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清風(BL H有)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周后的喪禮,在皇室的保密之下草草的結束了。
天空下了一場大雨,鉛灰色的雨絲彷彿在哀悼一切的不幸。
撐著油紙傘的宮女群,跟著抬棺木的侍從隨行,長長的白色列隊,像柔美的白色河流,直流到寒翠山頭。
朦朧中,李煜驀然看見檜木色的棺木上,小周后的身影。
她站在棺旁,下半身是透明的,用一種很悲傷、很悲傷的眼神側望李煜。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嘉敏、嘉敏!」李煜衝上前扶起倒地的小周后,顫抖的雙手與驚慌的表情搖晃小周后的雙肩。鮮血不斷從胸口流出,使李煜更是著急。
「嘉敏、你聽得見我說話嗎、嘉敏、快醒醒…」
「李煜,不要慌,小周后她還沒死。」
趙匡義到李煜身旁探小周后的氣息,還有很微弱的呼吸。他邊說著邊轉過頭去大喊:「別把矛拔出來。快叫大夫來!」
小周后勉強張開眼睛,發白的嘴唇顫顫地打開:「李煜…」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被小周后拉住的左手,猛地抽了回來。
「妳、妳在說什麼,小周后?」趙匡義說,對小周后的話難以置信。
不只趙匡義這樣覺得,在場的眾人都驚訝地你看我,我看你,不停地交頭接耳。
李煜更是驚呆了,他沒想到小周后向他提出離婚的請求竟是為了這樣的目的。
小周后將話重複一遍,神色非常鎮定:「晉王爺,我喜歡你,我想嫁給你,作你的妻子。」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趙匡胤康復之後,政事漸漸上軌道。
李煜進出宮中的次數慢慢減少,今日也見趙匡胤忙碌地批改公文,不好讓他分心,於是便在走廊徘徊,正巧撞見了趙匡義。
「晉王大人…」李煜微微欠身。
「日安,李煜。」
趙匡義停下腳步,自己最近的心也煩亂的很,正想找人訴說。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霧金色的月亮緩緩升上半空,朦朧的光暈濛成粉末綴在紫藤花瓣上。
小周后哭累了,漸漸平復了心情,赫然發現自己方才抱著的人是趙匡義,不由得臉上一紅。
「…對不起、我…」她道歉,退開了幾步。
趙匡義笑著說沒關係,對小周后的舉動一點兒也不在意。
他問道:「什麼事讓妳這麼傷心?」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花明月黯飛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
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當南畔見,一向偎人顛。
奴為出來難,教君姿意憐。…」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李煜站在小樓上,在欄杆前眺望著春色。他已經站立許久,身邊沒有一個人,他也沒有一句話。像輕霧一般的心情,化成露珠,點點滴滴地滋潤著春之原野。春色也悄悄地用輕風、用綠草、用柳眼撩撥著他敏於感受的心。
有人從後方挽住李煜。白皙的雙手架在他的腰上,纖纖手指受微和的陽光一照,像白玉那樣精美,如柳枝一般嬌柔。
「嘉敏…」他輕喚了一聲,微笑著撫上小周后的手背,眼中卻無一絲喜樂。
他的心不在這裡。他的心,飛向百里之外,那兩個人的影子。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握著他的手,他的指頭移上我的臉頰。
撬開我的雙唇,他緩緩貼了上來,生澀的舌尖輕舔口腔的四壁,慢慢地,不帶一絲侵略感。
輕輕褪下素白的外衣,我們裸裎相對,互相注視對方的身軀。
他顫抖著,呼吸有些急促,似乎畏懼著什麼遲遲不肯動作。於是我拉上他的手,使他的掌心貼在我的胸前,慢慢移動到下腹。
「…!」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如果我當初愛的人是你,世界會不會變得不一樣呢?”

“無論怎麼說,時間是不會重來的。”

“晉王大人你…果然是個膽小鬼。”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是不是讓我放心才說的,晉王爺他總是講著你的許多事。”
“不僅如此,他常常吟誦給我的詩句,也都是你作的。”
“每次提到你的時候,晉王爺臉上的表情就會不一樣,多麼的溫柔。這麼說吧,就好像…”
“你是他最重要的人一樣。”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當蟬的翅膀斂起,初秋悄然降臨。
寒山凝翠,長笛一聲,樂師吹奏著悠揚的曲調,頌讚楓紅的季節。
從晉王府出發的一行人,浩浩蕩蕩走在前往大殿的路上。
一陣風拂來,把小周后的衣襬吹起,婉約的姿態在風中搖曳,紅潤的臉蛋迷人無比。
「終於開始起風了呢,這季節。」邊走著,小周后呢喃。領隊的趙匡義沒有答話,默然踱步。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通往御用浴池的小徑,瀰漫著晨間的冷氣。
李煜站立在池中,烏黑潤濕的長髮散在肩上,晶瑩的水露一顆一顆,如圓潤光華的珍珠般綴滿全身,將他的樣貌襯地更美。
靠在趙匡胤胸前,李煜乖巧地讓趙匡胤幫他清理昨夜的歡愉。
「我不懂…為什麼匡胤你、那方面的事情那麼純熟…」憶起如夢的魚水之歡,李煜越說越小聲,臉頰又染上一層紅暈。
「這個啊,」趙匡胤用手汲取少許的水,潑灑在李煜身上,輕輕在他的腰部按摩,舒緩痠軟的部位,「多虧你留下來的臣子張洎,要不是他送給朕你的宮中的春宮圖,朕本來也沒那麼厲害呢!」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北方的風,也這麼溫柔清涼嗎?」

噠噠的馬蹄聲,響在北方邊境的草原上,濕潤的晨氣瀰漫叢間,太陽像是被囚禁了一樣,躲在陰灰的雲層後方。
大宋雖已進入夏季,眼前的山嵐似乎未被燥熱侵襲,隱隱可見遠方的山脈,仍抹著淡淡的白色雪妝。
奔馳了許久,李煜拉住韁繩漸使馬兒停下,未束綁的長髮飄揚,不斷被北風玩弄地吹起。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臨春誰更飄香屑?
醉拍闌干情味切。
歸時休放燭光紅,
行踏馬蹄清夜月。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皇帝喜歡男人的傳聞不知何時已在宮中漸漸傳開。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一次的宴會中開始,仍然是酒杯交錯,歡聲四起,舞姬在中央的空地窮妖極麗地舞著,身旁的嬪妃也搔首弄姿著討他歡心,但趙匡胤仍是一副乏味的表情,雙眼總是飄向空蕩蕩的,李煜的座席。
「原本以為陛下不喜歡妾身的表演,沒想到陛下看畢第一句的評語竟然是“若是能由違命侯來跳這支舞便更甚好了”…這話根本有蹊蹺。即使妾身跳得如此賣力,陛下的心神早就飛到九霄雲外去了,白費我的力氣!」
「陛下看起來心有所屬,而且好像還是個男人…」
「原本還想讓陛下開心點的,可陛下滿腦子都不知道在想什麼,老是念李煜、李煜的…陛下根本、只寵幸那個男人嘛!」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說,」李煜啜了一口酒,道:「陛下您的弟弟還真是多才多藝呢!」
「喔?願聞其詳。」
最近的晚酌中,李煜總是陳述關於趙匡義的事。
「不但喜歡作詩寫賦,也喜愛書法墨畫,不到三天就能把我的詞唱得爛熟,真是厲害。」李煜邊說,臉上的微笑一波漾起一波:「雖然詩文質樸,卻比那些花間詞兒都要踏實,與他的個性如出一轍呢!」
趙匡胤挑了挑眉。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一晚,酒杯與酒杯的脆音響起之刻,伴隨著兩個人的笑聲。
自天南聊到地北,從朝廷敘至民間,總到三更半夜李煜才回到樓裡。
蓋上薄被,天色是接近黎明的灰藍氛圍,李煜躺下身子閉上眼。
總覺得只有在夜深時分,自己才能離哀愁遠一點。
趙匡胤的每一席話,都使他更能淡忘那些國破家亡的慘痛記憶,定睛在如今的朝代裡,不在是活在過去,而是享受現在。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陛下。」
「告訴過你幾次了,別再叫我陛下了,要是被誰聽到了很危險的…」
初夏。
景色已從粉嫩轉為茂綠,是個萌生的季節。
正遠望的李煜聽見徐鉉的聲音,從窗戶旁走來。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料峭的春風吹過身,一股寒意使意識清晰。
雖然聽得見鳥囀,眼前卻是漆黑一片。
「……」
想稍微翻個身,卻發現動彈不得,手腳好像被什麼縛住似地半懸著。
並且有一種濕滑的觸感,漸漸在肌膚蔓延。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將桌上的酒壺拿起,直接接上壺嘴痛飲。
即使自己的意識已醺醺欲醉,仍然止不住自己灌酒的欲望。
搖搖晃晃的走步,李煜最後趴在窗櫺上。
「可惡…可惡…」當眾被看笑話的痛苦,欲想借杜康消去,卻是越澆越愁。
為什麼要叫他參加這場宴會?明明知道他曾是一代君王!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