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可以告訴我,我的未來嗎」

因為遲到的關係,我和ゆき5點10分才到門口,卻發現平常早該空空如也的校門口卻擠滿了人。
他們都盯著一個傢伙看。
…我說一個背後有一雙大翅膀的人妖能不被注目才有鬼。
「奉邪,這裡」我小聲的招呼他,盡量不要在現場引起騷動。
但是好像有一台白白的車子停在前頭,上面還架有無線小基地台。
再不走我們就要上電視了。
我和ゆき一手拎著書包,另一手抓著奉邪就往無人的巷子裡鑽,還一邊開罵:「竟然給我大剌剌的站在那裡!你是要昭告天下說你在這裡啊?我看札諾還沒逮到你全世界都先認識你了啦!以後不要在人那麼多的地方出現啦!!吼!翅膀給我收起來...」

「好—了」
終於是個沒人的地方。我雙手插腰,問。
「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的未來…」
「…?」
「既然你們是創造者,那你們應該知道才對…」
銀綠的眼瞳閃爍著迷惑。
「你們可以告訴我,我的未來嗎」

「慢著慢著慢著!可不可以先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過來的」
沒錯,這裡沒有米特,更沒有札諾,對於一個即將被逮捕的通緝犯來說簡直就是一個超級安全的世界。
他是哪根筋不對,怎麼知道要跑來異世界避難啊?
「你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奉邪?」
「…米特勸我回子時門,我從她面前逃走之後,就看見了一個像鏡子的門,好像叫御什麼的門吧…穿過那兒就來到這裡了」
「這麼說你是從小說裡的世界過來的囉?」
「應該」
啊啊,是這樣啊!說起來好像是有這樣一段劇情的,ゆき有講過。
可是我完全沒有看過原著。
「ゆき,你可不可以把“奇蹟施工中”的故事趁現在告訴我啊?這樣奉邪也可以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啊」
「…這個…好吧,我們邊走邊說」

回家途中,今天我破例和ゆき走同一條路,為的就是要聽ゆき述說奉邪的故事。
ゆき邊走邊說,奉邪則是聽得很仔細,還不時發出「你怎麼知道」的這種驚嘆。
「故事先到這。」ゆき講到“奉邪不聽米特的勸告,跑走”的段落,就打住不講了。
而這麼剛好,奉邪就是因為跑走才來到這裡。
接下來的情節,預表著即將要發生的事。
他的未來——
「我累了,我要回家了,明天再說= =」ゆき拿出礦泉水飲了幾口,就從另一條路逕自走了。
…我和奉邪傻著站在那裏。
「…跑了…」意識到奉邪的額角隱隱浮現青筋,我知道現在必須先轉移話題平撫他的情緒。
「嗯啊…奉邪你今晚要住哪裡啊?」
「…我自己會想辦法」
「可是在這裡露宿街頭是會被抓走的耶」
「……」對這裡完全不熟的奉邪語塞。
其實我也想不出什麼好方法來。總不能帶回家裡,騙我媽說這是倒在公寓前面的流浪漢吧…況且又是個人妖,准定被我弟笑死。
可是…好像也只有這個方法了…
嘆了口氣,我道:「唉~跟我來。」

結果硬是跟我媽拗了好久,不成體統的理由終於也弄假成真,奉邪獲准在我家的客房過夜。
話說我偉大的母親大人一看到奉邪還猶豫了一下下…
我猜她一定在心裡嘀咕:怎麼可能有這麼漂亮的流浪漢?

晚上,我和ゆき在即時通搭上線。
「哈囉~~ゆき嗎?我爾靈啦」
「幹嘛?」
「竟然遇到你親手畫的角色耶!我好高興喔XD」
「你高興個什麼啊,也不體諒一下我的處境……被一個非人生物和一個人妖扯來扯去的感覺你知道有多慘嗎囧」
「好啦好啦對不起嘛!」
「根本就是不正常的三角戀情節嘛!(怒)」
「……今天為什麼不把結局講完就走了?!」
「因為後面是悲劇啊!要是奉邪聽到之後就不想回去那怎麼辦啊」
「重點是也應該先讓我知道吧= =」
「……= =”」
「告訴我嘛~我不會跟奉邪講的啦~~」
「…反正就是他會死掉啦!!」
我頓時好像被棒子打到一般。
死?
原來是這樣。如果現在告訴他,或許他真的會放棄回去的目的,繼續在這個世界逃避下去。
可是小說的情節是不斷繼續的,就算他不在“奇蹟施工中”其他角色的戲碼仍然會上演,甚至會代替他——
不管如何,要把握現在的時間。
腦中浮現了惡搞的念頭,我決定要好好跟他相處相處才行。
「那麼,我們得好好把握囉~ゆき(輕笑)」
「…你那個沒營養的腦袋又想到什麼了?」
「嘿嘿…我想到了~~~…」
我要趁現在,好好滿足我的妄想。
╳ ╳ ╳
「ゆき,我鄭重地跟你介紹:這是我們的企畫案負責人,阿狗」
「…………你搞什麼啊你!!!」
ゆき很抓狂地朝我大吼。
阿狗,ゆき的同學+經紀人,屬飛天長耳狗種。
身為經紀人,就必須擔任修稿的工作,像是手繪網點之類的。
但也身為經紀人,ゆき常常被她罵到臭頭。
據ゆき所述,她這一生看過的漫畫比我看過的電視廣告還要多,所以才有資格幹這些事情(雖然看起來八成是阿狗自願的)。
「所以說!我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她了」
「ゆき你很過分喔!怎麼可以沒有第一時間來告訴我呢?」
「……」
ゆき汗顏。
誰叫她這個經紀人沒什麼厲害,就是IQ180、觀察力一流、情報網一流、打壓人也一流…
面對這樣女王級的人物,ゆき嘆了口氣。
「好吧,所以…要怎麼辦?」
「今天早上我已經和奉邪約在學校牆外了,一放學就跟我來吧」
「…奉邪昨天住哪裡?」
「…上課了不要吵」

「來吧~趕快下來~~」
「可…可是…」
「不要怕~~我會接住你的~~」
「……那我要跳了…」
「來吧~~BABY~~~~」
……
「搞笑啊這時候不是浪漫的時候吧?!?!!」
好痛!ゆき竟然把我揍到牆外去了,人家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可以體驗跳牆的滋味耶!
沒錯,就是“跳牆”,你沒聽錯。
問我們為什麼不正大光明的走出校門,因為我今早在報紙上看到關於我們學校的報導,那個頭條版面擺了一張超大的照片。
生平第一次入頭條…
奉邪就在牆的另一邊等待。待我們三人全都“平安出校”以後,他就跟在我們身旁一同離開。
「奉邪,這是阿狗,因為她是ゆき的同學,所以也知道一點故事劇情」
「…你好」
「你好!!我是阿狗,請記住我的名字!還有,請多多多多多多…指教!!!」
喂喂阿狗你克制一點,人家看到你的長耳朵拍到飛起來了啦!
「所以…今天可以繼續說下去了嗎…」
「明天就是美麗的周休二日了~~唉待在家裡當悶燒鍋也不是辦法~~」
「喂…故事…」
「乾脆去逛街吧~~怎麼樣啊,ゆき?阿狗?」
「奉邪??」
我用超級亮眼的笑容對著前方的三位。
見氣氛無言一陣,阿狗馬上接話:「這樣我們才可以一起放鬆聊奉邪的事呀,奉邪要不要一起來?」
「…這…」
「我們很久沒有一起出去了吧~~讀書都快把我們的肝廢了,也該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才對……」
「好吧。」
「?!」
我們三人為之一驚。
「等等奉邪你再說一遍!」
「我說好。」
喔耶我心裡暗爽一陣,今天天氣真好謝謝老天爺。
計畫第一階段總算是成功了。
「那麼,」我對ゆき笑了笑,「明天早上在我家門口8點見囉!」
「OK,掰掰~」
「掰…」
阿狗以及(滿頭冷汗的)ゆき一起離開之後,「走吧,我們回家去…」
「慢著!」奉邪突然拉住我的手臂。
「…幹嘛?有事回家說嘛」
「…為什麼…你們都不告訴我,我的未來呢?」
我轉身看著奉邪,發現他的眼中映著我從未見過的迷惘。
那眼神,堅定而困惑。
我沉默一下,道:

因為,那將是一個殘酷的事實。

╳ ╳ ╳
…終於到四了…
我說為什麼已經7000多字了?!難道我廢話很多嗎??←這是事實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