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著詔書,趙光義滿心歡喜,這是他第一次下江南。
且說宋太祖趙匡胤咱平了西蜀、南漢之後,見宋朝疆土日益擴大,只剩南方的勢力還未消除,便想儘快滅消江南這個獨立王國,統一全國政令。於是再次下詔,命令江南國主李煜入京朝見。
擔任使節的趙匡義,是宋太祖趙匡胤的兄弟,因諱名而改為趙光義。他非常博得宋太祖的信任,當光義自願接下這個使命的時候,宋太祖不只高興地答應,還送了禮物到他府裡去。
「這就是江南嗎?怎麼還沒入夏就這麼熱啊…」頂著豔陽,趙光義騎著馬在江南裡,就要往王宮去。不管哪一條路上,人們總是熙來攘往,熱鬧無比,街道旁的攤販擺著全是北方所沒有的稀奇商品,還有琳瑯滿目的珍寶,讓光義是目不轉睛,更相信江南是個富庶之地。
「難怪皇兄要把這地收歸國土,如此甚好的地方若不得手,那多可惜!」

終於進了大門,光義把馬栓上,順著衛兵的指示往大殿的方向走。
就連金陵城也充滿富足的氣息。城堡佔地廣大,放眼望去,城牆不見底,延伸的長廊廊柱雕刻典雅,栩栩如生地彷彿是從活的變成一樣。
光義一邊讚嘆一邊走著,不知不覺迷了路,進入一處庭院。
「糟了,原是要去宣詔的怎麼到這兒來了…」稍稍責罵了自己,光義轉頭四處張望,盼有人能指點方向。
「話說回來…這美麗的地方是哪兒啊?」
充滿鳥語花香的巨大庭院,誘著光義駐足了一會兒。亭台樓閣、奇花異草應有盡有,宛如仙境,對一個崇尚雅風的他來說,實是個吟詩作對的好地方。一陣一陣的風徐來,花草都被逗笑了,在風中搖曳生姿。
漸漸走到庭院中央,趙光義發現應是最美的中庭一片空地,卻沒有花木。
正覺得遺憾時,突然聽見一聲大喊:「有賊!」
光義抬頭看,只見從一叢冬青樹後轉出兩個宮女來,手上還拿著掃帚。其中一個怒氣沖沖地指著光義大罵道:「大膽小賊,誰准你到御花園來偷東西,不抓著你送到陛下面前,我這個守花園的面子往哪兒擺!」
光義知自己莽撞,隨意走錯了路,便說:「姑娘你誤會了,我不是賊,我是從大宋來的使節。」
那宮女冷哼一聲,「使節早往大殿裡宣詔了,哪會糊里糊塗闖進御花園?還說不是賊!」
「姑娘你聽我說,我只是碰巧路過這裡而已,其實是迷了路…」
光義一發急,話沒說清,反而更增加宮女的懷疑。那二宮女哪裡還聽他說,舉起掃帚就是往他揮去。
這兩個小丫頭的功夫還真了得,左右夾攻,逼的光義連連後退。光義雖氣這兩個宮女不明不白動手,但好男不跟女鬥,再者若是使節到別人國家打架鬧事,哥哥面上必不好看。
「看招,可惡的小賊!」
「鳶蘿、秋月,還不快住手。」
正要擊下,背後卻突然出現一聲斥喝。
那是一個極為沉穩的嗓音。
那鳶蘿、秋月聽見喊聲,臉上出現驚恐的表情,便都停下手來,默不作聲地低著頭。
趙光義的視線順著這聲音看去,只見一個玉面朱唇,眉飛入鬢,眼如點漆,齒若列玉,體態端莊的美人,正踏著步伐前來,俊美不凡的面貌中,又透出一股說不出的威嚴。不禁看呆了,心中暗想:「江南的美人真如此不凡!」
美人斜眼看了鳶蘿一眼,說道:「鳶蘿,你自是女人家,怎跟一個男人大打出手,豈不看笑話。」
鳶蘿立刻驚恐地跪下:「婢女知錯!婢女該死!」
光義見狀,便拉鳶蘿起來,對美人說道:「小生不守禮,隨意進入這個花園,跟這位姑娘無關,請饒了她吧!是小生不對,打擾園主,還請原諒!」
見光義如此舉動,美人對鳶蘿喝道:「鳶蘿,還不快謝謝人家。」
「謝謝公子,謝謝公子!」
「話說回來,您是什麼人,怎麼會到這裡來?」
「小生乃是大宋的使節趙光義,原是要往大殿去宣詔書,卻被這金陵宮殿的雄偉所吸引,不小心迷了路,莽撞進了這個花園,多有失禮,還望園主海涵。」光義一揖到地,恭敬說道。
「原來如此,不必多禮了。」美人笑了笑,指著一個方向說:「大殿往那裡直走,再轉個彎就看的到了。」
「是、是…對了,小生還想請問園主一個問題。」
「什麼呢?」
光義指著空地問道:「為什麼這中庭連一叢草木都沒有呢?」
「因為我想不出要栽什麼。」聽見這話,美人換了一個認真的表情。
「這庭院中央是我最喜歡的地方,當然想種些自己最愛的花妝點妝點,但總挑不出滿意的花…」他望著中庭踱步,思考的眼神充滿困惑:「牡丹太艷、菊花太清、薔薇有刺…不知道還有什麼花緊簇又漂亮,且不會太鮮艷,保持淡淡的姿色呢!」
「原來如此…」光義看著美人的臉看的癡了,過了半晌才想起應該要做什麼,慢吞吞地說:「那個…謝、謝謝園主了。」
美人不由臉上微微一笑,卻竭力忍住,不讓笑出聲來。暗想:“這人外表看似聰明俊智,卻這樣拙口笨舌,不會說話…”
看他呆愣愣的神態,便提醒了他一下:「您不是還有事要處理嗎?使節大人。」
經他這樣一提,光義回過神來,「啊…是,那小生先告辭了。」便匆匆離開花園。
快走到殿門口,光義忽然想起:「啊,竟忘了問那美人的名字…」
或許是南唐國主的哪位妻妾吧!他這樣想著。
「…不知南唐國主長什麼樣子呢?...」

宣完詔書,大臣們全都慌了,大家七嘴八舌的商議對策。
「要陛下進京,這怎麼可行!想當初派陛下的兄弟進京納貢,已經三年不放回國,肯定是被扣留下來了!若是陛下前去,不也會發生同樣的事嗎?」樞密使陳喬堅決反對,激動地說話。在旁的大臣也都點頭稱是。
「是啊,這宋國君主心機太重,陛下一去定是回不來了!」
「沒了陛下,南唐肯定滅亡了!」
「但是陛下如不去,那我們該怎麼做呢?...」
光義無心旁聽大臣的討論,他只是很訝異這種關乎國家的重要大事,李煜竟然不在朝中。“皇兄說的沒錯,南唐國主果真昏庸無能,連這種決定都交給臣子,國家能興才怪。”
這時,吏部尚書徐鉉說話了:「不如就讓我隨使節大人到宋國,勸勸趙匡胤放過南唐吧!」
「這方法好,最好再帶些禮物去,上回送了白銀五萬兩撐到現在都沒事,這次在多送點珍寶特產吧!」
「那就請陛下晚上寫好表章稱病,不就能免於召見了?」
「就這麼辦吧!」大臣們異口同聲地答應。
光義在一旁,嗤之以鼻地笑著。

看來得到明早才能動身了,光義閒著沒事,便在宮殿的長廊晃晃。
天色漸暗下來,不知不覺他也走到了早晨經過的御花園外。
「無論看幾次都覺得,這花園可媲美宋國的園子哪…」
他不禁再度踏進園內,欣賞園中的夕色。池塘中的粉荷花苞早已闔起,挺立水中的綠色掌葉順著晚風輕搖,水面被吹開一層層漣漪。植在右方的水仙叢乳白的花瓣迎風顫抖,小小的簍狀花萼在落日下更顯金黃。天空染上一層橘紅色,絲絲卷雲輕盈飄,一個美好的黃昏。
遠處有一涼亭,亭子中只坐著美人的身影,守園的宮女不知為何不在他身邊。
「園主、園主,我是趙光義…」
光義動身走去,這麼近一看才發現,美人趴在石桌上睡著了,側著的臉襯著大理石的光澤更為好看,雙睫輕輕闔著,呼吸平穩而無聲,似是睡熟了。
淨白的臉頰,高貴而自然的面貌,令自己沉迷不已。
如此美麗的人,竟然配給一個昏庸的國君,光義沒來由的生氣,卻也浮出一股羨慕。
伸手撫摸他的臉頰,感受他皮膚的細膩緻滑。
湊近他的臉龐,看他熟睡時的模樣,好美。雙唇微啟,嘴角微微上揚,想必正做著好夢吧…
悄悄地,光義在美人的臉上留下一吻。
然後,想起有一種花兒配得上他。
「使節大人、使節大人…」
聽見喊聲,光義回過頭去,看見徐鉉急匆匆地奔來。
「使節大人,您怎麼在這裡?房間已經準備好了,今晚就勞您留下…啊,陛下!」
徐鉉話還沒說完,便趕到美人身邊,出口的叫喚使光義大吃一驚。
「陛下…你說陛下?」
「是的。終於找到陛下了,詔書的事情必須讓他知道才行…」
「那麼他是、其實他就是…」
徐鉉觀察了好一陣子,確定美人沒事之後才回答:「他乃我南唐之國君,名叫李煜。」
光義愣在原地,一時說不出話來,潮紅一波波浮在臉上。

「李煜又是不來,派說客來了!」宋太祖趙匡胤聞得徐鉉到來,不由冷冷笑道。
話說徐鉉帶了大批金銀珠寶,以及江南特產的綢緞、茶葉等,到汴京來納貢,並為李煜求情。
當宋太祖在殿召見徐鉉時,他開言道:「朕令你主人入朝陛見,為什麼又違背朕命不來呢?」
徐鉉跪在地說道:「李煜以小邦之主,先後削去帝號、取消國號,以臣服於萬歲,卻是一片忠心,每年納貢糧食、珍寶,一年比一年增加,好像兒子恭敬父親一樣葆敬陛下,並無什麼失禮之處。陛下既已下詔書召他來京,當然應當來的…只是病體纏綿,無法來京,還望陛下見憐。試想李煜既事陛下如父,陛下也應視李煜如子,不要因為他不能來京,就怪罪於他吧!」
匡胤又是一陣冷笑:「李煜既然事朕如同父親,朕自然要待他如子,可世上可有父與子分家的道理嗎?父子當然要親如一家,可現在卻要分成兩處吃飯!」
他轉過頭,面向在徐鉉旁的趙光義。
「吾弟,這趟江南之行如何?」
「謝陛下賜與臣弟這個機會,江南是個富庶安樂的好地方,讓臣弟大開眼界。」
徐鉉一聽,原來使節竟然是宋太祖的兄弟,不禁臉上直冒冷汗。
他拉了拉光義的袍子,用眼神哀求光義別說出去。
於是匡胤問了:「是嗎?有沒有見到李煜呀?」
光義思忖了片刻,帶著嚴肅的眼神回答:「沒有,陛下。」然後繼續說:「臣弟上朝宣讀詔書時王座上空無一人。」
匡胤有些不悅地說:「哼,他有病不能來京,難道來京後,朕就不會給他治病嗎?如再不來,朕只好親自帶兵,到金陵探望他的病了。」
語畢,轉過臉來,對光義說:「帶他走,朕言盡於此!」說罷,也不看徐鉉一眼,拂袖而起,逕入內殿去了。

徐鉉在汴京停了兩日,知宋太祖不會在接見他了,便告辭要回金陵。
「謝使節大人,您就不必送我了。要是被人看見宋國皇帝的兄弟送我行,豈不遭人指點。」
「…哪、哪裡,不必客氣。」
這兩天光義朝思暮想,對李煜無禮的事情心中甚覺慚愧,想道歉又不知如何開口,整整二日心神不寧。
“更何況他還是個男人…”想著想著,臉上不知不覺又紅了起來。
徐鉉抬頭望天,長嘆道:「唉,南唐定是要滅亡的了…或許這是上天的旨意,要將天下合而為一吧。」
他的眼神悲傷,似是預見了遙遠的未來。
「大人,您現今的職位是?」
「御前奉官,也是陛下的軍師。」
「您喜歡您的職位嗎?」
光義大笑:「如此高高在上的官位,有誰不喜歡的?」
「是嗎?」徐鉉緩緩說道:「可李煜,不喜歡當皇帝呢。」
他轉過身,斑白的鬍鬚在風中搖動。
「應該說,李煜一點也不適合當皇帝。他不喜歡在朝理政,也不喜歡成天關在殿內;他喜歡的是花鳥,是美人;是詩,是歌…如果他是不是出生在皇宮裡,或許歷史上就會留下另一個花間詞人的名字吧。
「一個人無法喜歡自己的職位是很可怕的,上天給李煜做了皇帝,李煜卻完全不承認自己是個皇帝的事實…唉,上天定要滅了南唐,才會如此陰錯陽差的安排吧…」
「時間不早,是該走了。」他拱手敬禮,便起步而去。
「大人,請好好珍惜您的位置。」
光義不知該說什麼,只對徐鉉的背影揮了揮手。

不覺已到了開寶七年夏天。趙匡胤見李煜仍不來汴京朝見,心中惱火。現在全國基本上統一了,豈能容許他仍割據江南,分裂國家。
「朕等不下去了,召宣徽南院使曹彬還有山南東道節度使潘美上來。」
於是曹彬與潘美來到太祖跟前跪下待旨。
匡胤道:「朕要你們到荊南去整頓水師,待朕令就沿江東下,掃平江南。這李煜拖太久,朕不想再等了。」
「遵旨!」
「陛下且慢。」
趙匡胤轉頭看著趙光義,問:「吾弟可有什麼意見?」
光義道:「臣弟以為如能讓江南自動臣服不是皆大歡喜?再說先禮後兵,出師必先有名,若莽撞的攻伐過去,即使得到了江南人民也必不服於宋。」
「那你有何對策呢?」
「請派臣弟再次出使江南奏報,若這回李煜仍不來,請陛下定奪。」
「好,就讓你和使臣李穆同去,朕等你消息。曹彬、潘美,你們先去準備準備,待朕出示南征日期。」
「遵旨。」

「…我看我還是去吧。」
「陛下!萬萬不可啊!!」
再次見到李煜的時候,終於是在朝上。李煜穿著黃袍,頭戴額冠,全身散發出莊嚴威武的氣息,若不知他骨子裡是個文人,任誰都會被他的帝王之相所吸引。
李煜從座位上起身,低沉的嗓音聽起來如同訴歌:「大宋這次是認真了,若我不去,他們真會派千萬兵馬下來,到時候全城的人都會被殺死,南唐也會滅亡…」
「但若陛下您去,南唐一樣會滅亡啊!」
「還有什麼辦法!」
握緊拳頭,李煜大吼。臣子對陛下第一次的發怒全都大吃一驚,鴉雀無聲。
「已經是第三次…宋國君主還親齎詔書,召我進京,可見他的耐心已到極限。要是我再不察覺,江南、真當會烽火連天;但若去了,就再也看不見江南,還有愛妻…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我到底該怎麼辦!」
嚴肅的眼神帶著掙扎與困惑,李煜心中被許多雜事攪亂,喃喃自語。
「可惡,為什麼我會無法決定這些事…為什麼我要當皇帝…我根本就不想當個皇帝,只想好好的生活下去…」
如泣的悔恨聲音在耳邊響起,光義雖知自己只是使節的身分,卻禁不住不捨的心情,上前說:「不如,讓小弟去勸勸我國陛下,讓江南和平的投降吧!」
一說話,全殿的人都望著他。
徐鉉突然跳出來說:「是啊!別看使節大人這樣,他可是趙匡胤的親信呢!」
光義繼續說:「現在不管李煜去不去,南唐都是會被攻下的。陛下正準備馬兵南下,等待您的抉擇,但選擇哪邊的路,結果都是一樣。」
「如果我國陛下能聽信我的話,或許只要你們投降,一切就能圓滿了結。」光義到階前,面向李煜:「我只能幫忙到這裡,其他就請你們自行定奪。」
李煜似是放下一顆心來。
「感謝你的相助。」
「還有一件事。」
光義抬起頭,堅毅的眼神與李煜相對。
「種紫藤吧,李煜。」
「嗯?」李煜驚訝地睜大眼睛。
「紫藤是一種纏繞蜷曲的植物,不僅綠蔓濃蔭,花大而美、花形似蝶。仲夏時分,一串串蝶型花冠向下懸垂開放,淡淡紫紅的花海,恰能點綴您的中庭園子。當冬天到來,雖花葉盡退,但盤曲的紋枝亦典雅多姿。只要在庭中搭起棚架,很快就能開花。」
更重要的是,它配的上你。光義想著。
李煜聽到這話,輕輕地笑了。
很美,卻很淒涼的一笑。
「就種紫藤吧,趙大人。」

初冬,宋太祖趙匡胤終於發出詔書,命令曹彬為元帥,潘美為都監,曹翰為先鋒。以馬軍都虞侯李漢瓊、四方館使田欽祚等人為將,起水陸兵十萬,進軍討伐江南。
臨行時,匡胤特別交代說:「此次征江南,千萬不可胡亂殺人。另外,把李煜活捉回來。」
隨侍在側的光義微微一笑,腦中卻浮現那時李煜的笑容。

---
算是前傳的番外(笑)邊聽音樂邊完成的
原本是想等正文寫完再來番外1、番外2...yuki都是妳啦!
總之就這樣囉~跟正文有些接軌。
紫藤花的花語是沉迷的愛,我也很喜歡這種花。
當初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選這種花當題材,誤打誤撞,但反倒寫得很開心。
很久沒寫,查了很多資料,文風又有點變...我的天!

噢對了,正文已經4萬字了*

繼續趕正文...=皿=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 又我啦又我啦
    通通都給我就好啦噗噗
    要不是我激勵妳你怎能又這樣靈光乍現寫出這麼多好東西嘞是不是是不是
    我都覺得我很偉大了哈哈
    不過居然給我來這碟清淡小菜真是太令人扼腕了=口=
    40000字!!
    你去出書吧!
  • 嘿嘿這是懲罰 \= =+
    沒H的清水寫得很輕鬆耶~從來不知道的我終於體悟到了(淚)←?

    噢!如果你要幫我介紹出版社的話我會很樂意的~~
    但是請給我找個溫柔一點的編輯XD

    c7500750 於 2008/07/19 11:59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