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桌上的酒壺拿起,直接接上壺嘴痛飲。
即使自己的意識已醺醺欲醉,仍然止不住自己灌酒的欲望。
搖搖晃晃的走步,李煜最後趴在窗櫺上。
「可惡…可惡…」當眾被看笑話的痛苦,欲想借杜康消去,卻是越澆越愁。
為什麼要叫他參加這場宴會?明明知道他曾是一代君王!
逮住自己不可違命的把柄,把自己貶低的體無完膚。
當初你大赦的恩德到哪裡去了?
連一丁點的尊嚴、都不賜予。
李煜眼神呆滯地抬頭,靛色的夜幕佈滿無數的星子,一彎牙月掛著。
那牙月,好似周后嫣然的笑容。
「娥皇…」輕喚著周后的名字,濕潤的眼眶中浮現往日的夢影。

金陵宮殿,朝歌暮舞,每日與妃子妻妾一同歡樂的時光,歷歷在目。
這天,仍然是把酒承歡之際,周后興沖沖地漫步而來。
「夫君!」
「什麼事呢,我的愛妻娥皇?」
「你看!我找到了什麼!」她纖細的手指拎著一個舊紙袋子,高興地遞給李煜。
李煜打開一看。
「!」
李煜眼睛睜的斗大,「這、這不是失傳已久的“霓裳羽衣曲”的殘譜嗎?!」
“霓裳羽衣曲”,是一種結合聲色、笙蕭伴奏、清曼歌舞的絕世仙曲。不僅樂聲要帶有濃鬱的浪漫飄逸之氣,舞姿也要如輕雲、如遊龍般動靜相生,才詮釋的了這曲。因為某些因素,使得此一代樂舞長久消聲匿跡,而如今,竟然就出現在南唐國主,李煜的手中。
李煜心頭是不亦樂乎,趕緊取出泛黃的譜紙端詳:「如此珍貴的東西,妳怎麼拿到的?」
周后嫣然一笑,如春風、如桃花綻放、如月娘放光。
「其實是商人來宮中做買賣的時候,不巧被我發現的,」她走到李煜身邊,低頭審視曲譜:「看來便宜的價錢真的只有便宜貨,這譜還真殘缺不全,又亂的可以。」
「娥皇啊娥皇,妳可知朕為何立妳為后,全是因為妳是個精通音律的人啊!」
李煜轉頭凝視身邊,風姿綽約的周后。
「不如,我們一起努力把“霓裳羽衣曲”給補全吧。」
「既然夫君有這樣好的想法,臣妾必助您到底。」
「哈哈哈!完成的時候一定要最美的妳跳舞給朕看!」
「夫君別這樣說…」
閉月羞花的面容染上暈紅,那傾城嫵媚的笑顏永遠印在李煜心裡。
接下來的時光,李煜與周后夫妻倆靠著所擁有的藝術知識,不斷蒐集整理,終於使絕跡於世的舞樂得以再現。
憶起周后跳著輕盈的舞步,唱著婉約的調兒,綢緞隨著旋轉而飄逸。
李煜舞藝雖然無法媲美周后,相較於宮中的歌女也毫不遜色,他與周后一同跳著優美的步伐,彼此相視而笑。
天籟般的嗓音,靈巧如蝶的身段,在驀然之間消逝。
月宮中的仙曲不見了。
如仙境的輝煌宮殿不見了。
甜美的歌喉不見了。
南唐…那美好的時光,全都不見了。

「國啊…娥皇啊…小周后啊…」李煜淒然地喃喃,潸然淚下。
所有對故國的相思、興亡之感,像一杯苦酒,浸泡他的心。
他飲盡手中,那名為惘然的淡酒。
「…你為什麼流淚?」突然有人聲傳來,有人進了幽禁李煜的小樓。
腦袋已經天旋地轉,李煜也不管他是誰就答了話。
「我想念故國…我想念那一切…所有變成空的…」
忽然踉蹌,見他就要倒在地上,那人趕緊上前去挽住李煜。
「…很痛苦嗎?」那人輕聲的說,是多久沒聽見的關心話語。
所有情緒瞬間從心頭湧上,李煜埋進那人懷裡就是一陣大哭。
身體被李煜越抱越緊,那人的眼神充滿同情。
忽覺身子一重,原來是他睡著了。
「…你累了,早點休息好。」他輕輕抱起李煜放到床上,替他將鞋襪脫去,將棉被蓋上他蜷縮的身子。
感覺到有什麼溫柔且溫暖地拂過自己的面頰,將淚水給拭去,李煜喃喃說著夢話:「娥皇…」
見李煜昏睡過去,他沒有點燈,就起身離開。
床邊,放著一束紫藤花。

***
糟糕物要來了糟糕物要來了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