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敏、嘉敏!」李煜衝上前扶起倒地的小周后,顫抖的雙手與驚慌的表情搖晃小周后的雙肩。鮮血不斷從胸口流出,使李煜更是著急。
「嘉敏、你聽得見我說話嗎、嘉敏、快醒醒…」
「李煜,不要慌,小周后她還沒死。」
趙匡義到李煜身旁探小周后的氣息,還有很微弱的呼吸。他邊說著邊轉過頭去大喊:「別把矛拔出來。快叫大夫來!」
小周后勉強張開眼睛,發白的嘴唇顫顫地打開:「李煜…」
「我在這、嘉敏、我在這裡。」李煜緊緊握住小周后的手,竟發覺指尖已經漸漸失溫。
小周后的雙眼沒有看著李煜,直直地凝視上空。
「奇怪、怎麼會這樣…我明明已經…」她喃喃說著,朦朧的眼眶流下淚水。
「我明明已經、不愛你了啊、李煜……」
血水不斷從小周后被刺穿的傷口汩汩流出,玷污了綢緞衣裳,斑斑血跡像水墨般渲染開來,美麗卻駭人的景象使李煜不忍注視。
「…」小周后的意識開始昏厥暈眩,她伸出纖纖細手撫摸李煜的臉龐,雖然被淚水爬滿、卻仍然美麗的臉龐:「你真的好漂亮,李煜…漂亮到我恨你……可是我…明明被傷害…明明對你摞下狠話…甚至離開你…為什麼我還是、願意替你擋死…」
「為什麼我還是沒有辦法恨你…為什麼被傷的那麼深…我還是愛你,還是愛著你…愛真的好奇怪啊、李煜…」
「別說了,嘉敏…別說了…」
李煜傷心地抱住小周后的雙肩,小周后已經奄奄一息,不穩、急促的呼吸之間只剩下一絲知覺。
「讓開讓開!!大夫來了!」
大夫匆匆趕到的時候,小周后的臉色已經如白紙一樣蒼白,唇邊浮現淡淡的紫斑。
還沒探脈搏,大夫一看就搖了搖頭。
「這不是真的…」李煜的聲音在喉頭凍結。
他幾近崩潰地大吼:「不!這不是真的!嘉敏不會死的、絕對不會…」
「李煜…」
「嘉敏、妳不會死的,大夫會治好妳的,所以妳要撐下去…」
「李煜…你…愛…」
小周后用氣若游絲的聲音,留下最後一句話語。
「你、愛…我…嗎……」
淚水還淌在臉上,李煜突然被一把拉起。懷中的小周后落了下去,幸好被趙匡義接住。
「咦…?!」
眼前雙眼如冰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趙匡胤。
「你給我過來。」他冷冷地說道。
「等等、陛下、嘉敏她…」
絲毫對方才的殺弒不為所動,趙匡胤拽著李煜往宮殿裡走去。
「陛下、陛下,嘉敏她快死了、我想陪在她身邊、陛下!!」
趙匡胤沒有答話,使力的手腕使李煜無法掙脫。
李煜只能一邊流淚,一邊注視著小周后離他越來越遠。
「嘉敏、嘉敏、我愛妳啊…」
小周后沒有聽見李煜的話,看著夫君的視線漸漸失去光澤。

趙匡胤終於停下腳步,把李煜重重地摔在牆邊。
李煜有些暈眩地爬起,發現自己的手沾滿灰塵。乾柴的霉味從周圍飄來,原來這裡是堆放柴捆的斗室。
「看著我。」
聽見趙匡胤的聲音,李煜緩緩回過頭,卻不敢直視趙匡胤。他的眼中找不到一絲憐愛,只有令人寒顫的銳利視線。
「我說用你那張卑賤的臉看著我,你聽見沒有!」趙匡胤一把捉住李煜的下巴瞪著他:「居然幹了忤逆朕的事,你這個南唐的囚犯可真大膽!只因為你是朕所寵愛,就敢要求朕放他走,什麼時候你變得這麼會得寸進尺了?」
他又將李煜摔在地上,「那趙匡義是什麼毒藥,你竟然愛上他,卻不念朕之前對你的愛,你這傢伙是欲求不滿嗎?」
趙匡胤一把拉下李煜的腰帶,綑綁李煜的雙手,推到牆角邊。
將李煜散亂的衣裳褪至腰間,趙匡胤冷笑道:「哼~我懂了,你是嫌朕的不夠大,沒法滿足你的慾望是吧?」
「那就讓朕今日好好的款待你!」
他隨手從乾柴堆裡挑出一根又長又粗的木棍,對準李煜的穴口迅速貫入。
碩大的木棍突然衝進自己身體裡,李煜慘叫,身體反射性地弓起,顫抖地雙腿隨著臀部抬高而分開。
「這夠大嗎?李煜,有比我的大嗎?有比匡義的大嗎?」看著抬高的白皙臀部,趙匡胤冷冷說道:「淫蕩的傢伙,居然要這樣你才想要,好啊,朕就成全你!」
握緊上端,趙匡胤狠狠地將木棍插進更深的內裡,又使勁地拔出。未經潤滑的內裡與粗糙的木棍不斷摩擦,劇烈的痛楚化作一聲聲哭求與哮叫,但趙匡胤充耳不聞似的,抽插木棍的動作越發快速。
「李煜,舒服嗎?」
木棍插入又拔出,伴隨著哀叫。
「比我和匡義的都舒服吧?這才是你想要的…」
粗硬的木棍撐大整個穴口,和飽和的嫩肉在裡頭衝刺,無比的疼痛順著表面刮傷內裡的痕跡又進又出。李煜痛地眼淚一滴一滴落在地上,身後的侵入還是沒有停止。
「這才是你想要的、這才是你想要的吧!李煜!!」趙匡胤喪心病狂地大笑,將木棍整個抽離李煜身體,用更快的速度貫入穴中。
「——————!!!」李煜哀嚎,卻使趙匡胤興致更高昂。他狂笑著,聽著李煜的慘叫聲,手上更是迫不及待想要宣洩無限的恨惡。
「說啊,說你想要,讓我再聽到你更慘更美的叫聲!」
扶著牆邊,李煜隱忍著後穴強烈的劇痛,跌入更痛苦的深淵。映在瞳孔中的髒污牆壁恍然變成一幕幕過去的纏綿影像,自己快樂的表情與羞恥的痴態盡在眼前。一波波接連而來的痛楚打散了影像,腦中又浮現了趙匡義與小周后。他的思緒亂了,如同自己紊亂的喘氣。
一口鮮血從李煜嘴邊留下,他聽見趙匡胤冷酷的聲音。
抽插仍然繼續著,趙匡胤說,嘴角上揚地很恐怖:「看到你如此動彈不得的狼狽樣子,會令朕想到第一次…朕在你的城樓上你的日子呢。」
什麼…?
「用床簾把你的手腳纏在空中、親吻你那矇住眼睛的臉…用舌根舔你的每一個地方,特別是你的胸乳…」
這件事…是什麼?
「還有你的精液,噴出來的時候真美啊…」趙匡胤故意壓低聲音緩慢地訴說,使李煜想像起自己的羞恥,記憶也不斷回溯。
木棍已沒入到極限,趙匡胤轉動木棍,讓內壁四面八方都受到強烈的摩擦。「朕還記得手指進入這裡的時候,你叫的那一聲…挺進你身體裡,不斷的上你,你紅通通的臉頰就像在要我、更多…」
「唾液、淚液、以及你我的液體混在一起,李煜,那是我嚐過最美味的瓊漿…進出時裡面激情的液體聲、你的吟叫聲,都讓我心頭一陣陣的爽啊!哈哈哈!!…」
不斷的淫辭妄語從耳中傳入腦海,打開塵封已久的記憶。發抖的嘴唇說不出話來,水霧已積滿了眼眶。
「李煜,當時你那單純的淫蕩有多吸引我,你知道嗎?」
我真的搞錯了…原來我真的搞錯了…那個晚上不是匡義犯的…
「為了再次得到你,我讓你天天進宮,不斷地接近你,說些甜言蜜語,讓匡義那混帳崩潰,為的就是要讓你墜入我的陷阱裡。沒錯,我戀上了你的身體,所以不管使用什麼手段,我就要讓你在我的身下嬌喘,並且只能在我的身下!」
「李煜,我要你,我要你徹徹底底成為我的東西!」
眼淚不止地留下臉頰,李煜崩潰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
全部的甜言蜜語,都是哄我的。
全部的施恩開明,都是騙人的。
趙匡義說的沒錯,自己、只是陛下身下的玩具。
一個跌進陷阱而不自知的玩具。
一連串被糟蹋、被凌虐、被羞辱的日子,只是外表包上一層“陛下厚愛”的包裝紙,自己就被騙的團團轉。
自己、好笨啊…為什麼會像隻飛蛾不停地撲向火焰的魔爪…
意識不知怎地,與視線一同漸漸陷入模糊。後穴的痛苦也漸漸麻木了,漸漸感覺不到痛。看不清楚前方,五感好像在游離。
好想重來,挽回所有度過的時光。
然後找到對的人,重新愛一次,這樣就不會再走偏了。
就不會再、走錯路了…

「李煜,你聽到沒有?朕可是便宜你,才講這個故事給你聽的,快謝謝我…」一連串的懲罰過後,趙匡胤也有點累了,伸手搖了搖李煜的身子,卻嚇了一跳。
原本跪著的李煜倒了下去,手指在皮膚上留下紅色的指印。
攤開雙手,嫣紅的血跡佈滿自己的手掌。抬頭看去,木棍整根染上鮮紅的血色,鮮血自穴口涔涔滴下,爬滿李煜白皙的腿間。
「李煜!」終於從虐待的歡樂中清醒,趙匡胤將木棍拔出,撥開李煜散亂的長髮。
忽然,斗室的門被打開,趙匡義衝進來。
「李煜,我找你好久…?!」
原本要告訴李煜的事情被眼前的景象打斷,呆愣的眼中映著染紅的袍衣,一股憤怒從心裡湧上來。
「趙、匡、胤!」他咬牙切齒地擠出字句,充滿怒火的雙眼直直瞪著趙匡胤。
黑色糾結的髮絲下是李煜了無生氣的臉龐,死白的薄唇被湧出的鮮血染紅。
彷彿一切都墜入死寂,只有李煜微張的嘴間流出如小動物的哀鳴。


---
我破廉恥了…對不起大過年的竟然寫了虐H…(yuki:而且還是虐待自己的孩子,你這個媽媽還有臉嗎)
咳,這是劇情需要,真的。←逃避中
我要聲明,這章雖然充滿了血和虐,但這絕不是我的偏好喔!囧////

orz我對不起大家…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uki
  • 囧囧囧.....





    天啊小胤好恐怖(抖抖抖)
    我是不是真的要把它的聲音換成子安啊= =|||
    話說我發現小周后其實很早以前就畫好了(被巴)
    只是被埋在桌上那堆圖海中今天整理時才發現ˊˋ'
  • 鄧鄧
  • 嗚哇~
    所以.....
    主角被換掉拉@_@
    要換弟弟當了??
    是說...
    好多血阿(?
  • ...這不是你們的願望嗎?!是誰告訴我要給小義當主角的(瞪yuki)

    c7500750 於 2009/02/06 20:42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