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明月黯飛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
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當南畔見,一向偎人顛。
奴為出來難,教君姿意憐。…」

小周后一邊哼著歌兒,走在宮殿長廊上,懷裡抱著藥包。
這闋詞是李煜與她的定情之物。想當時他們還不是夫妻,李煜就寫了這首詞送給小周后,告訴小周后他有多愛她、多麼的迷戀她。
所有的思慕之情,在床上纏綿之中漫溢。
帶著滿腦子的幸福,小周后到達門前。
眼前的景象,卻使她的幸福破滅。

「李煜…李煜…」
趙匡胤捉住李煜的手腕,將李煜壓在床頭,舌頭不斷舔拭李煜的長睫,柔膩地讓李煜張不開眼。身下的衣物凌亂地褪開,皙白的肌腹被趙匡胤環住,輕輕撫摩。
喚著愛人的名字,趙匡胤在李煜耳鬢間低語。
「李煜,我想要你…」
「…陛下,您的傷還沒有完全好,不可以亂動…」
「朕已經忍不住了,哪一天沒有抱你,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將李煜的慾望握在手心,趙匡胤吻上李煜頸間。
「我好想你…」
「唔…嗯…啊…」
受不住愛撫的刺激,李煜臉上的紅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感覺全身燙得要燒起來。
被桎住的雙手不停地掙扎,想要掙脫這丟臉的生理反應。
性器被趙匡胤揉捏著,敏感地頂端早已溢出羞赧的液體。
「求您…住手…陛下…求求你…住手…」
李煜虛弱地哀求,一陣異物進入的疼痛感覺卻蔓延全身。
「嗯?是不是朕太久沒抱你了,讓你忘了要叫朕的名字啦?」
趙匡胤笑道,穴中的手指扭動著,身下的愛人不斷悶哼,令他高興不止。
「朕的名字叫什麼?」
「…陛下,您別鬧…」
「又叫我陛下,我要懲罰你…」
第二根手指進入,李煜受不住地嬌嗔一聲。
「唔!…陛…」
「叫我的名字。」
「…嗚嗯…匡…胤…」
三根手指充滿穴口,充斥感懸在那裏不進也不出,敏感地使李煜喘不過氣。
趙匡胤看著他,掛著笑容輕聲說話:「李煜真可愛,來,再說一次。」
「…匡…胤……啊…」
挺拔的性器噴出乳白的液體,濺在趙匡胤的腹肌上,淫靡又浪蕩的景象讓李煜羞憤地緊閉雙眼。
趙匡胤貼上李煜的身子,手指撫上他的乳萸,有些邪惡的笑道:「好可愛,這裡也好可愛…」
「嗯…嗯哼…」
「永遠忘不了你的味道,只屬於李煜的香味…」
手指在穴裡慢慢蠕動,不管李煜怎麼磨蹭趙匡胤的腰暗示地哀求,趙匡胤就是遲遲不肯出去。
「李煜,好嫩、好甜,甜到讓我想要吃掉你…」
「…嗚…不要…」
李煜的雙頰猶如蘋果那樣通紅,被趙匡胤吻著啃著,滑下的淚珠更增添他鮮嫩欲滴的模樣。
「說你愛我,李煜,說你愛我…」
「嗯…啊…」
無法思考,僅能感受穴裡蠢蠢欲動的慾望。
愛液從充滿的間隙中流出,口中吐出的氣息蒸騰。
「我…愛你…匡胤…」雙手擁住趙匡胤的脖子,嘴唇被他戲弄地舔拭。伸出舌尖回應他的渴求,雙腿緊緊夾住愛人的腰間。
唾液連成絲,在兩人的唇邊欲斷欲連。此刻穴中充滿的不是手指,而是趙匡胤隱忍的強烈欲望。
「嗯…啊…匡胤…啊啊…」
緊緊抱住趙匡胤的後腦杓,任他抱住自己的腰使慾望收送。
啄吻李煜的胸部,慾望不斷深入李煜的內裡,趙匡胤貪得無厭地上下運動,還不時在愛人耳邊用言語挑逗他的神經。
「李煜…低下頭看看你自己…」
「嗚…嗚嗯…」
李煜仰頭閉著眼睛,他哪敢低下頭看自己下面,黏膩不堪又淫蕩的樣子!
「真想讓你看看你現在的臉,美得讓人稱羨…」趙匡胤戲謔地在李煜頸上咬了一口,雙手捧住李煜的臉頰,使他的視線剛好停留在兩人腿間:「你看,你的那裡如此美麗,緊緊的吃著我呢…」
「嗚……」
挑逗的嗓音在耳鬢廝磨,李煜又羞又怒,卻無法制住心底欲罷不能的暢快。
停在體內碩大的男根又再度遄動,喘息與嬌嗔在交歡的時間裡雀躍,沒有任何事物能破壞這寢宮裡的春色。
「永遠做我的愛人,李煜…」
將李煜翻過身壓在床褥上,愛撫他細緻的玉背,正要繼續調弄他,卻聽見門外有細微的響聲。
「…誰在外面?」
沒有人回答。

藥包掉落的聲響驚嚇到自己,小周后幾乎是馬上奔離出去。
搖曳的火光下,只見兩個男人赤裸裸的交合,伴隨句句甜言蜜語;滿地凌亂的衣物,滿身濡濕的兩人,唇邊牽著彼此的唾絲;交歡的時刻,被壓在身下的男人欲罷不能,聲聲浪叫喘息融在空氣裡,彷彿將氧氣都吞噬殆盡…
那個人竟然是自己的夫君!
看不下去,卻也不敢出聲阻止,只能背靠著牆,忍受空氣中激盪刺耳的聲音,李煜的聲音…
身體不停顫抖,此刻的表情只有驚愕與破滅。
那是真的嗎?親眼所看見的一切…
壓著夫君的人是陛下,曾經賜恩於他們的陛下,如今卻是背叛他們夫妻感情的第三者。
她還記得當初陛下讓他們夫妻倆見面的時候,李煜對她說了什麼。
「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看似關心的這一句,卻不帶濃厚的感情,比不上任何的愛語。
而如今,竟然在耳中聽見他對別人說「我愛你」這三個字!
漫無目的地奔跑著,一個不小心沒注意腳邊的石頭,小周后摔了一跤。
跌跌撞撞地爬起來,才發現淚水已經橫滿臉頰。
自己算什麼!往昔的夫君已經變成陛下的男妾,那現在的自己到底算什麼!
當李煜看著自己的時候卻是在想著另一個人,當晚間同床入睡的時候卻是做著不同的夢,當嬉笑快樂的時候他的心裡卻不同自己一般快樂,因為身邊的人不是他…
自己好像是個禮物,變成陛下為了讓李煜快樂,而贈送的定情之物。
像個傀儡、像個玩具,把一個早就不愛她的人放在她身邊,好大一種折磨!
「夫君…」
悲傷而痛苦,她不知道身處於皇宮的哪一處,只想找個人好好地大哭一場。
被淚水充斥的視線中,朦朦朧朧出現了人影,小周后也不管那人是誰,衝上去抱住他嚎啕大哭。
「咦?鄭國夫人…妳怎麼了?」
「夫君他…」
將那熟悉的聲音越抱越緊,小周后不停抽泣,淚珠像雨滴一般撲簌落下。
被抱住的那人默然拍拍小周后的背,一面遠望著後院的紫藤花。

風回小院庭蕪緣,柳眼春香續。
凭闌半日獨可言,依舊竹聲新月似當年。

---
李煜的花間詞中最喜歡的是這首,最後一句好感動。
好久沒寫了,今天心血來潮把標題全換掉...才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我這小說是H連發啊我=皿="

...連今天的這篇橋段H都佔了1200多字orz
嗯...不知道大家在看H的時候有什麼感想(?)

以後會很少上了,網路也被某媽暫停(因為某弟的關係+考大學囧?),現在是在某媽的辦公室急用中~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啦...只是這個超過4萬2千字的小說很想趕快把它OVER,當字數越多就越想OVER......

總之大家再見了(揮手)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鄧鄧
  • >>嗯...不知道大家在看H的時候有什麼感想(?)
    .......很highˊˇˋ(被拖走)

    呼呼呼~很久沒看到你啦~
    尼莫也要久久才上來...
    妳們兩個真的很認真呢...(有感而發)
    考大學加油~~
  • 唉呀~有學姊的祝福真是一大推進力
    大家都越來越忙了說XD

    ...加油吧(+)

    c7500750 於 2008/08/04 15:43 回覆

  • 
  • 啊啊
    周后妳不要太難過
    據我所知
    中國皇帝養男寵算是悉鬆平常的事
    夫君被皇帝臨幸是他的光榮啊!
    別為他掉淚
    該笑才是(哈哈哈哈哈哈)
  • cszero
  • 李煜和宋太祖的BL文(大驚喜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