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來,攘往。洶湧的人潮不斷的穿過我的身旁。
我佇立在街道中央,發愣了很久很久。
常去的那家服飾店門口,突然浮現了熟悉的影子。
「景翔!...」

我又回到了這裡。
街道旁的服飾店紛紛擺上了冬裝,攤販架子上掛滿圍巾和手套,人們嘰哩呱啦和小販討價還價。這條街還是一樣熱鬧,吵雜的人聲溢滿了耳朵,即使商品更換了樣式,卻絲毫感受不到轉涼的天氣。
門口的店員回過頭來,滿臉疑惑地看著我,我發現我認錯了人,急忙轉身走遠。
在街上踱步著,我的眼神不斷轉動,找尋分手前的記憶。
這裡是我曾經編織記憶的地方,我在這遇到了你…也在這裡失去你。
時光,多麼地快樂、多麼地甜蜜,怎知和我在一起的你,心裡早有另一個女人。
「啊…」終於發現了一條,和你擁有的同款式的圍巾,我走向前將圍巾拿起不斷撫摸著它,毛料暖暖的,就像你的體溫。
眼眶浮起了溼熱感,相同的街道,相同的人潮,卻沒有你。
真是的…我真是個笨蛋,幹嘛一廂情願,回來讓自己痛苦。
風吹過我的臉頰,像是嘲笑似的,好冷。

街上突然一陣騷動,我往那邊看去。
只見人群中央站著一個高高的大男孩,穿著粉紅色的短袖T恤,還算帥氣的臉上掛著笑容,雙手高舉著一塊用舒柔墊拼成的簡陋牌子,不知搞什麼名堂。他將手上的牌子不斷揮動,彷彿在為某個店面做宣傳廣告。
令大家如此好奇的地方,在於那塊牌子上並不是什麼洗加剪299之類的字眼,而是貼了四個大字:「免費擁抱」
在公共場合做出這麼突兀的舉動(而且他又很高),馬上就出現了窸窣的討論聲,以及躍躍欲試的人。
不久,一個活潑的女孩衝到他前面抱住了他。他拍拍那女孩的肩膀,輕輕抱著女孩幾秒,隨後眾人響起了一陣掌聲,又有更多的人開始嘗試。
我買了那條圍巾,順著道路往回走,與他擦身而過。
「嘿!」
我回頭,那個擁抱男孩叫住了我。
他看著我,一副絞盡腦汁的樣子,不知道要怎麼跟我說話,我就知道他一定發現了。
「呃、嗯、You…」
「我會說中文。」
「啊,那真是太好了。」男孩恍然大悟,笑笑說道。
「要不要?」他揮了揮牌子,問。
「不了。」我不以為然地回答。
他再度被人群圍住,我離開大街,結束今日的記憶旅行。

突然回到一個人的生活,讓我好不習慣。
套房變得空曠,空下的椅子變得礙眼,小小的床位不知怎的變得好大好大。
時間,在我的生活中,也走得好慢好慢,使我的悲傷持續蔓延。
儘管朋友怎麼勸說,儘管我怎麼盡力想逃離這樣的感覺,但是它就像束縛我的鎖鍊,牢牢地捆死我的心,揮之不去,也無法自拔。
只是少了一個人,竟像飯菜少了調味料一般,重要而無可或缺。
不喜歡這種感覺、討厭這種感覺,卻又放不下這樣的感覺。
我把包包丟在床上,面向全身鏡子,把圍巾圍在脖子上。
依稀的記憶在腦海裡迴轉徘徊,幕幕都是你的臉。
我不知道,明明在一起的時候你和我那麼的快樂,為什麼那天你突然斷了音訊,手機電話都打不通,而竟然在朋友的口中聽見你與另一個女人約會的消息。
我好氣,但是我沒有勇氣跟你說清楚,於是我們連分手都沒有說,就各自散了腳步。
鏡子裡的自己流下了淚水,鼻子紅通通的,看起來真蠢。
我那麼重視你的感情,得到的回報卻是傷害。
你明明是如此的喜歡我啊,耐心地教我很難學的中文、無條件地幫我所有的事情、還教我怎麼接吻…
我仍然不知道你離開我的理由,不知道那股關心離開我的理由。
為什麼?因為我是個異國少女,你才選擇離開我嗎?還是因為我哪裡不好?或許我只是你一時興起的犧牲品?
看著自己被包圍的金髮,突然生起一陣厭惡。我把圍巾從脖子上扯下來,扶著鏡子大哭。
原來一切都是假的,結果只是我一廂情願罷了。我太笨,笨到踏進你的陷阱而不自知,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
陪伴我的剩下寂寞,那股關心已經送到另一個人手中。我傷心、我不甘、我痛恨、我無奈…
儘管如此,我還是好喜歡、好喜歡你呀…景翔…

黑白相間的圍巾,像塊破抹布般躺在地上。
我順著鏡子滑落在地,隱隱約約聽見風從窗的縫隙中灌進來的呼嘯。
礙於大學的課我無法回家,本來想說至少還有你陪在身邊,現在卻得一個人度過聖誕節。
寂寞像強盜一樣,闖進了我的房間,奪走我的心情,又蠻橫的要求和我住在一起。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聖誕老人,求你用雪橇帶我走吧,帶我到達一個能夠忘記痛苦、忘記你的地方。
空蕩蕩的套房充斥著抽泣譜成的詩,我覺得好累。
如果這個時刻,誰能給我一點安慰,那該有多好。

離聖誕節還有一個禮拜,強大的冷氣團突然來襲,北風如猛獸似的咆哮,令人恐懼。
呼呼的風聲穿梭在街巷之中,來往的人變少了,零零星星地快步走著。攤販收了很多,街道上冷清到可以走在路中央卻沒有人會撞你擠你。
我果然還是太執著了,永遠無法禁止自己不來這條街。隻身走在路上,任由寒風刺痛我的臉頰,卻沒有知覺。
因為我從心裡到身外,早已變得像天氣一樣寒冷。
「嘿!」
一陣爽朗聲音傳來。那個大男孩竟然還在這裡舉著那塊大字牌,身上穿著那時的粉紅色T恤,再加上一件毛邊外套。
這麼冷的冬天竟然穿這麼少,想必他一定很健康。
「我沒忘記妳喔,妳是那個時候的外國女生。」他說,走到我旁邊。
我避開他一段距離:「嗯。」
「妳國語說得很好耶!好厲害!」
「…嗯。」
他張開雙手,「我說啊,妳要不要試試?」
我看著那塊簡陋的牌子,回絕:「不了,謝謝。」
「最近因為天氣變冷了,人越來越少,所以我明天就不會在這裡了,妳就當我最後一個“客人”嘛!」
我搖了搖頭,「你可以找別人,不差我一個,再見。」然後轉身想要離開。
「拜託啦!」
手臂突然被拉住,我感到怒火中燒,試著想甩開他的手,但是他的力氣大到竟然甩不開。
我大聲吼叫:「你很煩耶!為什麼一定要是我?」
「因為妳看起來很痛苦。」
他的話一出,猶如一把劍直直刺穿我的胸口。
「痛苦不痛苦是我自己的事,你懂什麼?什麼都不懂就隨便刺探別人,你不覺得你很無禮嗎?」
「大冷天做這麼奇怪的事情,你是色狼還是什麼?不要臉! 強迫我跟你擁抱,理由只是我很痛苦…讓別人生氣真的有那麼好玩嗎你?」
我語無倫次地狂罵,將自己最近的情緒全發洩在這個時刻。
不知怎的,到後來我竟罵到自己哭了起來。
「我的男朋友跟別人跑了,丟下我一個人,那種痛苦你明白嗎?我很想忘記他,又很想他,你沒經歷過怎知道我很痛苦…嗚…」
奇怪,我為什麼哭呢?我為什麼要在他面前訴諸我的悲傷呢?
他沒說半句話,只是靜靜地從口袋裡拿出衛生紙遞給我。
「嗯,我不懂。」他說:「但是我想安慰妳。」
他的微笑在我矇矓的視線中載浮載沉:「我也許不能陪妳過聖誕節,但我可以給妳一個擁抱,給妳一絲溫暖。」
「如果一個擁抱能夠融化妳心中的寒冷,那做這件事就變得很有價值了。」
他張開他的雙臂,邀請我進入他的懷抱。
「所以,至少讓我送妳這個聖誕節禮物吧?」
瞬間,彷彿我的理智在那時全斷了,我衝向他,緊緊地抱住他。
淚水向泉一般湧出眼眶,從胸膛傳來的溫熱使我發瘋似地放聲大哭。他輕輕摟住我的肩膀,用擁抱代替話語,讓我感到無比的安慰。
向我們吹過來的風突然變暖了,帶走了淚水,還有一切悲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END
-----------------
人是真的,故事是假的。
在一中街偶然看到了舉著免費擁抱牌的人,很有趣。
也是因為他而有了這個小靈感=ˇ=

我相信總有一天,會遇見這樣的人。然後在人們最寒冷的時候,給他們一絲溫暖。用這個當作聖誕節的禮物,不是很有意義嗎?

聖誕快樂。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