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啊
滑過古王朝的宮娥窗前
飛過王謝家的燕兒巢邊

總有一天也會吹過南唐的長江水旁吧


曾幾何時 那緋色的櫻花
在漫天打響的鼓聲中綻放
你從小樓昨夜東來
送上一片戰火渲染的晚霞
拿起彩筆 將繁華的金陵城
刷一層墨色
連皎皎明月也填滿腥紅

風啊 將我思念摺一紙信鴿
替我問候彼方的綺麗美人
多少夢織成絲縷 在粉色的天邊飄揚
多少情化作泣音 自笛中的哀律流唱
多少恨融入夜晚 與君王的魂魄一同放歌
歌那舊時上苑 頌那車水馬龍
卻怎麼也喚不回霧暖花開的時節
瑤臺下盛開的容顏哪
如今只愁能做妳的梳妝

風啊 在你將一切撫成虛空之前
讓我夾一懷在詩裡 留給世人憑弔
讓四十年來家國 三千裡地山河
成為我筆下的哀歌 留給後人敬輓

然後陪著我一起 搭上夜舫
在樂舞聲中安眠:「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
看了ゆき的文章痛哭流涕(拭淚)
如果有用上"輓後主"中的字句請見諒了。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ゆき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終於...終於.....(抖)
    讓我看到了序文啊!(某淚)

    嗚嗚嗚能夠活到現在真是太好了....

    小煜!!
    你和小趙(?)一定要&@#$才可以喔!!
  • 妳那個&@#$太明顯了啦!!!

    c7500750 於 2008/04/01 18: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