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一片漆黑。沒有人、沒有物、沒有景象、只有水聲。
四月一日睜開眼睛。
“…這是哪裡…”
非常寂靜的地方,伸手也不見五指,四月一日顫抖地抱緊身子,因為周圍的寒冷打了個噴嚏。
“…這是無月的記憶?”
他踏出一步,膝蓋以下濺起了水花,原來是浸在水中。
水是溫的。很溫暖。似乎水的流向往什麼地方匯集而去。
突然,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迴盪在黑色空間裡。
“管狐!…管狐!……”
四月一日張望,尋找那個模模糊糊的叫著管狐,有點嬌氣的甜美聲音。
他看見,在靠近水的盡頭,上方有光。
那個聲音似乎就是從那裏傳下來的。
“管狐…”
四月一日喃喃念著,往那兒奔跑過去。
從上照耀下來的光使水波粼粼,原來這裡是個凹陷的圓洞,抬頭一望,是一片美清澈的藍天。
四月一日望上一跳,身體竟輕盈地飄起,到達了圓洞上方。
上去之後,四月一日差點摔倒。原來這圓洞,居然是一個煙斗的邊緣!
「管狐!...管狐!......」
然後,一條細長的米黃色物體從四月一日身旁掠過。


……嗯?
是在叫我嗎,剛才? 我從煙管裡探出頭來。
在我小小的眼睛裡,映滿主人和和服女孩的容顏。
這裡是靈山。水仙盛開,充滿清靜之氣的山境,純淨的空氣使我安定,我很喜歡。
我的主人是掌管雨水的漂亮精靈,但是個性非常驕傲,當主人的使魔這麼久了,我卻很少看她笑過,總是噘著一張櫻桃小嘴,只有與和服女孩在一起的時候,她的表情才會稍微緩和一些。和服女孩是守護房子的妖怪,很單純又脫線,常常被主人罵。雖然主人看起來很兇,其實心裡只是擔心她吧…像極了和服女孩的姐姐。
「管狐!你還愣在那幹什麼? 快出來過來座敷這裡。不聽主人的話嗎?」
我匆忙鑽出煙管,一股溜進和服女孩的衣袖裡頭。身軀滑過她的皮膚,惹得她癢地發笑。我惡作劇般地從女孩的衣領裡竄出來,卻被主人一把抓住,杏眼怒瞪著我,穿著蕾絲手套的手掌捏住我的脖子,我幾乎快要窒息。
「管狐!」
「哈哈哈…沒關係啦!管狐很可愛啊!」和服女孩笑到岔氣,說。
我家公主狠狠瞪住我的豆子眼,隨即「哼」的一聲放開了我。

除非主人呼喚我,大部分的時間我都蜷縮在幽暗的煙管裡。所以當主人帶著我的煙管到人間界巡邏的時候,我就能開心一整天。對這個和妖界只有一線之隔的世界我充滿期待,期待能更多認識這片陌生的土地。主人駕臨人間界時,天氣總是陰雨綿綿,我的任務是受她召喚幫助她做事,並保護主人不受傷害。有時她也帶我從上空俯瞰人間界的狀態,在大雨之中的連環車禍是最精彩的戲碼之一。
「人類比我們還要低等。因為他們太渺小、太脆弱了。」
主人這樣說著,眉宇間一股鄙夷的神色。
不過我和主人比起來也好小…所以我不太懂她的意思。
和服女孩讓我更認識「人」這種生物。她常常帶我從窗戶窺探房屋裡的人類。初生的人類只有兩個手掌那樣大,皮膚吹彈可破,好像一碰就會壞掉一樣。和服女孩說那個叫做「嬰兒」,抱著他的女人叫做「母親」。妖怪並沒有親子這樣的養育關係,也不太需要…但是看著被抱在懷中的嬰兒,還有一臉笑容的母親,我突然覺得很羨慕。因為是如此脆弱,才能在手心之間被呵護著。這種應該叫做「幸福」的感覺,身為妖怪的我無法體會。
人類…人類真的很不可思議。
雖然渺小,卻很有影響力。
甚至有些人類跨越了藩籬,擁有和妖怪相等的力量。

他就是一個這樣的人。
在我還不知道他是誰之前,是那股圍繞在他身上的香甜氣味吸引了我。那是令妖怪垂涎的靈氣,這氣息讓他不管走到哪,都會沾染上一群妖怪,跟著他、壓著他,喘不過氣。他很不一樣,我很好奇。其實我應該也對其他人類很好奇才對,可不知道為什麼他比其他人都更吸引我…是基於想要獨占那份靈氣的妖怪本能慾望還是其他因素,總之當太陽墜落,他總會從一棟很大的建築物出來,和其他人穿著一樣的衣服,一起走同一條路線離開。當妖怪從後方追上來的時候,他跑到大樓與大樓之間的房屋裡,神奇地那些妖怪竟然就逃走了。
主人似乎很討厭巡察人間界,渺小的人類讓她莫名其妙地不愉快,所以有時候只派我去執行任務,於是常常在任務執行的同時,我會偷偷跟著他,看今天又會發生什麼事。偶爾太晚回到主人身邊,還被主人臭罵一頓。
當我回到煙管裡,回想今天的追逐遊戲,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開心。
到底為什麼會開心呢? 也許是這個人類太有趣了。
我突然有個念頭,想要更多、更多認識他。
不知道他跟人群在一起的時候是什麼樣子、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吃東西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玩的時候都怎麼玩。
他所尊敬的人、他所親近的人、他所喜歡的人。
都是什麼樣子,我想知道。

平靜的今日,我做完巡邏之後,便跟著他的腳步來到公園。這天的天氣有點陰,沒有陽光。他在這裡和兩個人類碰面,一個擁有足以淨化妖怪的體質,一個擁有和妖怪相等的災難體質。
他的「朋友」也都如此不凡。
我盡量不被發現地觀察他。穿著黑色制服的他留著一頭烏黑短髮,瀏海分向左邊,眼鏡下的臉龐非常有趣。面對淨化人類時他大部分都是生氣與憤怒,面對災難人類時他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充滿仰慕與羞澀。他們說著我不太懂的語言,一邊吃著食物一邊談論。
突然我聞到一陣血腥味…很重,在公園裡。
我轉頭一看,一大叢的繡球花。
繡球花在陰雨天開的特別繁茂。一朵朵紫花組成的花團,和主人一樣高貴而不可褻玩。
耳邊傳來花精痛苦的聲音,它們在求救。在風中顫抖著,看起來根部好像有什麼令他們難受的東西。
我鑽下去,卻被嚇得退縮出去。
花叢下,有一具屍體。一具染著鮮血的屍體被埋在土裡。一隻白骨的手些許破土而出,彷彿想要牽拉什麼。
我順著白骨往地面看下去…那是黃泉。
從黃泉流出的臭味與死亡的氣息,正侵蝕折磨著繡球花。
事情大條了,我趕緊上報給主人知道。
主人一聽,表情驚訝到眼睛快掉出來了,她很緊張,因為繡球花是她的精花。
可是我們做不了什麼。妖怪是無法前往黃泉的,相同的氣息很容易同化我們。若是魯莽地前進,到頭來最需要幫助的反而是我們。
主人正苦思著,氣地直跳腳的時候,我想到了那群人類。
是不是能夠委託不平凡的人類幫忙呢? 人類介於黃泉與天界的夾層。如果是他,或許可以進入通往黃泉的灰色地帶。
於是我問主人,可不可以委託人類。
「人類? 你瘋了嗎? 他們比我們更沒有力量。」
不,還是有特別的例子。
「管狐,你最近是怎麼了? 太晚回來就算了,現在還跟我大談人類的可能性…你巡邏人間界到沖昏頭了嗎?」
不,我不敢的…但是我就是相信人類的可能性。
我相信他可以。
「我才沒有必要聽你的話。…只好去那個地方了。」
…哪個地方?
「次元魔女的願望屋。那是一個可以實現任何願望的地方,但是需要代價來交換。」
…結果決定相信超自然之力,我被否決了。
主人二話不說,把我丟回煙管,撐開蕾絲洋傘,朝人間界飛去。
天空開始下雨,淅瀝的水聲漫布城市裡的大街小巷。
在道路上的人們將傘撐開,在一片陰色的畫裡添幾朵彩色的花。
我從煙管裡窺探,主人正飄飄然降落。目的地居然是…兩棟大樓之間的古色古香建築物。
這不是他常常進入的地方嗎?

我看見他也在場,不知怎的心裡有一種欣喜感。
原來他在這裡。
次元的魔女擁有超凡的魔力,一定能幫助主人拯救精花免於被屍體流出的鮮血汙染,但她是個隨性的女人,交給他去做。
她果然交給他去做了,我果然沒有看錯。
「那麼,代價呢?」魔女問。
「嗯…」
我拉拉主人的衣袖。我願意做為代價。
主人的表情大吃一驚,無法理解的看著我。
「…代價我會想辦法弄來給你。先幫我解決這件事。」主人這樣說,想必他是要和我商量。
他出去辦事了以後,主人留在屋子裡,將煙管拿出來。
她小聲地罵我:「你在想什麼!」
「為什麼你會想成為代價!」
因為…因為他很有趣。那個被委託去做的不平凡的人類。
「那個人類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比我還重要??」

我想,“我喜歡他吧。”用人類的話說。
我想要接近他,更加的。
「只是因為他身上有好吃的味道?」
不是。
「只是因為你想離開我?」
我不敢。
「…」
「反正你就是想離開我嘛! 因為我平常罵你,性格又不好,你生氣了對不對!」
不是的,我很喜歡主人。
可是,我更喜歡他。
所以…能不能讓我待在他的身邊?
主人愣了一下,然後忽然抓起煙管丟到一旁,掩面開始哭泣。
外頭的雨下得更大了。不知道他現在…任務完成了沒有?




---
以第一人稱開始的回憶錄。
很好終於又有進展了 (哭泣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ki
  • ......(默默偷瞄
  • 你偷瞄什麼XD 這算心得嗎

    c7500750 於 2010/05/21 11: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