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起,藍斯好像真的聽了我的話,再也沒來找我。
而我,根本不想去想這件事情。那無法言喻的景象讓我的心情好複雜。
原來藍斯沒有雙手。
這個命運決定了他的一切,即使他有再高的音樂天分也沒辦法實現他的夢想。
這…根本超出我的預料。
他並不是真的想投機取巧,只是太單純,單純到想出這個方法達到目的罷了。
...我在幹什麼啊我,根本不清楚這孩子的來龍去脈就隨便亂罵一通,說不定會害了他終身?早知道就跟他留個地址,這樣帶個大禮親自登門道歉說不定就解決了,唉…
我真想把我所罵過的話全部收回來。他明明是個可愛的孩子啊…
「叮咚!」
不是我的錯覺,門鈴響了。
「藍斯!!」
我馬上衝去開門,期待藍斯出現在門外。
可惜那個人並不是藍斯,而是藍斯的管家萊爾。
我收回臉上的表情,然後問:「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家少爺這陣子給您添麻煩了,您說的話他都記掛在心,於是要我送禮過來致歉。真的很抱歉他不能親自前來。」
萊爾從西裝口袋掏出一張紙遞給我。
我驚呆了,那是一張高價錢的支票。
「…這、這太多禮了,我…」
「少爺說沒付錢很對不起您,也想不到有什麼更好的歉禮能夠賠上這段時光。」
看著寫著很多個零的支票,我突然很後悔之前跟藍斯聊到我的生活。
不過仔細想想,藍斯在家庭方面的事情,似乎都沒有說的很清楚,我所了解的多半也只是他與妹妹的感情而已。
不曉得我的直覺準不準,藍斯一定發生過什麼事。
「雖然這樣的要求有點過份,不過我能不能請您把藍斯的一切告訴我?」我望著萊爾,問。
「可以,我們進屋裡談吧,」他回答,深藍的眼眸悠遠蒼老:「這也是我此行的目的。」

看起來已稍有年紀的管家先生,黑髮中摻著白髮,鬍子也是灰白色的,臉上隱隱浮現的皺紋像是說盡了一切的滄桑。儀態也是恭敬地一絲不苟,我遞給他泡好的紅茶,他竟以雙手接過杯子,嚴肅的鞠躬。我想他應該跟著藍斯一家很久很久了吧,因為當他開始述說藍斯家族的一切時,他的眼神流露一種看破似的老練。
「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您可不要嚇著了。」仍然用雙手握著杯子,萊爾說道:「克魯貝爾一家原本是皇室家族。」
我差點噴茶。還好有他提醒,否則我就失態了。
「少爺的父親就是上一任國王陛下,他的母親夏洛特.克魯貝爾夫人是陛下的第11任妻子。少爺很小的時候在皇宮生活過一段時間,總是和露小姐玩在一起。不知道少爺沒有跟您提過,他曾經說他想讓小姐當他的新娘?
「陛下很寵克魯貝爾夫人,總是和她特別親密,不免引來其他妻妾的嫉妒。少爺是陛下的孩子,必然傳承了陛下聰明的頭腦以及優秀的洞察力,當然老早就發現了這件事情,但他不想讓小姐擔心,因此都沒有說出口。所以當悲劇發生之後,他仍然有好多事瞞著小姐,不管是被逐出皇室的事,還是自己受傷的事。」
「悲劇?」
蒼老的眼眸突然凝重起來:「6年前,刺客突襲國王陛下的事件,不知您是否聽聞過?」
我點頭。這我很有記憶,畢竟這是一件轟動全國的大事情,好像是因為宮中嫌隙而引發的篡位事件。
「不只陛下被殺死,夫人也同樣被襲擊死去。當時少爺剛學完豎琴,從老師那兒要回家,根本不知道已經發生了這樁慘劇。當他發現的時候為時已晚,父親母親已經雙雙死去,就倒在皇宮大廳裡。
「那時我正在寢宮裡保護小姐,但終究敵不過刺客的身手,我被擊倒在地,眼睜睜看著小姐被他們抓起脖子,準備要一劍穿心。這時我聽見一聲槍響,少爺握著手槍衝到房裡,馬上就被刺客團團圍住。您也知道,少爺還那麼小,沒有受過任何訓練,拿著槍的雙手不停的發抖著呢…他的雙手就是那時被刺客砍斷的。不知是不是神願意給我們一條生路,少爺的槍滑了出去,恰好到我所能及的地方。即使身體痛得要命,我仍然爬起來,心裡只想要保護他們兩個,靠著這股信念將好幾個刺客斃命。但是…」
萊爾說到這裡,突然用手遮住額頭,一臉痛苦。
「我還是疏忽了,我沒注意到還有一個拿著十字弓的刺客活下來。那個傢伙,居然用他所剩下的力氣朝小姐射出兩支飛箭,雖然我用子彈讓箭矢偏離要害,但那個竟然…不偏不倚插進了小姐的眼睛裡。」
聽到這我的心都涼了一半。這些孩子明明還年幼,居然受到這般命運的摧殘…
「就像是早就預謀好了,王宮的禁衛軍很晚才到達我們的房間,將我們送到醫院去。雖然少爺和小姐都受了相當大的傷,慶幸的是他們都還有生命跡象。不過露小姐她失去了一部份的記憶,所能記得的事情只停留在刺殺事件之前。」
「少爺活下來了,但是沒有手這件事讓他感到非常痛苦。老早還在皇宮的時候他就很喜歡彈奏豎琴,雖然只學到一些練習曲,但少爺還是勤奮的練習,因為不管音樂總是能讓夫人、小姐歡笑,他真的很想永遠彈給她們聽。但是這個意外讓他的夢破滅了,少爺絕望的哭泣著,哭到眼睛都發腫了,卻沒有手能夠擦眼淚。然後那時…」

“哥哥,你為什麼哭?”
“嗚…露,我…”
“彈豎琴吧,哥哥。你不是一直這樣告訴我,傷心的時候就聽豎琴吧。”

「少爺反倒哭得更大聲了,但是他找到了能夠讓他和小姐撐下去的希望。他明白,就這樣什麼也不知道的小姐,是最幸福的。所以,他不計任何費用,每年一定去換合身的義肢,即使是一雙不能動的手,也要讓小姐繼續認為,什麼事都沒發生。即使他沒有辦法彈奏豎琴,還是找了好多方法,希望能繼續讓小姐擁有快樂。」
「少爺真的太堅強了,就連被新皇后操控的國王宣佈他們不再是皇子的時候,少爺也忍辱背負下來了。他真是…」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願勾起的往事,然而當自己重新將之攤上檯面的時候,所做的只能哭泣吧。
就像我眼前的管家萊爾,縱使他擁有多麼多的世事經歷,在無能為力的時候還是只能後悔,什麼都做不了。
手中的杯子在顫抖,他竟然哭了。
「要是我當時能夠阻止就好了、能夠阻止就不會…」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默默地抽了幾張衛生紙遞給他。我自己也抽了幾張,因為淚水不爭氣地一直流。
一個沒有雙手的人,為了自己守護的人的幸福,無論如何都想把破碎的夢拼拾起來。
他明明就該認命,已經不能實現夢想了,卻還是堅強了下來,比起我真是…
我真是,太沒用了。
不知為何,一段旋律在腦中響起,那是某一天藍斯哼著的歌謠。

“未點燃的蠟燭,怎會明亮?
將燒盡的蠟燭,怎會溫暖?
但它如被火光點上,
就是寒夜裡最真實的太陽。

不能說的話,怎能聽見?
無法表達的愛,怎麼感覺?
但若是出自於真誠,
她已收到人間最美的語言。”

他唱著,這首歌好像就是他的心聲。
當時我好像被他的歌聲迷住了,並沒有思考更深一層的意義。原來…
我突然靈機一動。
「萊爾先生,請問藍斯現在在哪裡?」
「怎麼?」
「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他。我要告訴他,他還是能親自帶給露幸福的。」
萊爾露出困惑的眼神,看著我的笑臉半晌說不出話來。

「叮咚!」
「請進。」
萊爾推著露進門,我和藍斯早已經在屋內等候。
藍斯一副非常害怕的表情,他望了望我,又望了望管家,不知所措。
待諸君坐定位之後,我用恭敬的語氣向露致敬:「露小姐妳好,我是藍斯的老師亞斯托.雷蒙。」
「你好,我是露.克魯貝爾。今天哥哥又要彈琴了,我好高興噢!」
「老實說呢,妳哥哥不彈豎琴了,以後也不會再彈。」
「咦?」
管家吃了一驚,瞠目結舌的瞪我。是啊,他說豎琴是讓他們兄妹倆撐下去的希望。
可是,總不能一直讓藍斯做他做不到的事。
「今天,藍斯想要以不同的方式讓妳快樂。」用他所能做到的方法。
我拍拍藍斯的肩膀,在他耳邊說:「加油,別怕。」
藍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中央。而我撥起豎琴,彈出一段優美的前奏。
他深吸一口氣,唱出一首愛爾蘭的歌謠。
“Oh Danny boy, the pipes, the pipes are calling…”
美麗的歌聲很輕很輕,像雲朵一般飄在空氣中,和著銅鈴般的琴音迴盪在斗室裡。還未變質的童音詠唱,窗外的樹彷彿靜止了搖動,鳥兒也停止了啼鳴,細細聆聽這發自內心最深處的歌聲。
願望不知不覺融入了歌曲中,藍斯就像是用他的心在歌唱,不只唱到露的心裡,也唱到每個人的心裡。
在旁伴奏的我,一邊彈著一邊流淚,我認為我感覺的到,他心中的願望。不只是我,我想在場的人一定都感受到了吧。
因為這是最真誠、不帶任何掩飾的愛啊。
歌聲漸小,藍斯唱完了歌曲,四周的氛圍邁入寂靜之中。
掌聲又劃破了寂靜,但這次卻是露的掌聲。
「好好聽!哥哥,好好聽!」露大聲的拍手,眼角似乎在微笑一樣。
而藍斯則是愣在原地,他從那場意外之後就沒有在聽過露的掌聲,而且還是拍的這麼大聲。
兩道淚痕從他臉上滑落下來。走到露面前,他好想現在馬上擁抱露,即使他知道自己沒有雙手。
然後,我看見露伸手抱住藍斯,對他說:「謝謝你,哥哥,這是我聽過最好聽的音樂喔!」
藍斯笑了,充滿淚水的眼神,彷彿在向我道謝一樣。

「給雷蒙老師。謝謝您這陣子的教導,我終於發現原來唱歌也是這麼棒的一件事。為了讓露能夠聽到我更好的歌聲,我決定要進入音樂學校進修歌唱法,將來希望能帶給她更多的幸福。謝謝您讓我知道我還有可以做的事,這比任何的課程都還要可貴。祝福您往日順利。噢,希望您能夠幫我寫封推薦函,藍斯.克魯貝爾上。」
我看著這封一大早寄來的信,嘴角不禁揚起。
這個孩子,真是我一生當中最棒的學生了。撇開歉禮不說,這封信就是最無價的學費。
說起教學,是不是我教唱歌比較在行啊?乾脆轉行好了說不定招到學生的機率比較大…可是我的專業是豎琴耶!這是不務正業吧!
「呵~」突來的疲倦讓我伸了個懶腰。好吧,寫完推薦函之後就鑽回被窩睡個午覺吧。這麼想著,我順手把信紙和鋼筆拿了出來。
「叮咚!」
一聲鈴響,我又望向窗外。
迷人的陽光從窗外照了進來。


---
好久沒熬夜寫小說了,而且還是溫馨派的小說(抖)
又是個悲傷的故事,可是這次竟然是HAPPY ENDING耶!
太少寫HE了讓我現在好感動。
最近看了很多書,都是讓我受到震撼,或者是感動的書。
或許這個靈感很久以前就存在了,從我看到我家附近的那塊黃色招牌開始。
就這樣了,我這個人喔,長篇總是放著不管,就愛寫短篇,乾脆以後出個短篇作品集拿去推甄好了(咦)

嗯,對了,隔天我遲到了。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鄧鄧
  • 看到最後一句我笑了XD
    喔喔好感人阿~~
    如果你以後要推文學系或創意系(?)得可以這樣做阿~~
    而且寫的很好看說~
    雖然剛開始我還期待是BLXDDD(被打)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