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ing all songs of my heart for you. (我全心為你唱盡所有的歌。)
May I hold you to last time? (我是否能擁著你直到最後?)
I can’t breathe. If you aren’t with me. (一旦你不在我身旁,我便無法呼吸。)

Take me out from here. (把我帶離這裏。)
After that, I give you a hug. (然後,我會抱住你。)
Tell me your answer with sweet voice. (用你那甜美的聲音告訴我你的答案吧。)


【IMITATION BLACK】
---

歌聲、鼓聲、吉他聲。瘋狂的拍手聲、粉絲的尖叫聲。
安可聲、腳步聲、落幕聲。
舞台燈終於熄滅,Vana樂團今晚的演出,到此結束。雖然很捨不得聽眾的尖叫,團員們離開舞台,在休息室等待粉絲散場離去。
「REN,今天仍然唱得超棒啊,你看台下那群快瘋了的人沒有,你和乾冰一出現他們都要衝上台了哈哈哈!」一頭紫色長髮、身穿黑色大衣,紫眸的擁有者摸著REN的頭說道,鋼琴烤漆的電吉他上反射了休息位的名牌”神威”二字,這是Vana樂團首席電吉他手的名字。名叫REN的金黃短髮男孩有些靦腆的笑了,臉上畫的濃妝和他的微笑完全搭不上,特別是那漆黑口紅的嘴唇。
「KAITO的貝斯也還是一樣神,」神威說,對著寶藍眼睛的貝斯手KAITO:「而且最後一首的合音終於沒走音了…」
「謝謝團長大人的稱讚喔。」寶藍色眼眸瞇起,將藍色短髮上的帽飾摘下,笑笑揶揄了神威:「不知道誰今天差點走位走錯邊啊。」
「啊~對不起對不起…」
KAITO和神威互相打鬧著,REN笑出聲來。這樣演出後在休息室瞎聊的畫面,是最開心的時候。
Vana樂團,一個由三位歌手兼樂手組成的搖滾視覺系團體,藉由完美的歌聲組合與慾望的音樂氛圍出名。清亮高音的主唱REN、穩重中音與貝斯的KAITO、以及性感低音的吉他手神威,外表美型的三人各擁有龐大的粉絲團,每次的演出總會讓數萬人神魂顛倒。
工作人員送來一大袋的信件與花,看來是在散場的時候粉絲要求要送給團員的東西。
「嗚哇~這次又這麼多…」
「KAITO,再來比誰的粉絲信比較多吧,輸的請一杯酒。」
「說不定結果又是REN的最多,這樣我們兩個都要請…」
比起自己的粉絲信,REN對於神威和KAITO不停拆信的情景還要有興趣,金黃色眼眸眨呀眨,漂亮地像是貓的眼珠子一般。
休息室的門被打開,一個身穿白袍的少女就這樣闖了進來。「嗨!恭喜三位大成功!!」
「RIN!」神威叫道。
REN朝門口望去,眼前這名金色短髮,和自己相像的少女,衣服左邊的名牌還沒拿掉。「姐姐…你有聽到我唱歌嗎?」
RIN走到REN身旁,一把往前抱住了REN:「對不起啊REN,姐姐做研究太忙了,趕來的時候只有聽到最後一首,不過那首White Blood真的超好聽的,不愧是我弟!」她親暱地蹭著REN,在他耳邊說話。
「哈、那可是團長得意的新曲呢。」KAITO笑道,撞了一下神威的肩膀。
「哪裡哪裡,是大家的功勞才能完成整首曲子哪。話說RIN,妳怎麼突然會來? 研究沒問題嗎?」
「哼,再怎麼忙,我都得要帶我弟弟回家,好好休息保養聲帶,不讓酒精傷害他的喉嚨啊。」
「妳、妳怎麼知道待會我們要去喝一杯的啊?」
「女人的直覺。」
「啊~真可惜耶REN…」
牽上RIN的手,一股安心的溫暖從RIN的手心傳到REN手心上,他轉頭向兩人道別,就和姊姊一起離開了休息室。
沒了REN,休息室不知為什麼就突然安靜了下來。神威站起身,將表演用的大衣脫了放在椅背上,對KAITO說。
「走吧。老地方,去喝一杯。」


---

V家曲創作衍生。突然很想寫 卻也想寫很久了
重拾文字的筆,沒有以前鋒利,大概是腦袋變了,幻想性的文章好難寫
但我還是想寫。把那複雜那痛徹心扉的情感記錄下來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