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周后的喪禮,在皇室的保密之下草草的結束了。
天空下了一場大雨,鉛灰色的雨絲彷彿在哀悼一切的不幸。
撐著油紙傘的宮女群,跟著抬棺木的侍從隨行,長長的白色列隊,像柔美的白色河流,直流到寒翠山頭。
朦朧中,李煜驀然看見檜木色的棺木上,小周后的身影。
她站在棺旁,下半身是透明的,用一種很悲傷、很悲傷的眼神側望李煜。
李煜叫出聲來,他開始奔跑,想要追上送行的喪隊,景色卻似乎在他視線中快轉,漸變灰白。
李煜舉起手,奔跑著,淚不止息地留下臉頰。喪旅緩緩遠去,小周后的身影也欲將消失。
如果能夠再一次、再一次握住妳的手,那該有多好。
如果能夠再一次、攜手走向不同的路途。
妳是不是、就不會用、這樣悲傷的眼神,靜靜地、看著我呢?
「嘉敏!!!———」


「李煜、李煜,你還好嗎?」
迷濛地睜開眼,華麗的斗室映入眼簾,李煜發覺趙匡義在床邊看著。額上一片汗水,正想起身,身子卻感到一陣無力,下半身更是劇痛不已。
「不要起來!你的身體還不行…」
趙匡義把李煜扶回床上,「你已經昏迷了好幾天,什麼都沒吃沒喝,還不停做噩夢。我去幫你倒杯水來。」說完,便站起來要去倒茶水。
突然,趙匡義無法走動,一回頭,原來是李煜抓住了他的袖子。
李煜虛弱的聲音響起:「我昏了幾天了?」
「三天有。」
「嘉敏的喪禮…」
「結束了。似乎陛下不想讓這件事傳開,所以很快就辦完了。」
「……」
李煜沒說話,直盯著天花板的兩眼無神,兩行淚從眼角掉了下來。
「李煜?」趙匡義回到床邊,李煜忽然縮進他的懷裡,全身都在顫抖。
「嘉敏...嗚...我竟然沒去參加她的喪禮…我…」李煜哭著,抓著趙匡義袖子的手越來越緊:「我明明是她的丈夫、是愛她的,我卻…」
「我卻什麼也做不了,眼睜睜看著她…」李煜咬牙泣道。
「李煜…」
股間突然一陣撕裂的痛楚,李煜皺起眉頭,嘴唇咬地都滲出血來。
從神經傳來的疼痛,讓趙匡胤那張瘋狂的表情又再次浮現腦海。
「哈哈,我真是笨蛋…」他突然淒涼的一笑,淚水仍在臉上滑動:「我原以為會得到些什麼的…在陛下身邊,看他禮遇身為幽囚的我,竟然天真的幻想我能夠從他那裏獲取平安、獲取愛…把國家拋棄了、把身體拋棄了…一直這樣想,我終於找到我能夠倚靠的人了…小周后也安全了…」
「看似保護了任何人,卻是傷害了所有的人…可惡,為什麼把一切都拋棄了,我還是什麼也沒得到?」李煜突然大吼:「連我所愛的人也保護不了!自己也保護不了…」
「別再說了李煜,」趙匡義扶著半暈半倒的李煜勸道:「你被陛下摧殘成這樣,別再白使力氣了…」
「可惡…我明明也是一代國主,為什麼連這種選擇我都無法定奪?」李煜哽咽的聲音中夾帶氣憤,「我明明也是個皇帝啊…但…」
他仰頭對上趙匡義的雙眼,左手貼上趙匡義的耳邊。
「我讓嘉敏受盡痛苦、讓宋朝君主不專心處理政事、還讓你們兄弟鬩牆…」李煜喃喃著:「因為我這麼一個沒用的人毀了一切,因為我做不出選擇…」
眼淚沾濕了趙匡義的衣袖,也溶解了他的心。
「為什麼我不能同時愛三個人?我每個都好愛好愛!」
「李煜!」
趙匡義摟緊李煜,環抱他消瘦的身軀。聽他還在自己耳邊自語:「我到底應該愛誰…才不會傷害誰…」
憔悴的面容爬滿了淚水與汗水,濕潤的眼眶裡只有悲傷穿梭,趙匡義看了不忍,心中也痛地像在淌血。
蒼天哪,為何你要賜給一個美人這樣命運多舛的靈魂?
讓他一再失去、一再痛苦,卻仍然不放過他…
手掌捧起李煜的臉頰,雙眼與他交接,若這樣四目相望,能夠分擔你的痛苦悲傷,要我被皇兄賜死我也甘心。
趙匡義靠近李煜,貼上他乾裂的嘴唇。
溫柔的吻讓李煜停止了哭泣,舌尖嚐到些許鹹味,那是方才殘留的淚液。
雙唇交纏越吻越烈,卻沒有粗暴的成分,兩人都是配合著對方的步調進行著。
趙匡義將唇移到李煜後頸,輕咬他的耳垂,氣息開始變得紊亂。
「李煜…」
右手伸進被單中,順著他的身形往下撫摸,即使隔著一層衣物也足以挑逗趙匡義的心。
「李煜…我愛你…所以…」
正要解開李煜的衣物,趙匡義發現李煜睡著了,似乎是哭累了暈眩而去。
他將李煜放在枕頭上,把被子蓋好,無言的站起離開李煜身邊。
正要離開房間,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先打開了房門。
一群士兵和獄卒出現在門口,個個都拿著武器戒備森嚴。
趙匡義冷冷地瞇起眼,注視趙匡胤從人群中間走出。
「果然在這裡。」
「皇兄。」
趙匡胤眼色一使,士兵馬上團團包圍住趙匡義。趙匡義見狀,馬上明白自己的處境。
「皇兄是想把我關進大牢嗎?」
「不愧是聰明的吾弟,」趙匡胤笑道:「在宴會上如此大膽的違逆朕,連你都不聽朕的話,誰還會聽?朕就讓你在牢裡清醒清醒,反省你犯下的罪過。」
語畢,往後喊了聲「帶走」,後方的士兵和獄卒一擁而上。
「慢著。」趙匡義拔出腰間的劍斥喝,士卒的腳步停了下來。
他瞪著趙匡胤說:「特地留我活口,又是怕李煜會傷心嗎?還是你不敢殺我?」
趙匡胤銳利的回視趙匡義:「你說什麼?」
「哼,真是不知為何,李煜會愛上你這種人,你只不過是把他當成玩具在對待罷了。」不管趙匡胤的臉色,趙匡義刻意激怒他繼續說:「可那個傢伙,即使你傷他害他多麼重,他還是死心塌地的愛著你。」
「會愛上你的人真是笨蛋呢。」趙匡義舉劍對著趙匡胤,恨恨地吐出字句:「因為你不懂得珍惜,只是個外表披了一層皇帝的外衣,裡頭卻是個禽獸一樣的混帳。」
「大膽!」趙匡胤怒氣一發不可收拾,「沒殺你就該感謝開恩了,你卻還如此口無遮攔,放肆!」
他拔出劍來,旁邊的士卒擁到趙匡胤旁邊護衛皇帝。
趙匡胤大吼:「好!這麼想死,朕就讓你叩頭求饒的機會都沒有,賜你死罪!!」
拔劍相對的兩人,趙匡義突然覺得這一幕很熟悉。
啊,是10來歲的時候呢,趙匡胤教自己劍術的時候。
「哈哈哈!還記得嗎,皇兄?」趙匡義說:「上一次這樣互用劍指著對方的時候。」
趙匡胤一聽,不以為然的說:「你是指小時候你自不量力向我挑戰,結果慘敗的事情嗎?」
「是啊。如此令人懷念…」趙匡義閉上眼。
「但如今的你已經不再是我所崇敬的皇兄了。」
睜開眼的瞬間,趙匡胤感到一股殺氣。
「來決鬥吧!用勝負來決定誰能夠得到李煜。」趙匡義大聲說道:「若是臣弟輸了,皇兄就照原來的意思,用劍賜臣死。相反的,若是臣弟贏的話,皇兄得放過李煜。」
趙匡胤摸了摸下巴,很有興致地說:「呵…這個建議聽來不錯。」
他撥開前面護衛的官兵將士,走到趙匡義面前,直接用手掌握住他的劍尖。
「朕替你擇一日酉時,在禁宮預備一場酒席,就你一人前來。」趙匡胤危險地露出一抹微笑:「到時候朕會讓你知道,誰才是真正能得到李煜的人。朕要在李煜面前,讓他看清楚你那副懦弱又逞強的死相!」
趙匡義冷冷回答:「這一次我不會再輸了。我要把李煜從你的手中救出來。」
趙匡胤大笑,收起寶劍往回走。「好個趙匡義!朕就看你如何英雄救美!」他回眼一瞥:「你就洗好脖子等著朕去砍下你的頭,等著嚐到再次敗北的滋味吧!哈哈哈!!」
趙匡胤撂下狠話後,便轉身離開。
趙匡義收起劍,緩緩回頭。
李煜仍在床上昏睡著,輕皺起的眉頭彷彿預料到大事即將發生。
「李煜…我愛你…所以…我要為你而戰。」
我就來幫你解決苦惱,讓你的選擇,變成只有一人!




---


偷偷違逆yuki的旨意讓兄弟要互相殘殺了...
嗯總之慢慢進入狀況了,希望能照進度在七月前完結*

也許會貼鮮網吧...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uki
  • 啊啊啊啊啊你做了什麼啊你(慘叫
    兩兄弟怎麼打起來了
    小煜你真是一國的禍水(哭
  • 咳雙花店不是也因為一個女人小攻小受反目成仇嗎?歷史上因為一個愛人而大動干戈的例子不少啊(菸)

    c7500750 於 2009/07/15 21:45 回覆

  • yuki
  • 霜花店那個和這個不一樣啊!!!
    霜花店是女人
    清風裡哪來的女人(女人早死光了
  • 鄧鄧
  • ...小煜好可憐ˊˋ(鄧鄧你不要逃避阿!!!)(@@?)
    會不會打一打開始過去與現在交錯?
  • 嗄?時空穿越交錯文嗎@@a?

    c7500750 於 2009/07/18 18:36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