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在臉上的微風冰冷無比,但呼出來的氣息急促又燥熱。
經過一場雪仗對戰,四月一日累癱在地上,身上佈滿戰爭過後的碎冰雪屑,融化的冰水滲進衣服裡,讓四月一日打了個噴嚏。
當然百目鬼和小葵的情況也一樣,於是各自道別回家換衣服了。
滲出的汗自額間流下,是激烈運動後的象徵。
「呼、呼、呼…」四月一日躺在地上喘著氣,背後的汗與雪濕成一片。
畢竟是妖怪體質,無月一點也不覺得累,然而還是學著四月一日在雪地上躺了下來。
「呼、呼…真是的,無月你們那隊明顯犯規嘛…」
「犯規?」
「就是不公平的意思…你一手可以拿起三顆雪球,動作敏捷到不像話;百目鬼又是射箭社的主將,準度百分之百…我和小葵根本敵不過你們的超強組合,只有一直被砸的分…」
「四月月也很努力呀,我有看到的。也許我有被你丟到。」
「也許嗎……」
漸漸平復了呼吸,四月一日坐起身,凝視著陰冷雪白的景色。
人煙稀少的公園,由於接近傍晚,天色漸漸變得暗了。
無月注視四月一日呆滯的眼神,問:「你在想什麼,四月一日?」
「我在想,有你們陪著直到今年結束,這樣也不錯呢…」四月一日答。
「無月,你有願望嗎?」
「願望?」
四月一日看著無月說:「在年底說出新年的新願望,是過年的必要習俗喔。」
「我的願望嗎…」無月的視線低了下來,若有所思地輕笑,然後面向四月一日問道。
「那四月一日的願望呢?」
「我? 大概是希望大家都能夠平安的生活下去吧。」
說著說著,四月一日眼神上移,面向陰冷無情的天空。
「只要一直保持現在的狀態,我就很滿足了…雖然侑子小姐總是愛使喚人。」
呼出的氣息化成白煙,四月一日握緊圍巾,娓娓道出心裡真實的吶喊。
「自己,能夠在明年更加堅強。不能老是靠別人來保護我,換我來保護別人。」
無月沉默下來,琥珀色的雙瞳輕輕顫動。現在四月一日的側臉,竟是自信地如此迷人。
「四月一日,我的願望是…」
「啊!下雪了!!」
四月一日突然驚呼。驚訝的瞳中映入片片飄落的雪花。
銀白色的細雪緩緩降落在地面,隨寒風紛飛。
驀然一陣強烈的寒氣逼來,四月一日抱緊了身子。
「唔嘶…好冷冷冷冷…」
一陣霧風籠罩了四月一日他們周圍,和茫茫雪景融合,風中竟帶著微微的歌音。
是一段童貞的嗓音。
“寂寞的孩子快來玩呦…”
「這歌聲…」四月一日睜開眼,驚訝道。
霧漸漸散去,四月一日站起來向前跑去,發現是一群孩子在雪地裡玩著。孩子個個穿著保暖的衣物,手拉著手轉圈圈,如銀鈴般的笑聲響遍整個公園。
明明就已經接近夜晚,孩子們卻沒有要回家的意思,只是一直繞著圈玩。
「我們是快樂的雪晶靈…」
「你們…」
歌聲驟然停止,所有的孩子看向聲音的來向、四月一日。
四月一日問:「你們會唱這首歌?」
「怎麼?大哥哥聽過這首歌?」
「嗯…歌詞好像是在說不要寂寞什麼的…」
孩子們瞪大眼睛,好像聽得見這首歌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一樣。
其中一個孩子跑到四月一日面前興致勃勃地問:「大哥哥會寂寞嗎?寂寞的話,可以跟我們一起玩喔!」
「一起玩!這樣就不會寂寞了!!」
四月一日愣了愣,然後笑著回答:「我不會寂寞唷。」
「咦?」
「因為我有許多朋友陪著我。就像你們,一起玩就不會感到孤單啦。」
四月一日拍拍孩子的頭,「不過即使我不寂寞,還是可以跟你們一起玩,不是嗎?」
孩子表情有點訝異地點了點頭。
他伸出小小的手掌,被四月一日輕輕握住。
「那一起轉圈圈!」
「我也要牽大哥哥的手!」
「我也要!!」
四月一日就這樣被小孩包圍著,和他們繞著圈子。耳邊響著他們清亮的歌聲,關於一個寂寞女子的旋律。
「因為雪公主在找命定的你…」
無月跟了上來。他發現剛剛漸散的霧漸漸又濃了起來。
然後他看見四月一日在霧中,與許多孩童一塊轉圈圈,他睜大眼睛。
「…四月一日!!」
無月朝四月一日奔去,斷開四月一日與孩童牽著的手。這讓四月一日突然間不知所措,失去重心跌在雪地上。
「唉!…無月!」四月一日爬起,小抱怨地喊道。
無月愣了一下,發現孩子們都停住了,好幾雙眼睛直直地看著他。
「四月月,我覺得不太對勁…」
「你在說什麼啊無月?」四月一日疑惑地看著無月:「你不會又吃醋了吧?」
「欸?我、我才沒有!」
「都寫在臉上了。」
「四月月!我是為你好…」
無月話還沒說完,一個小女孩對指著他說話了。
「大哥哥好特別喔!眼珠黃黃的,頭髮白白的,穿好少卻不會冷!」
「啊…那是因為…」
女孩揚起大大的微笑:「大哥哥的臉好漂亮喔!我最喜歡和漂亮的人一起玩了,跟我們一起玩好不好?」
她伸出手,無月猶豫了。
因為他發現,他們的瞳孔中,空洞地彷彿能看透一般,什麼情緒也沒有。臉上的笑容像是裝飾品一樣的掛著,然而卻沒有人察覺。
這些孩子,冰冰冷冷的、沒有味道。
突然一個男孩大喊。
「糟糕!月亮出來了!」他指著變暗的天空。孩子們整齊地望向天色,臉上盡是驚愕的表情。
「要回家了!不趕快回去的話會被罵的!」
「是呢…竟然這麼晚了!」四月一日見他們忽然著急起來,也看了看手錶,才發覺已經是晚飯時間。
「得趕快去買晚餐的食材才行!要是不趕快的話那幾隻晚上又會不停的鬼叫了!!」
四月一日提起書包,像往常一樣匆忙起來。
「大哥哥再見!」
「再見!你們也趕快回家吧!」
「嗯!下次要在一起玩噢...」
四月一日和無月離開公園,和孩子們的道路是相反的方向。
隱隱約約,又聽到他們的歌聲,一邊牽著手、一邊唱著:「寂寞的孩子快來玩呦…」
空氣中沒有溫暖的氛圍,夜靜靜地來臨。

「嗚哇真好吃!!冬天一到,關東煮果然是絕品!」
摩可拿拿起一支黑輪,臉頰染上幸福的紅暈。小全小多也分別拿起蔬菜串和蘿蔔大口吃著。
無月則是把所有的豆腐都放進自己碗裡,只留了一個給四月一日。
「啊嗯!四月一日你不吃了嗎?」
「你們吃吧,我吃飽、了哈啾!...可惡好像因為打雪仗的關係感冒了…」四月一日搓著鼻子在臥室裡倚著小矮桌,桌上擺著滿滿的作業和參考書。
無月拉開和室門,湊到四月一日身邊。
四月一日正埋頭寫著作業,臉上是專注的表情。
甚至無月用手指點了一下四月一日的鼻尖,後者才察覺到他的存在。
「…怎了?」
「四月月都不笑,是不開心嗎?」
「我在認真用腦袋,先不要吵我。」
語畢,四月一日又埋首苦幹了起來,一直打噴嚏的他不停地抽衛生紙摀住鼻子。
看著四月一日在讀他看不懂的文字,無月漸漸耐不住沉默,開始纏起四月一日來。
「四月月,我好無聊,陪我聊天。」
「不行,還有不要靠在我肩上。」
「四月月,聽說你們人類在12月最後一天會做些神秘的事情~」
「那叫跨年。給我把手從我脖子上放開。」
「四月月,我們跨年要去哪裡玩?…」
沒有再回話的四月一日認真地動筆。無月從四月一日背後凝視他的側臉,是多麼的令他入神,那樣的耀眼。
很早就對他動了心。無月心裡開始翻騰。
「四月一日。」
「?...」
四月一日因無月的呼喊回過頭來,頃刻便被無月扣住下巴,吻上嘴唇。
「唔?!!!...」
四月一日大力推開無月,邊抹嘴唇邊一臉驚愕:「無月,你幹什麼?!」
「我…我喜歡你,四月月。」
四月一日瞇起眼:「幹嘛突然在這時候說莫名其妙的話?」
「四月一日不是問過我喜不喜歡你嗎?」無月說,表情很認真。
「啊…」
「四月一日也喜歡我嗎?」無月問道。
四月一日回答:「喜歡啊,我也喜歡侑子小姐,喜歡摩可拿,喜歡小葵,因為你們都是我的朋友啊。」
「不是的。」無月眼神低垂了下來。
「從來沒有人能讓我這樣抱著,聽我說話,四月一日是第一個。
「每次看到四月月我就會特別開心,見到四月月碰上危險就會很想保護,想要四月月對我好,我也想對他好。」
無月小聲的說:「我是以這樣的心情…喜歡著四月一日的。」
四月一日瞪大了眼。那應該是叫做…戀人般的喜歡吧?
沒看過這樣彆扭的管狐,四月一日有點訝異到手足無措。
無月注視著四月一日,兩人的距離還維持在30公分的狀態。
「四月一日喜不喜歡我?」
「…我說過了。」
「不是那種喜歡。」
「…那你先把手放開。」
「四月一日回答完我就放手。」
「無月,給我適可而止。」
「只要回答完就放手。」
「…」
忍不住內心的怒氣,四月一日掙脫開無月的束縛,站起身大吼:「為什麼我偏偏要在作業做不完又感冒的情況下回答你這個問題啊?!」
突如其來的怒吼讓無月僵住。
「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答案吧?」四月一日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人和妖怪不可能在一起,明明就是不同世界的東西。」
「…欸?」無月呆呆地望著四月一日,眼前的世界好像在他眼前崩毀。
碎裂成一片銀白。
「……我去倒個熱水。」
突然氣氛一陣僵直,四月一日不知道要說什麼,於是噌著鼻子,站起身離開臥室,留下一臉呆滯的無月。
人和妖怪不能在一起…雖沒歸類到禁忌的地步,但結局一定是兩方都不會幸福。因為所處的時間與空間都不同,人又是非常不定性的生物。況且他喜歡的四月一日正處於與侑子的契約當中,一旦契約解除,四月一日將再也看不到妖怪,也不再擁有吸引妖怪的特殊體質。
妖怪和人相戀,是永遠不可能成真的願望。
他明明知道。
紙門的隔音很差,無月聽見了四月一日的喃喃自語。
「功課寫不完了又感冒…真是的都不能幸運一點…還莫名其妙被妖怪吻了…感覺真是奇怪…哈啾…」
「奇怪…嗎?」
聽到這些,無月笑了。乾乾地笑著。
也許他真的不該喜歡上四月一日。
也許妖怪只能繼續是妖怪。
他本來就該自己一人。
想到曾經是雨童女的使魔,長久身處在黑暗裡,只有在被召喚的時候才能從煙管裡出現,無月就覺得厭惡。
好不容易找到能夠依靠的人的…好不容易,他出現了。
可是為什麼他就是無法了解自己的感情呢?
因為你是妖怪。
妖怪。
妖怪。
「是呢,妖怪和人…怎麼可能。」
無月呢喃,眼神一片死寂。
「反正,妖怪的話,一個人也行的。」
自己一個人也不會寂寞的。無月站起身。
在看不見的人類面前戲弄人類,這就是身為妖怪莫大的快樂了。
「無月,茶…」
四月一日拉開紙門,再次進到臥室中,卻發現室內空無一人。
窗戶被打開,寒風與細雪吹進內室,被暖爐溫過的臥室又變得寒冷。
「無月???」
四月一日向窗外望了望,只見一片夜色。
「…那傢伙不會跑出去了吧?這麼冷的天氣…」
四月一日將窗戶關上,只留了個小細縫。
「反正餓了就會回來吧?」回到桌前,他想著,定睛到參考書之上。
另一寢室中,摩可拿和小全小多守著電視,氣象報告正報導著:「今晚似乎會下大雪,請民眾勿出門,嚴防大寒…」

無月跳出了窗,奔跑在一片夜色之中。所有的思緒都雜亂無章地在腦內如跑馬燈運作。
為什麼不能是自己?因為妖怪沒有體溫、也沒有心跳?
因為妖怪的一切都跟人類大不相同…
可是無月和一般人一樣,感覺的到失去一個人的感覺。痛苦。
終於累了,無月慢慢走著,雪已經積了五公分,每一步腳底都會陷進雪裡。
大片的雪花從空中砸向地面。有些落在無月身上,無月卻一點感覺也沒有。
因為他的心已經和白雪一樣冰冷了。
他失望地抬頭看著自己身處的地方,終於感到冷意襲來。
十字學園附近的公園,已經被厚厚的白雪覆蓋,大地一片銀白。
「……」
無聲的世界,只有白雪陪著,無月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寂寞的。
所謂的朋友一詞,也能很簡單地就被身分差距所抹殺掉。
為什麼自己要是妖怪!可惡!!
為什麼不能一直穿著人形浴衣,變得像人一樣…
這樣,四月一日就能認同自己了吧?因為都是人…

這樣的話,願望也能實現了吧。

當無月仍然陷入自暴自棄之中,他突然聽見一陣細微的哭聲。
似乎是在離公園不遠的地方。
無月循著哭聲的方向尋找,走進了公園後方的樹林。隨著哭聲越來越近,無月的視線中出現一個小女孩。
是今天傍晚,要他一起玩的女孩。
「嗚嗚嗚…」女孩看起來哭得很傷心,身旁一個人都沒有。
無月走近,問:「怎麼了?」
「…大哥哥!!」
女孩一看是無月,便跑過來抱住無月的小腿。
「我跟同伴走散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嗚…」
「那還真糟…」
不知該怎麼辦的無月拍著女孩的背安慰她。
「大哥哥,這麼晚了為什麼會來這裡呢?」小女孩問。
「這個…」
「因為大哥哥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嗎?」
不知道要不要回家。回家的話,又會見到四月一日…想到這裡,無月不禁悲從中來。
「…我不想回家。」
「咦?為什麼?」
「因為回家還是一樣寂寞,那乾脆別待在家裡。」
聽見這句,女孩睜大眼,然後很奇怪地在無月身上聞了一下。
「大哥哥身上有寂寞的味道。」
「是嗎?」無月笑道。
「沒關係,兩個人聚在一起就不會寂寞了。」
「…嗯。」
兩個人在一起就不會寂寞了嗎?即使自己和四月一日曾經如此親近,心裡的距離仍然遙遠。
女孩靠著無月閉上眼睛。無月看著她,思索著。
忽然女孩斗大的眼珠猛然睜開,很興奮地跳將起來。
「來了!來了!」她高興地又跳又叫。
無月一臉疑惑,隨後聽見雪地上傳來腳步聲,還有細微的輕聲呼喚。
「柔兒…」
女孩跑離無月身邊,一路朝著腳步的主人奔去。
無月也跟上前,直到一位女子映入眼簾,他才停下腳步。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對不起讓您來找我了!」女孩緊抱著“公主殿下”,一臉哭哭啼啼又抱歉的神情。“公主殿下”沒有責備她,反倒撫摸她的頭,說:「終於找到妳了,真讓我擔心。」
她轉頭,注意到無月的存在。
「你是…是你找到柔兒的嗎?」
那是一名穿著白色和服的女子,烏黑的長髮披散在肩間,灰色的雙瞳充滿溫柔的視線,白皙細緻的手腕牽著名叫柔兒的女孩。
「他是寂寞的大哥哥,」柔兒說:「公主殿下,他身上有寂寞的味道。」
白服女子聞聲,視線與無月相對。
她笑著說,聲音像雪落下那樣輕柔。
「你寂寞嗎?那就跟我們一起走吧。」
「因為我也是寂寞一人。」



---

整晚就飆這五千字,一回神已經早上六點:$

嗯目前進度50% orz....(爬走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