白˙小˙曉,你最近是讀書讀到頭昏了是不是?」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要考大學的優質考生。」
「抱歉我錯了,你還是繼續吃你的喜酒就好。」
在一旁聽我和我哥對話的向小姐突然噗哧笑了出來。
「噗哈…你們家一定常常都很熱鬧,看來我選你做老公還真是選對了呢!」
「哪裡,我家這小子一點也不爭氣…」
「有個這麼可愛的妹妹,罡正你一定很幸福!」
剛剛喝下的酒整個從我嘴裡噴出來。
老哥睜大眼睛,看著他老婆說不出話來。
向小姐一臉疑惑地問:「怎、怎麼了?」
「呃…的確他的身材是“嬌小”了一點、頭髮也長了一點、臉蛋也“可愛”了一點,」老哥笑笑,嘴角有些抽搐。
「但是他是我弟弟。」
「…你騙人!」

我,白小曉,今年十八,性別男,最喜歡我的頭髮,最喜歡吃我老哥做的菜,興趣是做頭髮的造型,專長是讀書…除了國文怎麼讀也讀不好之外。所以請原諒我左一句成語右一句成語,誰叫我剩一年就要聯考了,偏偏我最不行的就是國文。所以我只好不斷練習練習練習…
因為我長的不高,又遺傳到我媽的臉,就常常被誤會成女人…說不定我前世造了孽,不然老天爺怎麼會這樣跟我做對?
所以我的夢想是要變成有著麝香氣味的男人,而且要長得跟籃球選手一樣高…怎樣不爽啊?我就是突破不了165啦!

「老哥,你剛剛的措詞是什麼意思…」什麼可愛臉蛋、什麼嬌小身材,我的天!又不是女人,要女人你也看看你的親親老婆!
「…怎麼,我說的太夢幻了嗎?矮子。」
「你!」
由於父母雙亡,我從小就跟哥哥一起生活,直到如今。
說到老哥,我想你一定不會想知道他怎麼拐到這個大美女老婆的,因為他的愛情羅曼史純屬童話系列的王子救公主劇情…只不過因為某天向小姐欠地下錢莊錢被追打恰好撞倒我哥,於是我哥英勇的一個人打跑了n個傢伙,還替向小姐還清了所有債務…害我還因為父母的遺產少了二分之一跟我哥大打出手。
然後兩人一見鍾情,用我完全無法相信的速度結婚了。
…我很想問耶老哥,釣到一個美若天仙、身價卻是遺產的二分之一的老婆是好還是不好啊?
鑰匙轉動的聲音“卡”的一聲響,老哥打開家門,看來是要把東西款一款準備要新居落成去了。
「什麼時候搬?」
「明天吧,女方那邊也同意了。」
「是喔…」我看著明天就會不見的老哥,在他的房間東翻西翻。
房間裡的東西整理成一個個紙箱,轉眼大部分已經淨空。
他起身。「好了,差不多就這些了。」
我看著那些紙箱,心裡突然有一陣寂寞感。
「以後這個房間就是你一個人的了,高不高興啊?不用再跟我擠一張床了。」他笑著,沒發現我板著臉。
他把鑰匙交到我手上。
「給你,房子的主人。」
我突然抱住他,兩人一起跌在地上。
「小曉?」
「笨蛋,老哥真是個笨蛋…」我埋在他的懷裡大吼,將他抱緊:「誰說我不喜歡和老哥擠在一起睡…」
一陣鼻酸,我想起與老哥的種種過去。
一直以來都是老哥在照顧我,在外打拼幫我賺學費,煮飯煮菜給我吃…嗚嗚嗚,為什麼你要在我還不能謀生的情況下離開我啦?這樣我以後吃什麼啦?!
「隨隨便便丟下我,什麼道理嘛…」即使這裏只是小小的公寓一層樓,房間還不夠到要兩個人睡一間,我還是寧可維持這種感覺,我喜歡這種感覺。
老哥在我的頭上亂摸了一把:「你也18了,再不好好學習獨立,上大學之後怎麼辦?然後還要像現在哭哭啼啼的罵我說,是我把你教成廢人的…」
「嗚…」我掐了老哥的肩膀一下,宣示我的抗議。
「我離開之後,你也要開始學煮菜啦!不要老是吃泡麵,我可不希望改天我回來探望我的可愛老弟竟然是一具木乃伊…還有要好好讀書,不要再搞你的那顆頭,考不上大學我饒不了你。」
「哼,老哥你的毒舌也要改一改,小心天天夫妻吵架。」
「…你也改一改你超級情緒化的脾氣,小心沒女人追。」
「都跟你學的啦!」
我大怒推開老哥,破口大罵:「東西款一款快點搬出去啦!一直廢話連篇聽得我都煩!滾啦!!」
老哥沒頂我,輕輕笑一聲站起來,往廚房走去。
「好好,我滾,但是我還是要送一份餞別禮給你,不然怎麼對得起唯一的家人呢?」
他拉起袖子,「今天就來煮一頓“最後的晚餐”!」
「不要亂用成語誤導我!」
這輩子最寵我的老哥,運起他的寶貝菜刀開起瓦斯爐,讓一道道美味的菜肴上桌。
蛋包飯的香味撲鼻,一上桌就讓我食指大動。
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的老哥煮的菜,再也沒有像那樣完美的味道。
「老哥,你要保重。」
「你也是。」

「鈴、鈴、鈴…」惱人的鬧鐘狂響,我抓起它丟出去。
累死人了、累死人了…我趴在床上完全不想起來。
要不是我哥警告我不能亂動用遺產的款項,我早就請三個女傭來服侍我了,就不用這樣天天累死自己,煮菜洗碗洗衣服曬衣服掃地拖地擦窗戶曬棉被吸地…
果然我還是比較適合過大爺的舒服生活…這種天天要早起晚睡的日子我受不了啊啊啊!
「…老哥你回來啦…」悶在被窩裡,我哀嚎。
老哥現在一定和他老婆快樂的生活吧!不對,應該他老婆會比他快樂,誰叫他是這世代絕種的新好男人。
一定是他平時幫我做太多家事才娶的到向小姐。
“要是哪天我也能娶到一位美嬌娘那該有多好啊~”我想像著我的美麗妻子和我一起做家事,卿卿我我的,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啪!」的一聲,我的夢整個破掉。
誰、誰這麼大膽,竟敢壞了本大爺的羅曼蒂克之夢?!
「幸會,年輕人。」
突然我的房間變成一片空白,只有一個右手拿著針的老人站在我面前。
我從被窩裡爬出來,睜大眼盯著他。
「…你是誰?幹嘛拿針戳破我的好夢!」
那老人做了個揖:「吾乃伯樂是也。」
「…伯樂?!」
騙誰?伯樂不是出現在課本裡面,那個知道千里馬的老頭嗎?慢著,他也是個老頭…
我戰戰兢兢的問:「你來幹什麼?」
「吾是來給您千里馬的。」
…啥??
「給我說清楚,我要馬幹什麼?」
「年輕人您誤會了,吾說吾牽千里馬,事實上是牽繫愛情,千里馬只是個象徵詞彙。」
對不起我國文不好無法會意…
「被這條繩子牽住的,就是您將來的伴侶,您的兄長也是經過吾的牽線而成眷屬的。」
「真的假的?」
我哥能娶到向小姐,其實是這老頭的功勞?難道不是因為他做太多好人的好報?
我定睛一看,他另一隻手上有一條紅繩子,一直繫到後方,因為光太強我看不見被牽住的那端是誰。
「現在,該是把它交給您的時候了。年輕人,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要記得,世間伯樂常有,千里馬卻不常有。」
「什…」
「在此告辭。」
我還沒來的及問清楚,一陣強光掩蓋過我的視線。

我從被窩中跳出來,原來剛剛是夢。
嘖,一定是昨天熬夜讀太多國文,連做夢都會夢到伯樂,還是一個怪伯樂。
不過我比較想夢到月老而不是伯樂啦!為什麼現在連牽線都要伯樂來牽?月老你到哪度假去了?
不過我開始好奇起來了,那條紅線的另一端,到底是誰…
才剛摺好棉被,對講機就響了。
「…請問是白先生嗎?」
「是,我是。」
「能不能請你下來一趟?」
我覺得奇怪,管理員的聲音有一點恐懼。
但當我下樓我才發現,我比他更怕。
大樓門口,一隻紅線牽著的馬站在那裡,腹部還貼著一張宣紙用歪歪扭扭的字寫著我家門牌號碼!
嘴角抽搐,愣愣看著那匹馬。
我抱頭大吼。
「靠!死老頭你竟然耍我!我要的是美女,賢慧又正又會做家事的美女,你牽一匹馬來給我幹什麼!!」

---
一個怪靈感,因為最近聽到"伯樂"這首歌就寫了XD
不過在考試前還出新梗好像不太好...(這人總是不識時務)
總之,連古裝都還沒完結,這篇一定遙遙無期...

糟糕我不想讀書<囧>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鄧鄧
  • ...................
    ...................
    ..................
    ...................
    嗯哼~我本來以為....
    這是兄弟戀.........
    .....拍謝我的腦袋真的腐化了
  • 呃...老實說我比你腐...

    我想到的是人獸戀囧囧囧

    c7500750 於 2008/06/22 20: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