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月先生。我可以叫你無月嗎?”
“……?”
昏暗的燈光下,無月坐在冰床邊,安慰似的撫摸由姬的頭髮。由姬躺在他大腿上,纖纖玉手滑過他的手臂,來到他的臉頰。
“可以啊…”
“無月。我可以…吻你嗎?”
“咦?...”
無月驚訝,眼前的由姬像霧般化開,漸漸,化成四月一日的身形。
“…吻是需要經過同意的嗎?”
“因為吻是喜歡的證明呀。對方也喜歡你,才能夠碰觸對方。”
四月一日起身,雙手繞過無月的肩膀。
給了無月,一個柔媚的微笑。
“你剛剛那句的意思…是可以囉?”

一年的最後一天是日本的除夕,家家戶戶都會在這天把住家打掃乾淨,迎接新的一年來到。
四月一日當然也不例外,不過他今年要打掃兩個“家”。
「匡噹!」一聲接著慘叫,四月一日瞬間被寶物庫的雜物給淹沒。
「可惡…」原本想幫侑子整理一下,不能亂丟幫寶物清灰塵也好,誰知道庫內是雜亂無章,一不注意還會有奇怪的盒子掉落下來砸到四月一日。
四月一日頭痛地清理著,為了這庫房他已經忙了一個早上。
「好啦,差不多完成了。待會擦個地板洗個窗戶打掃庭院…摩可拿不要再看電視了快來幫忙啦!」
「噗唷!!四月一日是萬能的家事機器人!」
摩可拿還在搞笑,臉上就被砸了一塊抹布。
「有時間說廢話還不趕快幫忙!!」
「做家事!」「做家事!」
全露、多露一搭一唱,手裡拿著掃把拖把,很歡樂地從走廊開始奔跑。
四月一日遮住臉嘆氣:「唉…無月你也快點來幫忙…」
話一出口,四月一日發現沒有人回應,才意識到…無月還沒有回來。
那扇窗戶窗明几淨,透明的玻璃閃爍著太陽的光線,露出的隙縫維持原狀,管狐完全沒有回來過。
早就應該回來的,四月一日這樣想,昨天的晚飯還特地準備了關東煮,放了很多很多豆腐。
會回來的,肚子餓的話應該會回來的,想見我的話,就會回來的。
不是嗎?
“等等…”四月一日靠在牆上扶著額頭,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腦子一片混亂,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奇怪…」他喃喃自語著,「為什麼他沒有回來,我會這麼…」
這麼生氣呢?
四月一日甩甩頭,走到走廊盡頭打開和室,檢查全露、多露打掃過的地方。明明應該要精神振奮地大掃除,把一整年的晦氣一掃而空,自己卻一點也沒有那樣的心情。
總覺得…提不起幹勁來。
「四月一日臉好臭!」「好臭!」
全露、多露突然湊過來,圍著四月一日打轉,好奇地注視四月一日複雜的表情。
「…不要吵。」
「好神奇!今天四月一日竟然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神奇!」
「……」
四月一日眼神垂下來,問說:「你們覺得,無月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
全露、多露對看了一眼,疑惑地望著四月一日。
「我以為他只是鬧彆扭,想通了就會回來…和一般人一樣…」
兩人的眼中,映著四月一日憂鬱的表情。
「真是的,我怎麼會把他跟一般人比,他是妖怪啊……」
啊、妖怪…
四月一日想起無月消失前最後一個晚上。
「我說錯了什麼嗎…還是我說話的語氣太重了?…」
他很努力地回想當晚所說的一切話。喜歡、喜歡、喜歡。
大半的對話都是無月對他說喜歡。
“喜歡…是愛情的那種意思…咦…”
想起來了,卻突然覺得有點汗顏。
“呃…就算他喜歡我,我們也不能怎麼樣啊,這是事實呀…有必要為了這個生氣嗎…”
「可惡,一點頭緒都沒有…」
「…四月一日是笨蛋!」「笨蛋!」
四月一日抬起頭,全露多露站在一起,先前嬉鬧的表情被嚴肅取代,她們擺著兩枚面無表情的神色。
「狐狐喜歡四月一日。狐狐真的喜歡四月一日,而且把四月一日當成最重要的人。」
四月一日驚訝地睜眼,「是生命裡最重要的人喔。」全露、多露說。
相互握著對方的手心,全露、多露面對四月一日:「我們雖然只是主人的『壁』,不太明白人類所謂的感情。」
「可是小全把小多視為自己最重要的人,小多把小全視為自己最重要的人。」
「因為重要所以才會在一起。」兩人齊聲說道。
「因為小全喜歡小多,所以會想要待在小多身邊。」全露說。
「因為小多喜歡小全,所以會想要待在小全身邊。」多露說。
「「沒有『她』…『我』就沒有支柱,『我』就會垮掉。」」

「因為『我』只有『她』了。」

紫藍色長髮和粉紅色短髮,杏眼圓睜,雙手環抱著對方的兩人不是生物,四月一日卻覺得她們之間有種感情存在。
「四月一日的重要的人是誰呢? 主人? 朋友? 狐狐?」
「重要的人不在身邊的話,會垮掉。」
「垮掉的是你,還是『他』呢?」
一連串的問題轟炸四月一日,卻激起他心中的波瀾。
全露和多露的聲音迴繞在四月一日耳中,明明只有兩個人,聽起來卻像是一千、一萬個人在說話。
「四月一日,喜歡狐狐嗎?……」
四月一日杵在原地,手中的掃帚突然「啪!」地一聲斷成兩截。


無月醒了過來。滿身大汗的他因為方才的夢而全身疲憊。
那抹柔媚的微笑還記憶猶新。
“是夢…”他喘著氣,從床上坐起,慢慢吸吐著空氣,發現下體有些不舒服的黏膩感。
“……”
一股羞恥從無月下巴衝上額頭,整張臉像煮熟的蝦子一樣通紅。
竟然想四月一日想到發情!……
“還好這裡有很多水…”他下床用雪水清洗身軀,才發現由姬不在身旁。
“由姬好早起……啊啊,昨晚…一起睡的…”
不小心把昨晚的事情搬進夢中,對方還換成四月一日,然後…做了一個讓自己發情的夢。
“明明只是夢…我、我到底在幹嘛啊?”無月敲了幾下自己的頭。
連做夢也夢見四月一日…果然還是想著他。
縱使昨晚枕邊是那個女人,還摟著他入眠,無月還是思念著四月一日,強烈地思念著。
「你醒啦。」由姬從晨光那頭走來,手上端著茶水和雪麻糬:「吃早餐吧。我做的喔。」
懷念四月一日的早餐,總是豐盛美味,色澤多樣。
「今天是一年的最後一天喔。無月想做什麼呢?」
懷念每天早晨,四月一日急促的言語,生氣的語氣其實包著關心。
「想做什麼都可以,我可以陪你。」
即使不會說甜言蜜語也沒關係,因為四月一日的一舉一動都帶著溫柔體貼。
「…無月,你在想什麼? 怎麼都不說話?」
「想他…」
無月不經意脫口而出的答案,讓由姬陷入疑惑。

好想他好想他,想到連夢的內容都充滿了他。
只要見到他就好開心,能夠在他身旁,守護著他就好滿足。
這樣…不能戀愛又有什麼關係呢? 無月的腦裡冒出了這樣的念頭。
不當人也行,就用妖怪的型態跟著他好了,反正四月一日跟自己的怪物型態反而相處的比較好。而且也可以很快的變大來保護四月一日。
只要他知道自己愛著他就行了。
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四月一日道歉。然後,再也不要跟他提喜歡的事,四月一日覺得反感的話。
只要他知道自己愛著他就行了。
想通了,反而心底覺得很舒暢。雖然無法達成最初的願望。
不過對現在的無月來說,願望已經實現了。
無月起身面向由姬。
「由姬,我想回去了。」
由姬臉上閃過一絲驚慌的神色。
「咦?」
「我想回…家。」
「這裡、這裡不好嗎?」由姬有些慌張地問:「有我、有柔兒他們,還有你…」
「只有我們,也很快樂呀。」
無月走向她:「謝謝你們一直陪著我,跟你們在一起真的,我很高興。」
「但是…我發現,我需要的不是這裡。」
「…」由姬的表情瞬間凍結了。
「對不起,因為我太想念四月一日了…」無月劈哩啪啦地說著,害羞了起來:「吃飯的時候在想他,玩樂的時候也在想他,甚至跟妳相處的時候也在想他…沒有他在旁邊就好像少了什麼,渾身不對勁。」
「啊,他叫四月一日,就是日期的那個四月一日喔,很特別的名字吧,嗯我的名字也是他取的。之前因為跟他賭氣擅自跑出來…我決定不要再跟他鬧彆扭了,至少最後一天要陪他一起過。糟糕,離開這麼久,他一定擔心死了…」
「啊。」無月笑容燦爛地對由姬伸出手:「如果妳怕寂寞的話,不如跟我一起回家吧,他是個好人,一定會接納妳的。」
「…大騙子。」
無月疑惑地望著由姬,由姬低下頭,抿緊嘴唇。
烏黑的髮絲低垂,蓋住了她的表情。
「你明明說你懂的…」由姬像是失去理智那樣地喊叫:「你明明說你懂的!」
「你不是孤身一人嗎?!你不是感到寂寞嗎?!」
由姬哽咽地說,好像下一秒就要溢出淚來。
「是他讓你感到寂寞的呀,是他拋棄你,讓你感到傷心的呀!」她抓住無月的手臂:「為什麼不要拋棄他呢?他讓你這麼痛苦…為什麼你不乾脆就跟我在一起呢?」
「在你感到無助的時候我收留了你,你覺得一切都離你而去的時候我陪著你,我給你吃、陪你玩……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這樣,你還是沒有喜歡過我嗎?」
「我喜歡你呀!!!!」由姬大喊。
無月驚訝片刻,然後緩緩拉開由姬。
「對不起…」
「謝謝妳喜歡我,但是我還是愛著他…我想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對吧?」無月問。
「跟我走吧,我帶妳去認識他,他還有很多朋友,說不定可以介紹更好的男朋友給你…」
「他是誰…」由姬的聲音驀然陰沉起來,發抖地冷酷。
「他到底是誰…竟然能讓你像中邪了一樣迷戀他…」
「…由姬?」無月心裡生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我才不想只當朋友呢…」由姬朝他走近,端起無月的下巴微笑著:「我要你徹徹底底屬於我。」
無月這時才看見由姬的臉龐,兩顆銳利的金黃色眼珠像蛇類般盯著他笑。
「?!」
四周的空氣突然降溫,陽光的溫暖像是被隔絕了一般,空氣中傳來凍結的喀喀聲。
由姬烏黑的髮絲充滿怨恨地輕盈飄起,金色瞳孔收縮成一條細線,整個畫面看起來異常無比。
“這傢伙…!”無月下意識往後退一步,猛烈的暴風雪從由姬那兒朝他刮來。
為什麼之前都沒發現呢? 住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沒吃多少東西、手腳冰冷、不會感覺溫度…
他微微睜眼望向由姬,她的腳下沒有影子。
“這傢伙…是妖怪!”
「唔!…」疾速的雪風包圍無月,遮蔽他的視線。無月用手背護著自己的臉,想逃卻發現動彈不得。
撥開身上的殘雪,無月發現有冰從腳踝爬上來,將他的下肢凍結。
「?!!」
晶瑩的冰霜慢慢沿著無月的身軀爬上,無月察覺到危險,伸出手凝聚狐火往冰上摸。冰塊卻沒有融化,繼續蔓延而上。
“怎麼會…使不出來!”無月大驚,無論他怎麼在手上凝聚火焰,都無法叫出火焰。不只這樣,連他所具有的變化形態的力量不知怎的都無法使用。
他猛地轉頭,戒慎地對上由姬的雙眼。
冷若冰霜的眼神走來,似笑非笑地盯著被禁錮住的無月,金色雙瞳像看見獵物那般閃爍著興奮的光輝。
「人類的男子啊,別掙扎了。打從一開始你進入了這裡,你就回不去了。」
和服在霜風中翻飛,終於走到了無月跟前,冰已經結到鎖骨處,只要再半刻就要沒頂。
由姬伸出手撫摸無月的臉頰,靠近他的臉。
「我終於找到…我心愛的人了。」
「妳到底是…」
「我是誰,已經不重要了…因為……現在,你是我的了啊」
在無月會意過來之前,由姬吻上他的嘴唇。
“?──────”


超市裡人聲鼎沸,人們一面挑著架子上的物品,一面聊著冬末夜晚要做的事。
到處都充滿歡樂、愉快的話題,四月一日卻像是彩色中的一點黑白,格格不入。
「蕎麥麵還有醬油…」四月一日穿梭在超市的走道間尋找物品,要準備跨年要吃的蕎麥麵,早點買完早點回去。
但是不知不覺,晃到陳列味噌的架子這邊來了。
「……是那邊才對。」
四月一日轉向另一邊的走道。這時他聞到了試吃台上,味噌的香味。
他拿起一小杯、盛裝味噌醬的皿盤,避開配用的白米,用湯匙直接挖起土黃色的醬料,嚐了一口。
「唔!…」
四月一日皺起了眉頭。
好鹹。
但是、喉頭的刺激卻帶給自己一種高興的感覺。
因為他開始懂了…『他』。
“原來他…愛吃這種東西啊?”四月一日配上白米再吃一口,感覺還滿好吃的。
“那就買一罐回去吧,說不定他喜歡味噌配蕎麥麵…天啊那是什麼吃法…”
出了超市,天色漸變昏黃。轉眼,年夜就要來臨。
四月一日快步走著,心裡充滿了不安。
掃把斷裂的那一瞬間,讓他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這樣的預兆好像在告訴他,出了什麼事。
不,無月很厲害的,他會變化型態,噴出炙熱的狐火燒滅所有的敵人。
每次身陷危機的時候,他總是在身邊,盡力保護著四月一日。
何必擔心呢? 可是…這麼久了都還沒回來,肯定發生了什麼。
「…說不定被人口販賣集團之類的人騙走了,畢竟他長得那麼漂亮,又不像人會思考那是不是危險…」
他只知道四月一日陷入危險,那才是危險。
四月一日轉向另一條巷子,走路的速度越來越快。
「無月!」
他奔跑起來,口中不斷喊著『他』的名字。
視線快速地瀏覽街道巷口,十字路口上也努力尋找。
「無月!你在哪裡!!」
離開大街角落,四月一日飛奔過柏青哥店。
閃亮的招牌依舊,四月一日朝裡頭張望,希望他在這裡。
過問每一個路人,當他們搖頭的時候,四月一日的心就糾結了一下。
越過斑馬線、踏過人行道,四月一日尋找每一個無月所待過的地方,未出現的星蹤使他一再失望。
大喊著,也許他會聽見。因為是自己。因為是四月一日。
對吧,管狐?
「無月!!!!!」
四月一日喘著氣,跑過了大街小巷,身體開始疲累。
但他的心仍不想放棄,眼神努力抓取白色浴衣的身影。
他看見離私立十字學園最近的那座小公園。白雪仍然在那兒駐留,空蕩蕩的雪地上有幾處人們玩雪的痕跡。
口中吐出的熱氣成為白煙,不明白來到這裡就感到特別寒冷。
心也寒冷了起來,四月一日焦急地步入公園。
查看公園裡的各個地方,四月一日往下彎腰,溜滑梯下面適合躲人的凹洞沒有人影。甚至連廁所也搜尋過。
奔跑在樹林裡,踩踏雪地發出慽慽裂響,四月一日的呼喊在疏密的枯枝間迴盪。
「無月!!! ……」
膝蓋承受不住激烈的運動,沒力地跪落在地。
「可惡…」四月一日呢喃,聲音突然變大,「可惡!!!」
他握緊拳頭往地上搥,不顧冰雪刺痛肌膚。
焦慮的心情夾雜氣憤,四月一日好生氣。
「無月!你到底在哪裡!!」
你到底在哪裡…你在哪裡? 你躲到哪去了?
「你是不是在躲我!…」
喊出的問題沒有人回答,欲爆發的情感在四月一日的心底萌發。
「你快回來,好好跟我道歉,說你去了哪裡…」
「你快回來,我會跟你道歉的,你快回來…」
「我不會再說因為你是妖怪就不能怎樣的話了…所以求求你…」
內心最真的話語自口中發出。
「喜歡我的話,就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為什麼自己會這樣呢? 為了他生氣、為了他擔心、為了他焦急如焚、為了他…想哭。
為什麼這麼在意呢? 他只是一廂情願地對待四月一日,自己也是單方面地看待這個感情。
好像…忘了注意什麼。
四月一日恍然頓悟,他一直沒發現自己對無月的所作所為,潛藏的心意。
不是友情,不是像和百目鬼、小葵交往的那種感情,而是自己真正的心情。
超越感謝的心情。
因為這種情感,當對方不在的時候,會感到不對勁。對他的無影無蹤,感到著急、不安。
不知不覺,會想見他、渴求他的陪伴。
想要『他』陪在身邊,不論什麼時候,都懷抱這種單純的心情。
當然,也會想要陪在『他』身邊。
最重要的人,是自己『想要』的人。
無論任何場合,都願意。
最重要的人…原來是『你』啊。
四月一日抹去臉上冰冷的液體,明白了。

染著彩霞的天空,月亮漸漸現出形狀。
四月一日抬頭,驚訝地看望,林中出現了一個人影。
「你們兩個都很寂寞啊…因為寂寞,才會互相吸引。」
哀傷的面孔很熟悉,訴說令人思索的語句。女人的手上,帶著從異世界來的“代價”。
「你也同樣,迷失在寂寞之中了嗎?」
黑紫棠色的和服映入四月一日的眼簾。壹原侑子。



---
忽然想起小全小多的全名是全露與多露…所以這篇就使用了本名囉(雖然還是習慣稱小全小多)
讓她們有點偏了GL…不過本來這對就令人感到曖昧不明了。改天再來寫看看?

c75007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