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站在小樓上,在欄杆前眺望著春色。他已經站立許久,身邊沒有一個人,他也沒有一句話。像輕霧一般的心情,化成露珠,點點滴滴地滋潤著春之原野。春色也悄悄地用輕風、用綠草、用柳眼撩撥著他敏於感受的心。
有人從後方挽住李煜。白皙的雙手架在他的腰上,纖纖手指受微和的陽光一照,像白玉那樣精美,如柳枝一般嬌柔。
「嘉敏…」他輕喚了一聲,微笑著撫上小周后的手背,眼中卻無一絲喜樂。
他的心不在這裡。他的心,飛向百里之外,那兩個人的影子。

眾多急促的馬蹄聲從城外傳來,隨後是一聲斥喝。
「讓開!!」
熟悉的聲音奔馳過城門,李煜自樓台下望去,趙匡義的身影在眼前掠過。他滿身是泥,銅色的鎧甲沾滿了土,束起的頭髮也凌亂不堪。
「…晉王大人!」
李煜下樓,在旁的小周后也起身跟隨。
發現李煜夫婦的來臨,趙匡義勒緊韁繩,馬兒匆促的蹄子終於停下。
「真的是您,晉王爺,真的是您!太好了!您平安的回來了!」
按捺不住欣喜的情緒,小周后笑的樂不可支。
「妾身寄給晉王爺的信都有收到嗎?妾身好擔心…」
注視許久不見的兩人,趙匡義滿臉的疲憊一掃而空。
不過感受到背上的重量,他的表情又立刻嚴肅起來。而此時李煜也注意到趙匡義背上的東西。
「…先別說這個了,來人,快找大夫來。」一聲令喝,眼前站崗的士兵馬上急奔而去。
李煜問:「怎麼?你受傷了嗎?」
「都怪我沒有在撤退時護好他,陛下他中了毒箭,還沒有清醒。」
「…你說什麼?!」
小周后用手掩住嘴,非常詫異地叫出聲來。
在趙匡義背後的趙匡胤,腹部捆著緊急包紮的繃帶,大量的血漬將白色染成紫紅。
「趕快送陛下到寢宮要緊!我等會和大夫一同拿藥過去。」李煜擔憂的對趙匡義說,後者點點頭,正要駕奔而去,卻突然回過頭來。
「李煜,我回來了。」
看著他勝過訴說的眼神,李煜沒有答話,只是給了一抹微笑。

“陛下,第一線的士兵已經全數覆沒,情況不利,還是請您撤退吧!”
“撤退?!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跟朕提到撤退這二字!朕若是沒收回燕雲地方,豈能回去見大宋!”
“那些驃悍的胡人實力勝過我方,說是要戰到最後,終於也是敗啊!”
“胡說八道!走!和朕衝沙場去!!”
殺字之聲漫天飛,刀劍鏗鏘響,血滴四散濺。
“陛下,我、我們敗了!再逞下去會全軍覆沒啊!!”
身後只剩下殘存的餘兵,敵人銳利的視線包圍。
“糟,已經退到主帳這裡了…陛下,您先走吧!我們會誓死保護陛下的安全!”
“你們!”
“陛下,您不可有任何損傷。”
突然背後響起聲音,熟悉而陌生。
“匡義,怎麼連你也反起朕來了?朕豈能走!”
“因為還有人在等著您。”
哪個人?心中沒有頭緒。
“快想起來。他等著您,平安的回去。”
強敵的軍刀已經逼近,沒有太多猶豫的時間。
但記憶愣愣地徘徊,到汴京城裡、到宮裡、到那個小樓上…
“所有將士聽令,圍成陣型保護好陛下!一定要讓陛下活著逃出去!!”
將軍喝令一聲,士兵整齊地羅列。
“陛下,快走!別讓您最愛的人流下眼淚!”
他。最愛的人。
是…
“…陛下!!”
腦中一片白光閃過,憶起的一瞬間,意識突然消失。
“陛下—————!!”

慢慢睜開眼,趙匡胤發現自己身處寢室裡,上半身赤裸著,腹部的繃帶整齊地包紮。前幾天所發生的戰果映在夢中,令他盜汗不止。
打了一場無意義的戰鬥,他想。
留下來的那些人呢?終於還是死在戰場上了吧。
自己在搞什麼東西,他不甘心的咄咄。
趙匡胤躺在床上環顧四周,發現他在床邊候著。
「李煜…」他叫喚,卻發現喉嚨乾澀無比,無力的聲音帶著一襲疼痛。
「陛下?太好了,您醒了,陛下。」
李煜扶趙匡胤坐起,端了茶來讓趙匡胤潤喉。
「自大夫來過之後,您已經昏睡了三天三夜了…要不要吃些什麼?」
李煜笑著問道,趙匡胤沒回答,手掌撫上愛人臉頰。
啊,半年了,這個人還是沒變。不管是姿色還是他的心,都永遠停留在最美麗的時刻。
他湊近愛人的臉龐,在唇上輕輕給他一個吻。
「…我好想你。」
趙匡胤緊緊抱住李煜,聞他清新的髮香、撫他白皙的脖子,第一次感受到活下來是這麼的幸福。
「陛下,您的傷還沒好,還是先躺下休息吧。」
「不要緊,看到你朕的病都好一半了。」
他看著李煜,輕輕說一聲。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這幾天夫君都在宮裡,妾身好無聊喔!」小周后抱怨著,在晉王府的後院和趙匡義喫茶。
「也不先跟妾身說一下就跑走了,到底是我重要還是陛下重要哪?不過他連夜照顧陛下回來一定累壞了,得給他煎藥好好補補身子…」
「…看樣子妳嘴上說說,還是很擔心他嘛!」
趙匡義邊倒茶邊說道,面對活跳跳的小周后,不由得會心一笑。
「看妳寫的信又臭又長的,八成這半年好得很。」
「太好了,妾身寫的信晉王爺都有收到!」
「沒錯,但是下次妳再寫這麼長,敵人都攻進來了我還沒看完。」
小周后用手遮嘴噗哧一笑。
「晉王爺果然是晉王爺!」她開心的模樣,像是找到玩伴的孩子。
「今天再說一些關於戰場上的事情嘛!妾身想聽。」
「都已經講了兩天了,怎麼還不膩?」
「唉唷!妾身喜歡聽晉王爺說故事嘛~夫君不在身邊,妾身覺得無聊嘛~唉唷!晉王爺最英俊瀟灑、最善解人意、最…」
「好了好了好了!再吹再捧我都要鑽到地下去了。」
「嘻嘻!」
這小周后就是嘴巴甜,趙匡義拗不過她,於是從腹裡又掏出一件軼事講起。
時光流逝的很快,轉眼天色已經染上墨黑。
「謝謝晉王爺,好有趣的事情呀!」小周后起身,「還是最喜歡和晉王爺談天了,夫君都不會說故事,改天請您一定要教教他!」
「…對了,大夫送來一包藥,我有事沒辦法到陛下那裡,妳能替我跑一趟嗎?」
「既然是晉王爺的請託,妾身沒理由不聽囉!」
將沉甸甸的藥包拿在手上,小周后離開晉王府。剩下趙匡義一人,在後院凝視著小周后的背影。

---
HHH~下篇又是H。←預告?
看起來我寫H寫上癮了,反而正常的不會寫=_=A

劇情慢慢要把女人抽離開來了,話說yuki妳叫我小胤胤隨便找個人跟他配,我找不出來啦<囧>!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 啊啦~~
    你都可以脫離正史了要再蹦出個不輸給小煜的可愛小受有那麼艱難??
    (不負責任的人)

    期待番外啊...
  • 你把圖給我我就能把番外給妳了...

    c7500750 於 2008/07/11 22:41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