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天帝有十個兒子,每早晨並列於空,放出熾烈的光芒普照全地。長期的艷陽高照,溫度一直居高不下,又熱又辣的天氣使植物動物都無法生存,紛紛枯死熱死。民不聊生,哀怨四起。有一個人名叫后羿,是名神射手,他見民生悽慘,便自告奮勇要去射下太陽,讓大家都好過。
他站在最高的山頂上,將羽箭架上,弓弦一拉,瞄準最左邊的一顆烈陽,「咻!」一聲,刺穿黃白燦爛的圓形中央。太陽落了下來,墜落在山的另一邊,隱隱約約看見潮水染上了紅色,它沉入海裡。
眾民們一陣驚呼。
接著,一個、兩個、三個…眼看天上的太陽越來越少,海潮也越來越紅,終於只剩下兩個太陽掛在天上,后羿不自覺得意起來。
「看我怎麼讓你落下來!!」他又從箭筒取出箭,快速射了出去,卻沒命中紅心。第八個太陽緩緩墜落,隱沒在山的另一頭,仍然有光從山峰間的細縫透出來。
「我去把剩下的那顆解決,你們去準備盛宴狂歡吧。」后羿說,朝遙遠的山峰奔去。

時間伴隨漫長的路程流逝,夕陽西下,天色轉藍。山頭那邊還一片光亮,這使得后羿非常輕鬆的知道目的地。
漸為夜色籠罩的山間異常的美,白天熱騰的蒸氣經由溫度的冷卻,在草石上凝結一顆又一顆的露珠。涼風吹來,感覺涼爽的后羿高興極了,他做了一件拯救蒼生的大事。
光芒不知怎的變得微弱,他往山腰深處步行,開始敏銳地找尋目標。
「應該在這附近…」
終於到了光芒的所在地,目標咫尺盡在眼前,后羿眼睛一望,卻出了神。
柔弱微小的光源,那是一位少年。
跪坐在地的少年皮膚潔白發光,身穿的絲綢衣褲高貴細緻,是后羿從沒見過的布料。他有著絕色的臉龐,優雅的雙睫在白皙透明的臉上眨呀眨,是白色的,和披散至肩的長髮同樣雪白。金色的眼珠如星,粉色的薄唇裝飾其下。若不是后羿發覺他的胸膛平坦一片,還真會把他誤認是一位絕世美女。
鞋子履過草地的聲響驚動了少年,他的眼神朝這兒望,隨即全身僵硬。
赤裸的雙腳彷彿白玉美麗無暇,踝子上卻插了一支箭。血從傷口流出,襯在肌膚好似紅花繡在布匹上。
見后羿緩緩走近他,光芒欲想起身逃去,腳踝上的傷卻使他無法移動半步。“他察覺到了吧?我是…”身處危境的少年顫抖著,偏過頭去閉上眼,等待自己的死期。
「疼嗎?」
「…?」
后羿蹲下身來,端詳少年受傷的腳,說道:「你忍一忍,我把箭拔出來。」
少年驚訝地回望,隨即又閉上眼,襲來的痛楚使他皺起眉頭。尖銳的箭頭被拔出皮膚,后羿撕下自己披衣一角替少年纏裹傷口,止住血流。
“怎麼會?他應該知道我是他要除掉的太陽…”少年心緒雜亂,疑惑地想著,不明白敵人對他示好的原因。他害怕地動也不動,一句話也不敢說。
「你是誰?一個人?」后羿問。後者只是盯著包紮的傷口,連點頭都沒有回答,
但自衣下透出的光芒闡明了他的身分。
遠方山下的村落燃起火光,晚宴即將開始。后羿站起身,對少年伸出手。
「站得起來嗎?」
少年怯怯地抬頭一望,沒有接住后羿的手。
后羿嘆了一口氣。「算了,我背你。」他把背上的箭筒取下,一把背起少年往回村的路上走。
少年的身子彷彿沒有重量,細長的手臂驚慌一陣,最後抓住了后羿的肩膀。
「你有名字嗎?」
「…牙,曜牙。」
「牙,好名字,我們走吧。」

欣喜的民眾為了感謝后羿的所為,他們一致做了個決定,讓這位救命恩人當他們的統治者來治理他們。民眾預備在幾天之後特別為后羿建造一間宮殿,甚至有些長輩還帶著女兒來提親。
后羿笑道:「在這之前,讓我們先慶祝吧!」
人們開始跳舞狂歡,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以往的苦悶都一掃而空,第一次的夜晚特別熱鬧。
快到四更,后羿才搖搖晃晃地回到家裡。有些醉了的他推開門,模糊的視線中出現少年的影子。
啊、想起來了,那時他把少年安置在家,囑咐他乖乖待著等他回來。后羿的意識時醉時醒,他注視著美若天仙的少年,忽然把他壓倒在床上。
「…?!」
少年被后羿緊緊抱住,後者不斷親吻他的臉頰令他驚慌起來。少年不斷掙扎,卻是被后羿越擁越緊。后羿吻住了他的嘴唇,連續的親吻使少年停止了反抗,任由后羿撫著他銀白的髮絲。
「牙…」無意識地叫出他的名字,少年絲質的衣物被剝落下來,微微的光從肌膚裡透出來,映照在床鋪上。
反正遲早都會死在他手裡,少年想,然後任由后羿擺佈。

此後,后羿成為這個國家的王者,住在雄偉的宮殿裡,負責處理國中事務。他娶了一個妻子名叫嫦娥,她美麗又善良,讓后羿很是喜歡。不過再溫柔漂亮的嫦娥,在后羿心中仍比不上曜牙。
「牙!」
每一晚,閣樓都不得安寧。順著叫喚望去,后羿端著食物朝牙走來。
曜牙現在是隱匿之身,后羿將宮殿上層的廣大閣樓給他當作住所,房間的形式較為封閉,即使是漆黑的晚上曜牙的光芒也不會透照出去,對他而言是個很好的藏身之處。
「腳好點了嗎?」后羿抬起曜牙包著繃帶的腳問。
曜牙點點頭:「您每天都來幫我換藥,謝謝您…」
后羿在曜牙的腳上親了一下,然後欣賞曜牙臉頰上浮起的潮紅。
「君主總是對我這麼好…」
「因為我喜歡你啊!」
后羿坐到曜牙身旁摟住他,不時撥弄他前額的頭髮,「那時一看見你,我就被你迷住了呢!原本的殺生之心全消失了,只剩下一個念頭,把你帶回來。」
「我怎麼也想不到,太陽原來長這副樣子…美的跟什麼一樣。」
曜牙有些害羞低下了頭。
「不過我也有個疑問,你身上的光怎不像其他的太陽那麼強、那麼辣?」
「我從小身體不好,不如哥哥們強壯,沒辦法釋放又強又熱的能量。」曜牙若有所思地說:「也許我生來就不是當太陽的命,這樣微弱的光還不如蠟燭亮呢。」
金黃色瞳孔低垂著,令后羿突然起了悸動。
「是呢,不像烈日放光,身體也是冰冰涼涼的呢。」
曜牙突然全身僵硬,后羿的手伸進了綢衣裡。
「…君主,您不是應該去處理政事嗎…」隱忍著不適,曜牙小聲地問道。
「牙,陪我。」
「君主…」
后羿貼上曜牙的唇,細細啃咬曜牙的雙瓣。曜牙被他吻地神情迷離,明知這樣不對,卻無法抵抗。見曜牙溫順的模樣,后羿伸出小舌探入曜牙口中,不斷挑逗吸吮他的舌頭,在嘴角留下細細銀絲。伸進衣裳裡的手掌撫摸他的身線,另一隻手將繫在腰間的帶子鬆了開來。白皙無暇的身體和著微光在后羿眼前展現,后羿禁不住心中的衝動,將曜牙壓倒在身下。
「君、君主…」
舌根上了曜牙的脖頸,寵溺的舔拭,直到鎖骨。曜牙的皮膚不只皙白,膚質也如絲綢般細緻,柔軟而舒服。后羿的雙手順著舌頭下移,輕佻的逗弄曜牙胸前的突起,柔軟的乳萸被弄地顫抖不已,越發硬挺,曜牙呻吟了幾聲,感受后羿的手心滑過胸口。
「放鬆。」
異物進入時的痛感令曜牙感到不適,他咬緊嘴唇,讓后羿溫熱的手指進入他體內。
「每次進入這裡總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后羿呢喃著,增加第二根手指,「你的身體真的好冰,連內裡都是冰的。」
身下的人兒顫抖,窄小的後穴容納后羿三根手指已經到了極限。曜牙小吐氣息,紅潮一波波染在頰上。
分開曜牙的雙腿,后羿解下自己的袍帶,捉住曜牙的兩膝挺了進去。內裡的肌膚也如凝脂滑嫩,很輕鬆的就將后羿吞進。
雙手緊緊地抓住后羿的肩膀,被充塞填滿的感覺使曜牙表情扭曲,嘴唇欲咬出血來。
「冰冰的,好舒服。」
稍微觸到敏感之處,后羿又在耳邊輕佻,曜牙呻吟一聲,後背弓起,乳白的液體噴灑出來。液體緩慢流下,潤滑兩人交合的地方。
「牙,我、忍不住了…」
「君主、不…啊…」
后羿開始上下移動,火熱的欲望在曜牙體內大肆抽插,疼痛和快感交雜在一起,曜牙的氣息紊亂起來。后羿俯下身再次吻住曜牙,輕啄他的眼皮、鼻尖、在雙唇徘徊。舌頭交纏,唾液交錯,后羿的身體仍然不斷律動。
「君主…」雙眼迷離、長睫輕顫,曜牙的聲音如碎銀般:「您什麼時候要殺了我呢?」
后羿愣了半晌,笑了出來。
「怎麼會。」
「我可是太陽…曾經害你們的太陽啊!為什麼…為什麼不肯殺了我,反而這樣百般凌辱我…」
曜牙的眼淚流下臉頰,被后羿吻去。
「怎麼說我凌辱你呢?我可是愛你,才和你做的呀!」
曜牙睜大眼。
「我愛你,怎麼狠心殺了你?」
曜牙還想再說什麼,卻突然摟緊后羿的脖子。激烈的挺入使他沒法專心思考其他事情。
「啊…君主…啊…哈啊…」
「牙,牙,我親愛的牙…」
愛液自交合處溢出,帶有一點血絲。曜牙已經幾乎進入昏厥,后羿仍然不斷衝撞他的身體,彷彿要將他吸乾似的寵愛著他。
有那麼一瞬間,曜牙覺得,嫦娥娘娘真是太可憐了。

時日已久,后羿享受榮華富貴,又耽溺男色,整日荒淫度日,成天在宮裡作樂。他漸漸荒廢政事,連人民也不管了。而因為賦役太重,天下是怨聲載道,哀聲連連,好似那段十日中天的日子又回來了。
嫦娥每每勸后羿別再享樂而棄人民於不顧,可后羿心硬不聽,讓嫦娥心裡甚是憂傷,時常以淚洗面。
這天嫦娥又憂愁的出宮,不知已經和后羿爭吵了幾回,他仍舊不關心天下蒸民。
他好像不再是以前那個以民為貴的王者,好像有什麼侵佔了他的心。
嫦娥沮喪的想著,信步來到大河邊散心,忽見河水一片明亮。
牙赤裸著身子站立於江心中央,用雙手捧起一抔水潑在肩上,河旁的大石有脫去的絲綢衣褲。由於一絲不掛,他散發的光芒更加明顯,將整條河水都染成與他瞳孔一樣的顏色。
嫦娥從沒見過如此靚美的少年,佇立了很久,才困惑這個少年怎麼會在自己的宮苑裡。
「雖然君主叫我別離開閣樓的,不過我只是稍微離開一下,應該不會被發現吧…」少年低喃著,把全身浸入水中:「每次受他蹂躪,身體都黏膩的受不住了…」
閣樓?嫦娥開始起疑,后羿從沒告訴他殿裡有這樣地方。心裡突然有個念頭,莫非后羿的墮落有一些因素是因為這個少年?
晚上去看看吧。她這樣想,便離開了河邊。
曜牙早察覺到了嫦娥的存在,露出悠悠的表情。

夜晚,依然淫靡如醉。曜牙趴在床上,雙頰如夕日那樣紅,后羿的手掌握住他的,一下一下的套弄,手指在他冰涼的穴中抽送。前後同時被挑弄,每一回都讓曜牙受不住,從小嘴裡傳出細細的嬌音。
「雖然你的身體冰冷,你卻應和的很熱情呢,牙。」
「唔嗯…啊啊…」
從來不曾大膽吟叫的曜牙今日特別放肆,讓后羿很有興致。
曜牙知道嫦娥在外頭看,為了讓她更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便允許自己今日配合后羿。
撫摸著曜牙潔白的臀,后羿提起曜牙的腰,將自己緩緩送進曜牙的身體裡。
「啊啊…」
被后羿騎在身下的曜牙呻吟著,雙手抓緊褥被。後穴漸將后羿的硬挺整個吞入,他不自覺將雙腿張開,讓后羿充斥緊密的部位。
「牙,你好棒,竟然自動歡迎我。」
后羿胸膛貼在曜牙的背上,在曜牙耳邊低語著。他抱著曜牙開始移動,不忘在曜牙沁汗的玉背上留下自己的痕跡。曜牙感受後頭的衝撞越來越用力,痛地閉上眼,自嘴角流瀉淫靡的呻吟。
「嗚…嗚嗯…」
「牙,曜牙…」
「啊…啊、痛…啊…」
后羿將曜牙的臉轉向自己,舌頭侵入曜牙的嘴吸吮舔咬,不斷含起他的舌頭,拉出一條條長長的銀絲。雙手搓揉曜牙胸前兩乳,用手指描繪他腰間的線條。
「君主…君…啊…」
沒有燭光的閣樓裡,卻異常的明亮。地上凌亂脫去的絲綢衣褲,淫蕩的氣氛聚集在光芒之上,那是君臣交合的身影。
見曜牙今日如此乖巧地臣服在自己身下,后羿不禁加快了速度,將自己的欲望貫入曜牙最深處。
「啊…君主…停…啊…」
「牙、你會永遠和我在一起…」
「不…不可…能的…」
后羿停下動作,吃驚的看著曜牙。
曜牙緩緩轉過頭,一張淚水縱橫的悲傷神情映入后羿眼裡。
「曜牙?」
「后羿,你和我不會長久的…」曜牙說:「我是天帝之子,能活的時日比你還要久…我不可能永遠和你在一起,只能陪伴你到臨終之日啊…」
「你以為我沒有注意到嗎,牙?」
后羿退出曜牙的身體,寵溺地將他摟在懷裡,「為了你,我可是經歷千辛萬苦上山求道,好不容易從王母娘娘那兒取到了兩顆長生不老仙丹呢。」
曜牙一聽,身體更加冰冷了。
后羿撫著曜牙的肌膚,微笑道:「等到慶祝生日的那天,我就和你一同服下仙丹。我要和牙一起活得長長久久。」
他舉手擦去曜牙的淚痕,才一碰他的臉又落了兩道清淚下來。
「牙?」
曜牙開始啜泣,他蜷縮在后羿懷裡,悲傷的啜泣。
「牙,我不懂,被我寵幸應該是件幸福的事。但為何你總是露出悲傷的表情?」
曜牙沒有回答,逕自哭泣著。

「嫦娥娘娘,請您殺了我吧。」
曜牙跪在嫦娥面前,雙手高高平舉,上頭躺有一把長劍。
嫦娥嚇壞了,想到跪在她面前的人是天帝之子,趕忙叫曜牙起來,可曜牙不肯。
他堅決的說道:「我偷走了娘娘的位置,也害君主無心於政事,一切的錯都歸因於我,只要我死,天下必歸回太平。」
「這…」
「我曾經是殘害世間的太陽,我不希望再次傷害任何人,請您下手,親手鏟除我這個禍害吧。」
曜牙將劍舉地高高的,下定決心說。
嫦娥嘆了一口氣,伸手把曜牙拉起。
「不行…」嫦娥道:「雖然我也悲傷,也很不服氣,但我沒有權力殺死任何人。何況你還是天帝的兒子…要是因著你國家遭天譴那怎麼辦。」
「…那麼…」
曜牙從胸口掏出一只小紫袋,「請代我保管這仙丹。」
嫦娥訝:「那夫君那兒的…」
「我掉包了。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長生不老,這也是為了天下蒼生。」
嫦娥欣慰的笑了,她拍拍曜牙的頭。
「想不到你小小年紀,竟已對天下人民保護至極,天帝有你這個兒子真是福氣。」
「嫦娥娘娘…」
長劍落在地上,被人撿了起來。
只聽一低聲,后羿沉著臉走過來,手中拿著冒牌的仙丹紫袋。
「曜牙,為什麼背叛我?」
曜牙不語,轉過身去面對后羿。
「我待你好,也寵你比嫦娥更親,為什麼你還對我過分如此?」大聲的叱喝顯示后羿的怒意,他吼道:「這就是你的報答嗎?」
曜牙明白藏不住,便將小紫袋的兩顆仙丹取出,塞到嫦娥手裡,「嫦娥娘娘,快把仙丹吞了吧!絕不能讓君主得到仙丹。」
「曜牙,你…」后羿發怒地向嫦娥衝去:「嫦娥,把仙丹還我!」
「休想!!」
剎那,曜牙身上的光芒如烈日般爆發出來,閃得后羿的眼睛睜不開。
而嫦娥也在此刻慌忙把兩顆仙丹都吞進肚裡。
一陣飄然,嫦娥感覺身子如羽毛那樣輕,待察覺時卻發現自己的腳掌離了地。
后羿看到這番景象,也傻住了。
「嫦娥,你…」
下一刻,曜牙也憑空飛起,他托住嫦娥還不習慣的身子,帶她緩緩飛上天空。
后羿開始焦急起來了:「曜牙,嫦娥,你們、你們別走啊!」
「君主,對不起,我絕對…絕對不能看著人民繼續苦下去,也不許你再傷害任何人。」曜牙的眼神透露堅決,定睛看著身影變小的后羿:「放心吧,我會化身為黑夜之月,賜嫦娥娘娘一座廣寒宮居住,給娘娘最好的生活。我會待她好的。」
「不!不是這個問題!」后羿踮起腳尖舉頭企望,恨不得自己有雙翅膀能飛上天際。
「曜牙,不要離開我!我們明明說好的,要一起活到永遠…」
「君主,你不能如願得到一切。」
「這什麼話!我可是后羿,能夠射日,能夠統治國家,榮華富貴我有了,妻子我也有了,還毫不費力就得到了天帝的兒子,我還有什麼不能得到的?」后羿大吼,聲音快傳不到上空了。
「我可是比天帝還厲害了!」
飛出窗戶,曜牙的身影慢慢化為碎粉。看著后羿,他不禁笑了。
「等你能得到天下的民心再說吧。」
碎粉領著嫦娥,在天的筆端聚集,拼湊出一輪明月。

這就是嫦娥奔月的由來。

----
這是騙人的(笑)
用了兩天的時間把這個寫好←是說這個不是沒在預定裡嗎
對啊對啊這不是預定,而是上課的時候飛進腦場裡的靈感唷*
所以啊那些腐爛掉的預定乾脆都燒掉算了,小煜文也不要寫了,那也是預定之一...(謎之聲:駄目!!)

啊啊啊如果我也能像后羿那樣可以成天荒淫度日有錢有閒又能欺負小受(?)就好了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uki
  • 是我害的嗎是我害的嗎是我害的嗎


    怎麼好像你現在筆下出現的君王一個比一個荒淫囧
  • 是你害的啦是你害的啦

    咦大部分的君王不都是荒淫的嗎?在稗官野史裡面囧

    好啦其實是我自己想寫H(炸)

    c7500750 於 2009/03/16 22:50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