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早晨,朝陽的光線穿透紙門投射在榻榻米上,驅散些許冷氣。
四月一日醒了過來。並不是被晨光叫醒,而是身上的一股沉重感。
「嗯…好重…」
似乎被什麼東西壓著,還有溫暖的氣息吹在頸邊。
冷冷的冬日總讓睡意再次襲來,四月一日想翻個身繼續睡,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他厭惡地望向自己身上…
「……咦啊啊啊啊啊????!!?!」
一張白皙的臉孔靠在四月一日面前,長長的奶白色髮絲披散在熟睡的面容旁,從兩片薄唇吹出規律的呼吸。批著白色浴衣的他貼在四月一日背上,雙手環住四月一日的上身,似乎睡得正熟。
腦袋完全醒了。
「無無無無無月?!!!」
一雙新月眼打開,琥珀色眼瞳就這麼和四月一日的視線對上,茫然的他還沒睡醒。
怎麼又變成人了?四月一日呆若木雞的瞪著管狐,下意識地想把他推開。
黑色摩可拿從門外跳進來,撞上四月一日的臉然後漂亮著地。房門後方小全和小多成雙地探頭進來。
「早安四月一日!今天是個適合掃除的大好天氣,快起床!!」
「掃除時間!!」「早飯時間!!」
「唔痛…」四月一日揉著發麻的臉頰,戴上眼鏡,發現侑子的床單整齊的擺在那裡,動也沒動過。
「侑子小姐呢?」
「侑子有事出差去了~」
「……」
「那誰來跟我解釋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四月一日指著管狐大吼,後者從後面抱住四月一日來回磨蹭。
「人形浴衣!!」「人形浴衣!!」小全小多齊聲說道。
「…人形浴衣?」
「主人臨走前替狐狐蓋上人形浴衣,所以狐狐可以保持這樣子很~多天!」
…簡單的說又是能夠維持人形的道具吧?四月一日想。
「是珍貴的道具,所以不可以脫掉!」「不可以脫掉!」
小全小多步上前,像雙胞胎一般背靠著背跟四月一日說話。
「這幾天主人不在,所以四月一日就是屋子的主人!主人大人!」「主人大人!」
「咦?這是侑子小姐說的嗎??」
摩可拿回答:「為了補償員工的辛苦,特地在出差的期間讓你做主,體驗升職的感覺。侑子想的還真是周道呢~就是這樣了四月一日。當然該打掃還是要打掃,寶物庫也拜託你清了。」
「這還不是跟平時的打工沒兩樣嗎!」四月一日大吼。
「四月月…」
背後傳來管狐的聲音。
「…我肚子餓了。」
「早飯時間!!」「掃除時間!!」
「你們幾個!!!!」
少了一個大牌的侑子小姐,卻多了一團需要照顧的麻煩鬼,四月一日今年年末的運勢仍然是下下籤。

「唉~~」四月一日長吁一口氣,嘆氣中隱藏莫大的無奈。
明明書包一點都不重,今日卻像一百公斤的鐵塊綁在四月一日身上。
「四月一日早!」小葵從遠處跟上四月一日,像向日葵一般笑臉盈人。百目鬼高大的身影也出現在後頭,和往常一樣一張看不出感情的臉。
「早。」四月一日說。
「怎麼了,四月一日?看起來一點也沒有朝氣。」
「沒什麼,只是覺得有點累罷了…」
突然要當起四個人的褓姆,說沒有累壞是騙人的。
「對了,昨晚好像有下雪耶,今天早上經過公園的時候,那邊已經積了五公分的雪了呢!」
「寒流提早來啊…」
「似乎是呢,氣象報告也說今年冬天天氣有點異常,或許是那個…聖嬰現象的關係?」
「不過提早來也不錯呢…吶,四月一日,」小葵一臉興奮的說:「放學後我們去公園玩雪吧?」
四月一日臉上的疲倦瞬間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發亮的眼神:「玩雪!我可以跟小葵去玩雪~」
「只是打雪仗而已,笨蛋。」
「百目鬼你這傢伙…我絕對要跟小葵一隊!!你等著嚐嚐慘敗的滋味吧!本大爺在這種時候可是會恐怖的發威喔喔!」
「打完我會餓,記得要帶便當。」
「閉嘴!!!!」
「哈哈,百目鬼和四月一日的感情還是跟從前一樣的好呢…」
前往私自十字學園的路上,三人的笑鬧聲傳遍街道。
在樹叢裡躲著的白色身影探出來,注視著三人的琥珀色眼瞳像吃醋一般,臉頰鼓鼓的。

「…所以說啊,很多小孩晚上都會消失在雪地裡,就好像吹笛手的故事那樣不見了呢!」
「小葵真的很喜歡超級靈異的故事呢…嗯?」
放學時分,四月一日、小葵和百目鬼準備要離開學校,卻發現校門口一陣騷動。一堆學生不知為何圍觀著竊竊私語,還有人拿出手機拍照。
「怎麼了?什麼人出現了嗎?」四月一日問。
百目鬼朝最大團的人群伸出手指,順著食指的方向看去,可以瞄到人群中央有一個白色的人站著,雖然被人潮遮掩但還是能略見其身影一二。
四月一日探頭觀看。
白色的頭髮白色的浴衣琥珀色眼珠…
……
「啊啊啊啊啊無月?!?!!!」
猶如叫到自己名字的小狗般,無月撥開人牆,朝四月一日撲去。
「四月月!」他抱住四月一日的肩頭,臉頰在四月一日的頸邊磨蹭。
照相的光線更多了,百目鬼也拿出手機喀擦一聲,螢幕上出現四月一日驚慌的模樣以及無月的漂亮臉蛋。
「欸、別在這裡這樣…等等…」
四月一日的腦袋突然閃過一個問題。管狐不是妖怪嗎?
照理說大家應該看不見管狐才對…可是現在卻一堆人在這裡圍觀,還有人拿照相機拍呀拍的,四月一日甚至看見類似便衣記者的人朝這裡奔來…
…人形浴衣!
「無月!快脫掉浴衣!!脫掉!」
「不要!!」
四月一日抓住管狐身上的浴衣想把它扯掉,後者一手抓住自己的衣領一手拑住四月一日的手腕,態度超級強硬。
事實是,變成人形的管狐比四月一日高,力氣也比他大,四月一日完全拿他沒辦法。
「你這傢伙…跟我來!」
他轉頭對百目鬼和小葵喊道:「待會公園見!!」
語畢,四月一日抓住無月衝開人群,朝公園奔去。

「呼、呼…沒想到人形浴衣的功能這麼強大,侑子小姐要開玩笑也應該有個限度…」
除了可以讓妖怪以人類的姿態存在以外,還能被看見、擁有人類的味道。
來到公園一處茂密的樹林間,枝椏上沒有綠蔭覆蓋,光禿單調的樹枝上懸著凍結的霜,是個適合藏匿的好地方。
四月一日開門見山地問了:「無月,為什麼你會在學校裡?」
「…我也要玩。」
「嗄?」
無月眼神下垂小聲地說,活像做壞事被抓包的孩子:「玩雪。」
「等等,你聽到我們早上的對話…也就是說,你從早上就跟著我了?!」
無月點頭。
…那不被發現才怪。四月一日遮住半邊臉嘆氣著。
無月反駁:「我也想和四月一日玩雪嘛~怎麼可以只讓那些和你穿一樣的人獨佔你,太不公平了。」
「別鬧了,大冷天你穿成這樣在路上跑,你會成為第一個在人類世界出名的妖怪啦!」
「四月月,我也想玩雪,好不好?」
「不行,快回侑子小姐的店裡去。」
「四月月!!為什麼...」見四月一日回絕的態度,無月慌張了起來。
「為什麼不可以呢,四月一日?」
突然後方傳來問句,四月一日轉向聲音的主人:「小葵?」
百目鬼說:「找到你們了。我還在想你這傢伙是不是因為太害怕而逃跑了呢。」
「百目鬼…」
小葵走到無月面前,問:「你叫做無月?」
「嗯…」
第一次與四月一日以外的人類談話,無月顯得有些不自在。
「是四月一日的朋友嗎?」
無月大力地點了好幾下頭。
小葵伸出手,綻開笑顏:「那跟我們一起玩吧!」
無月猶豫著要不要握住小葵的手,肩頭上一陣重量。百目鬼將手放在他肩上,給了他一個會意的眼神。
於是無月接住了小葵的手,給了她一個漂亮的微笑。
「…嗯!」
「我叫九軒葵,叫我小葵就可以了。」
「百目鬼靜。」
「我叫無月…請多、指教?」
無月模仿人類自我介紹的語氣令小葵笑出聲來。
「哈哈哈,你的語調真有趣呢…」
看著無月和自己的朋友很快就相處起來,四月一日鬆了一口氣,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
「真是的,這傢伙…」
一切的羈絆都在改變。
「四月一日!快來這邊!!」
「喔!!!」
四月一日奔跑過去,在他還沒會意過來的時候一陣雪白的球雨朝他齊飛。






---

繼續分期付款orz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ki
  • 我已經可以想像無月喊他"わたき!!”的畫面了XDDDDDD

    H!H!H!(繼續敲碗(被拖走
  • 名字發明的真貼切啊...(菸

    好啦我承諾你會有H...

    c7500750 於 2010/01/04 01: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