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的時候
你送我一個禮物
“想要什麼 都可以” 這樣跟我說
在告別任性的年代之前 此刻
我提出最後一個無理的要求
“---你愛我嗎”


邁向成熟大人的那一道V字。
初次感受到文字的重量
愛 原來多麼的沉重
在捲成麻花的被褥上
性 由心而生
交纏卻是兩具鈣質軀殼
在對方的身上摸索影子


床乃殘酷的一件傢俱
奪去理智
奪去感覺
奪去記憶
躺臥著 任何關係都比不上快感鐐銬
鎖鏈的另一端連接痛覺

指甲在你的肩膀留下紅痕 甚而滲血
卻痛的是我
你親吻我的臉頰 是與她相似的臉頰
你啃舐我的耳朵 她的耳垂上曾經帶著你愛的藍寶石耳環
你撫觸我的雙乳 她是豐滿的,溢在你懷裡
你進入我的私處 這裡
曾經生下我的地方。
吶 我有多像她? 我能不能取代她?
我可不可以利用遺傳因子 讓你背叛她 爸爸


只隔著一道門 本尊與複製人
我怕 我問你
你的喘息不給我答案
深處的索求責備我恐懼的眼神
望著穿衣鏡 彷彿是蛾
被燒斷翅膀

這一夜過後
所有型態的愛破碎成單一形狀。
創作者介紹

蒼い蘭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