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一片漆黑。沒有人、沒有物、沒有景象、只有水聲。
管狐睜開眼睛。
“咦…我在哪裡…”
寂靜像雲霧一樣瀰漫,毛茸茸的米黃身軀感到刺骨的寒冷。細長的身體發抖著,發現浸在水中的尾巴異常發熱。
水是溫的。
“好溫暖…”
他慢慢把全身浸在水中,闔上眼簾感受液體的溫度,水不停地流過皮膚,彷彿往什麼方向流去。
“…會通到哪裡呢…”
他不自禁地往水源游去,越來越遠。


冰穴內充斥著無情的溫度,束狀冰錐交錯穿插地面。
雪女由姬拖著白色和服,緩緩走到四月一日面前。後者被錮在冰中,脖頸以下皆無法動彈。左邊鏡片忍受不了凍寒的天氣,裂出一道傷痕。彷彿嬰孩般蜷縮在冰柱裏,四月一日懷裡抱著線圈,眼神裡的火焰微小欲滅,卻又不屈不撓地燃燒著。
由姬舉起手臂,掌心貼上四月一日失溫的臉頰,柔媚的一笑卻是毒藥。
「像你這麼專情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卻是為了一個曾經離開你、又背叛我的男人,真是可惜。」
「…沒有這種事…他不會這麼做的…」
「哈哈哈!死到臨頭還不為自己著想一點,你是笨蛋嗎?」由姬金黃色的眼珠瞇成一條線,「無所謂了。要愛不愛都隨你們便,反正我早就看盡了萬種男人! 我本來就是無情對待他們,他們自投羅網,才會落得他們應有的下場!」
聞言,四月一日眼神一緊。
「就像你…」由姬湊近四月一日的頸部下方:「你也是個好吃的男人呢,特別是你的眼睛…」她笑笑,臉頰離四月一日不到十公分:「有靈氣的男人最補身體了…」
「高興吧! 你們將會相逢...在我的身體裡!」
嘴唇即將吻上的那瞬間,四月一日腦袋同時轉動著。
他在思索,一種能解決現在這種狀況的東西。
封住四月一日的冰柱突然像昇華一樣地蒸成水氣,冒出熱燙的煙,尚未變成蒸氣的冰融化成水,四月一日的身軀順著水落在地板上。
「?! ...怎麼會?!」
由姬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就看見四月一日把線圈往她的方向丟了出去。
線圈並沒有馬上落地,而是像注入生命一般分散開來。線頭快速地衝向雪女,環繞過她的左手腕、右手腕、左腳踝、右腳踝。
緊緊地打了四個結,細利的絲線將由姬固定在空中。
「啊啊啊啊啊啊!!!」由姬尖叫起來,劇熱的絲線燒傷手腕附近的皮膚,侵蝕她美麗的腳跟,仍冒著滾燙的白煙。她想脫離線圈,瘋狂地扭動四肢,結果是絲線纏地越緊。
由姬憤恨地看向四月一日,後者虛弱的爬起。
在他眼裡閃爍的永不放棄的信念,令由姬害怕了起來。
四月一日手裡拿著絲線,絲線纏繞成一把匕首的形狀。他緩緩走向她,靠得越近由姬越是恐懼地掙扎。
「不、不要過來…」想到待會兒四月一日就會了結她的生命,由姬害怕地大吼:「我叫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啊啊!!!」
一步、兩步、三步…印在冰雪上的腳印每一只都加深由姬心中的幽暗,在四月一日離她只剩下一隻手臂的距離的時候,她絕望地閉上眼。
然後四月一日…抱住了她。
「…咦?!」
愣住的昏黃眼珠顫抖,骨碌地轉動看向四月一日。
他不是要來殺掉她的嗎…?
四月一日掛在由姬身上,全身癱軟無力的他很虛弱地低語。
「沒有無情這種事。」他說:「不管是人、是妖,他們都擁有一顆心…想要被愛、想要愛人…想要被擁抱的渴望。」
他看著由姬,蒼白的臉好像隨時都會破碎。
「妳...是不是從來沒有被抱過?」
由姬還沒回答,一滴眼淚就從眼角上滑了下來。
她僵硬而張牙舞爪的手,緩緩垂下。
四月一日伸手探了探由姬肩膀上的溫度:「…身體一點溫度也沒有…沒有人發現嗎?」
不,無月一定發現了吧,他想。
「其實你很想要別人愛妳吧…妳只是想找愛妳的男人,如此而已……但是妳一直讓別人受到傷害,還是不對的。」
四月一日微啟凍傷的嘴唇:「所以,妳的身體裡只有一大堆寂寞受傷的靈魂,沒有溫度的靈魂。」
由姬睜大眼,不知為何眼淚一直不斷湧出。
妖怪應該是不會流淚的。
妖怪應該是沒有感情的。
應該…
於是,她終於問了。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大可在這時把我大卸八塊,把我殺死…」
由姬淚痕流滿的臉龐下露出淒慘的笑容:「為什麼你卻用這種更殘酷的方法…逼我更想吃掉你了呢?」
四月一日沒有說話,也沒有離開,表情靜靜地看著由姬。
「明明是個人類…你為什麼不生氣呢? 為什麼不攻擊我呢? 為什麼你…」
「要、抱我…呢…」
四月一日離開由姬的肩頭,眼淚綴成冰珠凝結在她的臉上,四月一日笑著說。
「因為你跟他很像。」
「他也期待著我去愛他…但我真的是個笨蛋,完全沒有察覺到。」他搔搔頭,「哪天他真的發瘋了,說不定也會強行把我吃掉。」
「這樣沒有回報的感情,是不是很像?」四月一日說。
燒灼的絲線漸漸失去了溫度,由姬感覺手腕不痛了。
「想起來,我從遇見無月以來…從來沒有抱過他。都是他主動纏著我。對不起,也許我剛剛把妳當作排練對象了…」說著,四月一日顯出些羞澀,卻又瞬間消失。
由姬愣了一下,忽然開始狂笑。
「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她笑了好久,冰穴中迴盪著高分貝的笑聲,聲波在冰壁間反射回音。
她低下頭笑道。
「你太愚蠢了,為什麼世界上會有這麼愚蠢的男人…啊哈哈哈哈…」
「你對妖怪的見解太單純了,」金色眼珠轉動,帶著冰痕的臉龐笑道:「人類要和妖怪相戀,實在太艱難了。除非把他們也變成妖,否則永遠都不可能成真。」
「妖怪和人類的壽命不同、型態也不同,沒有一個地方跟人類是相同的。」
「沒有一個地方…是公平的。」
由姬低著頭,髮絲遮掩她的面容。但揚起的嘴角似乎另有別意。
「所以至少…在他離開我之前,讓他的靈魂屬於我…」
她傾身湊近四月一日面前,順勢要吻上四月一日。
霎那,由姬好像是被往後拉似地飛離,大力撞上背後的冰壁,身體滑落而下。
由姬驚叫,穿過身體的武器將她釘在牆上。
「只能把男人當成食物的妳,好可憐呢?」
壹原侑子出現在洞口,手的動作還停留在扔出東西的動作。
「四月一日你對她太好了唷,只是綁住她不會學乖的。」
四月一日驚訝地往後望,手上的線圈匕首不見了,化成一把綴滿符文的長槍插在由姬胸口。
「即使人類再多說什麼大道理,對妖怪來說只是對牛彈琴,因為他們根本不需要懂道理就能存活…即使人類想殺死妖怪,殘存的魂魄吸收怨氣還是能再次重現於人世間…」
侑子走到四月一日身邊,「本來物與物之間、一切就沒有對等存在。」
「侑子小姐…」
侑子伸出手,由姬腳下出現了星月圖文的魔法陣。
「在山裡已經待了快500年的妖靈,得讓她的法力回到500年之前她才會哪天開竅喔。」語畢,侑子的神態轉為嚴肅,法陣發出光芒。
由姬大叫,衝天的尖聲急欲讓耳膜震碎。
「啊啊啊啊啊啊!!!!!!!!」
強烈的光芒從法陣的圓環染進圈內,包圍住雪女的和服。四月一日看見好多透明的東西穿過衣裳,從由姬身上冒出、上升、不停上升。
待法陣的光芒消失,絲線消失了。冰壁上,只剩下一件浴衣。浴衣底下有東西蠕動著,那東西從袖縫裏頭鑽出來,是一隻毛絨絨的雪白小兔。金黃的兩粒眼珠子鑲在白毛裏,她瞪大眼睛看著四月一日兩人,雙腿一躍,逃離了冰色洞穴。
四月一日問看著跑遠的兔子,問:「她…不用把她抓起來嗎,侑子小姐?」
侑子說:「雪女是依附在山上的山靈,即使我們討厭她,這座山也需要她。如此,每年冬季才會下雪。」
四月一日低頭望著腳邊滿滿的雪,喃喃自語:「她真的…很可憐呢。」
「其實她的願望,也只是想找到一個愛她的人而已呀…」
侑子看到四月一日露出複雜的表情,拍了拍四月一日的肩膀。
「人與妖本是一道無法跨越的藩籬,同時也是一種禁忌…有趣的是,他們竟活動在同一空間裡。想要跨越藩籬,雙方要付的代價都太高,所以只能在這之間,尋找交錯的平衡。」
「物與物之間、一切本來就存在著不公平。你們都在傾斜的天平之間尋找平衡,用不同的方法。」
侑子說:「雪女的方法是,把他人與己歸為同類。唯一相似的本質,就是靈魂。」
「這樣做…只會更寂寞吧。」
「你覺得呢?」
一個黑色的原蛋突然滾到冰穴中央,四月一日仔細一看,是黑色摩可拿。
摩可拿邊指著披在冰上的衣服邊大叫,細眼不尋常地睜大,露出兩顆黑色眼珠。
「噗啾!侑子!是人形浴衣耶!!」
「呀~!真是太意外了,居然能在這裡撿到第二件人形浴衣,好幸運!」侑子拍掌高興地笑道,蹦蹦跳跳地收起衣服。四月一日也走到冰壁旁,但他的眼神並不是在浴衣上。
而是四周,滿滿漂浮的靈魂光球。
像螢火蟲般散發著光芒,有些是幾百年前的男人,有些是這個城市的失蹤人口…四月一日尋找著,屬於無月的靈魂。
「…咦?」
一個米黃色的透明球體飄著,在眾多微小靈魂中顯得很突出,因為它沒有發光。
找到了!!四月一日小心翼翼地捧起無月的靈魂,跑到放置無月的冰床旁。
他輕輕放開靈魂,讓球體穿透冰層往下沉,融入無月的胸口。
不知道為什麼,無月沒有醒過來,固封著無月的冰也沒有融化。
「無月??...」
四月一日不知所措起來,他用拳頭敲打冰塊,大叫。
「無月、無月、快醒醒! 無月!!」
無論怎麼敲打,冰層彷彿是隔絕兩人的牆,無月一點也沒有反應。
「怎麼會…當初百目鬼被座敷給取走靈魂的時候,這樣就醒過來了…為什麼?!是哪裡出錯了?」
侑子走到四月一日前,用手探了探冰條,雙眼瞇起。
「他自己…醒不來。」
「什麼??!」
「生存的氣息是回來了…但意識還在夢裡遊蕩,在他的記憶裡。」
「記憶?」四月一日驚訝。
「無月迷失在寂寞之中,」侑子面向四月一日嚴肅地說道:「想要救他的話,得到夢裡去把他拉回來。」
「要怎麼做?」
看見四月一日堅毅的眼神閃爍,侑子露出微笑。

「接下來照我說的話做。
「與他對面,以你形體覆他形體,看似合而為一。
「以你手覆他手,掌心貼掌心,膀臂貼膀臂,胸口對胸口,看似合而為一。
「以眼神注視他眼,送上正確的氣息,構想你要的“他”,你想要去的地方。
「然後閉上眼,以唇對唇,送上正確的氣息。
如此,你的靈魂便會暫時離“你”而去。」

侑子佈好結界,說道:「去吧。不用擔心在這期間有人會傷害你,我會在這裡,等你的消息。」
全身貼在冰條上的四月一日朝她微笑,然後閉上雙眼,隔著冰給無月落下一吻。





---

越寫越長了...一直把分類放在小品很慚愧耶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ki
  • 噢噢

    「想要救他的話,得到夢裡去把他拉回來。」

    我好愛這句話XDDD
    整個很有3叉的精神(拇指)


    是說一直由姬由姬的我覺得好像在叫我(靠
  • 有什麼辦法XD 雪就是發YUKI的音啊!
    不過這裡的由姬是發YUUKI就是了w (有差嗎

    c7500750 於 2010/04/09 21:20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