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一日愣住了,就算生日是在愚人節也不可能開這麼大一個玩笑。
白皙的皮膚、奶白色的長髮、琥珀色的眼珠。他趴在地上,全身赤裸,俊美的臉蛋閃過一絲茫然。
「騙人。」四月一日說,臉頰不自覺地滿臉通紅。
他絕不相信,眼前這個、如此漂亮的人兒竟然是——
是的,所有的事情都要從四月一日開始說起。

「生日快樂!四月一日!」
「嗚哇啊?!…」
四月一日才踏進壹原侑子的願望屋,一陣禮炮還有彩帶迎他而來。摩可拿和侑子從紙門兩旁探出來,一臉興奮的道賀。
四月一日心底下覺得奇怪,這些傢伙沒來由地竟然肯幫他慶生,這可是天下紅雨都碰不到這麼好的事。
還沒來得及回神,侑子和摩可拿又興奮地喊道:「為了慶祝,今天就無限暢快的喝酒吧!」
「…原來你們是為了這個才…不准喝酒!」四月一日大怒。
「啊?難得過生日耶…」
「不准!」
「生氣了!生日在愚人節的四月一日生氣了!」
「閉嘴!真是的,為什麼我生日還得請你們喝酒…」
房裡一陣吵吵嚷嚷,愚人節的早晨也很熱鬧。即使今天是個休假日,四月一日仍然來到侑子的店裡工作,為了還清改變體質的”代價”。
「等等、管狐、別這樣,啊哈哈哈…」
細長鵝黃色的管狀生物飄來,一轉眼就鑽進了四月一日的袖口裡,弄得他癢得發笑。
「好過分!都只給管狐佔便宜~」侑子故意調侃說,眼神卻不自覺飄向外面的藍天。
灰色的雲氣漸漸凝聚雲集,天色突然轉陰,然後下起雨來
「怎麼突然下雨了…」望著外頭,四月一日呢喃道。
「看來有客人呢。」侑子笑。
淅瀝淅瀝的雨聲充滿在院子裡,雨濛濛的景象中融出一個人影,優雅的身軀緩緩落地。
那是一個穿著黑色蕾絲洋裝的少女,右手撐著一把雨傘。
但她一著地,卻指著四月一日大吼:「高興吧!四月一日君尋!本小姐特地來慶祝你的生日呢!」
四月一日大驚。如此集高貴與傲慢於一身的妖怪,除了”她”以外再也沒有別人。
「…雨童女?」
將傘擱在肩上,雨童女高姿態的抬著頭,美麗的外表襯著晶瑩的雨滴,顯得格外清麗可愛。
「四月一日君尋!」纖細的手指往前伸直,直指著四月一日:「我要送你一件禮物。」
她拿出一個小巧的紫色紗袋,遞給四月一日。
「給我好好珍惜它!」
「哇,真漂亮。」四月一日高興地笑著說:「謝謝妳,雨童女。」
「…總之!」似乎是不太習慣軟下性格來說話,雨童女倔強的小嘴有點結巴:「祝、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我可以打開看裡面是什麼東西嗎?」
雨童女「哼」了一聲偏過頭去,看起來應該是同意的樣子。
四月一日拉開紗袋上的紫色細繩,將裡頭的東西倒出來。
兩片柔軟的紫色花瓣落在掌心裡。
「這是…」
「是紫陽花的花瓣呢!能收到雨童女精心準備的禮物,四月一日真是幸運。」侑子道:「今天看來應該會有好事發生呢。」
將花瓣放進紗袋綁好,四月一日對雨童女說:「不介意的話,要不要留下來一起吃飯?」
「酒!」侑子和摩可拿又非常有默契的齊聲說。當然招來四月一日爆發的反駁。
從方才到現在都很安靜的管狐,在四月一日接過雨童女的禮物後不知為何躁動起來。
「管狐?」察覺到管狐有些不尋常的舉動,四月一日疑惑地看著管狐。
牠竄出四月一日的袖子,像是在尋找什麼似的。當停在四月一日的口袋邊時,牠突然鑽了進去,咬住繩子把紗袋整個拉出來。
「管、管狐,你幹嘛、那是雨童女送我的禮物耶…」
四月一日想要拿回來,伸手去抓管狐。靈活的管狐一個溜煙,快速飛奔到長廊的和室裡不見蹤影。
「管狐!你搞什麼鬼!...」四月一日頭痛地罵道,走向長廊的盡頭尋找管狐的蹤影。
「呀呀~或許管狐吃醋了呢~畢竟牠以前的主人從來沒有給牠那麼好的待遇過。」
「嘖,不過是個使魔而已,一個欠缺管教的使魔!」
雨童女大聲說,站起來跟上四月一日。
但當她找到管狐的時候,卻驚訝地一個字句也罵不出來。蕾絲包纏的雙手摀住嘴巴,免得下巴掉下來。在一旁的四月一日整個石化了,呆若木雞地望著地板上的“管狐”。
「…管…狐??!?!!」
白皙的皮膚、奶白色的長髮、琥珀色的眼珠。一個美麗的人趴在地上,全身赤裸,俊美的臉蛋閃過一絲茫然。
發覺兩人的視線,那雙媚人的鳳眼上移,對上四月一日。被這樣一看,四月一日吞了口口水,臉頰竟然泛紅起來。看著那雙眼瞳,魂魄彷彿都要被吸了去。
「管狐?是你嗎?…」
一聽四月一日的叫喚,琥珀色的眼珠瞬間瞇成一條線。
他一個勁兒撲上四月一日,將四月一日壓倒在地。
「四月一日?」他叫著,語中帶著興奮。
「…是?」
美人大喜,將四月一日抱住,在四月一日的臉頰上不停的磨蹭:「四月一日!四月一日!」
對趴在自己身上的管狐束手無策,還沒搞清楚的四月一日偏過頭,望向雨童女:「這…這是管狐?」
「嗯?呃,應該是…」雨童女不知怎地,遲遲不敢對上四月一日的視線,眼神落在地上的紗袋上,裡頭的紫陽花瓣只剩一片。
「可是,管狐怎麼會變成人?欸,別一直摩我,好癢…」
「牠好像吃了花瓣…」
「花瓣?」四月一日越聽越古怪。
「讓我來解釋吧。」侑子的聲音出現在與童女的背後。她靠著紙門說道:「那兩片花瓣之中有一枚摻著人的精氣,管狐似乎是吞下了那一枚,所以化身成人了。」
「咦咦咦咦咦咦?」
「不過放心吧!由於只有一個花瓣的量,大概一天就會恢復原狀了。」
四月一日或許有聽過狐仙化成人類的傳說,可從來沒有聽過吃了花瓣就變成人這等荒唐的事。所有的狀況令他不知所措,而全身赤裸的管狐還在他的身上寵溺的磨蹭,不時叫著四月一日的名字。
「啊啦,是個漂亮的男人呢。」侑子走近管狐,抬起管狐的脖子端詳,然後往外頭叫道:「小全、小多!」
「是!」
「幫管狐好好的打理一下。」
「是的主人!」
兩個可愛的女孩一人一隻手拉起管狐,把他推向遠處的房間去。
四月一日爬起,滿臉黑線地問道:「所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侑子攤手。「就是這麼回事。」
「啥?!」
「這樣吧,既然發生了這樣的”意外”,今天就放你一天假。」侑子說:「你就帶管狐出去走走吧!順便幫我去買瓶威士忌回來。要松本超市的!」
「結果還是要在別人的生日上喝酒嗎!」
四月一日收起紗袋與花瓣,氣沖沖地離開和室,朝管狐所在的房間去了,留下雨童女與侑子。
「看來這件事另有隱情呢。」拿起手中的煙管吸了一口,吐出的白煙瀰散斗室。
「是吧,雨童女?」
雨童女驚訝地瞪著侑子:「妳在說什麼啊?」
侑子會意的一笑:「這世界上沒有偶然,只有必然。」

結果還是被侑子小姐叫去買酒了,四月一日懊惱地嘆氣。
雨剛剛停,大街上的濕氣還很重,馬路上留著一個又一個的水窪。
「四月一日、四月一日要去哪裡?」管狐摟著四月一日的手臂,一邊走一邊問道。
「超市。」
「那是什麼?」
「就是有賣很多很多東西的地方。」
變成人型的管狐整整比四月一日高一個頭,漂亮的五官非常迷人。陽光從雲層透出來,管狐的長髮在光線的照耀下閃著鵝黃的光澤。
經過幾條斑馬線,四月一日兩人進了超市。琳瑯滿目、大量商品的擺設吸引了管狐的視線,他好奇地四處看望,摟在四月一日臂上的手也鬆了開。
「威士忌、威士忌…」四月一日走到陳設酒區,拿起一瓶威士忌端詳。
「管狐,你覺得…管狐?」一轉頭,管狐已不見蹤影。
肯定是亂跑到哪一區去了,要是造成別人的麻煩那就糟了。
想到這裡,四月一日匆匆抓了一瓶威士忌,開始尋找管狐。
「管狐,你在哪裡!管狐!」
不經意地一瞥,四月一日看見試吃攤那裏、管狐的身影。他正在吃超市新推出的味噌醬,其他盤子已經都被搜刮一空。
「唉!真是的,你怎麼…」
「四月一日,這個好好吃喔!可不可以買給我?」
「味噌醬?等等,這不是給你直接吃的啊!這是要配飯的!」
「可是這樣吃也很好吃啊!」
「哪有人這樣吃的!」
「好不好嘛,四月月~」管狐靠近四月一日哀求,幾乎要貼到四月一日臉上去了。
「…我知道了,我買就是了。」
四月一日拗不過他,拿起一罐味噌醬和酒去結帳。

走在路上,管狐一邊走,一邊津津有味地用湯匙挖著味噌醬吃,四月一日看著他舉動嘴角抽動了幾下。
原來管狐喜歡吃味噌(而且還是直接吃),他汗顏。
「好吧,事情辦完了,該去哪裡好呢…」
「唔…那是哪裡?」管狐突然指向大街角落,一間招牌閃亮的店。
用霓虹燈裝飾的外牆,還貼上畫有兔女郎的海報。
「呃…那是…」四月一日不知道該怎麼跟管狐解釋了。
還沒說話,管狐像是領悟了一般,歡樂叫道:「遊樂場!」
然後很快地就越過馬路,朝那間柏青哥店跑去。
「不對,管狐那是…喂!等等我!」四月一日也追上去,一不小心踩到斑馬線中央一攤很大的水窪。水花濺起來,弄得四月一日左腳濕答答的。
「啊——真討厭!!」
四月一日拼了命地追上去。

「嗯?帥哥,新來的嗎?要不要大姐姐幫你介紹哪些比較好玩呀?」
一進自動門,四月一日就看到穿著清涼的櫃台小姐在管狐旁邊,雙手還撫著管狐的頭髮吃他豆腐。
這人比侑子小姐還可怕!四月一日心裡吶喊。
但是管狐依然很單純地問話。
「這裡是遊樂場嗎?」
「就某方面來說,是的。」
「有什麼好玩的呢?」
「只要你有錢換代幣的話,這裡應有盡有,讓你玩不完的喔!」
管狐一聽,突然楚楚可憐地望向這邊。
四月一日瘋狂地大吼:「我死也不會給你錢!快點跟我回去!」
「嗯?那是你的弟弟嗎?好可愛噢!」櫃台小姐探出頭看了看,用一種勝利的微笑回覆四月一日。
「這樣好啦,難得帥哥你第一次來,大姐姐免費送你一個代幣讓你玩一局。」她掏出一個塑膠製代幣塞在管狐手裡:「贏越多代幣可以換越多錢,輸了代幣就沒了。沒有代幣就要用錢來交換囉!」
四月一日眼睜睜地看著管狐被小姐牽著走,到了一台吃角子老虎機前面。
他抓緊手上裝著酒瓶的塑膠袋,衝到管狐旁邊,額上爆滿青筋。
「管狐!你要是投進去你給我試試看!」
但管狐不理會暴怒的四月一日,完全被吃角子老虎機上的聲光效果吸引住了。「喀鏘」一聲,代幣進了機台的肚子裡。
螢幕上的圖案開始轉動,有水果、星月、大7等各種不同的圖案。
「哈!對對樂遊戲!」管狐笑,完全隨機性地拉下手把。
圖案慢慢停了下來。7、7…
「怎麼可能!!!」四月一日抱頭大喊。一堆代幣從吃角子老虎機裡面滿出來,螢幕上3個7連線閃爍。
櫃台小姐也傻住了,她壓根兒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有這麼好的運氣。
「原來是這樣玩。」管狐洋洋灑灑地把剛剛的代幣全~都投進機台裡,機台的螢幕上升級成九個圖案。
「你你你你你幹什麼!這些已經可以拿去換錢了啊!這樣做待會輸掉就全都沒了!」
「哎呀沒什麼關係嘛!真的很好玩!」
圖案轉動的瞬間,四月一日放棄似地用手遮臉。九個圖案的吃角子老虎難度大大提高,轉動的圖案變得很快,要達成三個圖案連成一線已經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更別提7連線了。
管狐沒多想地拉下手把。這一拉,四月一日的嘴巴圓成O字型。
「…9個7…」
忽然機台整個震動起來,從底下的代幣兌換孔狂吐出代幣,把管狐和四月一日的腳踝都埋沒了。
「哇啊啊啊啊?!」看著滿地的代幣,四月一日簡直不敢相信。
這、這些到底可以換多少錢…
四周的玩家都被嚇到了,驚訝地圍過來議論紛紛。清涼小姐完全崩潰了,抱著頭暈倒在櫃檯邊。
「鬧哄哄地在幹什麼!」老闆出現在兩人面前,看著淹成一地的代幣臉是一陣青、一陣紫。
「…你們這兩個傢伙…」
他一腳把四月一日和管狐踢出去,一邊大吼:「未滿18歲不准進入啦!」

太陽漸漸西沉,把道路全染上了橘紅色。
「唉,我說,你那個不可理喻的偏財運到底是哪來的…」四月一日喃喃道,看來雨童女的使魔來頭沒那麼簡單。
「反正你看起來也很開心啊,四月月~」
「哪裡開心了啊?!」
管狐給四月一日一個微笑,後者轉過頭去,避開管狐的視線。
這個傢伙…真的很不簡單。
「好啦,回家啦。」四月一日說道,邁步過了斑馬線。一不留神,腳又踩進了大水灘裡。
奇怪的是,水並沒有濺起來,反而四月一日的腳沉了下去。
「咦…?!」
水灘好像深不見底似的,四月一日想要把腳拔出來,卻慢慢連身體都陷了下去。
「四月一日!」管狐緊急拉住四月一日的手,使力欲將四月一日拉出水面。
「奇怪、明明只是個水窪…」
才說完的剎那,四月一日感覺背後隆起了一個東西。他往後一看,全身發了毛。
一個由汚水組成的女人抓住了他,膩亂的長髮像發霉的水草,軟綿綿地往他的背上貼。女人的手力非常巨大,捆住四月一日就要往水下拖,管狐也不甘示弱地緊抓著四月一日的手不放。
女人低吼一聲,幾撮頭髮絞住管狐的手腕,管狐吃痛地閉上眼,一不小心鬆開了手。待發現時已經來不及,四月一日快速地與女人一起沒入水裡。
他大吼:「四月一日!!!…」
聲音還在耳邊迴盪,霎那間被水淹沒。管狐消失在視線中,視線往下墜落成一片黑暗。充滿穢氣的水流猛然向四月一日湧來,令他幾乎窒息。
「咕啊…」黑水加重了身體的重量,四月一日焦急地努力掙脫,卻是讓纏在身上的手越來越緊。
隱隱聽見背後濡濕的女人在後腦勺低語:「真美味…」
四月一日全身起雞皮疙瘩,腦中浮現許多謾罵的話,卻一句也說不出來。
女人的雙手漸漸上移,環住他的脖子,黏膩的觸感在皮膚上極不舒服。
她突然收縮手力,四月一日脖子被勒緊,不適地張嘴咳嗽。
一陣無力感襲上全身,穢水漸漸充滿四月一日體內。
沉重的雙手垂了下來,被女人的長髮吞噬,放棄掙扎的意識陷入昏厥。敏感的神經末梢開始失去知覺,四月一日感覺自己的體溫正在流失,漸與水溫融於一體。
腦海裡無聲的呼求被水聲壓過,驀然出現一個名字。
…狐…管狐……你在哪裡…
儘管下一秒視線將進入黑暗,那個名字仍清晰在前。
他使上最後的力氣,從喉頭吐出,幾乎聽不見的聲音。
「無月……」
口袋裡的紗袋飄了出來,忽地放出光芒。

一聲慘叫讓四月一日睜開雙眼。纏裹的手與頭髮瞬間焦黑萎縮,身體感覺輕了不少。
誰,那是誰…朦朧的視線中出現一個影子,很熟悉、又很陌生。
鵝白色的長髮順著水流飄動,髮間有兩只耳朵,額間的紅色騰紋熠熠發光,九條尾巴從背後冒了出來。勾玉般的銳利的眼神直視這邊,好像很生氣。
雙手細長的指甲深紅如血,他空手一揮,召喚火焰毫不留情地將女人燒成灰燼。發烈的火焰怒燃著,將周圍照成一片光明。
溫暖鵝白的火焰,是狐火。
穢水幾乎被蒸乾殆盡,女人也消滅在火中無痕無跡。
是人?是妖?四月一日還沒分清楚,就被那人抱住。他穩穩的抱住自己,雙腿一蹬,朝上游去。
恍惚之中,一股暖暖的體溫驅散身體的冰冷。
如同那溫暖灼熱的火焰。

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四月一日瞪大雙眼,望著濕漉漉的管狐,隨後發現自己也是一樣全身濕透。
斑馬線中央的水窪已經不見了,乾燥的路面被行人踏過。交通號誌閃爍著切換到紅燈,彷彿方才一切都沒發生一樣。
「…回家吧。」
「嗯。」

換上浴衣,四月一日走出浴室。剛剛驚險的經歷仍歷歷在目。
四月的頭一日正逢朔日,沒有月光的夜晚只有寂靜陪襯。
四月一日在和室的廊下找到管狐,著浴衣的他無神的望著漆黑的天空。
「管狐…」
管狐偏過頭,琥珀色的眼瞳露出疑問。
「當時,怎麼救我的?」
管狐微笑,按住自己的心口:「那個、紫陽花花瓣。」
「花瓣?」
「嗯,一片在我的體內,當你呼喚我的時候,就引起了共鳴。」
四月一日難以置信地望著管狐。難道管狐吞下花瓣、變成人…這些陰錯陽差的事件都是必然發生的?
管狐沉默半晌,緩緩說道:「四月一日,叫了我的名字對吧?」
「咦?」
「“無月”這個名字。」管狐滿足地一笑。「我好高興。」
美麗的微笑映在四月一日眼裡如同高雅的白水仙綻放,令他看傻了眼。
「…我才高興呢,笨蛋。要不是你救了我,我早就…」
四月一日臉上閃過一絲羞紅,隨即又消失。
「謝謝。」
「啊啊啊真是討厭,連生日都不得安寧,簡直被妖怪擺了一道嘛…」他胡亂地抓著頭髮,一邊抱怨一邊在小茶几旁坐了下來。「人愚愚人,我竟然遲鈍到連妖怪也能愚弄我…」
無月輕笑,突然挨近四月一日身旁。
「…?!」還摸不著頭緒,四月一日的背貼上地板。無月擒住他的手腕,微揚的嘴角在黑暗中格外動人。
「無、無月?」
「生日快樂,我的四月一日。」
「咦…」四月一日話未完,雙唇被一片溫暖包覆住。
「碰」的一聲,壓在四月一日身上的無月突然不見了。四月一日坐起尋找無月的身影,卻只發現一條鵝黃色、身形修長的管狐。
「看來時間到了呢。」
「侑、侑子小姐?」
不知什麼時候侑子已經出現在門口處,剛剛的一切被她一目瞭然。
「真可惜呢管狐,只好等下次囉~」侑子吐出令人費解的話語,管狐像是很扼腕的樣子,生氣地啄著四月一日的嘴唇。
「管狐、別這樣,真的很癢啦…」
侑子凝視一人一狐打鬧的身影,輕吐了一口白煙。
果然,一切都是必然的呢。她微微地彎起嘴角。
「對了,我的威士忌呢?」
「嗯啊?威士忌、威士忌…糟了,好像掉在路上了!」
「什麼?真是的,一和愛人卿卿我我就忘記主子,真是太過分了!」
「誰卿卿我我啊?!那時候被鬼怪纏身不小心丟了…說起來,生日的時候應該是壽星最大吧!」
「嗯?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侑子小姐今天不准喝酒!」
「魔鬼!四月一日是魔鬼!」

今晚沒有月亮。
無月。你就是那月光。





---
哇喔晚了3個禮拜!!這篇無四文絕對不是難產。
是我在拖稿XD(PIA)
第一次還是先別那麼無良好了,先把文風抓回來比較重要(雖然差一點就無良了(汗))
嗚哇好久沒寫千字文了,這次依然洋洋灑灑砸了6千!
話說回來,以後還是別寫一些鬼啊怪的劇情好了,老實說在寫這篇的過程之中電腦曾經無故當機(而且還是藍畫面),然後快結尾的時候還發生了地震
只能說寫完了真是奇蹟囧囧囧←HOLiC果然是HOLiC嗎?!
結論,管狐真是太帥又太可愛了XDD

yuki加油畫圖吧!!我想我是應該去讀書了…剩下74天我卻還在格子堆裡混(炸)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uki
  • 哈哈哈哈哈哈(此人以瘋)
    沒想到你還自己幫無月的命名史想情節ˊˇˋ

    該怎麼說呢
    其實無月可以在更心機一點的= =+
    幼稚任性的要素已經具備了
    如果還有點城府的話就完美了XD
    啊啊我好期待長篇後面出現的糟糕物噢(閃亮閃亮)
    不過想說你把前面幾集拿去看的話
    能培養出幾篇害羞的百四文我也不介意啊哈哈哈哈
  • 老實說一開篇就把無月的裏性格抖出來好像不太好...城府的素材就等你把構想告訴我,再在長篇裡大幹一場吧XD
    不過得先把清風完結才行...不知為什麼現在竟然斷在很微妙的地方←主角快死了(頭痛)

    HOLiC啊...糟,我好像比較注意侑子耶囧會不會出現女王文啊(炸)

    c7500750 於 2009/04/20 21:54 回覆

  • yuki
  • 我也期待可以和你攜手共創多部長篇啊
    等考完之後我會好好練電繪的
    我很希望我們在大學之後可以好好的作出一番事業來啊XD
    現在就先把這種感覺好好醞釀吧ˊˇˋ*

    說到清風
    我想跟你說不一定要GD
    只要能有個合理的交代即使結局看了會流眼淚也是很OK的*

    女王文(大笑)
    我倒是不介意啊
    我也很愛侑子
    如果說來篇女王文可以讓你舒緩緊繃的神經我也樂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