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你沒事吧,小妹妹?」
「…嗯。」
躲開了雪熊的追擊,小狄和綠髮女孩坐在樹林蔭蔽處歇息。
方才用盡精神力的小狄大口大口的喘氣著,而女孩站在小狄旁,絲毫沒有疲累感。
「呼啊…」平復自己的心跳之後,小狄問女孩:「剛才真的很危險耶,妳怎麼會惹上怪物呢,小妹妹?」
然後幾乎是沒有經過思考的回答:「不知道。」
「這樣啊…我叫小狄,妳叫什麼名字呢,小妹妹?」
「…麗芙。」被稱為麗芙的女孩有些沉默才答話。
麗芙…這個名字聽起來挺熟悉的,小狄心想。翡翠眼瞳轉啊轉,旋即得到答案。
這種比蘿莉還要可愛一倍,又有類似魔物特徵的女孩子------跟早上婉拒小狄的某個鍊金術師身旁飄浮的東西一模一樣!
「小妹妹,妳是人工生命體?」帶點驚訝,小狄張大眼睛問道。
「是。」麗芙答,語中夾雜微怒。
「那…妳的主人呢,小妹妹?」
「……」
麗芙猛地給小狄一記暴栗,怒意爆發:「煩死人了煩死人了煩死人了!剛剛就在那邊小妹妹來小妹妹去的,你就這麼不想叫我的名字嗎?! 還有,我是男的,你煩不煩啊!?」
粗暴的語氣令小狄不自覺地縮起來…等一下。
「最後一句再說一遍。」
「我˙是˙男˙的,你煩不煩啊!?」重複一次剛才講過的話,麗芙把前四個字強調地很仔細。
「…你是男的?」
「嗯。」
「…你真的是男的?」後者的表情越來越錯愕,但麗芙則老神在在的抓起裙襬,說:「要我掀裙子給你看嗎?」

小狄終於有時間仔細端詳麗芙的長相。亮綠色的葉鱗長髮整齊地放在背後,頂上萌生出一只小巧可愛的生命樹葉,只到小狄腰際的身子穿著一件領口鑲上金邊的粉白薄紗裙,衣下是細瘦而白皙的手腳。而臉頰的皮膚也細嫩無比,加上一對妖精尖耳、翠綠細眉,還有一雙透著酒紅光芒的眼瞳襯著長睫眨呀眨的…
如此清秀美麗的臉龐,根本就是蘿莉的人兒------
怎麼會是男的啊啊啊?!~~~
夢滅完畢,小狄勉強壓抑激動的情緒,揮手示意拒絕,笑著回答:「…不用了…」
至少還是正太啦,正太…雖然小狄一直自我安慰著,心中蘿莉夢碎的傷口仍在滴血。
「有個男的麗芙感覺還蠻酷的耶~好像沒看過有人有…我好想見見你的主人喔!他一定是個相當有趣的人。」轉個念頭,小狄帶著興奮逕自幻想接下來的情景:要是能找到鍊金,然後告訴他我救了他的生命體,說不定就可以一起練功,然後…
但「主人」二字卻勾起麗芙不願提起的回憶。
他再度破碎小狄期待的心情,眼中流露感傷。

「我沒有主人。」
- - -
不,以前是有主人的,那是在麗芙甦醒不久的時候。那時主人好愛他,跟他非常的親密。
主人的朋友都是鍊金術師,在生命體系統開放之後,他們總是聚在一起聊著生命體的事情。
「啊咧?我說小曉啊,妳的麗芙為什麼到現在還是平胸啊??」
「…這…你幹嘛注意那邊啊…」
「欸欸!笨翼,沒聽過女大十八變嗎?現在小曉的麗芙才第一階段,發育還沒成熟,到第二階段就會變成超級大美女了吼~~」
…不知道男大也會不會十八變?
晨風曉,他的女性主人。個性純真又有點內向害羞,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她在公會裡交際甚廣,總是被當成妹妹一般疼愛。
主人的夢想就是培養出麗芙族類的人工生命體,隨著麗芙的誕生,她的夢想也隨之成真。
原本是懷著快樂的心情就這樣度過此日,沒想到出了意外,就在今天。

「麗芙,用治癒之手!」下午高高興興地去挑戰比較難纏的怪物,畢竟點了生命體的技能,小試一下身手也無妨。
但這是小曉第三次使喚麗芙,而麗芙還是沒有動靜,在系統提示上頻頻顯示「技能失敗」的字眼。
「治癒之手!」第四次,小曉猛丟藥瓶攻擊圍爐的怪物,並且猛喝恢復體力的藥水,另一方面又要使喚麗芙,真的是七手八腳忙不過來。
又一次的技能失敗出現之後,麗芙真的不想再看到主人因為浪費唇舌而分心,以致於又被怪物打上幾拳,然後浪費藥水和時間在自保上…
他淡淡的說:「主人,我不會。」
頓時,小曉愣住。
明明有點技能啊…為什麼… 小曉不敢相信這竟然是真的。
待自保的藥水用盡,眼前的怪物還是清不光,小曉不得不接受死亡的洗禮,臉色發白的飛回城內。
「妳怎麼了,麗芙?不會是Bug吧?可是明明昨天夏斯他的麗芙有用出來呀…」沒有生氣,小曉只是關心著她最愛的麗芙。
可是這種情況麗芙也不知該怎麼回答,只能抬頭望向別處,流露不解的眼神。
突然,小曉覺得眼前的景象有點不對勁。

…為什麼麗芙會有喉結啊…

的確,在麗芙的脖子上有一個小小的突狀物。
為了確認這不是真的,小曉用力把麗芙的頭往上抬,使其露出潔白的脖子。
然後,小曉用手指去按壓突狀物。
「主人…」雖然感到不適,麗芙仍然順從主人,沒有任何動作。
隨即是小曉顫抖的聲音。
「是真的…」「主人,什麼真的假的?」
看著主人緩緩抬起頭,露出夢碎的神情:「〝妳〞是男性?」
聽見主人的問話,麗芙據實以告:「是的,主人,我是人工生命體第1067號,男性,無法使用治癒之手技能,其他技能正常無誤。」
「不會吧…你不會是騙我的吧…」一時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小曉跌坐在地半晌說不出隻字片語。
而麗芙還是恭敬的說。
「麗芙發誓絕不會欺騙自己的主人。」

「妳說什麼?!妳的麗芙是男的,而且還不能用治癒??!」
「要不要給GM看一下啊?」「好…好稀奇啊…」
公會裡的成員得知這個天大的消息,都用極誇張的表情看著小曉。這使得小曉一直不敢抬起頭正視自己的朋友們。
只有某個鍊金笑了三聲,然後對小曉說:「唉呦,這沒什麼不好啊,這樣不就省了找老公啦~~~嗯?」
「可…可是,跟自己的生命體談情說愛不是…很奇怪嗎?」
「奇怪?...嗯,和一個長得像女人的男人談情說愛的確是蠻怪的,啊哈哈哈哈~」
「太妙了,居然有人的麗芙是男的耶~~」
「啊哈哈,哈哈哈哈~~」
沒想到這麼一起鬨,眾人竟然笑成一團,有人甚至捧腹笑到人仰馬翻。看見這種情況,小曉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小曉,快把妳的生命體叫出來讓我們看看!」
「對啊,看看小曉未來的老公XD」
受到眾人的二度中傷,已經分不清這是羞辱還是安慰的小曉,按捺不住激動的情緒,灑淚奔出公會。
麗芙在昏暗的牆角看著小曉跑過。


幾天後,小曉退出公會。
夜晚的大地,寧靜的,草皮上坐著兩個人。
哭了很久的小曉累地沉沉睡去,而麗芙替她蓋上毛毯,然後凝望星空。
這幾天的恥笑、羞辱,麗芙都看在眼裡。公會眾捧腹大笑的時候,他在;和主人上街購物被人家指指點點的時候,他在;甚至被敵對公會嘲笑的時候,他也在。
可是他找不出言詞來袒護主人,因為自己就是這個樣子。
上天開了主人一個大玩笑,而這個玩笑竟將主人的形象毀於一旦。
可是,真正應該被笑的,是自己。自己卻連累了主人,練功的時候也是,在別人面前也是。
不會用治癒術的麗芙就沒什麼用處了,頂多當個花瓶而已,大家都這樣說。但遺憾的是,自己連當花瓶的資格都沒有。
「主人,因為麗芙不是大家眼中的麗芙,所以妳傷心,妳哭泣嗎?」
麗芙輕聲對小曉說,深怕吵醒睡著的主人。
「麗芙很對不起主人,害主人受到侮辱…可是麗芙也很感謝主人的照顧,麗芙覺得很快樂…」
「主人,麗芙…是不是很沒用?」自言自語著,攤開的手掌心多了幾顆晶瑩的淚珠。

不能再連累主人了,麗芙很清楚自己必須離開。
「對不起,主人,這是麗芙第二次不聽妳的話…」撫了撫小曉哭紅的臉頰,麗芙浮起身子,擅自飄離小曉身邊。
「答應麗芙,麗芙離開之後,要幸福喔…」

自己,不能待在主人身邊。自己,辜負了主人。
- - -
「這世界根本不需要我,不需要一個男性別,而且沒有治癒之手的麗芙!!」
握緊拳頭,麗芙激動的大吼。
(愛是邂逅 是離別 是透明的布片)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俺是葛利芬啦!!
  • 果然是RO= =
  • 叮咚=ˇ=+猜對啦~
    就是RO!!!XD

    冷笑話過時沒關係呀!反正冷死人就達到了我的目標...
    看完要回感想唷XD

    c7500750 於 2007/10/23 17: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