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坐著公車,還昏昏欲睡。
車窗隨著引擎振動著,半睡半醒的腦子不停在翻滾。
愛幻想的自己,開始模擬關於公車的死法。
突然間左手邊的壓克力玻璃窗碎裂開來,一具鮮血淋漓的屍體橫臥眼前------
我睜大眼眸。隨後又閉上眼。
真可笑。我真愛演戲。


"一直認為遙不可及的彼岸國度,其實近在眼前。"


學校電腦的雅虎首頁上刊登了交通事故頭條。
「天哪!公車蛇行撞死人?!那司機是有病喔?」
我嚷嚷,不以為然地氣憤,然後只是把它當作台灣發生的數百件車禍之中的一件瀏覽略過。喪命的兩個婦人也只是地球上62億五千萬人之中千分之二的存在。
誰知道,命運如此微妙地把62億五千萬又千分之一的我和62億五千萬佑千分之一的他有了關聯,這種機率幾乎不可能再有。

其中一位當場死亡的婦人,是我學弟的母親。


"神哪,為什麼你要讓無辜的人陪著罪者一同送葬?"




現在是深夜。
今晚的月是灰黃色的圓,不亮,反而有點陰森。
黯淡的夜色映著眼裡的雪,不知在哪兒照耀通往天堂的路。
一直以為日子相安無事的我們,被突然降臨身邊的死亡一懾,我們怎麼想?
並非當事人,卻以為自己似乎明白那份傷痛一般,胸口很疼。
按住心口,點上夜燈。夜早低垂,不知他的心情如何?是否沉重地幾乎要死,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或者兩眼無神,心底暗暗淌血;或者窩在被褥的黑暗裡,偷偷哭泣?
無論如何,請你一定要堅強起來。
在破曉之前,讓"祂"擦去你的眼淚,抱著你進入夢鄉。

總有一天,"祂"會領你走過傷痛。
然後...2009年6月9日,太陽照常升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寫於2009/06/08 近午夜

願妳安息。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